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死之深渊

  • 机神序列
  • 打字的猫爪
  • 5007字
  • 2022-05-11 16:03:18

隐去了自己身影的咲夜正躲在枫铃的身后,趁着枫铃躲避拾心的攻击缝隙,对准拾心抬起右手的破绽处刺出了匕首。

匕首轻易地就没入了拾心的胸膛。

发觉自己遭受了攻击的拾心并没有在意自己的伤势,而是抬脚把隐身的咲夜连同枫铃一同踢了出去。

躲在枫铃身后的咲夜差点就因为猛烈的冲击而失去意识,就更不用说正面被踢到的枫铃了。

身为专精强化系的兽人,枫铃很惊讶自己为何会打不过拾心。

哪怕丢了一只手,枫铃也是深渊里排名前十的存在,不论如何对方也不可能压着自己打才对。

丢下被踢飞的两人,拾心朝着凡心的方向走了过去。

“你们在牵手干什么?难道是定下的婚约还没有成立吗?”

拾心拉开自己的嘴角,露出了即为诡异的笑容。

虽说婚约的效应很强力,但并不是可以轻易定下的。

婚约的签订形式大致有三种。

第一种是可以违背双方意愿的契约书形式,这种形式虽说不怎么好听,但是所拥有的效力最为强大。

强大到假设契约书的一方绝对不会死去,世界万物都会保护双方直到婚约缔结。

不少身份高贵的人也曾利用这点防止自己失去,但是更多的人是用契约书保护那些心爱的人。

第二种婚约的形式是单方面的,即强迫一方履行婚约。

强迫的方式有很多种,其中最常用的就是决斗。

决斗输了的一方必须听从胜者的一条命令,所以说这是最常见的缔结婚育方式也不为过。

以这种方式缔结的婚约同样会受到了世界的保护,但是效力没有使用契约书那样强大。

所以大部分被强行缔结了婚约的人会选择自杀逃避。

最后一种方式是最困难也是最不讨好的一种。

即两人一同对着此世起誓,道出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誓约。

这样的婚约同样会受到世界的保护,但是保护的内容却是一方如果死去,另一方也会死去。

同时婚约哪怕缔结完毕之后也会一直有效。

因为这个原因,很少人会选择这种婚约方式。

而现在凡心和曦月的方式,就是以最后这种形式进行的。

一方面是因为两人没有时间去决斗或者制作契约书。

另一方面是天灵蕾认为拾心既然如此制作于曦月,那么就不会杀害曦月,也不会对凡心出手。

同时枫铃这边的目的也不是杀害凡心,那么不论如何两人都能活下来。

拾心当然知道这点,于是一边让螺旋的漆黑线条不断侵蚀自己的右手,一边对着曦月叫喊了起来。

“我不会让你跑掉的!你必须和我一起!一起去救出母亲!”

黑线吞噬着拾心右手的质量同时,数量也猛烈的增多了起来。

这些黑线在空中肆无忌惮地飞舞着,将其触碰到的一切都化作的死亡。

竞技场的石制地面在黑线的影响下变成沙土,其中埋藏起来的电缆也化作空气。

不小心触碰到黑线的衣服变得残破,连同它的主人一起风化成了风沙。

死之定义就这样在黑线的飞舞中散步到了竞技场的各个角落。

为了对抗这些黑色的线条,凡心也发动了月之序列。

五轮月相图中的月亮悬浮在了凡心的背后,一同施展着其力量对抗黑线。

翻转的重力把大量的黑线挤压在了一起,冰冷的月光将照射到的黑线停在了空中。

仿佛整个夜空的星星都陨落了般的星辰不断砸向黑线。

在凡心的一番努力之下,大部分的黑线都被星辰所吸收,可是仍旧有源源不断的黑线正吞噬着拾心的身体,从而释放出来。

两人的对抗让大部分的学生都逃离了竞技场,连闻讯赶来的A年纪生也不敢插足。

顶级序列对抗至高序列的战斗,这是人们从小听过的神话战争中才有过的场面,所以眼前这海啸般的序列波动使他们只得驻足。

留在竞技场中的霍兰和雪儿以及天灵蕾,也在咲夜学姐的帮助下快速地离开了。

偌大的场地上只剩下了四个人,一个是不论如何也要带凡心走的枫铃,一个是不论如何也要带曦月的走的拾心。

至于凡心和曦月,则是在努力地缔结婚约。

可是没当曦月想要拉起凡心的手说出誓词,枫铃和拾心就会一同冲上来分开两人。

“我不是说了不要想逃跑吗?你必须和我一起!”

“不要缔结这种婚约!您绝对不能接受这种婚约!”

说着两种完全不同理由的两人,行动却十分的统一。

凡心用银河系带成功挡下了死之定义的附着,但是曦月却因为枫铃的攻击而飞了出去。

独臂的枫铃放下脚,就向前一跃躲开了身后的攻击。

“不要伤害曦月!”

“呵,那这样好了,你找你的人,我找我的人!”

此刻全身都是漆黑线条,基本上只有一个人类轮廓的拾心立马就对凡心发动了攻击。

“不行!他必须死,他身上的序列是害死了母亲之人所有的!”

黑线的洪流刹那之间就涌向了凡心,凡心也急忙操纵重力让自己飞起来避开攻击。

洪流抹去了竞技场四分之一的区域,也让大部分的照明失去了电力来源。

竞技场再次陷入了黑暗,但是并不是完全的黑暗,而是那种天即将亮起来的阴暗。

发现了这点的枫铃立马抬起来了头,看到了天上那轮纯白的圆点已经停止了膨胀。

太阳的光芒即将洒向竞技场,这意味天灵皇国最强的两位即将归来。

为了实现自己的目的,枫铃不得不把自己的目光放到了最会妨碍她的人身上。

拾心依旧在对着凡心猛攻,哪怕凡心使用了月之序列抵抗,仍旧落于下风。

毕竟拾心可以复活,可以吃下无数凡心的反击,但是凡心只要被命中一下,就会即刻死去。

走钢丝般极大的心理压力让凡心的消耗也巨大无比,巨大到凡心都已经忘记了呼吸。

看穿了现在局势的枫铃,避开漫天的黑线来到了曦月的身边。

“少女啊,你有知道了一切也不会自杀的勇气吗?”

被枫铃伤的不轻地曦月,原本还做出了防御的姿态,却又因为枫铃的话而放下了姿态。

“你说的是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的意思啊,我预料你在知道了凡心的身份后,缔结了婚约的你一定会自杀的。”

“为什么?先不管凡心的身份是什么,我可是还有梦想要实现的!”

我才不会管其他的东西,只有梦想可以实现就行。

曦月用眼神向枫铃传递了这个决心,于是枫铃也向她伸出了自己的手。

“那好,那么我就帮你和凡心缔结婚约好了!”

不知道枫铃在打什么主意,但是曦月也只能握住那只手,毕竟她自己没办法战胜枫铃。

哪怕手中有阳之序列这张牌,也过不去拾心这关。

如此考虑的曦月握着枫铃站了起来,于是枫铃说出了自己的计划。

凡心这边,因为巨大的压力,此刻的他已经感觉到了头痛欲裂。

眼前是无数蠢动的黑线,身旁是风化腐朽的竞技场,鼻中只有令人窒息的虚无。

身体虽然没有受伤,但是已经被死亡所笼罩。

心灵虽然没有受挫,但是已经被绝望所吞噬。

于是凡心本来就不能熟练运用的月之序列,也在这个时候脱离了他的控制。

悬挂在凡心身后的五轮月亮一下子就消失了,原本雪白的头发也变回了原本的黑色。

“这就撑不下去了吗?可耻的继承者啊,把你欠下的生命还给母亲吧!”

被黑线环绕笼罩的拾心开心地走到了凡心的面前,向着凡心的脑袋伸出了黑线组成的右手。

意识到自己终于完成了母亲的一项心愿后,拾心甚至开心地幻想起了母亲正在快乐的抚摸自己。

可惜这个幻想被一道猛烈的光线所打破。

拾心看着眼前这纯白的光线,以及从纯白光线中出现的曦月,不禁皱起了眉头。

“不要妨碍我啊妹妹,他是母亲的仇人之一!”

“谁是你妹妹呢!有种你就杀了我呗。”

“不,我不会杀你的,毕竟母亲说过不能伤害兄弟姐妹,但是...”

说完拾心就看向了凡心。

“仇人绝对要死!”

然而拾心看向的凡心,此刻已经不在那里了,只有浑身上下有些焦黑的枫铃正露出嘲笑的神情。

“你上当了啊笨蛋!”

“你!你找死!”

在拾心对准枫铃挥出巨大的黑线之拳时,凡心也被趁着纯白之光现身的曦月拉到了竞技场的边缘。

“曦月!你怎么会?”

“现在没时间解释!不能浪费枫铃用命制造的机会!”

曦月强行打断凡心的提问,接着双手握住了凡心的双手。

“跟我一同念出誓词!”

对方强硬的态度让凡心感到有些奇怪,但是凡心也没有什么拒绝的理由。

为了让拾心停手,他必须和曦月完成誓词。

发现了两人的拾心当然不准备让他们完成这项行为,所以他涌动着完全变成了黑线的身体冲向了两人。

而一半身体变成了黑线的枫铃,虽然仍旧倔强地抱着拾心的身体,却完全没法阻止他。

海啸一样的黑线铺天盖地的涌来,但是凡心和曦月已经闭上了眼睛。

“执子之手...”

誓词的第一段从两人的嘴里同时发出时,黑线之潮已经距离两人不足三米。

“...与子偕老...”

第二段结束,一道纯白的光芒将黑线之潮一分为二,帮两人挡住了片刻黑线。

“...生亦同欢...”

第三段结束,黑白黑的时间里,黑线正突破白光的防线,蠢动着冲向凡心。

“...死亦同行!”

两人的誓言结束后七彩的光芒从两人的身体之中喷涌而出,盖过了洁白的阳光,盖过了漆黑的线条。

只有枫铃像是一早就准备好了一样,向着两人扔出了某样物品。

随着那个物品破碎,一道传送门将两人送往了远方,而黑线也即刻就将两人之前所在的区域吞噬殆尽。

“你!你!你!你居然敢违背母亲的意志!你这可恨的妹妹啊!”

嘶吼着的拾心疯了般的不断释放着黑线,但是此刻的世界已经笼罩在了阳光之下。

哪怕是海啸般的黑线数量,也根本不足以对抗太阳。

至于没有察觉到这点的枫铃,正为了完成了使命而满意地合上了眼睛。

“谁让你睡了!我还有很多东西要问你!”

突然出现的稚嫩女声让枫铃瞬间就睁开了眼睛,接着就看到了她的死对头。

“萝莉老太婆,我可没有什么要和你说的!”

“三脚猫就尽管跳脚吧,看看你能在那位大人面前撑多久。”

凰花从海啸般密度的黑线中救出了枫铃,同时还在给枫铃治疗。

但是两人的目光都情不自禁地看向了黑线所在的区域,或者说那刺穿了黑线的白光所在的区域。

“可恨啊!可恨啊!这背叛了母亲的世界!那背叛了母亲的创世神和月之爱女!”

疯狗一样哀嚎的拾心不顾一切的释放黑线,却因为一位存在而停了下来。

“你把凡心弄哪儿去了?”

“死!都给我死!区区阳之爱女,同样要送你去见母亲!”

被拾心称为阳之爱女的索拉,冷淡地挥了挥手,接着纯白的光线就烧尽了所有的黑线。

连同拾心身上的黑线一起,让失去了四肢的拾心直接趴在了地上。

索拉走到了拾心的面前,接着一脚踩在了他的脑袋上询问道。

“你杀了凡心?”

索拉的话语很简短也很平静,但是那只脚一下子就踩碎了整个竞技场,连天蜂楼都出现了无数裂痕和崩塌。

为了防止索拉进一步对学院造成破坏,凰花急忙拖着枫铃跑到了索拉身边。

“索拉大人,我发现附近有传送过的痕迹,所以大概率是被传送走了。”

“去哪儿了?”

凰花被索拉一瞪,就慌慌张张地把拖在自己身后的枫铃扔到了索拉面前。

从来没有畏惧过死亡的枫铃这时第一次看到了让所有恶魔都恐惧的存在。

所以她的原型也被吓了出来,一对恶魔的犄角明确的表示出了枫铃的身份。

“恶魔,果然如此,不想我直接毁了深渊,就会去给我带话,好好把凡心送回来。”

一看到枫铃的身份,索拉就推断凡心被送往了深渊,于是对枫铃提出了命令。

而且为了确保枫铃会遵守,索拉一脚踩到了拾心的脑袋上。

被踩了一脚的拾心接着就全身冒出了纯白的光芒,接着化作了气体飘上了天空。

“烈日灼心。”

明确的知道拾心会复活的索拉,对着离开的气体发动了最严厉的惩罚。

只要名为拾心的存在,就会被灼烧肉体和精神。这种效果在白天更为显著,显著到一见到阳光就会变成灰烬。

所以拾心永远不得出现在太阳的光芒之下。

面对这种只有最强大的恶魔领主才能受得住的诅咒,枫铃不得已地点了点头。

暂时解决了危机让凰花小心翼翼地舒了口气,而索拉则是立马就隐去了自己的身影。

太阳也不自觉的增加了射向深渊的光芒。

而阳光所照射的深渊里,五位浑身上下没有一处完好部位的恶魔领主们,正跪在地上迎接从传送门里出来的人。

“恭迎魔神大人。”

在阿西迪亚说完后,其他四位恶魔领主也纷纷喊出了口号。

至于被他们如此称呼的人,此刻正一脸莫名其地看向自己身边的人。

“我们只是被传送到了深渊吗?曦月。”

“看来是的,这下子我就可以更加了解恶魔的生态了!”

凡心一脸不知所措地看着眼前的一切,曦月则是眼冒金光地盯着深渊的景色。

深渊是一个位于神古大陆中央的巨大坑洞。

圆形的坑洞只有四分之一的边缘是平缓的斜坡。

斜坡上布满了残破却高耸的建筑和道路,道路的尽头则是天灵皇国。

其他四分之三的边缘是高耸如云的悬崖,爬上悬崖就达到了其他三个国家。

而凡心所在的这最深处,就是万魔殿所在的地方。

“请问?你们带我过来到底要干什么?魔神又是在指我吗?”

满脑子疑惑的凡心不顾身边兴奋不已的曦月,向眼前这几个恶魔提出了疑问。

而跪在最前的阿西迪亚则快速地抬起了自己的头。

“咦?阿西迪亚?”

“是的,您还记得我真是太好了,魔神大人!”

“不是不是,我可不是什么魔神大人啊,你找错了人吧!”

被阿西迪亚这种强大的人恭维,让凡心立刻冒出了鸡皮疙瘩,但是阿西迪亚却不这么认为。

“您一定是魔神大人,因为我已经验证过了。”

“验证了什么?”

“您的血液,我在那个时候那走了您的血液,结果经过比对您的血液和魔神大人留下的血液完全一致。”

“怎么会呢?我才十三岁哦!魔神都是几千年前的事了!”

“是的,所以我们才请您过来,让我们帮您找回记忆,带领我们统治世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