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你们孩子和李卫国到底是什么关系?

“不是说好就是还钱吗?怎么还和诈骗扯上关系了?”

他眨了眨眼睛,忍不住问道。

“啊?”

杨明惠三人对视了一眼。

然后辩解道:“我们根本没有诈骗过啊,这些都是你情我愿的,他主动捐的款。”

“这就是对方污蔑的,张律师你不用管,你主要是想办法帮我们解决下还钱的事……”

在她们看来。

最大的事,莫过于要败诉之后要被法院强制还那十三万块钱了。

来之前,她们还打听过,如果还不了钱,法院还会强制没收她们的房产用来抵偿。

至于起诉书上的这个诈骗罪……

她们根本没有在意。

张玮闻言,嘴角抽了抽。

看着三个无知的当事人,颇有些无奈。

显然。

她们还没意识到对方起诉的这个诈骗罪意味着什么。

诈骗和民事纠纷不同,已经上升到了犯罪的层次!

若是败诉的话……

可不只是还钱这么简单,还有可能面临牢狱之灾。

“你们三个,给我详细讲一讲事情经过。”

张玮深吸了一口气,沉声道:“记得,我是你们的律师,你们不要有任何的隐瞒,不然害的只会是你们自己。”

而杨明惠三人看着十分认真的张玮,咽了咽口水。

对视了一眼后。

开始滔滔不绝讲述了起来。

“是这样的,李卫国那个老家伙看起来捐助了我们九年,但实际上只是道貌岸然,沽名钓誉的那种人。”

“这些年来,我们可没少给他送过水果锦旗这些。”

“可他呢?”

“他倒好,一纸诉状直接把我们给告了!”

“我们算是瞎了眼,居然一直以为他是个好人。”

“虽然他可能缺钱了,但也不能找我们要钱啊,我们都是贫困家庭,哪来的钱还给他?”

“再说了,捐出去的钱,哪有收回来的道道理……”

三人满脸委屈。

说着说着,甚至眼泪都快要掉下来了。

字字句句,都在控告李卫国。

不知道的人……

恐怕会以为李卫国对她们做了什么天怒人怨对视的事。

但……

张玮当了十几年律师。

这种事情,早已看过无数遍。

尤其是被告,往往会夸大事实,来博取同情。

“咳咳,我现在问的是你们和李卫国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比如说金钱往来,恩怨纠葛,或者说……对方起诉你们的原因到底是什么?”

不得已,张玮开口打断了滔滔不绝的三人,提醒了一句。

杨明惠三人这才停了下来。

目光闪烁。

不敢直视张玮审视的目光。

“还是那句话,如果你们想让我帮的话,就不要有任何事瞒着我。”

张玮见状,再次强调道:“不然的话,这场官司,你们输定了。”

听到这里。

杨明惠三人才咬着嘴唇,把关键的事情说了出来。

“我们怀疑,李卫国这个老家伙,可能是因为我们让孩子辍学了,所以才恼羞成怒,告了我们。”

“但我们也没有办法啊,家里的老公又不争气,天天不是出去喝酒,就是去赌博。”

“连锅都揭不开了,怎么还供得起孩子读书?”

“没办法,只能让他们辍学,去打打工,还能赚点钱寄回来给家里……”

张玮皱了皱眉头。

忍不住问道:“李卫国不是资助你们孩子读书了吗?怎么会供不起?”

杨明惠却想都没想。

满是嫌弃地说道:“他一个月才给多少学费和生活费?全部花到了孩子身上,我们这个家怎么办?”

另外两个人也跟着说道:“是啊,他捐钱就捐钱,还这么小气,刚刚好只够孩子学费和生活费,也不多给一点。”

“他但凡多给一点,我们也不至于让孩子辍学啊……”

张玮听到这里,本能的感到反感。

李卫国捐助了他们三个家庭。

可他在杨明惠三人的讲述中,却没有听到丝毫感激。

仿佛对方这样做……

是理所当然一样。

不过律师的职业素养还是让他深吸了一口气,冷静了下来。

开始询问道:“这些年,李卫国给你们转的账单,带来了没有?”

“带,带带来了,都在这里。”

杨明惠连忙从自己的包里,取出了一叠厚厚的账单。

来之前。

张玮就让她提前去银行打印了这些账单明细。

“这么多?”

张玮瞪大了眼睛,有些惊讶。

可杨明惠却冷哼了一声,撇嘴道:“多什么多,别看数量多,可每一笔都很小,都是几百块的那种,这老家伙死抠死抠的。”

张玮皱了皱眉。

拿起账单看了一下。

上面的每笔转账明细上……

都备注了用途。

比如说给孩子买教材、上辅导班、上兴趣课等等,甚至生病住院和买球鞋都是李卫国出的钱。

前后九年。

累计账单两百多例。

少则数百,多则一两千。

看着看着,他咽了咽口水。

忍不住问道:“你们的孩子……和李卫国到底是什么关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