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成长的痕迹

  • 机神序列
  • 打字的猫爪
  • 4972字
  • 2022-04-30 16:06:24

千雷化身的金鹏鸟在上方引出了万丈天雷,天雷如同贯穿星际的激光炮一样粗壮,把凡心的角色瞬间化作黑炭。

沐浴火海的地狱蚰蜒将所到之处皆化为岩浆之路,极高的温度甚至扭曲了光线,把角色带入了灼心蚀骨的地狱里。

肢解万物的虚影蜈蚣舞动着上万只锋利的尖足,从四面八方袭来...

摄魂夺魄的食脑虫...

在经历了第一个蠕虫的试炼后,每次试炼凡心的角色都早已死亡,要不是有大量的世界树泪滴不间断的使用,恐怕早就连灰都不见了。

虽说角色没有死亡,但是那些死亡的伤痕和剧痛全都反馈到了凡心的身体上。

原本洁白整齐的宿舍此刻已经全都被染红,血液如同溢出的积水铺了一层。

月岚拼了命地不断用序列治疗才让凡心勉强吊着一口气。

“可以了!已经可以凡心!你已经获得了十个等级了!”

早就看惯了凡心受伤的月岚此刻也终于忍不住叫了起来。

泪花闪烁的月岚哀求的声音是那样动人,可惜此刻的凡心根本没有注意它。

全神贯注操纵着角色的凡心内心之中只有一个念头。

只要自己扛过去,那么弟弟妹妹就绝对不会体验到自己和修女所经历的苦难了。

可惜举办试炼的阿西迪亚已经厌倦了,或者说已经累了。

“就到这里吧,我要回去了。”

躺在王座上的阿西迪亚在凡心击败了碾碎星辰的甲虫后打了个哈欠。

“真是太弱了,连这些血液里追忆出来的弱化怪物都打的这么费力,我看是议会的判断出问题了。”

“或许如此,主上。”

血液巨龙也随之附和了一声,于是阿西迪亚打了个响指。

刹那间,所有的红色光芒瞬间消失,只留下了全身血红血红的凡心跪在地上喘气。

“走了。”

阿西迪亚慵懒地看了一眼巨龙,接着他的身体就像人偶一样即将摔在地面上。

巨龙见状立马用尾巴接住了阿西迪亚的角色,端庄地把他放在了自己的背上。

听到对方要离开,凡心不顾自己的伤势没有恢复就站了起来。

“你要去哪里?继续试炼啊!”

张开了双翼的巨龙连看都没看凡心一眼就冲破了上方的建筑。

巨大轰鸣破开了古旧的城堡,大量灰尘也挡不住的阳光也照入了地下室中。

“站住!不要走啊!”

见到对方向着远方飞走,早就没什么思考能力的凡心发动了月之序列。

一道金色的流星划破蓝天,笔直地冲向了巨龙。

巨龙看到城堡大小的陨石冲向自己,急忙振翅躲闪,却又撞上了一道充满了质量的银河丝带。

丝带瞬间缠绕在了巨龙的身体上,随即银河中所有的星系都炸裂开来。

能量形成的火球和冲击让地面摇晃到仿佛天地反转了一样。

待游戏画面中的一切都平息下来,凡心的角色也像人偶一样摔在了陨石坑里。

这是因为凡心强行使用月之序列而被月兰用爪子拍晕了过去。

“笨蛋啊。”

凡心没有理会游戏,叼着凡心的衣领把他放到了床上。

没有关闭的游戏里,却又传来了阿西迪亚的声音。

“真是不错,看来这才是你原本的力量啊。可是你之前为何要去依靠虚假的力量呢?”

听到阿西迪亚的声音,月岚头也不回地用尾巴打散了电子板的投影。

原本以为这样对方的声音就会消失,可是房间里却响起了声音。

“别这么抗拒啊,好不容易我想要工作一回呢。”

声音响起的同时,一股庞大的存在感刹那间出现在了月岚的身后。

急忙回头的月岚想要攻击对方,却被对方一只手给摁在了地上。

而地上原本积累的一层的血液此刻全都消失了。

消失的血液全都汇集在了一起,形成了阿西迪亚的身体。

“别激动,我不会伤害他的。”

摁住了月岚的阿西迪亚松开了手,然后走到了凡心的床头。

“果然是不一样的!这下可没法休假了。”

掀开了凡心的额头后,阿西迪亚看到了一对已有拇指大小的机械犄角。

“你知道那对犄角代表什么吗?”

月岚一边挤开阿西迪亚挡在凡心身前一边询问对方。

至于月岚甘冈提出的这个问题,其实早就困扰了他们很久了。

索拉说过恶魔的犄角不是这样,狩月大狼也说没见过。

不是人类也不是恶魔,凡心的身份到底是什么众人早已放弃。

因为知道这个答案的人已经离开了。

可是现在不同,阿西迪亚明显清楚这些,所以月岚一定要搞清楚。

为了凡心可以用自己真实的样子存在于此。

“我可不会告诉你的。”

“你要什么条件?”

月岚提出了交易的样子让阿西迪亚十分惊讶。

“天狼居然会为了人类交易?他比你的双翼更加重要吗?”

“没错!”

“好啊,既然...”

阿西迪亚原本还想和月岚多说两句,却突然看向了窗外。

“想要知道答案的话,就让他带着自己的弟弟妹妹来深渊找我们吧。”

仿佛察觉到了什么东西的阿西迪亚说完就连带凡心之前流出的血液一起消失了。

阿西迪亚消失的下一秒,一道阳光变得无比的耀眼,耀眼到整个房间都变得纯白。

纯白淡去后,身披光之丝带的索拉出现在了房间里。

“月岚,刚才是那只蟑螂在这里?”

“是!是懒惰的阿西迪亚。”

“那家伙怎么会在这里?他对凡心做了什么?”

索拉看到浑身是血的凡心躺在床上,呼吸也十分微弱后,不知不觉间房间内的温度已经超过了五十度。

“等!等一下啦!您这样会毁了学校的!”

月岚急忙叫住索拉,露出肚子向索拉哀求道。

没等索拉回应它,房间里的光线一片片开始龟裂。

一道道电流在光芒裂开的地方迸裂,最后一位少女从龟裂的地方走了出来。

“到底怎么回事?你们这是想要拆了学校...!”

校长凰花刚趾高气昂的抱怨,结果就看到了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的索拉。

“索拉大人!您怎么会在这里?”

凰花原本的气焰瞬间消失,心花怒放地抱住了索拉。

索拉对于凰花这种亲昵地报上来的行为皱了皱眉头,接着揪着凰花的耳朵严厉地说道。

“刚才恶魔七领主出现了你知道吗?”

“怎么可能呢?您又在逗我...”

嬉皮笑脸地凰花看到浑身是血的凡心后立马收起了表情。

“是为了您推荐进来的少年吗?”

索拉看向了月岚,月岚虽然继续露出自己的肚皮,却摆出了一副装傻的表情。

“我不知道为什么...”

月岚不想暴露凡心在找弟弟妹妹的事情,因为一旦暴露就违背了索拉的想法。

违背索拉的想法会怎么样这点,那段回忆甚至远比直接应对恶魔领主更恐怖。

“不想说是么...凰花你下次如果没有提前阻止这种事情发生,学校就会消失哦。”

索拉察觉到了月岚的意图,便决定给身为校长的凰花施压。

“诶!”

因为自己突然被针对,凰花不满地鼓起了腮帮。

然而随着索拉的身影渐渐在阳光中淡去,凰花也逐渐换上了一副恶魔看了也害怕的表情。

那双空洞无神的瞳孔死死地盯着躺在地上装傻的月岚。

“索拉大人已经走了,老实交代清楚才可以活命哦。”

身处绝境的月岚带着泪光看了一眼凡心。

“你要好好活下去哦,凡心。不要忘记我!”

依旧露出肚皮的月岚说完就摆出了一副要动手就动手的样子。

看着月岚四肢张开任凭处置的样子,凰花也没有任何心慈手软。

当光的裂缝再次张开后,凰花一手抓着月岚的尾巴把它拖入了其中。

裂缝闭合后,原本这个世界上最接近死亡的房间里,只留下了月岚的两道深深的爪痕。

以至于凡心在被霍克等人叫醒后还不明所以。

“月岚这是在磨爪子吗?”

“狼不会磨爪子吧!”

拉比气冲冲地指着凡心说道,仿佛自己受到了侮辱。

“管他的呢,凡心你怎么睡过头了呢?杰克教授可是很生气的啊。”

拉开气势汹汹地贴着凡心的拉比后,霍克一脸担心地询问着凡心。

“你的身体不舒服吗?”

说来也奇怪,原本经历了无数次死亡的凡心肯定会有身体不舒服这种情况。

然而现在凡心的身体却没有丝毫的不适感,甚至觉得自己有使不完的力气。

“不,我只是单纯地睡过头了。”

凡心没有正对着霍克,而是看着其他地方说道。

这么明显的谎话让三人都露出了无奈的表情。

“得了得了,下午的序列课你总得来吧,宏五老师还要验收训练成果呐。”

“当然要去了!”

在舒克的缓和下,众人将之前的事情抛之脑后,一同前往了食堂。

中午的食堂依旧热闹非凡,餐具碰撞的声音和聊天的声音不绝于耳。

眼前这副生机勃勃的景色一扫凡心脑中死亡的阴霾,身体也跟着做出了反应。

“听着这饥饿的信号,人家的胃口也会更好呢。”

拉比蹦蹦跳跳地挤入了取餐的人群中,接着把四人份的事物都拿了回来。

虽然凡心很好奇拉比的兔耳朵为什么也能拿托盘,可是美味的食物当前,也顾不上询问这些小事了。

在众人纷纷埋头苦吃的时候,几个衣着高贵的男生走到了凡心的身后。

“喂,听说你小子贡献点很多嘛。”

“我们可都是E2班的精英哦,稍微表现表现你的尊敬如何?”

姿态嚣张的两人用所有人都能听到的声音叫唤着,食堂里的所有人也都看了过来。

但是他们不是在意两人这种无理的行为,而是在看凡心是否会给他们贡献点。

毕竟凯子在哪里都是受人欢迎的,何况还是很有钱的凯子。

凡心给了公主天灵蕾一千亿的消息早就传遍了所有E年级学生。

那些原本也想宰凡心的人自认和天灵蕾有差距,所以不好轻举妄动。

现在正好有人打头,一旦凡心继续交出贡献点,恐怕所有人都会盯上凡心。

当然,凡心几人也知道这点,所以霍克率先站了出来。

“凡心不会给你们贡献点的,请你们离开。”

“啊啊?什么时候轮到你这个垃圾说话了?”

霍克的话激怒了一位人群最前方的梳着大背头的学生,对方抬脚就踹向了霍克。

察觉到强化型序列波动的霍克立马也强化了自己,用刀鞘稳稳地接住了对方的踢击。

“哼!我们才不要被你们欺负!要打的话我们奉陪!”

“呵,说什么东西呢,你根本就不够格啊!”

大背头在霍克接住了自己的踢击后立马伸手追击,雷电直击之下霍克半跪在了地上。

“只会强化的垃圾凭什么配和我们打,嗯?”

霍克的受伤让凡心几人纷纷站了起来,舒克跑到霍克身边发动了治疗,拉比悄悄地隐在了围观的人群里。

凡心则是自己独自一人站在对方一群人的面前。

在面对了如此多的死斗之后,眼前这些个E2班的学生没有让他感到任何一点胆怯。

“向霍克道歉!”

“哦哦!道歉是吗,对不起啊没想到你这么弱!”

“他已经道歉了,你也该满足我们的愿望了。”

大背头嬉皮笑脸的道歉惹得E2班的学生们都纷纷大小了起来。

对方这副轻蔑的神情再次触动了凡心的神经,于是凡心在没有引发序列波动的情况下默默地强化了自己的身体。

“给我好好道歉,不然...”

“不然?你想要怎样?难道也想要我们也向你道歉吗?”

“哈哈哈哈,这个可以有哦,毕竟我们也没么多时间浪费在垃圾身上。”

大背头说完就发动了雷击,然而凡心通过强化过了的动态视力侧头躲了过去。

“啧。”

攻击落空让原本嚣张神情的大背后变得恼羞成怒,接着发动了追击。

既然对方已经出手,凡心也不再示弱。

眨眼之间,对方唤出了雷电纷纷被凡心闪过,接着拳头直逼对方的面门。

另一位领头的紫发学生刚想出手帮助大背头,却因为脖子上感受到了冰冷而停住了。

拉比握着叉子冷冷地说道。

“再动一下我就杀了你哦。”

于是爆炸般的轰鸣响彻食堂,声音消散的瞬间大背头也被笔直地打飞了出去。

取而代之,原本站在凡心身前的大背头此刻变成了两个高大的保镖。

两人将左右手叠加在一起接住了凡心的拳头,而大背头只是因为冲击的余波而被打飞了出去。

“一天没见你就嚣张起来了呢!”

金发少爷打扮的天灵蕾缓缓地从保镖的身后走出来,用好奇的眼光盯着保镖的手。

“呜哇,连改造人的手都打烂了!”

天灵蕾抓着保镖仿佛被炸开的手掌在凡心面前挥舞着。

“这下子本少爷的医药费该有多少呢?”

说完之后一道雷霆的人形就出现在了凡心的身边伸出了手掌。

仅经过了一天,原本凡心连对方有多强都不知道的人形,此刻已经可以得知其强度了。

天灵蕾唤出的人形大概就是会让自己死两次左右的程度。

明白了这点的凡心于是老老实实地交出了自己的贡献点。

“嗯,两百亿?一天不见胆子就大起来了嘛!”

天灵蕾虽然表现的十分不爽,却没有继续纠缠凡心,反而是走到了E2班的人那边。

见到对方向这里走过来,拉比只能老老实实地拿开叉子再次隐去了身影。

冰冷的杀意消失后,舒了口气的紫发学生看到天灵蕾走过来,急忙摆出了恭维的模样。

“公主殿下,这群人就交给我们处理吧!”

“你们处理?本少爷记得说过这个人是,本少爷罩的吧!”

“咿!”

原本在凡心身边的雷霆人形也瞬间移动到了那个人身边。

“你能自己的耳背付多少贡献点呢?”

“这这这这,公主殿下,我,我我...两万?”

紫发学生从牙缝里挤出了两万的贡献点,然而天灵蕾就像没听到一样继续说了起来。

“要不然你就吃一记雷霆呗,那样被你电的人也能接受了。”

“可是明明不是我电的!”

天灵蕾丝毫没有在意对方的辩解,雷霆的人形也伸手弹了一下对方。

人形和学生两者接触的瞬间,炸裂出来的雷鸣和闪电震颤了整个食堂。

见到紫发变成了黑卷发的学生倒在了地上,天灵蕾满意地领着两个保镖离开了食堂。

至于那些原本想要看好戏的学生,或者盯上了凡心的学生也纷纷离开了。

“她那算是帮了我们吗?”

舒克好奇地看着天灵蕾离开的背影问道,拉比则没好气地扶正了舒克的眼镜。

“杀鸡儆兔罢了!杀鸡儆兔!”

“是杀鸡儆猴吧!”

“你说谁是猴呢!”

霍克因为出言矫正拉比的错误而被拉比缠上,于是众人心中的不快也已因为拉比一扫而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