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将计就计

  • 机神序列
  • 打字的猫爪
  • 5145字
  • 2022-05-10 15:30:38

看到带着兜帽的男生和长着猫耳的女兽人去往凡心的身边,这让天灵蕾一下子就想到了如何应对眼前的困境。

“原来你们的目的是那个少年啊。”

天灵蕾站起身来,装作一副了然于胸的表情拍了拍身上的灰,看向了被拆穿了目的却无动于衷的拾心。

“没错,但那只是我此行的目的之一,最重要的还是让曦月跟我去帝国赴婚。”

没有丝毫掩盖之意,拾心说出了他们的目的。

因为现在没有人可以阻止他们,哪怕此刻的黑暗上方出现了一个小白点,时间也是充足的。

可天灵蕾不是想要确认凡心会怎么样,而是曦月会怎么样。

“这可不行,毕竟曦月已经和那位凡心缔结了婚约了。”

“这是真的吗?什么时候的事情?”

“就在前几天啊,曦月为了不接受帝国的婚约,所以才和凡心缔结了婚约!”

天灵蕾以胜利者的姿态站到了拾心的面前,而拾心此刻正皱着眉头看向了完全搞不清楚状况的曦月。

缔结婚姻,意味着两人之间的联系被这个世界所绑定在了一起。

在婚约实现之前,不论如何这个世界都会帮助两人。

此乃创世神定下的规则之一,是从来没有人可以违背的规则之一。

所以这也是为什么曦月一接到帝国的婚约就恳求天灵蕾的原因。

没有人可以避开已经定下的婚约,哪怕是逃走甚至是死亡都不行。

“为什么?你就因为那个少年是恶魔,就擅自和他缔结了婚约?”

清楚这点的,之前从来没有流露出负面情感的拾心于是恶狠狠地说道。

大量的螺旋的黑线从他的手掌和双眼中冒了出来,那副姿态充满了要吞噬此世一切的恨意。

“曦月你应该和我一起才能将母亲复活啊!那样才能实现你的梦想,实现我的梦想啊!”

“你到底在说什么,我凭什么要和你一起!我都说了我要自己实现...”

“别天真了!在这背叛了母亲的世界里,你怎么可能做得到!”

拾心打断了曦月的反驳之声,接着走向了凡心所在的高台。

“等等!你该不会想要强行破坏婚约吧?”

看着浑身散发着杀意的拾心离去,天灵蕾突然慌张了起来。

毕竟曦月和凡心的婚约只是她编造出来的。

通过这个编造的婚约,那么拾心就没法带走曦月。

而且不管对方的目的是带走或者杀死凡心,也会被婚约的效果限制住。

可现在的拾心完全就不管那些,咬牙切齿地看向了凡心。

“...我要试一试是不是真的缔结了婚约,而且我也不怕破坏创世神的规则,相反,我就是要破坏规则!”

天灵蕾和曦月都被拾心的话语震慑在了原地,两人从未想过也从未见过违抗创世神的人。

至于违抗的下场,也将通过拾心展现在两人面前。

在拾心想凡心那边走去的时候,凡心这边也在一脸困惑地听着女兽人的话。

“为什么要带我去深渊呀?阿西迪亚到底是什么意思?”

“他之前不是说会调查吗?但是也不至于让凡心去深渊吧!他说的可是让我们去深渊找他!”

曾和阿西迪亚在宿舍交谈过的月岚也用身体挡在了女兽人的面前质问她。

“原因我这种下人当然不知道,但是阿西迪亚大人可是为了接您而以身犯险了,所以...”

所以不论如何你现在都要和我们一同去往深渊。

女兽人把后续让人不适的话语用眼神说了出来。

对此表示不同意的霍克和舒克,还有月岚以及E4班的学生们都纷纷站到了凡心的身边。

这群人的眼里都是让女兽人和里约赶紧滚的意思,这让女兽人无奈地叹了口气。

“早就知道你们会不同意了,里约。”

“真的要那样吗?枫铃姐?”

“少废话!”

长着猫耳的女兽人,枫铃一把揪下了里约的兜帽,看到兜帽下的东西后,E4班的人都下意识地后退了两步。

毕竟那一对漆黑的犄角,就很明显地将里约的身份亮了出来。

“恶魔!为什么这里会有恶魔!”

“快跑吧!哪怕校长们不在,还有A年纪的学生,他们肯定会来处理的!”

慌乱和骚动一下子就在看台上蔓延了开来,这正是枫铃想要的效果。

于是她趁大家的意识都出现漏洞的时候,快速地移动到了凡心的面前,接着伸出了她的手。

当对方出手时凡心的身体已经反应不过来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枫铃慢动作般地准备撩起自己的刘海。

完蛋了,一旦自己的犄角暴露出来,凡心将没法在学校里待着了。

毕竟从E4班学生那种看到恶魔就陷入恐慌的情况来看,他们绝对没办法接受凡心是恶魔的事实。

哪怕凡心之后再怎么解释自己不是恶魔,一时半会也没办法让众人想象。

枫铃的手指就这样向上撩动着凡心的刘海,凡心还感觉到了对方手指触碰到了自己犄角。

然而对方的手掌在碰到凡心的犄角后就停了下来。

接着几滴温暖的液体滴落在了凡心的额头上。

在液体的影响下凡心终于回过了神来,其他的学生们也纷纷惊讶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一头黑发一身黑衣的人,伸出一只血淋淋的手掌抓着枫铃的手臂。

“入侵天灵学院,袭击学生,我宰了他们也没关系吧?”

A年纪的咲夜学姐,用人偶般毫无情感的脸询问着凡心。

虽然不知道咲夜为何会突然出现在这里,但是凡心从她的双眼中看到了愤怒,不自觉地点了点头。

“我不认识这两人,也不想和他们去深渊,所以拜托你了咲夜学姐!”

“...知道了。”

在咲夜和凡心交流的时候,好奇咲夜手上的血哪来的枫铃看向了自己的身后。

至于原本好好地站在她身后的里约,此刻正胸口大开着躺在地上挣扎。

口中满是鲜血的里约在用最后一丝力气,用眼神示意枫铃快点离开。

一旦里约死去,那么入侵了凰花校长的序列也将失效。

恶魔们最为恐惧的两个存在,都会通过凰花的传送门出现在这里。

只可惜咲夜和学生们并不知道这一点。

“切!”

一瞬间就清楚了现状的枫铃立马蹲下躲过了咲夜掏心的匕首,接着向后翻身挣脱了被抓住的手臂。

咲夜侧头躲过枫铃的翻身时的踢击,接着在众目睽睽之下隐去了自己的身影。

“怎么会突然有A年纪的人出现啊!而且还会隐身这招!”

枫铃看到咲夜的存在就像被抹去了一样,不禁抱怨着站了起来歪了一下脑袋。

破风的声音削去了枫铃的几根头发,枫铃也顺势朝着破风响起的地方抬脚踢去。

沉闷的击打声响起,观赛台上的座位也在这阵声音中毁坏。

“什么!她居然可以发现隐身的咲夜学姐!”

霍克发出了惊呼,凡心也是哑口无言,因为他曾经亲身对抗过那种进攻。

此刻的枫铃并没有用序列挤占的方式就发现了咲夜,这让凡心等一众学生都吃惊不已。

“不要小瞧我哦,区区学生。”

枫铃边说边朝着空气出拳,肉体和金属的击打声便不绝于耳。

在凡心等人的注意力都在枫铃身上时,原本倒在地上的里约也爬了起来。

此刻失去了心脏的他想要用最后一丝力气,把传送器尽量靠近凡心所在的地方。

于是他悄悄地爬到了凡心的脚边,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戒指大小的圆环。

一旦里约捏碎圆环,那么圆环自带的传送序列就会生成一个半米范围的传送门。

所有触碰到传送门的人,都会被传送到深渊的最低层。

拼死也想着完成使命的里约,凭借着不屈的意志爬到了靠近凡心一米的地方。

“阿西迪亚大人,我终不辱您所赐的使命!”

里约大喊着捏碎了手中的圆环,同时朝着凡心扔了过去。

被声音吸引而回过头去的凡心看到了一个传送门正在开启。

快速膨胀开来的传送门眼看就要碰到凡心的身体时,一只漆黑的手掌把传送门推了回去。

于是里约就因为碰到了传送门,身影正逐渐消失在凡心的眼前。

“你!你居然敢违约!你这个叛徒~!”

里约消失之前,冲着挡下了传送门的人大叫着。

至于挡下了传送门的拾心,看都没看里约一眼就转身对凡心说了一句话。

“可以请你在这里死去吗?”

没有明白对方说什么的凡心,突然被人从旁推了一下。

接着就是一阵猛烈的冲击传来,把凡心笔直地打入了竞技场的中央。

回过神来的凡心,看到枫铃和咲夜两人都站在自己身前,同时还各自失去了一条手臂。

两人手肘处的断面上,还蠢动着无数螺旋着的黑色线条。

“那是!曦月说过的死之序列的碎片?”

明白了自己遭受了何种攻击的凡心突然萌生出了战意,毕竟对方突然就对自己下了死手。

但是凡心刚想要站起来,就被咲夜和枫铃按住了。

“别去送死。”

“你这家伙是想要背叛我们吗?”

咲夜一边用刀砍下整条手臂一边发动了治疗术。

枫铃则没有在意自己的手臂在被黑线侵蚀。

她一边对袭击了凡心的拾心询问,一边从背后的口袋里拿出了传送圆环。

“背叛?当然没有,但是现在你不准传送走他。”

“凭什么?”

“等我毁掉他身上的婚约,不然曦月也会被带走的。”

“什么乱七八糟的!”

枫铃边说边捏碎了传送器,结果却被咲夜和拾心一同阻止了。

躲开了匕首和拳头的枫铃啧了一声,接着开始了给自己治疗的行为。

三人的目的各有各的不同,所以三人便各自为战了起来。

至于被人落在一旁的凡心,则在天灵蕾和曦月的帮助下了解了详情。

“所以那个眯眯眼,拾心才想要杀我?”

“嗯,兽人则是想要带你走!咲夜学姐则是在守护你。”

在三人彼此分享情报分析现状的时候,霍兰和雪儿也跑到了凡心的身边。

“哥哥!为什么眯眯眼要攻击你啊?”

“就是啊,他明明不是坏人!你做了什么?”

两位妹妹不知为何居然都站在了拾心的那边责问凡心,感觉到有些不对劲地凡心只得再跟两人复述了一边事实。

“所以,哥哥你并没有和这位姐姐缔结婚约咯,那直接告诉眯眯眼不就好了!”

雪儿天真地说出了解决的方法,但是天灵蕾不这么认为。

“那可不一定,他那种癫狂的模样不会相信的,肯定会尝试先杀死凡心一次。”

“而且,我和曦月约定过会帮她的,所以我不能让拾心带走曦月!”

凡心也跟着天灵蕾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于是两位妹妹都看向了最关键却没有表态的人。

“曦月姐姐是么?你现在想怎么做?为什么你要拉凡心哥哥下水?”

“诶?我没有拉他下水啦!是蕾姐姐做的啦!”

面对霍兰的逼问,原本就一直处于失神状态的曦月突然慌张地反驳了霍兰。

可心思单纯的霍兰和雪儿没有放过曦月的意思。

“既然没有,为什么不自己去面对,自己去解决这个问题呢?”

“对啊,你不是一直说要自己实现梦想吗?那么先自己解决眼前的问题呗!”

“这...”

“喂!你们两个小家伙说什么呢,不是用婚约让他们内讧,凡心现在已经被带走了!”

天灵蕾激动地站在曦月面前,严厉地驳斥着霍兰和雪儿。

但是霍兰却丝毫不领情也不顾天灵蕾的想法,说出了她的见解。

“我们说的不是婚约一事,而是曦月姐姐的作为!”

“对!我们说的是曦月姐姐之前没做,现在没做,之后也没打算做的事!”

“那...那是什么?”

曦月不知所措般地抓住天灵蕾的衣服,战战兢兢地看着眼前的两个小妹妹。

“啊?还不懂吗?真是装的可以啊!”

“嗯,看来姐姐不是单纯的人呢!”

“为什么一个人在这种情况下装的无所事事啊!”

“说不定她原本就是这种打算,梦想什么的也只是嘴上说说的吧。”

霍兰和雪儿当着曦月的面你一言我一语的,天灵蕾也因为身后抓着自己的手的力度而愈发生气了起来。

“你们两个小家伙能明白什么东西!那种痛苦你们又没有过!”

“什么没有过,别以为只有自己是特别的啊。”

“我们都是被现实碾压到破碎,却依旧在努力的人呢!”

两位妹妹不满地驳斥着天灵蕾的说法,终于听不下去的了凡心于是开口制止了两人。

“可以了,你们别说了,总之先去帮帮咲夜学姐吧,撑到校长回来就有办法了。”

凡心想要开口缓和气氛,但是妹妹们却不领情。

“问题不在那里!当事人懦弱的情况下就解决不了问题!”

“对!你们不能惯着曦月姐姐!这样她只会变得更加脆弱!”

两位妹妹刺耳的话语,终于刺破了曦月内心中厚厚的伪装。

“是啊!我就是脆弱的啊!你们懂什么!那是曾经杀死了我的人啊!我怎么去反抗内心也在哀嚎啊!我也想去反抗啊!可是我做不到啊!我害怕啊!我一个人怎么也不敢啊!”

所以我才去找天灵蕾,所以我才去找凡心,想要他们帮帮如此懦弱的我啊!

大声地吼叫到最后,曦月已经泣不成声地跪坐在了地上。

第一次见到喜爱的妹妹变成这种样子的天灵蕾一下子就不知所措的起来。

从没有见过女生崩溃的凡心也是手足无措的模样。

唯独两位妹妹正在行动,她们一同抱住了哭泣着的曦月,说出了她们希望曦月做到的事情。

“脆弱也没关系啊,找个人对他倾诉,然后依靠他呗。”

“把自己的所有的都暴露出来,看清楚自己才是坚强的基本。”

天使一般轻柔的话语照亮了曦月内心中的孤独和黑暗。

自从曦月遭遇那件事后,她就从来没有和人敞开心扉的交往。

她把自己包裹在了一层名为背叛与忌讳的害怕中。

于是这种错误的自我理解,让她觉得自己只用自己就能做到任何事情。

直到今天,直到她被打破自我认知的现在,她终于发现了自己原来如此的渴望着他人。

曦月终于敞亮起来的心中冲破了原本的禁锢。

此刻只有无尽的思考,思考着过去,思考着现状,思考着未来。

“谢谢你们!”

曦月拭去自己的泪水,接着抬头看向了凡心和天灵蕾。

“我要让婚约实现!这样就能真的让那家伙死心!”

坚定了自己的意志后,曦月用充满了希望的眼睛看向了凡心。

“就算是假的也行!就算之后不要我了也行!只要你能帮我实现我的梦想,就请让我暂时依靠一下你吧!”

说着曦月就向凡心伸出了自己的手,而凡心也没有丝毫犹豫就握了上去。

只不过凡心此刻对于曦月的情感并不是喜欢或者爱。

凡心只是想要帮助这位和曾经的自己很像的人。

在凡心失去了一切的时候,如果没有月岚和索拉,他肯定也会变成曦月这样。

而且凡心重整内心,其实也是用了半年的时间的。

眼前这位曦月却仅仅用了几分钟就看清了自己,所以凡心不论后续如何发展,都想要去帮助曦月站起来。

“我一定会帮你实现梦想的!”

握住曦月的手后,凡心的头发变得雪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