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突破极限!

  • 人在海军佛系
  • 浪真人
  • 2014字
  • 2022-04-29 14:30:03

伴随着卡牌碎裂开来,橡胶体质覆盖,橙色的火焰在额头燃烧。

面对两百公斤一件的负重衣,只有橡胶的体质能够保证他不会受伤,不会有肌肉拉伤或者骨折的可能性。

而且作为动物系的恢复力,也能够有效缓解体力疲劳。

这是他这段时间,在卡普军舰上,总结出的路飞果实优势。

如此一看,人人果实幻兽种尼卡形态,虽然未觉醒,但是隐性的优势如今显而易见。

只要拥有,无论是怎么训练,除非是斩击与利器,根本不会有受伤的可能。

而且动物系的强大恢复力,也是极大的节省时间。

眼眸变成橙色的纲吉,大空属性的拥有者,某种程度而言,都是偏执狂。

由决心燃起的火焰,绝不会在那件事没做完前熄灭。

搬!

眼中冒出火焰,双手稳稳的抓住负重衣,紧绷的肌肉,让瘦弱的臂膀显得有几分力量。

口中更是高喊起来,如同旋转的小陀螺,开始疯狂的搬运着。

甚至喊声都盖过了那边训练中的学员们,惹的有人频频侧目,但是却被泽法训斥。

其余人也被纲吉这份决心与魄力感染,口中的喊声也是攀比起来。

一声比一声强,恐怕这样的场景,也只有在军队才能看得见。

泽法见到如此,一丝不苟的嘴角,也是微微钩起了一丝弧度。

纲吉虽然前面搬运的很快,但是搬运到大半后,憋着的那一口气也消耗的差不多了。

额头的死气之炎也是没有之前那边大了,小了很多,口中的喊声也低落了下来,而另外一边的海军精英学员们,却是保持着高昂气魄喊声依旧。

这种声音却没有任何嘲讽,而是一种鼓舞,给着纲吉支持的力量。

他们是亲眼看着瘦弱的纲吉,是如何的到达极限,还是依旧坚持着,即便是在拖,都在一步步的踏在校场上。

伴随着一件件搬运到位,负重衣逐渐变少,直到只剩下最后一个。

此时纲吉满头大汗,步履阑珊,每走一步,都在用尽全身的力气,压榨着每一分体力。

“最后一件,已经最后一件了!”摩擦出痕迹的手中,紧紧的抓着绳子,负重衣在身后地面,摇摇晃晃的拖着,心中默默的喊道。

眼睛被汗水遮挡,面前的终点也已经模糊,旁边海军的精英学员们,也是声音逐渐安静,不想去打扰到这份努力。

额头的火焰也在摇曳,随时都有熄灭的样子,步伐沉重的仿佛踩在心脏上,每一步都让人窒息。

呼吸也是如此,每一口都在贪婪吞咽着空气中每一分氧气。

还有十步,只有十步了,额头的死气之炎在闪烁,纲吉也能过感受到,自己已经达到了极限,可是还差几步,只剩下几步了。

这时,泽法目光也落在了这边,虽然之前一直余光关注,但是到了现在,直接驻足关注着。

心中更是默默道:“很好,就是这样,跨过那个极限。”

纲吉现在的动作已经非常慢了,虽然很慢,但是却一直在动,没有停,在一分分的前进。

背后用绳子拉着的负重衣,地面早就因为来回拖拉,造成很明显的印子了。

看着越发接近的终点,手中摩擦的伤痕早就被红色侵染,刺痛感已经开始变得麻木,身体前倾着,依靠着体重跟力量前进。

伴随着脚下一软,纲吉半跪在了地上,让那边看着的精英学员们心中一提,已经有女性学员很心疼这位小弟弟了。

表情欲说又止,目光在纲吉与泽法身上转换,不过最终还是忍住了,只能默默下加油。

而这时的纲吉,狠狠的咬着后槽牙,拼尽了全身力气,心中怒吼。

“最后,冲了!”

灌注全身最后的力量,额头的死气之炎火焰暴涨一波。

在死气之炎昨天下,他不是平常懒惰的纲吉,而是为了那份决心拼命的纲吉。

如同奇迹一般,他跨越了自己的界限,那一刹那,身体好轻盈,身后的负重衣一点都不重,就如同羽毛。

伴随着将肩头绳子一拉,负重衣飞起,在所有人目光下落入终点。

纲吉额头的火焰熄灭了,身体没有感觉了,仿佛身体不再是自己的了。

而刚才轻盈,刚才的无穷力量,就好像做梦一样,随着清醒而离去。

“剃!”

清脆的女声响起,纲吉感觉自己好像陷入了一份柔软,就好像云朵,软软的,弹弹的,香香的。

“祗园!”

纲吉只听见一个名字,便彻底昏了过去。

……

不知道过去多久后,纲吉逐渐醒来,却感觉身体十分疲惫,不过鼻尖一股环绕不散的香味,却让心情宁静。

隐隐还能听见一名男声,不断在念叨着:“啊!好羡慕啊,真的是好羡慕啊,我也想被这样对待!”

缓缓睁眼的纲吉,只感觉视野有一半被遮挡,而另外一半才是蓝色的天空。

“嗯,你醒了吗?”

伴随着阴影覆盖,另外一半的天空也被遮挡大半。

纲吉觉得自己在做梦,嘴角有着一颗痣的美女姐姐在给他膝枕。

我是在天堂吗?

同时还有垂下的头发,鼻尖环绕的香味,变得更加浓郁了。

看来这里肯定是天堂!

纲吉安详的合目,享受着天堂的梦境,一点都不想离开。

“啊啊!这小子已经醒了,你别装了,我跟祉园都看见你睁眼了!”

略带气急败坏的男声响起,中间带着浓浓的酸味与羡慕。

祉园眉头一皱,看着面前破防的男人,厉声道:“茶豚,你要是没事就去一边训练,别在这里打扰小弟弟休息。”

长相猥琐的茶豚,被祉园如此一呵,顿时捂着心脏无法接受的感觉,连连退步,好像遭受到了严重伤害,十分夸张。

可惜,即便如此作态,祉园也懒得看他,对于一直对她表白,拒绝还死缠烂打的茶豚,她一直都不喜欢对方。

而另外一边,表情桀骜不驯,一头白发的斯摩格,看着这边的闹剧,也只是看了眼,轻哼一声,十分不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