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修女的夜晚

  • 机神序列
  • 打字的猫爪
  • 2805字
  • 2022-04-18 14:58:42

吃过了简单的晚饭后,明月伴随着璀璨的星辰渐渐出现。

每当这个时间点,修女总是会说一些故事或者展示一些新的序列给孩子们看。

这个过程中,除了凡心之外的所有孩子都会围坐在修女身边。

今天修女没有说故事,而是高举着双手伸向夜空中那洁白的明月。

“孩子们,你们之中如果有谁可以看见这个序列,就请一定要铭记在心。”

修女嘴里流露出的如同祷告般的话语,让守在教会大门残垣处的凡心,都忍不住回头看了过去。

只见一束洁白无瑕的强烈月光从夜空之中倾泻而下,把整个教会都笼罩在了其中。

在这被聚光灯照耀的舞台上,无数星光跟着洒落下来。

一道连接夜空和教会的银河就这样在修女的手指的拨动下翩翩舞动。

当银河全部落下之际,修女将其挽在了手臂之间。

轻飘飘的银河一边摆动一边漂浮着,好似仙女身上的羽衣。

美丽神秘的景象夺走了在这里每一个人的目光。

孩子们正在绞尽脑汁解析修女使用的序列,修女也毫不吝啬地继续展示着奇迹。

以至于最后一颗表面凹凸不平的月亮,都从天空落入了修女的手中。

站在不远处看着这个月亮,凡心从中感受到了无与伦比的力量。

那个月亮的质量,绝对可以在瞬间压垮整片森林。

内心感到有些恐惧的凡心,突然莫名地感到自己的额头两侧瘙痒难耐,就像有什么异物藏在皮肤下方,拼了命地要钻出来。

受不了这阵瘙痒的凡心开始用手背猛烈地摩擦着自己的额头,这阵举动也被修女尽收眼底。

修女的眼神就像是看到了某种令人怀念的东西,嘴角都忍不住微微向上翘了几分。

直到修女结束这超越了幻想的奇迹的时,凡心额头的瘙痒仍旧没有停止的迹象。

“怎么样,你们之中有人看见了对应的序列吗?”

“我没有看见图案,你们呢?”

“我也没有。”

孩子们一边因为看到了如此震撼的奇迹而兴奋,一边又因为没能掌握其使用方式而懊恼。

尤其是他们之中最有序列天赋的马克,甚至因为没能掌握这个序列而在手心里攒出了血来。

“妈妈,难道这个序列没有图案吗?”

听到最为年幼的孩子无意间指出了问题的根本,修女开心地摸了摸她的脑袋。

“是的,因为这是不曾被人类使用的,不曾被解析过的,恶魔序列。”

恶魔序列,这是修女一直藏起来从未和孩子们说过的事情。恶魔序列和那些恶魔魔女的关系,更是让凡心这些孩子感到困惑。

可是当孩子们刚想开口询问,教会的四个方向上都出现了轰鸣。

卷起滔天狂风的西方大狼,身缠七彩神炎的东方黄龙,于雷霆之中现身的南方邪龙。

以及将教会神像的脑袋一口吞下的北方黑虎一同包围了这个教会。

“修女....露娜啊,我们从狩月那儿听说了,你确定要这么做了是吗?”

黄龙像是等待了太久答案的学生般,率先对修女发出了提问。

对此修女先是摆了摆手,然后用眼神示意凡心带孩子们进入避难所里。

从修女那拒绝的眼神里,凡心又一次看到了幼时曾经无数次感受到的鸿沟。

那是不允许凡心反驳,乖乖照做的眼神。

对此束手无策的凡心老老实实地把不想离开的孩子们拉扯进入了避难所里。

“哥哥!为什么汪汪它们会来教会里啊,该不会是要攻击修女妈妈吧?”

一位小女孩抓着凡心的裤腿说着说着就大声哭了起来。

害怕失去的恐慌随着哭声钻入了每个孩子的内心里,最后所有人都大声地的哭了出来。

“得了得了,我出去看看!”

感到自己也即将哭泣的凡心,对着弟弟妹妹们严厉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只有我一个人可以出去,你们都不准出去,也不准哭泣了!因为我肯定会把修女带回来的!”

留下了豪言壮语般的命令后,凡心独自一人走出了密道。

然而此刻的教会里早就人去楼空,修女也好,大狼也好都消失不见了。

一想到修女可能出现意外,凡心便朝着教会外的山丘下方跑去,大声地呼喊着修女。

可惜除了森林里一些虫鸣和鸟叫,再也没有其他的声音回应凡心。

为了搞清楚修女的去向,凡心开始朝着西方奔跑而去。

这是他第一次进入夜晚的森林,四周漆黑的环境让他感到有些喘不过气来。

黑暗之中那不知名的绿光更是让凡心不敢直视。

然而凡心并没有停下脚步,他仍旧在为了找到修女而不顾一切向前奔跑着。

或许是恐惧激发了某种本能,凡心很快就感到了大狼所在的参天杉树之下。

“汪汪!你在哪里?”

随着苍白无力的喊声慢悠悠地飞向上空,一道声音在凡心的背后响了起来。

“小鬼,这么晚了出来干什么?那个臭...修女在干什么?”

“修女!修女她不见了啊!你知道她在哪里吗?”

大狼像是没有听懂凡心的话语一样侧起了脑袋。

“我们只是确认了一件事后就离开了啊,怎么可能知道她去哪里了。”

“好,谢谢你了!”

凡心一听大狼不知道修女的所在,立马转身准备朝另一个方向跑。

对此大狼用巨大的尾巴横在了凡心的面前。

“你要去哪里?好不容易等到这个时候,我们可不想修女反悔了。”

大狼就像是要保护凡心一样,用尾巴托着凡心放到了自己的背上。

“要去哪里我带你去就好,你死了就白等这三千年了。”

说着大狼就背着凡心冲上了天空,凡心一边用手死死抓着大狼的皮毛一边指向了东方。

“先去那边!”

大狼带着凡心在天空从西到东,从南到北找了一圈也没能找到修女。

正当凡心因为不知修女去向了心生绞痛之际,大狼在经过一片森林之时突然抖动了一下双耳。

“看来我们找到了,可...居然还有这种事情!”

大狼从露出了獠牙的嘴里说出了极度愤怒的事情,接着向着下方冲了过去。

当一人一兽穿过上空遮挡地面的绿叶屏障之后,一副令凡心终生难忘的景象就这样不可避免地进入了眼帘。

在那地面上站着的是修女,围绕在其身边的是数不清的人类。

这些人类穿着漆黑的军装,就像蚂蚁一样密密麻麻地围绕在糖果身上。

裹着黑色包装的糖果被蚂蚁们用触手肆意地触碰。

锋利的口器撕破包装,露出了糖果洁白可口的部分。

一些心急的蚂蚁甚至等不到将包装全部褪下,就开始大口地啃咬起糖果来。

随着洁白的糖果碎屑脱落,鲜艳的红色糖浆喷射而出,落到了外围的蚂蚁头上。

这下子嗅到味道的蚂蚁们愈加的疯狂起来,不顾一起地挤开其他蚂蚁或者踩在其他蚂蚁身上开始撕咬着糖果。

蚂蚁们卑劣的叫喊声和糖果破碎的声音充斥着这片森林,亵渎着生命景象让大狼竖起了全身的毛发。

“可恶啊,这群下流的畜生!居然想着用这种方式获得月之神的序列!”

大狼作势要掀起狂岚要将眼前的蚂蚁一扫而光,然而这举动却被正在被撕咬的糖果发现了。

只见糖果向着空中的大狼伸出了被撕咬得只剩骨头的手掌。

至于躲在大狼背后向下窥视的凡心,此刻只感到头痛欲裂。

明白了修女意思的大狼转身离开了这饕餮地狱,将凡心送回到了教会里。

“今晚的事情不要说出去,反正你也不会再和修女有什么联系了。”

大狼对着失神的凡心说完就离开了,独自留下了瘫坐在失去了头颅神像前的凡心。

凡心并不明白之前看到的东西是什么意思,他只觉得自己失去了什么东西。

空荡荡的内心让他喘不过气来,剧烈的头痛又让身体强行哀嚎着呼吸。

最后在两种洪流之中被击打的粉碎的凡心回到了避难所里,面对孩子们的追问,凡心只得回答修女去散步了很快就会回来。

没错,凡心知道修女会回来,就如同这十年中的每天即将黎明之际那样。

蹑手蹑脚的修女会趁所有人睡觉的时间里回来,然后独自一人在厕所里,借着淋浴之时哭泣。

所以,凡心此刻又一次躺在了床上,陷入了失眠的地狱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