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来者不善

  • 机神序列
  • 打字的猫爪
  • 5079字
  • 2022-05-08 16:02:53

天灵学院的宿舍总共分为了两个大的区域。

以E年纪使用的花瓣楼为例,从最底层往上数五层,都是男生们的宿舍区域。

宿舍区域里不单单只有休息睡眠用的房间,也包括了洗浴桑拿这种休闲区,以及健身房游戏厅这种娱乐区。

从第六层到第十层则是女生们的宿舍区域,这里是完全禁止男性进入的楼层。

一旦发现有男性进入楼层,守在走廊上的机械蜘蛛就会发动警报和攻击。

传闻中曾经有一个心怀不轨的男生凭借隐身的序列想要入侵女生宿舍,结果被无数的机械蜘蛛们分解成了碎片。

那些看上去没有威胁的机械蜘蛛,其实是凰花校长亲手制作出来的,所以男生们也没有胆量去怀疑和验证这个传闻。

但是此刻,一位蒙着双眼的男性正哼着小曲走在女生宿舍的走廊上。

男人根本没有把爬满了走廊的机械蜘蛛放在眼里,径直地走向了目的地。

奇怪的是蜘蛛们也没有理会男人,仿佛把男人当做空气一样。

不少蜘蛛们撞到男人的脚后,还会摆出一副不知道撞到了什么的样子,接着绕开这个让它困惑的东西。

“就是这里了吧。”

男人整了整衣领,接着礼貌地敲了敲房门。

“嗯?是谁啊?”

房间内的女生发出了回应,同时一阵不慌不忙地脚步声也响了起来。

女生连看都没看房门上的猫眼就打开了房门,丝毫没有怀疑门外之人的身份。

这是因为房门上的警报器并没有鸣响,这让女生放下了防备。

渐渐开启的房门把房间里的香气带动,全身萦绕着香气的曦月也抬头看向了男人。

“你是谁?怎么会进入女生宿舍里的!”

一见到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的男人,曦月的第一反应就是关门。

双手拉着门把手的曦月快速地把门给关上了,男人也并没有去干涉她的行为。

房门关闭后,曦月快速地平复了一下混乱的心情。

正当曦月冷静之后准备提问时,房外的男人就像掐准了时间般的开口了。

“好久不见呢,曦月大小姐。”

“什么好久不见,我可不认识你啊。”

“这样啊,这不怪您,毕竟您当时还小。但是您应该还记得您的祖父母吧?”

“废话...你到底来干什么的?”

男人顿了一顿,接着平淡地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我是杀了您祖父母的拾心。”

房门被猛地打开了,一脸怒意的曦月死死地瞪着眼罩男。

“少开玩笑了,那家伙已经死了!你快滚,不然我叫人了。”

发觉这一点证据不足以让曦月想起自己后,拾心扬起了自己的嘴角。

那被拉动的嘴角像是裂开了一样快要触碰到耳朵了,这让曦月的瞳孔产生了无与伦比地震动。

拾心没有在意曦月的表现,自顾自地掀开了自己的眼罩。

眼罩之下,一双被烧融了的双目清楚的印在了曦月的视野里。

那双恶魔一样的眼睛是曦月绝对不会忘记的东西,那是曦月无数噩梦中最常出现的梦魇。

“怎,怎,怎么会!”

曦月终于认出了拾心,那个曾经给她带去了无尽苦难之人。

“你终于认出我了!”

开心地拾心脸上依旧挂着渗人的笑容,并且向着曦月迈出了一步。

发现对方正在靠近自己,曦月不自觉地向后退了几步,让出了对方进入房内的空间。

他为什么还活着?他来这里做什么?我要怎么做?

曦月的大脑仍旧在努力地思考,但是身体却本能地瘫软了下去。

一屁股跌坐在地上的曦月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拾心走入了房间,并且缓缓地关上了房门。

“你,你想要干什么啊!你不是已经被父亲杀死了吗?”

“是的,但是我又复活了,和曾经的您一样。”

“胡说!我什么时候死过!”

童年的梦魇再临,曦月只得强忍着内心和身体的颤抖,用坚定的话语回应对方。

“您不记得了也好,我也不是为了那事而来的。”

拾心说着就作势要蹲着弯下腰,那副要对曦月动手的模样让曦月急忙地发动了序列。

无数蓝色的火球在极近的距离命中了拾心,让房间里瞬间就充满了烧焦的气味。

但是曦月并没有为此而感到放松,因为浑身冒着蓝火的拾心,仍旧全身包裹着火焰行动着。

火中的黑影露出了洁白的牙齿,吐出了让曦月浑身一抖的话语。

“请问您为何拒绝帝国皇子的婚约?”

婚约?什么婚约?他为什么在说这些无关紧要的东西?

曦月的大脑宕机了片刻之后,才意识到对方说的是什么。

“那关你什么事!你难道就是为了这个来的吗?”

“当然了!毕竟婚约一事是我向皇子提议的。”

“为什么你要做这种事!难道...”

难道是为了再次折磨我吗?曦月没有说出自己后半段的想法,因为拾心此刻单膝跪在了地上。

“当然是为了获得您身上的力量啊,那至高权能的碎片,一定可以让这次的婚约变成完美的存在。”

拾心说道激动之处,甚至忘记了自己的身体正在被火焰炙烤到破碎,兴奋地抬起了手掌伸向了曦月。

“来吧,请您跟我回皇国赴婚!”

看着伸过来的手掌化作纷纷落下的黑灰,曦月只觉得自己头皮发麻。

对方正在觊觎着自己这件事让曦月陷入了恐慌。

“不!不要!我不要!”

被曦月如此大声地拒绝,拾心的动作停住了片刻。

“...我明白了,那么就决斗吧!明日的班级对抗赛您若是输了,我就会强行带您回去的。”

浑身逐渐崩碎成灰烬的拾心干脆地站了起来,接着就转身离开了曦月的房间。

片刻之后,仍旧惊魂未定的曦月甚至认为自己正在做着噩梦。

可惜地板上的黑灰是那样清晰地存在于此,强力地驳斥着曦月的幻想。

遭受冲击而便的脆弱的心灵需要依靠,不然就会被内心的波涛所吞噬。

此时曦月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位于皇宫之中的表亲姐姐天灵蕾。

但是远水解不了近渴,哪怕皇宫里学院不远,现在的曦月也没有力气移动到那去。

就在曦月内心中负面情绪不断击打她即将分崩离析的心灵时,电子板中传出了叮咚的声音。

无意识之间,曦月操纵着电子板,看到了凡心发来的消息。

下意识之间,曦月选定了自己要去依靠的存在。

来到了约定地点后,凡心和故作坚强的曦月说起了拾心的事情。

在两人交流的过程中,粗神经的凡心没有发现曦月的异常,或者说凡心没能看穿曦月的伪装。

等到凡心离开公园之后,曦月终于褪下了自己坚强的伪装,蹲在地上默默地哭泣了起来。

那副脆弱可怜的模样让树林也不忍刺激般的停止了发出的沙沙声。

可惜它们和月光都不能说话,没法安慰受伤的心灵。

所以它们只能静静地陪在那脆弱的心灵旁边,催促她继续前进。

而没有注意到这些的凡心,此刻已经赶回了自己的房间里。

“雪儿!你没事吧?”

冲开房门的凡心大叫着,接着就看到雪儿坐在月岚的背上开心地舞动着双手。

“冲呀!小汪汪冲呀!”

柳雪儿正开心地和月岚玩耍,丝毫没有注意到凡心的叫喊声。

反倒是月岚正耷拉着耳朵哀求着凡心。

“你终于回来了,快点帮我把雪儿挪开!”

“你先等等!”

凡心确定了雪儿暂时没事后,又把霍克和霍兰以及舒克叫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就是这样,舒克你可以检查一下雪儿和霍兰吗?”

把事情和众人说完后,舒克也立马从自己的房间里取出了两根细小的针管。

害怕打针的霍兰一见就抱住了霍克的大腿。

“我不要打针!眯眯眼是好人!他曾经救了我!也救了雪儿!”

“是呀哥哥,你说那位姐姐会不会是认错人了?”

听到眯眯眼曾经救过自己的妹妹,这让凡心一下子有点懵了。

因为这和从曦月听到过的眯眯眼形象完全不符合。

但是也不能就这样放弃检查,所以凡心对着有些犹豫地舒克点了点头。

“以防万一还是检查一下吧,麻烦你了舒克。”

“...好吧,来,霍兰先吗?”

“不要!让雪儿先来!”

把脸死死地埋在霍克大腿里的霍兰连看都不敢看针管,柳雪儿于是老实地朝着舒克伸出了手臂。

舒克握住了纤细的手臂后,准确地把针头插入了静脉里。

“现在使用一下序列,什么序列都行。”

“哦。”

雪儿听从了舒克的要求,用空出来的手变出了一朵由青蓝色火焰构成的玫瑰花朵。

凡心见到这一幕,突然移开了视线。

至于房间里的其他人,则是惊讶地称赞着雪儿。

“厉害啊,这是中位序列呢!”

“这么小就能独自使出中位序列,凡心你妹妹也是个天才啊!”

“...是么。”

得到了大家的称赞后,雪儿有些害羞的挠了挠脑袋。

“这也没什么吧,毕竟这个只是妈妈变戏法时用的而已!”

“好了,先看看结果吧!”

凡心强硬地话语让舒克原本还想追问的表情立马收敛了起来。

“别急,还要打一针才行的。”

“什么!要连着打两针?”

霍兰一听就拉着霍克的手准备离开,霍克只得带着抱歉的表情看了一眼凡心。

在霍克离开后,舒克也再次用新的针管抽取了雪儿的血液。

拿着两个针管的舒克,把其中的血液分别滴在了一张白纸上。

原本鲜红的血液在触碰到白纸后,立马变成了五颜六色的液体。

那个雪儿使用序列时抽取的血液变成了一个七彩的环形。

而没使用序列时抽取的血液也变成了七彩的环形。

这个情况让舒克舒了一口气。

看不懂的凡心于是立刻询问了起来。

“这两个完全一样啊,是没问题的意思吗?”

“嗯,被人施加延时型的序列后,调用序列时的血液七彩环上就会出现一些裂痕,这是因为体内被植入了本没有的序列导致的结果。”

“原来如此...但是这样你不是只要抽一次就好了吗?”

“哎呀,因为这是第一次抽天才的血液嘛,所以正好可以帮你看看雪儿未来的方向。”

舒克边说边指向了另一个七彩环,这个雪儿没有使用序列时的血液环和之前的血液环略有不同。

一个是主要以红色和蓝色以及绿色构成的,而另一个是均匀的十二种色彩。

“没有使用序列意味单纯是自身的亲和力影响着序列。雪儿的颜色是十二种,意味着她和所有基础元素序列的亲和性都很好,以后恐怕可以独自用出顶级序列呢!”

“真的吗?”

“嗯,其实这还是最次了,要是有权限,至高序列也是有可能使用的。”

舒克一脸钦佩地摸着雪儿的脑袋,凡心也为此感到了高兴。

一个担忧就此消失,但是另一个担忧随即又出现了。

曦月难道真的认错了人吗?

在凡心想着这些的时候,舒克也带着针管离开了凡心的房间。

“我去找霍克和霍兰了,你们就放心地好好休息吧。”

“嗯,多谢你了!”

“咱们之间不用这么客气!”

既然现在能够解决的疑惑已经解决了,所以凡心和月岚都准备入睡,迎接新一天太阳的升起。

雪儿也老实地抱着月岚睡了过去,众人安稳的呼吸声不久便在房间里响了起来。

可夜晚,或者说萦绕在众人身上的黑暗,却没有随着时间而褪去。

凡心做了一个梦,梦里头修女正在努力对着自己说着什么东西。

可是两人相隔的距离实在太远,凡心根本听不到对方说的内容。

于是修女改变了自己的样貌,从修女的服饰变成了披着霞光光衣的模样。

那副衣着加上神似的面容,让凡心想到了修女的姐姐索拉。

可是只有这些信息的凡心依旧没能明白修女的意思,不知不觉间修女也从梦境里消失了。

取而代之是一阵潮湿的触感在舔舐自己的额头。

“呜嗯,月岚你干什么呢?”

“快点起来!都已经是早上了。”

“什么早上啊,这不还是晚上吗?”

凡心下意识地看向了阳台,发现外头依旧如同深夜一般漆黑。

“就是因为这样我才叫你起来的啊!今天的太阳没有发光!”

“那是什么意思?”

“索拉可能出事了!”

一听到这里,凡心立刻睡意全无地坐了起来,接着走到了阳台上。

原本熠熠生辉的清晨此刻被黑暗所笼罩着,每天早上都啼叫着唤醒学生们的鸟儿,此刻也是犹犹豫豫地发出困惑的鸣叫。

为了确认到底是怎样,凡心打开了电子板,发现上头的时间确实是上午六点半。

夏日的阳光应该早就让天空明亮了起来才对,但是现在的世界都被黑暗吞噬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人发现了异常,骚乱瞬间蔓延到了学校的各个角落。

就在凡心和月岚准备把雪儿交给霍克照顾,自己去寻找索拉时,一道年幼孩子特有的刺耳声音响彻了学校。

“今天的课程以及活动照常进行,重复一遍...”

凰花校长的声音从学院的四面八方响起,同时校园也亮起了无数的灯光,暂时驱散了萦绕在每个学生身上的黑暗和困惑。

和舒克等人汇合后,凡心一行人都来到了竞技场上。

杰克副校长此刻正坐在凰花原本所在的座位上,宣布开始进行对抗赛。

E1和E3班的学生们于是纷纷移动到了竞技场中央。

这时,原本坐在霍克和凡心两人中间的霍兰和柳雪儿也站了起来。

“雪儿你们是要去哪里?”

凡心问出了和霍克同样的问题,于是两人开心地说出了目的地。

“我们也要参加对抗赛,因为和眯眯眼约好了。”

“什么?不行,我不准你去!”

“我也是,那太危险了!”

两位担心着妹妹安危的哥哥同时站了起来,但是两位妹妹却调皮地摇了摇头。

“没用的,我们现在暂时是E3班的学生了。”

“眯眯眼伪造了我们的身份,不然我们也进不来学院。”

霍克和凡心一脸不敢相信的表情看着自己的妹妹,然而有其他人出面印证了妹妹们的说辞。

杰克在清点完人数后,一下子跳到了凡心和霍克面前。

“你们两个,对抗赛开始了还在干什么呢?”

“等等!杰克教授!他们是...”

“我不管,我现在没有时间浪费!”

杰克强行地带走了妹妹们,接着就宣布了比赛开始。

比赛开始的瞬间,杰克副校长就跳着飞离了竞技场,向着天灵皇国的边境飞了出去。

在缺少了凰花校长和杰克副校长的现在,整个竞技场都属于没有看管者的情形。

虽然这让两个班级的人都有些懵,但是有几位并不在意这些。

天灵蕾和曦月站在一起对拾心发动着强大的攻击,拾心则在独自对抗两人。

至于参赛了的柳雪儿和霍兰,则是在于一位女兽人和带着兜帽的人战斗。

由于两边阵营之中已经开始了冲突,其他人也被裹挟着开始了战斗。

随着战斗的开始,一场精心策划的阴谋,拉开了帷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