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一场虚空大梦
  • 绿茵之醒着做梦
  • 寄寄寄摆摆摆
  • 2142字
  • 2022-04-19 10:54:32

2000年的夏天,对冯博远来说有些久远,却又有些怀念。

菲戈以5610万美元的费用,从巴塞罗那转会到了皇家马德里,从此成为了足坛“叛徒”的代表之一。

弗洛伦迪诺的银河战舰正式起航!

这一年,齐达内还是尤文图斯的球员。

这一年,光头的罗纳尔多还躺在国际米兰的病床上。

这一年,亨利在阿森纳重获新生。

这一年,克雷斯波到拉齐奥的转会费和菲戈相差无几……

同样是这一年,重活一世的冯博远,灰溜溜地离开了德国,回到了自己的故乡。

身上仅剩的钱,已经全都用在了路费上。

在距离家不到十分钟步程的地步,冯博远下了车。

连柏油都没铺的路,堆高高的草垛,光秃秃却又高又粗的树,两层都没有的小房子,成群的鸡鸭……

眼中的一切,组成了他的家。

前世,老爸他也曾想过要离开这里,但自从母亲去世之后,他就扎根在了这里。

有时候冯博远会想,会不会是自己拖累了他。

躲开泥路上的鸡屎,冯博远抬起头,看到了自己的家。

冯博远停在原地,想到了很多很多,包括自己的前世,还有自己的今世。

前世,他放弃了自己的梦想。

他喜欢踢球,也表现出了不一般的才能。

但想要从业余球员变成专业球员,那个关键的人要价是两万元。

那可是1994年!

把冯博远卖了都拿不出那么多钱!

一些人把持着渠道,甚至有主动限制的嫌疑,为的不就是赚取过路费吗?

甚至不是成为职业球员,只是为了能去踢更专业的比赛。

所以,冯博远老实了,不再去想自己的梦想,梦想填不饱肚子。

慢慢地他长大了,继承了家业,通过相亲娶了一个女人,二十年时间也没培养出什么感情,孩子也没有,不知道是谁的问题。

到了2022年,因为孩子的问题,老爸和老婆又吵了一架。

冯博远躲着他们看新闻,看到了冯和巩的大战。

翻了很多很多的新闻,啤酒一杯杯下肚,某一刻,冯博远捏着自己的大肚子,崩溃地哭了出来。

“鬼嚎什么!”

那一天,冯博远没有去劝架,只是醉得不省人事。

等醒来的时候,冯博远发现自己变小了,回到了老妈还活着的时间。

对于疼爱自己的老妈,冯博远对她的印象很深。

他记得,那是在自己六岁的时候,老爸带着她难得进城一次,就出了车祸。

连死是什么概念都没有的他,隐约意识到了老妈已经离开,哭得什么都不记得了。

既然重活了一次,冯博远不想再哭了!

连皮带闹地,冯博远阻止了那次进城,老妈成功活了下来。

这一次,她看到了他长大的模样!

老爸也有所改变,带着他们母子二人进了城,在大城市中打拼。

成功改变了历史的冯博远,很快就有了更大的野心——

他要去追寻他的梦想!

哪怕老妈崩溃地流了眼泪,哪怕老爸愤怒地动了手,冯博远也倔强地抬着头。

他带着证件离家出走,投奔了在德国安家的亲戚。

说是亲戚,其实有相当长的时间没联系了。

冯博远费尽心思联系上了对方,求到了一个机会。

但是,哪怕再渺茫,那也是一个机会。

冯博远义无反顾地去了,一头撞死在了南墙上。

那五年的时间,哪怕冯博远活了几十年,也没有足够的坚强去回想。

现在,他回来了。

回到了这个最开始的地方。

老妈重病,想要回这个最初的家,老爸同意了,那是三年前的事情。

老妈再一次离开了人世,不是因为病情,而是因为思念,那是两年前的事情。

老爸久违地联系了他,把这几年发生的事情都告诉了他,和他断绝了父子的关系,那是半年前的事情。

到了现在,晚了不知道多久,冯博远才回到这里。

一切都破旧了,好像一切都没有改变。

前世今世,在这一刻变成了相同的模样。

冯博远呆呆地站着,思绪不知飘到了何方。

“你是、老冯家的小子?”张爷爷勉强把冯博远认了出来,“和老冯年轻时一模一样啊。”

他不熟悉长大的冯博远,冯博远却很熟悉他。

前世,他们打了不少的交道,张爷爷没少照顾他,他也没少给张爷爷帮忙。

但现在,他们只是陌生人。

“你好。”冯博远只是微微点头,不知道该说什么。

“来参加老冯的葬礼的?都晚了两个月了。”张爷爷摇摇头,“德国有那么远吗?”

冯博远一僵,连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

葬礼?葬礼?葬礼?

“是挺远的。”

不对,他想说的不是这个!

“回来了就去看看,他们两个葬在了一块。”

冯博远目送他离开,呆呆地站在原地。

老妈的墓在哪里,他不清楚,所以也不清楚老爸的墓在哪里。

重活这一世,他到底改变了什么?

没有实现自己的梦想,反而让父母遭受了更多的痛苦。

硬要说有什么正面的改变,那或许只有一个——

这一次,他没有哭。

但冯博远很想哭,只是知道自己失去了哭泣的资格,所以忍住了。

不知道站了多久,冯博远清醒了过来。

不。

是醒了过来。

“又做噩梦了吗?”

“你是谁?”

“别怕,我在这里呢。”

女人把他拥入了怀中。

“会好起来的,就算是在德乙踢球,你也可以做到的,不要害怕,我在这里,不要害怕,我在这里……”

她就像是在唱着摇篮曲一样。

冯博远回想了起来。

这是他的妻子,这一世的妻子,叫内海绘里,是个岛国的女人。

他来到这里第二个月,就不得不离开他的所谓亲戚。

现在在异国他乡,能有个同样肤色的老婆已经难能可贵。

更何况,她真的是个温柔娴淑的女人,好到让他觉得自己配不上的地步。

现实比方才做的梦要好不少,他的父母还活着,只是他很少和他们联系了。

只是,如果他们真的出了什么事情,他估计也不可能及时回去。

就像梦里一样。

天还没亮,但冯博远睡不着了。

“抱歉,又吵醒你了。”

“不要害怕,我在这里呢。”

一个种花人,被一个岛国人用德语安慰着。

“我在害怕吗?”

“你是德丙最佳阵容的球员,在德乙也不用害怕谁的。”

“嗯。”

冯博远闭上眼睛,重新躺下,假装睡了过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