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人倒霉喝凉水都塞牙

  • 人在海军佛系
  • 浪真人
  • 2016字
  • 2022-05-05 23:06:48

面对纲吉如同恶魔般的低语,俩人再也忍不住了。

艾斯巴古平静道:“弗兰奇,把它们都砸了吧!我早就说过,你的这些船迟早会出问题。”

他早在之前就想将弗兰奇的这些战舰破坏了,只是弗兰奇一直拦着,口口声声说他不会用来攻击人,只是去打海王类。

而汤姆先生也不管,所以他只能作罢,但他非常明白。

弗兰奇是不会用他的这些战舰去攻击人,但是这些战舰落入别人手中呢?

“正如这位先生所言,如果它们被用来袭击司法船呢?”

“又或者落入海贼的手中,用来袭击民众们呢?”

艾斯巴古一句句冰冷的话语,狠狠的砸如弗兰奇的心中。

“我明白这是你制造的船,就如同你的孩子一样,可是……”

艾斯巴古脸色阴翳起来,看着面前的弗兰奇,一字一句道:“如果真的发生了,老师会怎么样?”

弗兰奇无力的跪在地上,他制造这些战舰的目的很单纯,很纯粹。

可是这个世界却不会如此纯粹,因为这个世界它不白也不黑,而是一道精致的灰。

混沌中包含了一切,有他这种单纯,纯粹想法的人,自然也有想法纯粹且黑暗的人。

纲吉见两人陷入僵局,继续开启那抹上毒药的嘴:“不如我给你们一个建议如何?”

随着纲吉跟两人述说,艾斯巴古倒是还显平静,偶尔皱眉,有点怀疑行不行,值不值冒这个风险。

而弗兰奇则是目光越发越亮,一口一个保证,绝对做得到。

最终艾斯巴古叹了口气,同意了这件事,最终选择帮助弗兰奇。

几个小时后,纲吉离开废船岛,而艾斯巴古跟弗兰奇,依旧在那里大汗淋漓的工作着。

“不知道这下,到时候斯潘达姆会是什么反应。”纲吉坏笑一下,十分期待明天。

……

次日半夜,废船岛上。

啪!

斯潘达姆脚趾不知道踢到了什么,面部顿时扭曲,想要叫喊,却被捂住了嘴。

又因为挣扎,单脚一滑。

Duang~

清脆的声音响起,斯潘达姆的后脑勺鼓起一个大包,眼睛血丝都出来了。

斯潘达姆充分的说明了说明,人倒霉,真的是喝凉水都会塞牙。

而这样一名倒霉的人,居然能够活到现在,也是难得。

CP5的人也是无奈,谁让他们这位倒霉的长官,有个能勾搭上天龙人的爹呢。

于是几个人直接将其抬起,夜色下急行军,匆匆来到了废船岛海边。

将已经路上不知道碰撞到多少东西,如今已经七荤八素晕乎乎的斯潘达姆,小心翼翼的放了下来。

小声汇报:“长官,东西找到了,全部都在这里!”

随着海风吹拂,含羞的月光,终于撕开那黑色的裙摆,露出皎洁的光泽,洒落下来,斑斑银色,让神秘的黑夜地带,展露而出。

弗兰奇制造的所有战舰,全部都停靠在这里,而斯潘达姆,也是清醒而来。

不顾脸上以及身上的疼痛,露出兴奋的表情:“哈哈哈,有了他们,到时候就不怕那个臭鱼人不把东西交出来了,想摆脱罪名,哼哼,简直就是在做梦。”

“真是没想到,天赐良机,这家伙居然身上有罪名,作为罪犯,那就不要怪我了,哈哈哈,咳咳~”

笑着间,斯潘达姆扯到了伤口,顿时痛苦面具覆盖在了脸上。

而且口水呛到了嗓子,整个剧烈咳嗽起来,咳嗽又触动身体撞伤的地方,又更是浑身都疼了起来,一疼就咳嗽更厉害。

周边的CP5们也不敢靠近,谁知道他们长官会不会责怪他们。

过来一会,斯潘达姆终于算是缓了下来,额头上都是汗,眼中都是血丝。

“该死的臭鱼人,明明把那个东西交出来就可以了,既然拒绝,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斯潘达姆看着海边的一艘艘战舰,下令道:“你们把这些船开走,到时候明天司法船一到,你们就拿这些攻击司法船。”

“记住,一定不能留下把柄,到时候我需要看到的是海面上船在,人不在,懂了吗?”

“是!”+N

CP5的黑衣西装人纷纷点头,整齐有序的朝着战舰而去,相比起他们的长官,他们可是训练有素的。

待所有人上了战舰,随着斯潘达姆的笑声下,全部启动开走隐匿起来,就等明天司法船一到,攻击司法船。

而斯潘达姆也是跟俩名手下离开了废船岛,不过路途多艰难。

在有人有意的摆弄下,斯潘达姆又是吃了一边苦头,让俩名手下颇为无语。

因为那种程度的东西,连陷阱的算不上,偏偏斯潘达姆是一踩一个准,最后还是他们清除后,才好好的离开。

即便如此,恐怕斯潘达姆明天头上都要裹好几层纱布。

而废船岛内,一个隐蔽地点,随着一块木板被推开,艾斯巴古跟弗兰奇从里面爬了出来。

弗兰奇脸色奇差,看着那些战舰远去的方向,着实有些心痛:“真是便宜了那群家伙,有本大爷的战舰陪葬。”

艾斯巴古看了他一眼:“你没做什么多余的手段吧!”

“哼!”

弗兰奇别过头去,不屑道:“我怎么可能做其他手段,顶多让他们受点罪。”

对于弗兰奇做些小手段,艾斯巴古丝毫不意外,他不做反而才奇怪,因为这家伙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如此一来,只要度过明天的审判,那么就好了。”

“不过……”

艾斯巴古低头沉思,说实话,他不觉得世界政府的那群人会善罢甘休。

毕竟那件东西,实在是太可怕了,真的可以造出来吗?

如果是真的,那件东西,就不愧被称之为古代兵器。

“如果度过这次,我就劝老师回去吧,不然那群人是绝对不会罢休的。”

“嗯?冰山,你在嘀咕些什么?”弗兰奇根本没听清艾斯巴古的自言自语。

而是忿忿不平道:“这下明天就能让他见识一下,什么叫做惊喜。”

说到这里,艾斯巴古也是稍稍露出笑容,能够想象到明天的画面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