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凡心的成年礼

  • 机神序列
  • 打字的猫爪
  • 3408字
  • 2022-04-19 12:39:54

漫长的夜晚终究会过去,坐在残垣之上等待日出的凡心此刻正凝望着远处的黑暗陷入了沉思。

坐在矮墙另一端的修女正兴致高昂地陪着孩子们嬉戏。

包括凡心在内谁都没能看出她曾经受到过地狱般的折磨。

当朝阳的光线洗涤弥漫在大地之上的黑暗后,修女指示着孩子们前往森林。

“今天要举办凡心的成人礼,所以大家要多多收集食物哦!好吗?”

“嗯!”

孩子们虽然带着不舍的神情看着凡心,却都老老实实的做出了回应。

在大家都散开到森林里寻找食物时,唯独没有回应的凡心独自一人向着西方走了过去。

他的大脑仍旧被昨天夜里发生的事情所占据,然而他却又不明白那是什么。

在孤儿院里长大的凡心,从没听修女说过那些东西。

既然修女不愿意说,凡心于是动身去找大狼寻求答案。

修女一早就发现了心神不宁的凡心,然而修女只是认为凡心对于离开有些害怕便没有再多理会凡心。

这是因为她此刻需要为了成年礼之后的事情做好充足的准备。

留在教会里的修女,如同忏悔般第一次在阳光之下跪在了神像面前。

“姐姐,请您来参加宴会吧。”

在太阳爬上每个人的头顶时,孩子们基本上把森林里可以找到的食物都收集了。

吵闹的喧哗声从远方响起后,修女终于结束了祈祷,领着孩子们回到了避难所里。

其中唯独少了主角凡心的身影,孩子们也叽叽喳喳地说着并没有见到凡心。

“哥哥肯定是找到了很大的食物,所以在路上耽误了!”

“那我们去找他吧!”

“对呀,哥哥不能用序列,我们现在去帮他呗!”

孩子们叽叽喳喳地又从避难所里跑了出去,为此修女只得无奈地看着堆积成山的蔬果和鱼肉。

“这会不会太过火了啊...算了,反正是最后了,就豪爽的吃一顿吧!”

哼着小曲的修女撸起了衣袖,从中午一直忙碌到了傍晚,终于将堆积成山的食材变成了食物。

沉浸在给孩子们做饭的愉悦中的修女,一直在幻想着孩子们吃到这些美食的表情。

所以丝毫没有注意到孩子们自从离开之后没有一个人回来。

直到修女将饭菜从避难所里端出来,全都摆放在了教会的桌面上后。

空无一人的教会终于唤醒了修女过往的回忆。

只有自己一人在的教会,丰盛的菜肴就像是在嘲笑自己一样。

失神的看着眼前的景色,修女仿佛失去了一切的孩子,手足无措的呆呆站在原地。

这时,一道脚步声从教会门口传了过来。

当修女看到低着头的凡心出现后,她的双眼终于明亮了起来。

因为凡心的出现,证明了之前发生过的一切都不是她的幻想。

“凡心!你去哪里了?其他的孩子呢?妈妈担心死你们了哦!”

修女俏皮地发出轻快的声音,想要驱散自己内心中的阴霾。

可惜接下去的发展并没有让修女感到安心。

独自一人站在教会门口的凡心并没有走近修女,还发出了隔着万千重阻隔的话语。

“修女,你养大哥哥姐姐们还有我,都是为了给他们吃掉,是吗?”

“诶?你在说什么呢?”

“让我们被吃掉,好减轻你自己受的痛苦。”

“你听谁说的?”

修女脸色一变,藏在兜帽下的神情变得十分恐怖,语气也充满了怒意。

低着头的凡心虽然受到了修女的怒意,却没有停下口中流露出来的利刃。

“因为我没有找到汪汪,反而遇到了那些军人们。”

原来凡心在赶到西方最边缘的参天杉木时,挡在他面前的不再是大狼,而是身着漆黑军服的士兵们。

他们一看到凡心就双眼冒光哈喇子直流。

正当凡心意识到有问题的时候,一位身穿绿色军衣的中年男人嘴里叼着大雪茄站到了凡心的面前。

“小子,你就是露娜养大的肉?”

“你,你这什么意思!我才不是肉!我是修女的孩子!”

一听到凡心的争辩,士兵们都大声地嗤笑了起来。

他们的话语也随之传入了凡心的耳朵里。

“噶哈哈,你听到没?他说他是那怪物的孩子!”

“噗嘻嘻,这么天真真是不错,说不定那些孩子口感这么好也是这个原因。”

“只可惜没能吃到那些孩子的序列就是了呢!”

凡心因为士兵们的话语陷入了迷茫,连逃跑这件事都忘记了。

好在中年男人并没有对凡心出手,反而用手拍了拍凡心的肩膀。

“回去吧,明天你自然会回到我们这里的。”

男人并不是出于好心,而是他们这群人都秉持着在美食面前忍耐到极限再品尝的理念。

茫然若失的凡心就这样被士兵们在离开之际撞到在地。

直到太阳从正上方笔直地射向凡心的瞳孔,凡心才终于思考出了结论。

那些军人骗了自己,修女不可能会那么做。

为了找到对应的证据,凡心有朝着哥哥姐姐们离开的方向跑了过去。

这片森林里,存在着数个古老遗迹。

不知岁月流逝的金属构造在阳光下依旧熠熠生辉。

看着眼前这个竖立在眼前的金属大门,凡心想起了自己曾经在这里无数次的用眼泪送别的哥哥姐姐。

这是一道传送门,凡心的哥哥姐姐都走进了这道大门,前往了森林外的世界。

凡心不知道为什么从来没有人传送过来,也不知道为什么哥哥姐姐没有回来看看自己和修女。

所以凡心想要穿过这道传送门,去找到自己的哥哥姐姐来证明军人的话是假的。

然而启动传送门需要使用序列,不能够使用序列的凡心没有办法传送。

又一次察觉到自己的无力后,凡心发出了恸哭。

他在哭泣自己没能证明修女的清白,他在哭泣自己没能反驳内心不安的想法。

他在为可能失去自己曾经深信的一切而哭泣。

哭泣飘荡在森林之中,传入了那些寻找凡心而来的孩子们耳朵里。

循声而来的孩子们第一次看到如此脆弱的哥哥,纷纷愤怒地询问起了凡心为何哭泣。

“凡哥!是什么东西欺负你了吗?”

“哥哥,我们帮你去欺负回来!”

孩子们边哭边用吊起来的眼睛看着凡心,对此凡心对孩子们说道。

“没事的,我只是想起了过去的事,可以请你们帮我打开这道传送门吗?”

在马克的帮助下,凡心穿过了传送门,见到了绝望,见到了地狱。

时间回到现在,修女正在愤怒地倾听凡心嘴里诉说的一切。

“传送门的那边,那边都是军人,他们把残破的哥哥姐姐泡在了水缸里。还说下一个就是我。”

当凡心的话音落下,原本西垂的夕阳也刚好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数不尽的星辰,正在修女的头顶不断地旋转着。

星光之下的修女向着天空伸出了纤细的手指。

“原来都是我的一厢情愿吗?那从现在起,我要为了自己行动了,父亲!”

随着修女的手指翩然落下,夜空中数不尽的星辰如同流星纷纷滑落。

漆黑的夜空中只剩下了一弯洁白无暇的新月。

“陨落吧,陨落吧,坠入那吞噬一切的终焉里。”

修女一边诉说着祷词,一边在原地舞动着手指。

每当手指弹跳一下,一颗巨大的星辰就会从夜空中出现,笔直地砸向森林。

一阵又一阵地动山摇从四面八方涌来,凡心对此对着修女大喊道。

“要动手就直接对我对手啊!弟弟妹妹们还在森林里呢!”

“别傻了,妈妈怎么会对你动手呢。而且月光照耀之处,都是我的领地!”

修女露出了放弃了什么般的笑容,张开了自己的双臂,像是要拥抱夜空中的明月一样背对着凡心说道。

“而且为了人类的存续,我也要消灭掉那些不良品。”

星辰砸出的滔天灰烬终于平息,满目疮痍的大地上再也没有一颗完整的树木。

在凡心惊讶于修女的力量的同时,无数的脚步声也从凡心的背后传来。

“终于对这里动手啊露娜,那么我们也要正式消灭掉你了。”

叼着雪茄的中年男人领着数百名军人,此刻正站在山丘之下举起了无数的武器对准教会。

“月下的罪人们,品尝冥灯冰冷的神意。”

修女挥动手臂牵引着夜空的月亮,对军人们射出了一道青蓝色的月光。

“准备反物质立场!快!”

站在中年男人在身后数百人,纷纷举起了一根尖端亮起紫光的棍棒。

紫色的光线在空中彼此交汇融合,编织成了一张巨大的屏障。

屏障接住了月光,但是光之洪流带来的冰冷寒意仍旧让山丘和大地都冒出了厚厚的冰层。

唯独教会之中的凡心没有感受到一丝一毫的寒意。

忍受不住寒意的中年男人一边用序列制作火焰,一边大声地向着教会嘲笑道。

“喂!你该不会以为那些孩子可以在那条母狗的帮助下跑掉吧?”

“什么?”

修女一听孩子们出事了,立马停止了攻击,冲到了凡心身边看向了山丘之下的军人。

“带那些肉块上来!”

中年男人大手一挥,被士兵们捆成一团的孩子们被拉了出来。

对方手握人质让修女没有办法攻击,明白这点的军人和修女陷入了对峙。

可惜被一同拉出来的还有狼妈妈和月岚,还有两颗一黄一黑的蛋以及一只小猫。

“狩月大狼、吞星黑虎、灭阳神龙、陨世邪龙,哪怕这些神兽的职责只是看守!但终究存在着弱点,哪怕是创世神也逃不过这点!”

随着军人大手一挥,四只神兽随即出现在修女身后,对着修女发动了让空气都为之颤抖的合体攻击。

狂风将修女的四肢削去,火焰将修女的身体烧毁,雷霆将修女的大脑灼黑,虚空将整个空间吞噬。

在电石火光之间,原本悬挂在教会上空的明月如同幻觉般烟消云散。

因为攻击的余波,凡心跟着一桌丰富的菜肴一起飞下了山丘。

留有着些许温度的残羹落在了凡心的嘴里。

在十二岁的夜晚,吃到了成年礼食物的凡心,也终于要开始看清那被某人藏在背后的,肮脏的世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