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魔神的追忆

  • 机神序列
  • 打字的猫爪
  • 5053字
  • 2022-05-12 15:58:29

深渊虽然有近万米的深度,但整体依旧十分的明亮。

远远超过天灵皇国的电灯与日照系统让深渊到处都耀眼的如同白昼。

不少生着一对犄角的恶魔们也在光照下彼此交流活动着。

有的恶魔在倾斜损毁的大楼下方叫卖,引来许多恶魔驻足围观。

有的恶魔从毁坏程度不高的楼房里冒出头来,迎接着从天而降的友人们。

有的恶魔在废墟的空地上种植蔬菜。

有的...

蝴蝶在从废墟中长出的花从中穿行,引得一群恶魔小孩们都在追逐着蝴蝶那优雅的飞行轨迹。

深渊的那面陡坡,把这残破却又生机勃勃的景色像是画布一样展现在了凡心和曦月眼前。

这些画面看在凡心的眼里,却让大脑浮现出了另一幅景色。

在那景色里,那些高耸的大楼都是灯火通明的模样,无数飞行器在大楼之中穿梭,无数彩色投影在显示着各个星球的生态。

虚无缥缈的幻视让凡心惊讶不已,因为那是他记事起就没见过的画面。

或许这也从侧面印证了阿西迪亚的说法。

既然对方没有加害自己的意思,那么暂时和他们一起行动也不是不可以。

而且凡心本身就渴求着自己的身份,既不是恶魔也不是人类的他,渴望着得到归属。

“你说可以帮我找到我的记忆,那是要怎么做呢?”

凡心向阿西迪亚说出了自己的意图,阿西迪亚也急忙地走到了凡心的面前。

“您愿意真是太好了,要取回记忆也很简单,请跟我来!”

阿西迪亚微微鞠躬,把手往前一伸,示意凡心进入眼前的万魔殿。

作为深渊之中唯一完整的万魔殿,其外表和其他的建筑其实没有两样。

唯一的一点不同在于其边角上存在着几个巨大金属质感的玻璃窗。

阿西迪亚领着凡心朝着万魔殿的入口走去,但是曦月却想要去深渊的其他地方看看。

“我说,我可以去那边的教会去看一眼吗?”

曦月指向了斜坡上的一座教会,那座教会位于整个斜坡的正中央,即使破损了一些依旧给人庄严非凡的气势。

“没问题吗?”

“嗯,虽然不知道这位小姐为何与您一起,但是我们不会伤害她的。”

阿西迪亚说完,就看向了正准备跟着一同走来的几位恶魔领主。

“你们有谁愿意陪那位小姐去一趟大教堂吗?”

“哈?为什么要我们去陪那种小妮子!”

“我那边还剩着共和国的事情没处理,所以。”

“我已经饿了,不去。”

愤怒领主的艾拉连看都不看曦月一眼就率先进入了万魔殿,但是从艾拉摇晃的身躯来看,仿佛受到了十分严重的伤势。

贪婪领主的阿维莎则用一只手晃动手中的手臂,接着飞向了共和国的边境处。

暴食领主的咎拉用干枯细瘦的如同木乃伊一样的身体哀嚎道,接着消失在了一道紫色的传送门中。

三人已经离开,最后一位人选,色欲的菈克托丽雅只好慢悠悠地走到了曦月面前。

“走吧。”

“好的,谢谢你了!”

“不用,毕竟我也很久没有和人类交谈过了。”

两位少女肩并着肩走上了斜坡,沿着损毁的道路走向了教堂。

阿西迪亚也终于领着凡心进入了万魔殿中。

穿过万魔殿的黑色金属大门,其内部华丽且精妙的设计便一一展现在了凡心眼前。

全部由金属机械打造的通道上布满了各式各样的符号,那些符号看上去就和构筑序列所需的符号一模一样。

符号的上下,走廊的四条交接处,则是嵌入墙壁的条柱状照明灯光。

灯光不单单只散发出来白光,还有曾经在避难所中见过的绿色扇形光束。

光束扫射过每一个经过走廊的存在,接着生动的电子音从四面八方传来。

“欢迎回来,阿西迪亚大人!许久不见,FanXing大人!”

听到声音里有自己的名字,凡心好奇地说道。

“阿西迪亚,为什么这里的人工智能知道我的名字?”

“不,他们说的是繁星,纷繁复杂却又独一无二的星辰们,是魔神大人的名字。”

阿西迪亚露出了怀念亲人的神情,声音也有些微微颤抖。

这让凡心意识到一起的魔神或许和阿西迪亚的关系很好。

可是修女曾经说过魔神曾是企图毁灭世界的存在,是被创世神等至高三神共同打败的坏人。

如果自己和魔神有关系,那么修女为何会抚养自己呢?

怀揣着疑问的凡心,跟着阿西迪亚穿过了走廊,走入了一间满是投影仪器和机械的房间。

环形的房间从边缘开始都是一个接一个连在一起的环形桌面。

环形桌面由地到高排列着,桌面与桌面的间隙中则摆放了许多老旧破损的座椅。

如同塔一样的布制的最高点,即房间的中央。

房间的中央上方有一个投影出来的巨大球体,球体上的山峰地形和海洋清晰可见。

“这是世界的投影吗?”

“是的,而且是完全同步的投影。”

领着凡心走到房间中央的阿西迪亚一边回答凡心的问题,一边拉开了最高处圆桌的一个椅子。

“请坐。”

在帮助凡心坐下后,阿西迪亚也坐到了凡心的身边。

“请问现在是要干什么呢?不是要帮我取回记忆吗?”

“当然,但是在那之前需要你见一下现在深渊的管理者...”

我的哥哥,傲慢领主瑟珀比亚。阿西迪亚边说边用手指敲了敲桌子。

清脆的声音响起,于是位于凡心对面的一张椅子也把正面转了过来。

一位外貌与阿西迪亚神似的男人,用和阿西迪亚完全不同的锐利眼神看向了凡心。

那双仿佛可以贯穿世间一切的眼神是如此有力,有力到凡心被其震慑到忘记了呼吸。

所以凡心也忽略了那眼神之中些许的惊讶与怀念。

只是一个眼神就能夺走生命,这种危机感在阿西迪亚的阻挡下消失了。

“哥哥,我可是好不容易才带凡心来的!”

“...不是他。”

“什么不是他?”

“他不是繁星,他不是魔神大人!哪怕长相一模一样,他也不是。”

瑟珀比亚平淡地说完,就再次把椅子转了过去。

“可是不是您计划把他带回来的吗!而且他的血液完美的和魔神大人的血液融合了啊!他肯定...”

阿西迪亚越说越激动,甚至站了起来冲到了瑟珀比亚面前。

但是当阿西迪亚看到自己哥哥的表情后,立刻闭上了嘴巴。

“...送他回去,他不是的...”

“可是...万一是的呢,我说什么也要试一试!”

“...试什么试?快点把他送还给索拉...”

“那我们拿什么对抗那两位神祗?拿什么对抗教会?大家,外头的大家都会死的啊!”

阿西迪亚越说越激动,甚至忘记了自己的身份,一把揪住了瑟珀比亚的衣领。

过程之中凡心也窥视到了一点反光的东西从椅子后方摔落。

“...那只能辜负魔神大人的愿望了。”

“放屁!我不论如何都要实现魔神大人的愿望!”

愤怒到了极点的阿西迪亚扔下瑟珀比亚,接着走到了凡心的身边。

“抱歉了凡心大人,请您跟我来一个地方。”

不要紧吗?瑟珀比亚会阻止的吧?

凡心想着这些一边站了起来一边注意着瑟珀比亚的举动,但是瑟珀比亚并没有任何行动。

仿佛瑟珀比亚他自己内心中也不想阻止凡心。

既然对方没有表示,凡心也就老老实实地跟上了阿西迪亚。

两人离开了房间,回到了走廊上。

“艾希,去往沉睡间。”

“收到,正在转换...转换完成。”

阿西迪亚对着走廊说完,走廊的电子音就做出了回应。

原本呈现一条水平直线的灯光和墙壁也开始了变化,一个接一个的往下沉了下去。

不出片刻,一条向下的走廊就展现在了两人面前。

“来吧,我将带您前往魔神大人沉睡的地方。”

阿西迪亚拉着凡心的手向着走廊的深处前进着,同时整条走廊仿佛也在移动似的快速变化着灯光。

过了大概一分钟,走廊的墙壁就变化成了一道巨大的门扉。

门扉开启的瞬间,一股寒冷的白色气流就迎面扑向了两人。

待白色的气流消散,无数如同虫茧般的机械舱就有序的排列在凡心的视线里。

一般的机械一般是玻璃的机械仓中,全都是恶魔们的身躯。

但是这些身躯之上布满了残缺的地方,一个个不是畸形就是缺胳膊少腿,看的让人不寒而栗。

“请问这里是什么地方呢?”

刻意不再去看舱内的身躯后,凡心跟着阿西迪亚走到了一个高台之上。

“这里就是放置着魔神大人身躯的地方。”

阿西迪亚侧过身来,让凡心得以看清楚那个明显高贵许多且装饰了无数花朵的机械舱。

一位成年男子的遗体,栩栩如生地躺在机械舱中,让人觉得他下一秒就会睁开眼睛。

看着男人的面容,凡心总觉得对方长得和自己很像,像到自己长大就是那副面容。

“您和魔神大人很像,非常像!所以当初我才会特意在游戏中等您。”

“确实和我很像,但是等我又是怎么回事?”

“这个不方便和您说,总而言之就是我们特意与您接触,然后拿回了您的血液做了比对。”

“结果就是完全一致,是么。”

“没错,所以请您来,就是想让您取回自己的记忆和序列。”

阿西迪亚说完就打开了机械舱,接着使用血之序列把一部分血液从魔神的身体里取了出来。

漂浮在空中的血液逐渐凝固,最后变成了一颗血丹。

“请您服下这枚血丹,这样就会明白一切了!”

吞下血丹很容易,但是凡心并没有准备。

他只有十三岁,但是也很清楚吞下血丹之后可能会出现的后果。

见到凡心在犹豫,阿西迪亚便急忙说道。

“这不是让你变回魔神的方法,只是让你回忆的方法。”

“...是这样吗?”

凡心犹豫了片刻之后,还是拿过了阿西迪亚手中的血丹。

毕竟不管怎么样阿西迪亚都有办法让凡心吞下,而且凡心本身也很像知道自己的身份。

随着吞入口中的血丹瞬间融化在嘴里,一股腥甜瞬间顶到了凡心的大脑深处。

眼前的景色瞬间被红色侵蚀,无数画面不断地从大脑之中闪过。

忽明忽暗交替的画面,最后定格在了一张雪白的大地之上。

漫天飞舞的雪花在耀眼阳光的照射下射出无数道七彩的光芒,把大地射出无数孔洞。

漆黑的线条则从大地之中涌出,宛如对抗着雪花一样向着天空飞去,但是雪花宛如有生命一样直接躲开了线条。

“还不死心吗?繁星...不,魔神啊。”

一位身着七彩光袍的男人,全身笼罩着七彩的光线,正对着直接的存在说出平淡的话语。

“凭什么!凭什么让你决定!”

女性的声音从耳畔响起,凡心的视野也不受控制地转向了一旁。

一位浑身穿着漆黑修女服的女性,正握着自己的手对天上的男人叫喊到。

“我们只是想要活着,想要存在于此啊!”

“不可,你们是有害的,你们不可留存于世。”

出言反驳之人,乃是位于天上男人正下方的女性。

一位七彩长发的女性,身穿着仿佛身着融合了世界万物的衣服,正在清除从地面涌出的黑线,同时用带着悲伤的眼神看着这凡心。

“既然如此,那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话语不自觉地从凡心的嘴里冒了出来,接着创世神话里都不足以形容的大战便在这四人之间爆发了。

无数星辰从天空陨落,熔岩海啸从大地喷涌而出。

毁灭一切的黑线将死亡散播在世界上,虚空扭曲的裂痕遍布所有空间。

大战的画面持续了许久,同时四周的环境也改变了许多。

大陆被切割,一些沉入了海洋,一些飞舞向了高空。

海洋被重力舞动在空中,最后落入几个陆地凹陷的大坑里。

凡心完全理解不了眼前的场面,也不理解双方战斗使用的序列究竟有多么强大。

他唯一知道的,就是眼前的战况已经发生了倾斜。

修女服的女性此刻已经打败了另一位女性,而视野所有者,也已经压制住了七彩的男人。

就在凡心的记忆来到即将杀死七彩男人的时候,突然一道稚嫩的声音响彻了整个世界。

“不要啊哥哥!不要杀死父亲!”

“露娜!你来这里干什么?”

七彩的男人发出了惊呼,视野之中,一位头发雪白的少女出面挡在了男人身前。

然而此刻已经发动了攻击的所有者也停不下手了,紫色的虚空洪流涌向了少女。

“露娜!”

修女服的女性见状急忙发动了序列,把无数黑线塞入了露娜的身体里。

必死的攻击和对抗死亡的守护相互冲击,最后击散了修女服女性的身体,但也抱住了露娜的存在。

身体缠绕着大量黑线的露娜倒在了七彩男人的臂弯里,修女也倒在了七彩长发女性的身旁。

“图尔!”

凡心的身体发出了嘶吼,接着猛地冲向了修女身边。

但是过程中七彩的光芒和世界万物都挡在了凡心的眼前,最后把凡心的视野变得漆黑无比。

一道滚烫的液体从凡心的眼里流出,唤醒了他深陷追忆的感官。

“如何?您取回了记忆吗?”

阿西迪亚兴奋地抓着凡心的双肩,但是凡心却摇了摇头。

“我不知道,我只是看到了一些回忆而已。”

“只看到了一些回忆片段?不可能啊,血丹应该会唤醒全部的记忆才是啊!难道您真的不是...”

就在阿西迪亚像是失心了一样跪在地面时,地面突然猛烈的摇晃了起来。

“怎么回事?”

没等凡心的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一道七彩的光线便从天而降。

光芒贯穿到了地下一千米的沉睡室,接着一位绑着白色眼带的女性便从光芒之中走了出来。

“奉创世神无安之名,在此灭除魔神之躯,销毁魔神追忆。”

女性说完便张开了七彩的翅膀,接着七彩的光线如同导弹一样射向了凡心和魔神的躯体。

第一时间反应过来的阿西迪亚,则张开了无数血之盾牌企图拦下攻击,但是两人使用的序列不在一个等级上。

血之盾牌就像纸一样被光线贯穿,阿西迪亚本人也被光线刺成了筛子。

眼看光线就要刺穿自己,可是凡心却没有来得及做出任何动作。

他认得那些光线,那七彩的光芒是刚才回忆里的东西,是残留的情感所憎恶的东西。

被情感所束缚住的凡心被光线刺穿,飞溅的血液散步在了空中。

一同被贯穿的还有魔神的躯体,但是没有任何血液从魔神的躯体中流出来。

吃痛的凡心想要反抗,但是下一波攻击已经再次袭来。

可是好巧不巧,在数万道光线涌向凡心时,有一滴凡心身上溅出的血液躲过了这些攻击。

就像命中注定一样落在了魔神的躯体上,落入了躯体开出的孔洞中。

血液的信号刺激着干枯腐朽的身体,令许久未曾见过的光芒,再次映入了魔神的瞳孔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