第19章 征求对方谅解,是你们唯一的出路

看完这个账单后……

他大概能够想象得出,这些年孩子的所有开支,全部都是李卫国包揽的。

孩子的生活费,李卫国出的。

学费,李卫国出的。

买衣服的钱,李卫国出的。

生病医疗的钱,李卫国出的。

辅导班、学习资料、兴趣班的费用,李卫国出的。

可以说……

李卫国以一己之力,真的在尽心尽力帮助这三个孩子上学。

若是这三个孩子不是李卫国私生子的话……

那李卫国这种的捐助者,可真的是少有。

至少他以前都没遇到过。

而杨明惠听到张玮的话,瞬间板起了脸。

不高兴地说道:“张律师,你这话怎么说的?我们根本不认识他,九年前,他突然听说我们家贫困,才提出可以捐助我们孩子上学的。”

其他两人也跟着连连点头。

吐槽道:“是啊是啊,我们还不想送娃去读书呢,白白浪费了好几年的工夫,家里的农活都没人帮忙干了。”

“就是,早知道还要被告,当初说什么也不该听李卫国那家伙的话,就不该送娃去学校读书!”

“我们当时还怀疑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好的人,现在想起来,他是放长线钓大鱼,等着告我们赔钱!”

三人七嘴八舌,疯狂发泄。

言语之间,对李卫国一口一个“老家伙”。

没有丝毫尊敬。

张玮看到这一幕,再也忍不住了。

脸色逐渐变冷。

且不论李卫国做了什么,让她们如此恶语相向。

就说李卫国捐助了她们孩子九年时间……

她们也不该一口一个“老家伙”叫着。

“你们可能还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他深吸了一口气。

望着三人,冷冷说道:“对方已经起诉了你们,要求你们赔偿十倍违约金,以及你们所犯的诈骗罪。”

“若是罪名成立,你们三个家庭的主犯,不说十年,至少也要判三年以上!”

话音刚落。

杨明惠三人吵闹的吐槽抱怨声戛然而止。

每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不敢置信。

带着些许慌乱。

“赔十倍?一百三十万?我们把房子卖了也没这么多钱啊,我们哪什么赔他?”

“坐牢?我们什么时候犯诈骗罪了?”

“我们就是几个普通的贫困家庭,接受了李卫国的捐款,什么时候就犯诈骗罪了?”

“张律师,我们知道的事都跟您说了,您可得帮帮我们啊……”

三人围绕着张玮,脸色极为难看。

而张玮冷哼了一声。

三人的嘴脸他虽然看不惯,但作为她们的律师……

他还是从专业的角度,认真分析道:“对方起诉你们诈骗,应该就是根据你们让孩子辍学后,还继续要钱这件……”

可话还没说完。

杨明惠便大声开口,打断了他的话:“我们后面也没要多少钱啊,为什么要赔130万?还要坐三年牢?”

“凭什么?!”

张玮看到她还如此嚣张,恬不知耻的样子。

冷哼了一声:“你们估计还不知道什么叫做诈骗罪。”

说着。

他开始给三人详细讲解了一遍诈骗罪的法律概念。

“诈骗罪判定,有三个标准条件,第一,主观方面,具有非法占有的故意,你们数次向李卫国要钱,已经构成了主观故意。”

“第二个条件,在客观方面,实施了隐瞒真相或欺骗的行为,致使被害人自愿交出财物,而你们隐瞒了孩子辍学的事,也符合这个条件。”

“第三个,骗取财务的金额需要3000元,便构成犯罪,而你们显然已经远远超过了这个数。”

随着他的讲述。

杨明惠三人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她们从未想过……

自己就是接受捐助而已,居然都满足了这三个条件。

有的人甚至小腿肚子颤抖了起来,浑身发软。

若是起诉成功的话……

那她们恐怕真的要坐牢了!

“不,不对,我们接受的钱是捐款啊,没有诈骗啊,张律师你可要救救我们啊……”

三人浑身瘫软,可怜巴巴的望着张玮。

眼神中,充满了哀求。

然而……

张玮却摇了摇头:“你们三要素全部满足,我无能为力,对方起诉你们十年和赔偿十倍,我最多……”

顿了顿。

他再次看了眼三人。

说道:“最多让法院改判你们每人三年,赔偿五倍违约金和罚款。”

三人听到这话。

脸色被吓得愈发惨白。

她们从未想过,就是利用孩子读书,道德绑架一下李卫国,居然还能和诈骗扯上关系。

而且。

后果居然这么严重。

“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得到当事人的谅解,征求对方的原谅,让他们主动撤诉,不然这个官司,你们是赢不了的。”

张玮深吸了一口气,认真的指出了最后一条路。

从杨明惠三人的讲述里,他已经彻底清楚了前因后果。

这个官司……

就算是给天王老子来打,也赢不了。

诈骗罪的三要素,全部被她们给占齐了。

还利用了好心人的捐款善举,从这点上来说,法院甚至还有可能从重判处。

若想不坐牢,唯一的办法……

就是对方撤诉。

毕竟这种事,虽然涉嫌诈骗,但又算是亲告罪。

属于民不举,官不究的案子。

只要当事人放弃追究,公诉机关也不会继续卖力不讨好。

而瘫坐在地的杨明惠三人,在听到了这条唯一办法后……

哭丧着脸。

彻底陷入了绝望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