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离巢后的雏鸟

  • 机神序列
  • 打字的猫爪
  • 3521字
  • 2022-04-19 12:41:00

在四位神兽协同攻击之下,修女的身影一下子从凡心的眼前消失了。

凡心的大脑丝毫没有理解眼前发生的事情,只是觉得额头两侧有什么东西正在钻开自己的头骨。

在这段刺骨的疼痛发生期间,叼着雪茄的中年男人已经走到了凡心的身后。

“吼吼,被吞星的权能给吃掉,这下露娜必死无疑了呢!真是可惜。”

男人充满激昂的话语传遍了整座山丘,山丘下的士兵们也发出了激烈的欢呼声。

唯有凡心仍旧在抗拒着理解着一切。

“人类啊,放了我们的孩子。”

大狼翻起嘴唇露出了锋利的獠牙,恶狠狠地瞪视着男人。

其他三位神兽也不例外,都把矛头指向了正拍着自己脑袋的男人。

“哎呀,你看我居然忘了这事!不过,现在还不能放呢。”

一听男人不想放人,神兽们虽然恨得牙痒痒,却也没能对男人出手。

而男人也像是明白这一点,立马露出了嘲讽般的坏笑。

“你看,如果我现在放人,那你们不就会立马攻击我了嘛!”

别急别急,男人一边轻佻的说着敷衍的话一边拉着凡心走下了山丘。

“在我们吃了这个恶魔之后,自然会放掉你们的孩子。”

说完男人就拉着凡心带着士兵们把在场的所有人都带走了。

时间再次开始在教堂内流动,随着东方晨曦的初光抵达教堂。

一位长相神似修女,身披朦胧光衣的半透明女性在光芒之中慢慢现身。

“愚蠢的妹妹啊,你仍旧在抗拒那诅咒吗?”

神性般的话语充斥着整间教会,晨曦的光芒也让教会中出现了些许阴影。

“让你可以前行的孩子们即将被吃掉,你就不想再做什么了吗?”

“...”

矮墙下的阴影抖动了一下,没有放过这个细节的女性于是继续开口说道。

“父亲将你囚禁的理由,绝对不是因为诅咒,请你相信我。”

“...那还会是什么?索拉姐姐。”

阴影在听到女性提到了诅咒和父亲,终于开口说话了。

“是因为这个遗迹中的存在,那个孩子绝对不能在这里死去。既然是你放出来的,就应该由你收尾。”

身披晨光的女性说完这句之后就隐去了身形,仿佛已经没有什么要对阴影说了一样。

在女性消失之后,阴影笼罩着的地面突然涌出了一个漆黑的人形物体。

在光芒的不断照耀之下,漆黑的外表逐渐染上了色彩。

最后,修女再一次出现在了教会之中。

在经历了无数次亲情和友情的背叛后,经历了无数次误解和欺骗后。

修女终于亲手脱下了头上的兜帽,那头雪白之中夹杂着黑点的长发,在时隔数千年后再次沐浴在了阳光之下。

月之爱女,露娜即将迎来她一生中最难忘怀的时刻。

当凡心的头痛终于退去之后,他发现自己正泡在一个充满红色液体的容器之中。

绿色,望眼望去四周全都是绿色。

连容器外头,那放置着自己哥哥姐姐的容器也都是红色。

明白自己被关在了这里的凡心开始奋力地敲打起容器。

可惜哪怕没有液体的制约,容器也不是一个十二岁,不能使用序列的凡心可以敲碎的。

一番挣扎之后,凡心反倒是陷入了精疲力竭的状态。

不知道是不是红色液体的缘故,凡心感到自己充满了困意。

迷迷糊糊地闭上双眼之后,谈话声穿过容器传入了凡心的耳朵里。

“终于捕获了全部种类的恶魔了,这下子对魔序列的研发又能更近一步了。”

“我才不管那些东西,最重要的是可以吃到新鲜的恶魔肉了!我的序列又能增强了!”

“那么小的小孩...一人能分到一口吗?”

“要是你觉得不过瘾,也可以去尝尝那些孩子啊,说不定露娜教了那些孩子特殊的序列呢。”

“就算没有你也会吃不是吗?”

“那倒是呀,哈哈!”

倾听着卑劣的话语,凡心陷入了昏迷。

尘封在记忆开端的电流信号被唤醒,一幅幅插画般的景色也浮现在了凡心的眼前。

一群身穿白大褂的人正围绕在凡心的身边,其中一位还用大手摸了摸凡心的脑袋。

“孩子...要...好好...去。”

“你...将...人类...希...。”

从那温柔无比的话语里,凡心感受到了血脉的牵引。

冥冥之中他察觉到了正在说话的一男一女就是自己的父母,然而凡心却没有办法和他们交流。

此刻的景色不过是大脑中残留的电信号罢了。

抱着凡心的人们将凡心放入了青蓝色的液体之中,随即凡心的眼前就陷入了黑暗。

黑暗在持续了一段时间后,光芒再一次出现了。

那柔和的如同月亮的光芒,让久不见光芒的凡心没有一丝一毫的不适感。

凡心沉浸在那摇篮般的温馨记忆中,却因为外界的晃动被强行打断了。

当眼皮不再遮挡外界的光芒,侵染着绝望的信息流顺着眼眸进入了凡心的大脑。

数百名士兵正围在一个巨大的篝火边。

燃烧着的篝火中央竖立着几根木头,被铁链绑在木头上的正在哭泣的弟弟妹妹们。

从眼睛里滑落的泪珠很快就被大火吹散,随着浓烟飞上了阴暗天空。

“你们在干什么啊!!!”

凡心从内心深处爆发出了怒吼,然而士兵们却带着恶魔般的笑容齐刷刷地看向了凡心。

“你醒了呀,我们正在制作食物呢,要不要分你一点?”

“住手!住手啊!快放了他们!”

凡心察觉到自己也被绑在了木头上无法动弹,于是哀求着眼前的士兵们。

听着凡心撕心裂肺的哀嚎,士兵们露出了听到了优美的音乐般陶醉的神情。

“真是动听啊,轮到你的时候,说不定会更加让人陶醉呢。”

发现士兵们对于自己的哀求无动于衷,甚至还在享受般的嗤笑。

凡心顿时感觉到眼前的这些人不是人类,而是修女口中的恶魔。

听到凡心说自己是恶魔,士兵们第一次露出了厌恶的神情。

“别开玩笑了,你这个恶魔本尊,居然敢污蔑我们这些高贵的人!”

士兵们群情激昂,甚至有几个人捡起了几块石头砸向了凡心。

“你们!你们算个屁的人类啊!会吃人的人类才不配当人!”

“吃人?才不是吃人呢!我们这是在培育序列!是人类最为高尚的行为!”

牛头不对马嘴的对话让凡心顿感无力,于是他的目光扫向了正在远处背对自己的四位神兽。

“汪汪!求你了,请你救救我的弟弟妹妹!”

穿过孩子们的哀嚎,凡心的话语让大狼的耳朵抖动了两下。

可惜大狼的行为也仅此而已。

“汪汪?你听到了对吧!救救我的弟弟妹妹啊!”

面对无动于衷的大狼,凡心有对着其他神兽求救,然而它们也没有理会凡心。

当孩子们的哭喊声愈发渺小,凡心的哭喊就愈发猛烈。

可惜这里没有人出手帮助他,哭喊到失声的凡心突然意识到原来都是自己的错。

如果不是自己去找修女,如果不是自己去和修女对峙,如果不是自己引来士兵们...

如果自己拥有力量...

当篝火之上的孩子们彻底失去了声音的时候,内心崩溃了的凡心只得低着头呜咽。

他在幻想这一切都是虚假的,自己和弟弟妹妹其实正安稳地睡在避难所。

他们都在期待着修女在第二天的清晨出现,用开朗的声音叫醒自己。

修女....

“呜!救救我的弟弟妹妹啊!修女!ma...”

“瞧你哭成这样,想妈妈了吗?”

熟悉的温柔的声音像是幻觉一样从凡心的身后响起,不敢相信的凡心梨花带雨的看向自己的身后。

一头雪白长发的修女,依旧挂着温柔的笑容看着凡心。

“别哭了,妈妈来了哦。”

“呜,修女!修女!”

凡心用嘶哑的声音不断呼喊着眼前的存在,就像要确认这不是幻觉一般。

在凡心的带领下,其他的没有被绑在篝火上的孩子们也齐声呼喊了起来。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士兵们仍旧沉浸在眼前的地狱里,面对孩子们的哭喊不屑一顾。

“叫什么叫!你们的修女死了!你们很快也会去见她!”

这位士兵说完就抬起了脚准备狠狠地踢向孩子们。

只听砰的一声,抬起的脚落下。

接着失去了头部的士兵身体也落下,唯独一颗明亮的星辰悬挂在孩子们的头顶。

骚动瞬间在士兵们之间蔓延,连身为领袖的中年男人也不例外。

唯独深知内情的四位神兽,默默地转过了身来,看向了头顶一轮皎洁满月的修女。

在月光的照耀之下,连天上的太阳也明事理般黯淡了几分。

整片森林此刻笼罩在神秘的月光之下,从修女身上散发出来的冰冷气息,甚至将汹汹燃烧着的篝火也扑灭。

“她!她又复活了!前元帅大人!我们该怎么办?”

士兵们因为寒冷被冻得瑟瑟发抖,哀求般的询问起了穿着绿色军服的中年男人。

“可恶!她不是被虚空吞噬了吗?你们这些卑劣的畜生居然敢欺骗我!就不怕我杀了你们的孩子吗!”

叼着雪茄的中年男人也没有料到会这样,一边踩着月岚的脑袋一边指着神兽们大骂。

大狼见到月岚被人踩着发出了呜咽,眯起了凶狠的眼神看向了男人。

“别犯傻了,接受了死神诅咒的人怎么可能那么简单的死去。”

“死神的诅咒?那家伙不就是个会一些顶级序列的修女吗?”

男人的询问惹得四位神兽都笑出了声。

“有什么好笑的!”

“只是个修女哪用得上我们四个四神兽看守。”

当神兽再和男人交谈的时候,修女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移动到了被士兵们环绕的篝火堆上。

修女看着被烧成了黑炭的孩子们,俯下身体施展出了数千年未曾使用过的序列。

“吞噬一切吧,反转之月!”

话音刚落,悬挂在修女头顶的洁白满月开始出现漆黑的斑点。

随着斑点不断的扩大,仿佛要将世界都给吸入其中的引力有目的性的将士兵们吸入了其中。

由于斑点很小,那些士兵们从接触斑点的身体开始坍缩,坍缩到变成一个圆点。

修女故意不吸收士兵们的血液,砰的一声,在强大的压力之下鲜红的花朵一个个在空中绽放开来。

如同在为逝去的孩子送行的烟花。

看到这种情形,中年男人也终于回过了神来,命令神兽攻击修女。

男人自己则在士兵们的保护下撤退。

于是修女第二次和神兽们展开的战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