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何谓正义

  • 机神序列
  • 打字的猫爪
  • 5211字
  • 2022-05-03 15:39:53

通风口吹出来的微风摇曳着公园里的树叶,悦耳的沙沙声掩盖了曦月发出的呜咽声。

早已无法改变的故事已经讲道了少年被打倒后,讲道曦月自己即将被杀害的地方。

之后发生的事情将会是曦月变成现在这副不愿妥协的模样。

曦月用力咬住自己颤巍巍地嘴唇后,继续用着不注意就会消失声音说道。

“我当时一直都被灌输恶魔是邪恶的,然而这份邪恶却拯救了我。”

曦月闭上了眼睛,回忆起了眯眯眼手中挥下的断裂的刀刃。

破风而来的刀刃让曦月下意识地缩了一下脖子。

多亏了这下意识的动作,曦月得以感受到脖子被划开的疼痛。

“喂喂喂,别躲开啊,这不是会让自己感受到更多的痛苦吗?”

眯眯眼了一口刀刃上残留的血迹,接着一把抓住了曦月的脖子。

刀伤和挤压造成的痛苦让曦月的大脑都臃肿了起来。

“救救我,拜托,不要杀我!”

“嗤嗤嗤,别担心,我现在就把你从这个残忍的世界里解放出来!”

眯眯眼说完就把自己的刀刃插入了曦月的胸膛里。

被异物所刺穿的心脏不知停歇的继续跳动,将血液沿着破口挤压而出。

剧烈的疼痛也让曦月的意识如同风中残烛。

“...妈妈...”

无意识的呻吟即将成为曦月留在世间最后的话语。

但这死前的执念不知为何跨越了冥河,传入了已死之人的耳中。

原本躺在空地上的少年突然动了动手指,同时也睁开了他的双眼。

在曦月愈发朦胧的视线中,全身飞舞出漆黑线条的少年逐渐站了起来。

漆黑的线条彼此交织,最后螺旋着飞上了空中。

“这是怎么回事?你不是已经死了吗!”

感受到身后突然传来的恐怖存在感,眯眯眼也急忙放下即将死去的曦月转过身去。

“凭什么啊!你凭什么会有那种力量啊!”

看着那种自己完全无法理解和对抗的序列波动,眯眯眼第一次瞪大了他的眼睛。

那双污浊的眼眸像是被人用什么东西烫过般溃烂的不成样子。

“凭什么你们这些人随随便便就有肆意践踏他人的力量!”

过去的经历被唤醒的眯眯眼再次冲向了少年,然而少年无视袭来的攻击径直从眯眯眼身边走了过去。

眯眯眼攻击造成的伤痕也很快就消失了,少年就这样飞快地跑到了曦月的身边。

“撑住!不要睡着,我会帮你的。”

少年用手把将自己的心脏取了出来,接着用黑色的线条包裹着放在了曦月的胸前。

螺旋的线条旋转着不断进入曦月的身体,少年那颗跳动的心脏也跟着沉入了曦月的身体里。

强劲的肌肉代替原本失去了功能的器官,将血液重新送回了正确的轨道中。

曦月也不在感受到刺骨的寒冷,而是觉得身体炽热难耐。

“不要无视我!你们没资格无视我们!”

在少年拯救了曦月的期间,眯眯眼也没有闲着。

如同疯狗一般的眯眯眼不顾自己哈喇子直流的下贱模样,一个劲地用刀刃和雷霆火石攻击少年的背部。

少年则默默地用自己的肉体把这些攻击和曦月隔开。

虽说少年起死回生,同时还依靠超强的自愈能力一直在坚持。

可是当曦月的意识愈发清晰的同时,他的意识却在逐渐消失。

少年的身体因为某些原因不在自动恢复,飞溅而出的血液也落到了曦月的黑发上。

见状少年缓缓地把手伸向了曦月的头发,他颤巍巍地想要拭去那血迹。

在擦拭血迹的时候,少年发现曦月的头发正在逐渐变得和血液一样鲜红。

“真是美丽的红发呢。”

被温柔的动作唤醒的曦月看向了眼前微笑着的少年。

“为什么,为什么要救我?”

“妈妈说过要保护弱小的人。这是有力量的人维持公平的手段。”

“哪怕我是人类吗?”

“嗯,妈妈说过恶魔和人类没有区别。”

豆大的泪珠从曦月的眼中冒了出来,她不明白少年的话语,也不明白少年的意图。

她只是觉得对方是如此的温柔,温柔到面对死亡也不退缩。

这是和祖父母以及队长一模一样的事物,是曦月之前从未有过却又一下子接二连三得到的东西。

“你没事就赶快离开吧...可惜我没能夺回妈妈...”

少年说完就闭上了双眼,他的身体也因为眯眯眼的攻击而支离破碎散落在了曦月的身上。

原本还在自己眼前的笑容就这样无力的破碎了。

只在曦月的眼前留下了无比鲜艳的红。

“切,白白浪费力量的傻子!”

眯眯眼一边喘着大气一边走向了躺着的曦月。

“好了大小姐,浪费了很多时间的我现在要送你离开了。”

看着前方头发被染红并且有些失神了的曦月,眯眯眼也失去了再去她玩弄的心情。

随着眯眯眼一步一步走进曦月,他突然感觉到温度正在不断攀升。

而且是一步就跨过了一个季节的温差。

异变出现,眯眯眼敏锐地察觉到这股热量的中心是曦月,急忙发动风刃想要切下曦月的脑袋。

然而风刃在途中就被打散,或者说序列被曦月的序列挤压消失了。

在少年将心脏移植给曦月后,沉睡在曦月血脉中,完全调动了四周全部的机神序列才能实现的力量觉醒了。

顶级序列中分担了创世权能的阳之序列,正在逐渐将四周的一切归于原初的混沌。

好在阳之序列的权限所有者此刻不是曦月,所以她没法完全展开这个能力。

但是也足以把此刻的森林和大地都融化为单一的分子。

眯眯眼当然不是笨蛋,见到这种力量后立马转身就想跑走。

他踩着软绵绵的地面向着曦月的反方向全力奔跑着,但是却撞上了一堵坚硬的墙壁。

突然出现在他面前的,是天曦大公家的现任大公。

“你,该死。”

“呵呵,该死的明明是你们这群剥削我...”

火速从领地赶来的大公没等眯眯眼说完就立刻抓爆了眯眯眼的脑袋。

解决了问题后他便快步地走向了曦月,同时握紧了自己的巨大拳头。

大公无视那融化了一切的高温,径直地走到了曦月面前。

看着躺在熔岩之中的曦月,大公闭上了双眼抱起了失神地张大眼睛和嘴巴的女儿。

“女神啊,请原谅我的罪过!”

大公一边祷告一边开始双臂使力,面对力量暴走了的女儿,此刻他能做的只有亲手阻止女儿防止灾害变得更加严重。

可是大公的绞杀却因为曦月体内冒出来的黑色螺旋线条被中断了。

线条对抗着顶级序列,在空中飞舞着不断增加自己的数量。

两种力量争夺着序列的使用,让原本的高温也逐渐平息了不少。

虽然不清楚原因,但是大公发现女儿还有救后立马看向了远方的夕阳。

双手把曦月捧在手里的大公面朝夕阳跪了下去。

“女神大人,请救救我的女儿!”

大公毕恭毕敬地低下了头,在他的脑袋接触到岩浆时,视野的边缘出现了一位身披霞光的女性。

天灵皇国的创造者索拉降临,于是大公为了不看到对方甚至把眼睛都放到了岩浆里。

原本很少回应请求的索拉之所以现身,是因为某座天空岛已经陷入了黑暗。

感到无聊的索拉便一时兴起回应了臣子的请求。

但是当索拉看到了些许从曦月身上冒出的黑色线条后立马神色大变。

“这是至高权能死之序列的残片,为何你女儿身上会有这个?”

“至高权能!?回女神大人,我不清楚!”

听到女儿身上有这个世界最强大的序列,大公的大脑一片空白。

自收到警报后他就一直在朝这里赶路,所以根本不可能知道这序列的由来。

“算了,我的序列放在她身上没事,但是死之序列不准说出去。”

索拉动用更高的权限压制住了曦月的能力,四周的温度也回归了正常。

事后曦月醒来已经是一个月之后的事情了。

发现了曦月醒来的女仆们纷纷流着泪抱住了曦月。

“太好了大小姐!您终于醒来了!”

“可恨的恶魔,居然做出那种惨无人道的事情!”

女仆们口中说着曦月完全听不懂的事情,但是曦月不能容忍这种事情。

“父亲,是您救了我吗?是您在诬陷那个恶魔少年杀了祖父母和队长吗?”

曦月在女仆口中听完了整件事情后冲到了大公的办公间。

“没错,恶魔救了你这种事情不准传出去。”

“凭什么!他明明用生命拯救了我啊!我要确保他的名誉!”

重视名誉这件事是大公家从小最为重视的教育,所以曦月说什么都要提恶魔少年洗白。

“胡闹!别忘了我们正在和恶魔战斗!”

“那就停止战斗啊!恶魔也和我们一样啊!他们会爱他人,会为了他人牺牲啊!”

“别傻了,这种事情谁都知道。”

“那为什么还要和恶魔战斗呢?”

“因为规定啊,这是有力量的人定下的规矩。弱小的人没有资格质疑和反抗,唯有遵守。”

大公露出了语重心长的表情,紧握着的双手也发出了嘎吱作响的声音。

“这也太不公平了吧!”

“公平?弱者没有公平可言。”

曦月第一次被大公灌输此前从未有过的黑暗,但是黑暗并不能蒙蔽那颗被拯救了的心脏。

“所以我要反抗不公!不能让错误继续下去!我要杀掉所有恶魔,杀掉这个定义!”

说完了故事的曦月一把拭去自己的眼泪,坚定地看着凡心的双眼说道。

“我要把人们心中的恶魔抹去,让所谓的恶魔和我们一样成为人类和平共处!”

“原来如此...”

正当凡心想这么回应时,一道声音从凡心的背后传了出来。

凡心还没来得及回头,就被身后的人一脚踹如了树林里啃了一嘴泥巴。

“可恶,脾气还是这么坏啊!”

感受着这熟悉的应对方式,凡心一边吐出嘴里的泥巴一边叫了出来。

“这么晚了还出来散步吗?姨妈!”

“姨妈?...索...索拉大人!”

凡心和曦月的叫喊声让索拉皱起了眉头,她没有想到同一时间竟然会有两个笨蛋打破自己的规定。

“曦月,我应该说过不准暴露死之序列吧?”

“咿!”

“凡心?你恶魔的身份到底暴露给多少人了?”

“啊!”

被索拉叫到的两个人立马脸色惨白的跪在了地上,索拉也微笑着捧着脸颊说道。

“惹我生气的后果可是很严重的哦!”

““是!””

“要老实交代全部问题哦!”

““好的!””

被索拉带走的两人来到了天灵蕾的卧室里。

看着眼前这朴素到根本不像公主卧室而是宿舍的房间,凡心好奇地在房间里走来走去。

而站在房间里的天灵蕾和曦月则是毕恭毕敬地站在床前瞪着凡心。

“你小子,索拉大人面前放尊重点啊!”

“就是,索拉大人可是女神大人哦!”

两人战战兢兢地面对着坐在床上喝茶的索拉,凡心则是露出了麻烦的表情。

“我才不要像个傻子一样站在姨妈面前!”

凡心的态度让天灵蕾不敢相信,她见过无数找死的人,但是那些找死的人都会在死亡面前露出胆怯之情。

此刻的凡心却是那种在死亡面前还在装傻的人。

曦月虽然也很惊讶,却准确的找到了凡心这种态度的原因。

“姨妈?你之前就这么叫索拉大人呢!”

“姨妈不就是姨妈咯。”

曦月和天灵蕾看了看凡心,然后又看了看仍旧优雅地喝着茶的索拉。

““完全不像!你比索拉大人差远了!””

两人一口同声地说出了伤人自尊的话语,但是凡心也并没有在意。

“反正姨妈还是比不上修女就是了!”

凡心的话语让索拉的眉头跳了一下,接着一颗火球就压在了仍旧四处乱逛的凡心身上。

“别耍嘴皮子了,过来!”

喝完了茶的索拉引爆火球把凡心炸到了自己的身前,然后一只脚踩在了全身焦黑的凡心的背上。

“我让你来上学的理由是?”

“找到自己的身份。”

“你不是恶魔吗?”

天灵蕾立马提出了自己的疑问,对此索拉用脚撩起了凡心的额头。

一对机械的犄角展示在了天灵蕾的眼前。

此前没有认真观察犄角的天灵蕾终于发现了不同。

“确实是没见过的类型,但是这也不能证明不是恶魔啊。”

索拉料到天灵蕾没有这么好说服,于是掏出了一张透明的卡片放入了凡心的电子板里。

投影开启后,一个宛如纪录片一样的画面开始了播放。

画面中出现的人是凡心和凡心也认识的人。

那对王冠一样的犄角和懒惰的气质。

“恶魔七领主的阿西迪亚?你居然遇到过这种怪物!”

凡心没有回应天灵蕾的质问,继续看着画面,因为这是他不曾见过的事情。

恐怕是当时自己晕倒后月岚的所见吧,如此思考的凡心听到了阿西迪亚的惊叹。

“果然是不一样的!这下可没法休假了。”

画面里,阿西迪亚掀开了凡心的额头,露出了一对已有拇指大小的机械犄角。

“恶魔可以从犄角中读取到同类的气息,所以凡心并不是恶魔,或者是比现有恶魔更加古老同时没有血脉的某种东西。”

天灵蕾思考了片刻就做出了自己的判断,索拉了点了点头。

“都怪那个笨妹妹和神兽把天空岛都给炸烂了,不然也不用来学校遗迹里找。”

“那索拉大人干嘛不直接带凡心去呢?”

曦月的话语让索拉皱了皱眉头,但是其他人都恍然大悟地看向了索拉。

“...我很忙的...”

“屁!你每天都在偷k!”

凡心刚想反驳索拉,就被索拉一脚踩在了背上,骨头崩断的声音让曦月和天灵蕾都闭上了嘴巴。

“我很忙的!”

“是是是,我们也不会把凡心当做恶魔了!”

“嗯嗯!”

索拉的威逼让两位瑟瑟发抖的女生疯狂地点着脑袋。

“好了,事情解决,我要去睡觉了,熬夜是女人的大敌呢。”

说着这些对于女神来说完全没用的东西,索拉渐渐淡去了自己的身影。

被留下的三人于是开始了之后相关的商量。

“把他当成是你心上人阻止婚约的事情也是因为你早知道了对吧。”

天灵蕾一边叹气一边拿出了帝国传来的婚约书,然后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决斗也是假的,骗人可不是公平哦。”

“不要啊蕾姐姐!帝国那边可是绝对的武斗派,怎么可能让他们实现和平呢!”

“本少爷才不管,而且凡心和你又没关系?他会帮你吗?”

“我会让他帮我的!”

“那可是帝国第二王子哦!他再怎么厉害,就算有月之序列也敌不过哦!”

“没事的!他已经听过我的故事和梦想了!肯定会帮我的!”

曦月一边叫着一边冲向了天灵蕾想要夺走婚约书,缠斗着的两人不小心踩到了地上的凡心,最后一同摔到了床上。

躺在床上面对面的两人依旧在争辩,看起来却像是正在嬉戏的好朋友。

“本少爷就听完了也没打算帮你呀。”

“那是因为你是恶毒的人啊!”

被踩到骨头断裂处的凡心大叫着站了起来,指着两人没好气地说道。

“一个两个都不顾我要做的事情吗?”

““嗯?你有事?””

曦月和天灵蕾两人再次异口同声地回答凡心,这让凡心终于忍无可忍。

“决斗吧!班级对抗赛上谁赢了就听谁的!”

凡心的提议让床上的两人相视一笑,接着就牵着手站了起来。

““正和我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