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繁星的开端

  • 机神序列
  • 打字的猫爪
  • 2809字
  • 2022-04-16 14:10:59

浑浑噩噩之间,一晚的时间即将过去。

其预兆便是修女正蹑手蹑脚地走入避难所里,悄悄地从凡心这些孩子的床头走过,气息轻微到仿佛消失了一般。

然而这对于失眠的凡心来说却依旧嘈杂,嘈杂到心生厌烦的程度。

好在修女从来不会在床铺边逗留,每次都是径直地走向厕所里闭门不出。

随着悉悉索索的水流声从厕所传来,凡心恍惚之间终于进入了梦乡,因为在这段即将被人叫醒的时间就是他每天睡眠最好的时间段。

在梦中隐约听到了水滴滴落的声音后不久,修女开朗的声音便回荡在了每一位沉睡着的孩子们耳旁。

“起床了哦小懒虫们!再不快点就赶不上今天的日出了!”

凡心从来不曾明白为什么要起早赶日出,可是其他的孩子们一听到日出就忍不住大声地叫唤让他也没法继续睡觉。

沉重的眼皮仍旧抗拒着睁开,可是骚乱不得不让凡心强行睁开眼皮。

挂着昂扬的笑容的孩子们争先恐后地紧贴着修女要求她帮忙洗漱。

每当这个时候,哪怕是人们心目中完美的修女也会表现的手足无措。

所以凡心一边拍手示意大一些的孩子自觉,一边走到修女身边帮忙。

“想要修女帮忙漱口的家伙,就准备尝尝我十二年帮人搓脸的手艺吧!”

一听到这句话,一些四到十岁的孩子纷纷自觉地离开,肩并肩地洗漱了起来。

而年纪实在太小的孩子则泪眼汪汪地看着修女。

“妈妈,不要啊!心哥哥欺负人!”

“哦哦,不哭哭,妈妈不会让他替你洗脸的!”

修女一边用手指轻轻拭去年幼孩子的泪花,一边用责备的眼神盯着凡心看。

“别这样看着我,说到底我会那样洗脸还是修女你当初就是这么对我的。”

“那...那是我还不太熟悉嘛。”

那是一段修女绝对不想回忆的往事,然而凡心却记得一清二楚。

就像是要把人的脸皮给挂下来一样的力度,曾让孤儿院中的每一个孩子都脸色红润到令人害怕的程度。

直到比凡心年纪更小的孩子加入,修女把他们给弄哭之后才发现不能这么用力。

然而之前的哥哥姐姐们早就习惯了那种洗脸方式,同时凡心又因为被洗脸的次数最多,于是荣登替哥哥姐姐洗脸的专业户。

“想想每次替哥哥姐姐洗脸都得累的我脱力,我都觉得修女你的力气实在不像话!”

“不!不要再说了!”

修女被凡心说的满脸通红,用一条湿毛巾狠狠地拍在了凡心的脸上。

巨大地声音宛若煤气爆炸一样,让其他的孩子们都开始担心起了凡心的面部。

当湿毛巾顺着重力掉落,露出了凡心一脸怀念的神情,让其他孩子们更加觉得害怕。

“凡心哥怕不是个受虐狂吧!”

“那也是修女妈妈让哥变成那样的...”

“难不成?”

孩子们齐刷刷地用带着恐惧的眼神看向了修女,这让修女忍不住的大喊。

“你们不要闹了!再这样要打你们屁股了哦!”

“呜哇!果然啊!”

“哈哈,快跑,快跑呀!”

将错就错的修女一个劲地逗弄着仍旧磨磨蹭蹭的孩子们,于是很快孩子们都从密道里离开,去往了地面上的教会。

被留下的凡心,也洗漱的差不多了,只剩下了洗脸这道工作。

正当凡心鼓起双臂的力量准备用大力度摩擦自己的脸颊时,修女一把抓住了他的双手。

“呜,你还准备用这种错误的方式洗脸?是想让我一直回忆起自己的错误吗?”

“并不是那样,我只是觉得这种方式是最舒服的。”

修女一把夺过凡心手中的毛巾,半蹲着用照顾年幼孩子那样温柔地替凡心擦起脸来。

被人当做小孩子对待,凡心一脸的不适应,却也感到了无比的怀念。

因为只有被修女照顾着洗脸的时候,他才可以近距离地看清楚修女藏在兜帽下的脸。

那是一张无比精致玲珑的小巧面容,洁白美丽的肌肤看不出任何年龄。

水汪汪的双眼之中充满着关爱之情,小巧的嘴巴挂出怜爱的笑容。

哪怕是没有见识的凡心也能够明白,眼前的就是书本里说的绝世美颜。

如同美神降临人间,宛如神话之中的圣母,这就是大家最喜爱的修女。

这张脸十二年从未有过任何的变化,虽然让人不解,但是凡心也不在乎,他甚至希望修女能够一直这样下去。

“好了,洗好了,我们快点上去吧。”

修女笑着拉着凡心的手朝外头走去,因为感觉到力度不够,所以凡心还特意悄悄地用手背狠狠地摩擦了一下自己的额头两边。

当两人回到地面之时,满心焦急地孩子们纷纷聚到了修女和凡心身边指着创世神像面朝的方向。

“快点!快点啊妈妈!已经有一点点白色了!”

“对啊,凡心哥你也快来!”

孤儿院的教会十分残破,基本上除了神像背后有一堵高墙外,其他的地方基本就是一堵不足半米的矮墙,所以孩子们都纷纷坐在了墙壁上。

看着孩子们刻意空出的两个空间,修女拉着凡心一同坐了下去。

随着第一道光芒终于从远方划破夜空中的黑暗,原本还在交头接耳的孩子们纷纷看向了远方。

一束,两束,三束,无数道光芒从世界的尽头迸发而出。

笼罩在眼前大地之上的阴影也如同海啸一般朝着众人涌来。

当众人迎着冲破黑暗的海啸,进入光芒之中时,孩子们和修女都像是感受到了无穷无尽的喜悦一般静静地闭上了双眼,唱起了古老悠扬的颂歌。

唯独什么都感受不到的凡心,仍旧坐在墙上,独自凝望着那遥不可及的太阳的只鳞片角。

当颂歌结束后,修女率先站了起来,接着高举着手说道。

“孩子们,我要趁现在说一个好消息!”

“什么什么?”

“快说呀妈妈!”

刻意地等待了片刻,当孩子们的兴奋程度到达最高点的时候,修女终于说出了所谓的好消息。

“明天晚上我们要为凡心举行半成人礼哦!耶!”

兴奋地修女不顾自己的形象开心地蹦跶了起来,然而孩子们却面面相觑,没有一丝一毫高兴的模样。

“嗯?你们怎么不高兴呢?”

修女疑惑地看向了沉默了的孩子们,于是领头的男孩,马克说出了大家的心声。

“所谓的成人礼,就是说凡心哥要离开这里,离开我们了对吧。”

孩子们之所以不高兴,是因为所有年满十二岁的孩子都要离开孤儿院去外头自力更生。

不单单是凡心,凡心之前的哥哥姐姐们都是这样,这就是所谓的规矩。

至于这样做的理由,修女从来没有说过,所以没人知道为什么。

“就是因为凡心要离开了,所以大家才应该为了送行而举办宴会啊!”

“可是离别让我很难受,我不想凡心哥离开,我以后也不想离开这里!”

年纪第二大的马克在众人面前吐露出了自己的心声。

受到马克的影响,其他的孩子也嘟囔着露出不想分开的寂寞表情。

可是凡心并没有觉得这有什么不妥,因为规矩就是规矩,既然修女这么做,肯定就有她的道理。

虽然凡心自己也不想离开,但哥哥姐姐都已经做了示范了,轮到他的时候他肯定不会逃避。

凡心偷偷地看向了修女,然而兜帽的阴影遮蔽住了修女的表情,只有一段没有感情的声音逐渐蔓延开来。

“对不起呢,都是妈妈不好呢,对不起。”

听到修女的道歉,孩子们都手足无措起来,最后纷纷看向了凡心。

被孩子们盯着生疼的凡心只好挠着脑袋走到了修女的身边。

“别在意了,修女并不可能照顾我们一辈子这种事我在哥哥姐姐离开时就知道了。”

“...”

“马克肯定也会长大的,孩子们都会长大,但是不管去到哪里,修女都是我们最要的人。如果修女受伤受苦,我们肯定不会坐视不管的。”

修女听完之后,用手抹了抹自己的脸颊,然后开心地对着凡心露出了坏笑。

“哈!被骗了呢!哎呀,凡心还真是关心妈妈呢,居然说出这么肉麻的话!”

发现修女在耍自己,孩子们都不满地大声抱怨修女,而修女则轻快地朝着山丘下方跑去。

“来呀来呀,抓到妈妈才有机会撒娇哦!”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