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对抗赛里的漩涡

  • 机神序列
  • 打字的猫爪
  • 5443字
  • 2022-05-05 15:56:31

C年纪的学生们总共为分了六个赛程,在竞技场的地面充满了熔岩、坑洞、晶体等等伤痕之后,两个班级正在进行最后的决赛。

原本因为咲夜的比赛而噤若寒蝉的观众们,此刻的情绪变得无比激昂。

每个人都在大声地给自己关注的人加油呐喊,同时还不断地将对方的技术和想法吸收进来。

随着两个班级的人逐渐倒下,最后站着的两位C年纪学长发动了最后一击。

交错的七彩雷霆和漆黑洪流崩裂了竞技场的屏障,凰花校长则急忙竖起眉毛修补着淡蓝色屏障上巨大的缺口。

虽然缺口很快就被修复了,但是在座的人看见了从缺口中溢出来的能量碎片让天空都裂开了。

冲突以七彩压过漆黑而告终,众人也为胜利者发出了最为宏亮的欢呼声。

与C年纪的精彩万分的比赛不同,B年纪的比赛则略显乏味。

虽然也有大部分的学生已经离场有关系,但是扣人心弦的环节明显缺少了很多。

这让在场人数最多的E年纪生们都开始了交头接耳。

唯一在场的A年纪学生咲夜也和坐在她身边的拉比低声说着什么。

凡心虽然很高兴拉比可以结交实力高超的人,但是此刻B年纪乏味的比赛即将结束,他们需要赶紧回到自己的班级准备比赛了。

“打扰您了咲夜学姐,拉比和我们需要准备比赛去了。”

硬着头皮插入两人的对话后,凡心感觉自己半条命都要没了。

原本微微动着嘴巴的咲夜慢慢地回过头,用仿佛可以把他吸进去的空洞眼神看向他。

猜到对方心情不佳的霍克于是急忙拉走了凡心。

“没事没事,拉比你们闲聊,比赛的时候记得下来就好!”

霍克拉着凡心离开了A年纪区域,但是跟着两人离开舒克却发现拉比没有任何的回应。

一阵令人寒毛直竖的恐怖直觉让舒克身体一软。

没想清楚那是什么感觉的舒克,就已经向前冲了出去,拉住了正在离开的凡心和霍克。

“你们等等,我总感觉要把拉比给带回来才行!”

被拉住的霍克苦着个脸回头看向了后方。

“可是学姐那副模样貌似不愿意啊,你又看到了学姐的实力。”

霍克深知自己连对方的脚后跟都摸不到,所以无奈地摇了摇头。

“拉比可能会变得不...!”

被内心之中莫名其妙的感觉牵引着的舒克想要解释一番,却突然发现有人在用冰冷的目光看着自己。

那是种可以激起人求生欲望的视线,那是种可以让人窒息的警告。

错不了,绝对是咲夜学姐正在警告自己。

因为被这种视线注视着,舒克就像来到了地上缺氧的鱼一样不断开合的嘴巴。

任凭他如何努力地想要说话,可是被恐惧所压迫的肺部根本吸入不了空气。

看着舒克有些滑稽的模样,凡心想要靠过去查看他的情况。

“舒克你没事吧?”

“我们先走吧!校长还在这里,所以拉比肯定没有危险的。”

“b,b,bu...不...”

舒克仍旧在努力,但是霍克直接上手把舒克扛在了自己的肩上。

还像说点什么的凡心也因为听到了比赛结束的声音而闭上了嘴巴。

“接下来的E年纪的对抗赛,由E2班对抗E4班。”

随着凰花校长的声音在扩音器中荡开,只剩下了四分之一人数的竞技场陷入了沉寂。

还在场的E年纪生们意识到决定自己命运的时刻已经来临了。

“该我们上场了,这次一定要干掉那个嚣张的小子!”

“没错!大家优先杀掉那个叫做凡心的家伙!”

之前曾经在食堂中找凡心的麻烦而被天灵蕾揍了一顿的两人。

E2班的大背头和紫发学生一边振臂高呼,一边走入了通向竞技场的通道。

本次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宰掉那个让他们丢脸的凡心。

身为贵族的他们不能允许下等人让自己丢脸,哪怕实际动手的人是天灵蕾。

E2班学生们高呼着干掉凡心的声音传到了他们座位相邻的区域里。

“蕾姐姐,他们说要干掉凡心诶。”

“离他们这些弱者干什么,那种货色迟早要被我摒弃!”

坐在E1班区域中间,被班级学生们围在中间的天灵蕾和曦月对于E2班的声音表现的不屑一顾。

但是坐在最角落里的一位带着兜帽的学生却看向了E2班级离开的通道。

“不要动手哦,现在暴露就会死的。”

带着兜帽的学生刚想站起身,就被他身边的兽人少女抓住了手臂。

“但是大人的命令!”

“命令在我们和他交手时传达就好了。”

两人的悄悄话被淹没在了E2班的欢呼声里,与此同时还有两处悄悄话也被吞没了。

其中一位是E3班的两位明显的小个子学生,带着怪异面具的两人兴奋的交谈着。

“那群傻子到底在说什么呢,他们怎么可能赢!”

“不要激动!我们要给他惊喜!”

“嗯!一定要吓到他!”

两位小个子学生像是在幻想自己谋划成功的模样,兴奋的跺起了双脚。

至于看着这两位跺脚的人,则默默地摸了摸自己的眼罩。

“真是炙手可热的人物呢,但是我最终的目标仍旧...”

双眼部位凹陷下去眼罩男看向了E1班的区域。

看向了被学生们围在中间的花朵。

凰花站在竞技场的中央等待着两个班级,身为班长的大背头着大声地说着话。

“凰花校长,E2班全员到齐了,快点开始吧!”

“这里轮不到你决定!E4班还有一个人呢?”

被瞪了一眼的大背头立马缩回了班里,而身为班长的霍克则替凰花指了指A年纪区域。

顺着手指看去的凰花打了个响指,接着拉比就突然出现在了凰花的身边。

“别浪费时间!快点归队!”

凰花气势汹汹地插着腰,但是拉比却无视校长低着头默默地回到了E4班里。

敏锐地发现了异常的凰花于是瞪了一眼A年纪区域,发现对方根本不理睬自己后凰花叹了一口气。

“算了,死了就死了吧。”

说着这种不吉利的话,凰花把视线放在了凡心的身上。

发现校长正在看着自己,凡心下意识地歪了一下脑袋。

对于这种完全没有发现自己陷入危机的天真小孩,凰花也懒得再去理会。

“E2班对战E4班的比赛,开始!”

话音刚落,凰花的身影就消失在了竞技场里。

取而代之,各种各样的元素攻击穿过凰花之前所在的位置,袭向了两边的班级。

不同于E2班全体都在猛烈的攻击凡心不同,E4班的策略是分为三个小组。

第一个小组是霍克率领的精于近战的好手,他们巧妙地躲避和挡下攻击,冲入了敌方的阵营。

E2班的学生因为腹部闯入了敌人,处于会不小心打到队友的顾虑而开始畏手畏脚。

好在一些认真的想要取胜的E2班学生开始拦下了霍克等人的冲击。

“我们来挡下他们,你们继续进攻!”

在这些人的帮助下,E2班的学生重整旗鼓发动了进攻。

然而凡心这边的其他学生也没有在干等着。

第二组的学生在凡心的领导下即将制作出几个中位序列的融合奇迹。

“不好!他们开始融合了!你们跟我冲过去破坏!”

大背头见到情况不妙,急忙调集人手冲向了准备发动融合攻击的凡心那边。

但是大背头的攻击和E2班的冲击全都被挡了下来。

E4班的第三队,是由舒克一手训练出来的防御方阵。

精通各种序列和战法的舒克把这群人训练的和军队一样。

每当一波波混合元素袭来,站成三排的学生中第三排学生就会统一发动力之屏障。

第二排学生则是统一发动生命元素强化屏障和第一排学生。

作为肉盾的第一排学生则强化自身,拦下发动冲击的E2班学生。

胜利的天平可谓一边倒向了E4班,因为此刻的凡心已经把序列融合完毕了。

“霍克!快退出来!”

接到指令的霍克立马带着第一队学生飞速的脱离了E2班的人群。

看到霍克脱离后射出的蓝色信号,凡心对着E2班的人群射出了第一道上位序列攻击。

“切!快点过来帮忙啊!老子的钱你想白拿吗!”

大背头看到上位序列攻击袭来,虽然害怕的发起了抖,却又因为握着底牌而没有绝望。

在大背后急切的叫喊声里,一位看上去就是中年的男人拦下了凡心发动的攻击。

“喂!叫外援太无耻了吧!”

看到这明显就是自带强者气氛的男人,E4班的学生纷纷破口大骂。

“校长!他们犯规!”

“下流无耻啊!”

沐浴在众人的谩骂声里,大背后一脸笑容地用双手顺了顺自己的头发。

“哪里犯规了?老子可是花钱让他暂时转校进入了E2班的!”

“你放屁呢!他那是转校吗?就算是复读的也没有这么离谱啊!”

“哼!弱者的狡辩真是无力呢!”

大背头耸了耸双肩,然后动了动手指示意男人上前战斗。

叹了口气的男人于是发动了数个上位序列走到了E4班学生们面前。

“让开,我的委托只是杀了那个男孩罢了。”

男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气让负责防御任务的第三队学生们抖的和个筛子一样,但是没有一人脱离队形。

这并不是他们在幻想有人会来救他们,自从男人现身而校长却没出现阻止时,他们就意识到了这点。

但是出于对于胜利的渴望,出于对梦想的追求让他们不愿意离开。

区区死亡就像让这群人放弃是对他们最大的侮辱。

“哎!”

男人叹了口气,同时再次抵消了凡心攻过来的上位序列奇迹。

“帝国防御阵列模仿的很出色嘛,或许吃下这个就能让你们放弃了吧。”

一眼就看出来学生们防御强度的男人在双手之中汇集起了两个能量团。

男人摊开了双手,展示出了C年纪最后两人使用过的七彩雷霆和漆黑洪流。

再次近距离感受到这种扭曲了空间,震撼着灵魂的序列,凡心意识到不论如何也要拦住男人。

手中已经形成了的中位序列肯定挡不住对方,所以只能由凡心自己制作出上级的才行。

为了调动序列,凡心不得已用出了犄角的力量。

随着黑色的头发逐渐变白,凡心制作出了一颗小型的黑洞。

吸收着一切的黑洞让原本想要攻击防御阵地的男人瞬间移动到了凡心面前。

“你那股力量太危险了!”

男人作势就合上了自己的双手,将两股力量合在了一起想要攻击凡心。

凡心也作势要释放这颗黑洞和对方对抗,然而霍克却突然叫了一声。

“凡心小心背后!”

“你果然是恶魔...”

身后的耳熟声音却让凡心背脊发凉,下示意地屈身后,一阵破风之声划过了凡心脖子之前所在的空间。

突发事件让凡心分心了,小型的黑洞也失去了控制。

面对狂暴地吸收着一切的黑洞,男人也不得已地用手中的序列进行对抗。

短暂的对抗后男人有加入了几个中位序列,最终撑爆了凡心制作的小型黑洞。

爆炸产生的狂风吹倒了竞技场中的所有人,除了一位当初偷袭凡心的人。

手中握着小刀的拉比正在狂风中缓缓走着,正用空洞的眼神盯着被爆炸击晕过去的凡心。

“拉比!你在干什么!”

“你这是叛变了吗?”

发现了拉比有异常后,E4班的学生都立刻爬了起来挡在了凡心面前。

正当大家都为了拉比的行为感到诧异时,唯独在观赛席上的舒克行动了起来。

从未如此奋力奔跑的舒克冲到了A年纪的座位处,找到了罪魁祸首。

“咲夜学姐!为何你要用操心控制拉比!”

握紧了双拳的舒克恶狠狠地瞪着咲夜,但是咲夜仍旧一副没有表情的样子。

“你为什么要杀凡心啊!他又没有对你做什么失礼的事情!”

冒着被杀的风险,舒克移动自己,用身体挡住了咲夜看向竞技场的目光。

“请你回答我!不然!”

“不然?这里不是帝国哦。”

因为视野被舒克遮挡,咲夜终于抬起了空洞的眼睛看向了舒克。

“他是恶魔,所以该死。”

“不可能!我一直和他呆在一起的!”

“我不会看错,让开。”

咲夜仍旧用微小却无比清晰的话语和舒克交谈,因为她的目的只有一个。

杀掉自己遇到的恶魔,杀掉曾经杀死过自己的恶魔。

见舒克仍旧不愿意让开,咲夜缓缓地闭上了双眼,仿佛她正在借拉比的视野观看竞技场里的情况。

眼前是横七竖八躺在地上的同学,不远处是晕过去了的凡心。

再接着是朝着这边跑来的霍克等人,以及愣在了原地的E2班学生。

这是怎么回事?拉比看着眼前的一切陷入了困惑。

为什么我会攻击同伴?为什么我如此想要杀掉凡心?为什么我有么强大的力量?

无数的疑问浮现在了拉比的脑海里,但是不论她如何挣扎,自己的身体就是不听使唤地向着凡心走去。

这时,一位不认识的中年男人突然横在了拉比面前。

“小姑娘,操心可是不道德的,而且那个少年是我的。”

我才不想杀他,你也不准!拉比在奋力的大叫,但是她的身体却没有回应她内心的想法。

握着小刀的身体隐去了气息和存在,让眼前的男人吃惊地发动了风之序列探测。

可惜那没有用,现在这副身体位于其他的次元。

拉比看着自己正逐渐靠近男人的脖子,接着手臂就挥动了起来。

切开肉块的手感传来,拉比又陷入了自责。

每当自己的身体靠近凡心一步,拉比就在不断地敲打着自己的内心。

“搞什么啊!你干吗不听我的话啊!”

“给我住手啊!”

“停下来!快点停下来!”

拉比的内心正在不断叫喊,但是咲夜完全听不进去。

被黑暗所包裹的内心里没有一丝光明出现的可能性。

此刻,血红色的夕阳也被大地吞没,竞技场短暂的陷入了完全的黑暗。

借着这股黑暗,看台上的人纷纷行动着想要去拯救凡心。

随着一阵洁白的光芒再次照亮竞技场,天灵蕾和曦月仍旧在攻击屏障。

两个带着面具的学生被眼罩男夹在双臂下扭动。

被咲夜踩在脚下的舒克也在奋力地挣扎。

但是随着洁白的光芒渐渐聚拢,这几个人都停下了。

因为他们都发现原本竞技场的夜间照明灯光并没有开启。

照亮了偌大竞技场的,是从凡心身上溢出的月光。

宛如身处在聚光灯下的凡心也渐渐爬了起来。

“看来我接了个棘手的工作呢!”

“恶魔。”

“哥哥身上那是!妈妈的力量!”

“果然和阿西迪亚大人说的一样!”

众目睽睽之下,凡心终于站立了起来,同时竞技场的灯光也点亮了黑暗。

当凡心抬起手的时候,男人和拉比的身体都下意识地做出了防御的姿态。

其他在竞技场里的学生们也纷纷趴在了地上以防不测。

凡心抬起来的手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接着放在了自己的脑袋上。

“好疼!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奋力地揉着脑袋的凡心困惑地看着眼前的一切,接着呆呆地发出了疑问。

“比赛结束了吗?”

“当然没有!”

率先回应凡心的是被操纵了的拉比,但是受限于拉比本身的能力,咲夜没法很好的进行攻击。

反应过来了的凡心急忙用力之屏障挡住了刀刃。

僵持的两人迎来了插足者,男人对着凡心和拉比一同放出了中位序列。

但是霍克用刀刃拦住了男人的序列攻击,接着在空中转动身体挥出了刀刃。

序列攻击被霍克送还给了男人,男人却直接用手拍掉了序列。

“返还的太少了,这根本就不够看!”

霍克使用了月岚教导的技术,但是因为熟练度的原因大部分的伤害还是自己吃下了。

嘴里蹦出鲜血的霍克向后跳开,来到了凡心的身边。

“想办法结束掉比赛,这样拉比就能恢复了!”

趴在地上的舒克向着竞技场里大喊,于是凡心和霍克彼此看了一眼。

“他说结束掉,你准备怎么结束掉?”

霍克的提问让凡心会心一笑,他当然知道霍克的想法,也知道E4班所有人的想法。

“当然是要赢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