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修女露娜(求票求收藏)

  • 机神序列
  • 打字的猫爪
  • 3783字
  • 2022-04-21 14:54:10

这里是虚无,这里是回忆,这里发生的事情早就无法改变。

“露娜,吾命你留守在第一天空之岛,永远不得离开!”

“为什么?父亲,为什么!”

“四只神兽会作为看守,你要是想离开,它们就会杀死你,就这样。”

露娜睁开了双眼,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座教会里。

这是被囚禁的第一千年,然而露娜仍旧忘不了当年父亲驱逐自己的回忆。

看着父亲的神像,不满的露娜唤出月之序列将教会砸了稀巴烂。

可是唯独神像避开了所有陨落的星辰,没有受到一点攻击。

“倒是告诉我为什么啊!”

月之爱女露娜,是曾经从魔神手中夺取月之机神序列的存在。

然而身为创世神和生命之神的后裔,她却因为获得了死神的祝福而被恼怒的创世神囚禁在这天空之岛。

最初的一千年里,露娜在森林里到处乱来,没事就和看守的神兽们打架。

可惜的是呆在天空岛上的露娜被创世神封印了大部分的力量,让她没能突破神兽的看守。

当时间迈过两千年的大关,彻底死心的露娜独自一人走在森林里冒险。

这座天空岛是远古时代的遗留物,上面遍布着远古的遗迹。

遗迹之中甚至不乏一些解乏用的老旧机器,露娜在玩耍那些机械的同时也了解到了远古时的习俗。

“这个修女的角色看上去好和蔼啊,可是为什么却只会治疗呢?”

就这样,沉迷玩游戏的露娜又度过了一千年的时光。

当然其间玩累的时候也会去找神兽干架,但是双方都在刻意避免使用改变地形的序列。

因为露娜发现这些神兽们都在悄悄地设立领地,还带了些其他神兽回来。

时间流逝到四千年时,总是孤身一人的露娜看见了狩月大狼正背着一只小狼开心的飞行。

玩腻了游戏的她于是想到了自己曾经找到过一个放着小孩的遗迹。

“就是这里。”

当露娜穿过自己强行打破的遗迹大门,一个个水缸规律地排列在了她的眼前。

蓝色的水缸之中有一些人类的胚胎,水缸壁上还贴着各式各样的标签。

像什么成品,半成品,原型什么的,都是一些露娜虽然理解文字却不明白意思的标签。

并不想管那么多的露娜翻出了一个电子投影器,一步一步地学习起了如何操作这些水缸。

整整又花了一千年露娜才学会所以的操作,因为她要确保万无一失。

露娜不希望这些新的玩具她不想还没玩到手就被弄坏掉。

当第一个孩子成功从水缸之中发出啼哭声,时间又过去了几百年。

“真是吵死人了!就不会学学那只会嘤嘤嘤的狗吗?”

露娜虽然嘴上不断抱怨,却熟练地拿起了奶瓶喂孩子。

当第一个孩子诞生没几年,每过一段时间就会有新的孩子诞生。

最开始长大的孩子也长成了大人,正帮助露娜抚养孩子。

总而言之,冷清了几千年的教会里终于充满了嘈杂的叫喊声。

在这些惹露娜心烦的嘈杂声中,她再也没有想起自己的过去。

因为这一点,露娜对过去施行这个计划的自己十分满意,但是唯有一点让她无法接受。

那就是那些长大了的孩子们都不愿意和露娜亲近。

为此露娜特意找那些孩子们了解情况,结果也出人意料。

“露娜你身上的气息太恐怖了,虽然是抚养了我们的人,而且美若天仙,但是我们还是会害怕啊!”

“怎么能这样呢?”

看着孩子们开心地玩耍打闹却不带自己玩,露娜不满地情绪愈发严重了起来。

绞尽脑汁想要改善关系的露娜想起了游戏里出现过的修女,那副温柔的模样至今仍旧在露娜的心里留有地位。

第二天露娜就找遍了所有遗迹,最后通过三维打印机穿着修女服站在了众人面前。

满心以为孩子们会就此喜欢至今的露娜开心地扑向了孩子们。

看到陌生人靠近,孩子们纷纷跑走,甚至几个胆子大的还朝露娜扔石头。

“呜呜,这要怎么办啊!”

终于走投无路的露娜找到了狩月大狼的伴侣,一位背生羽翼的天狼。

“你这只是把孩子们当成玩具吧,孩子可是对这些很敏感的,展现你的爱意啊爱意!”

“爱意?那是什么?”

“要从那里开始说起吗?”

狼妈妈灰溜溜地跑走了,只是留下了一句‘不求回报的努力吧’。

在那之后,露娜开始每天都陪着孩子们。

当孩子们想要吃东西时,露娜就会飞快地准备好食物。

当孩子们想要睡觉时,露娜会第一时间将孩子抱在怀里。

当孩子们想要娱乐时,露娜就带着孩子们在森林里奔跑嬉戏,或者唤出序列制作出美丽的星空。

久而久之,在埋葬了一批又一批的孩子后,露娜终于在一次陪着孩子睡觉的期间听到了那个词汇。

妈妈。

听到说着梦话的孩子可爱的嘟囔,露娜就像重获新生的人一样哭了出来。

呜咽声从她内心深处汩汩涌现,被父母抛弃的她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家。

至此以后,露娜都会用妈妈作为自称,孩子们也开心地接受了。

快乐的时光是如此的甜蜜,却又像是镜花水月般短暂。

因为孩子们拥有的时间和露娜完全不同,每次都是露娜送别孩子们。

在一位老的不能动弹的孩子临终前,露娜聆听着他的遗言。

“我好像去看一看外头的世界啊,妈妈。”

露娜很像满足孩子的愿望,可是因为创世神的禁令让她没法带孩子们离开这座天空岛。

同时在被囚禁之前露娜早就逛遍了整个世界,丝毫没有觉得外头的世界有什么好看的。

可是每一批孩子都会有几个人在临终之前对露娜坦白。

在天空岛再次越过千年的时光,遗迹之中只剩下了最后两批孩子。

一批是被称原型的孩子,一批是被称作完全品的孩子。

两批孩子都是露娜同时培养的,而然原型的孩子们却早了些许诞生。

被称作原型的孩子们与之前的都有所不同,他们十分的好动而且充满好奇心。

短短的四五年孩子们就探索完了整片的森林,并且还和神兽们打成了一片。

之前那些可以使用序列的孩子们明明看到神兽就会逃跑。

这些孩子却不同,明明无法使用序列却一点也不害怕神兽。

神兽也对这些孩子没有丝毫的抗拒,任凭他们在自己的领地里嬉戏打闹。

久而久之,已经厌倦了森林的孩子们每天都吵着要离开森林。

只有一位年纪最小的孩子不同,他除了被哥哥姐姐拉着去冒险以外,一直跟在露娜身边陪着修女。

对此感到有些好奇的露娜又一次趁着哥哥姐姐不在的时间,对最小的孩子询问道。

“你的哥哥姐姐们都想要离开这里,为什么你却从来都不提呢?”

“唔...”

年幼的孩子为了回答露娜的问题,皱起了原本圆鼓鼓的眼睛思索了片刻。

“...唔,其实我也很想跟哥哥姐姐出去,但是因为修女看上去好像很寂寞啊!”

被毫无心机的孩子点破后,露娜愣住了。

寂寞,这是露娜长久以来一直藏在内心深处没有察觉到的情感。

她送走了一批又一批自己心爱的孩子,却因为不能和他们一同离开而感到寂寞。

她养育了一批又一批孩子,却因为被称作母亲却没有完成作为母亲的职责而感到寂寞。

她培养了一批又一批的孩子,却因为孩子们都即将死去而寂寞。

终于发现了这点的露娜默默地摸了摸孩子的脑袋,接着趁着孩子睡着的时间独自一人在森林里徘徊。

最后遇到了一位自称帝国元帅的军人。

露娜发现自己终于可以为了孩子们的梦想而做出母亲的奉献时,遍对着孩子们宣布这个好消息。

代价是她每晚都需要到军人那里接受他们的实验和折磨。

露娜对于这些事情没有丝毫的抗拒。

因为她在那时候会一直幻想着孩子们离开天空岛,去往外头更宽阔世界时孩子们那雀跃的笑容。

画面在这里就中断了,因为构筑这个世界的意志已经被情感吞没。

凡心睁开了被眼泪浸湿的眼皮,让大脑沉浸在无数地回忆和情感的冲撞之中。

一起在小溪里抓鱼,自己不小心摔倒牵连到修女,惹得修女大笑不止的情景。

一起看着夕阳时,哥哥姐姐们吵着要离开森林,修女那寂寞身影的情景。

看着凡心坐在狼妈妈背后飞行,用温暖的目光看着凡心的修女的情景。

在修女终于离开凡心之后,修女的记忆和情感连同月之序列的使用方式一同流入了凡心的大脑里。

“妈妈!”

失去了母亲的孩子,将其最为悲伤的哭喊声散布在这个树洞里,飘荡在了这片土地上。

因为此刻的凡心莫名地认识到修女已经消失了,不会再回来到他身边了。

“凡心!你终于醒了吗?”

生着洁白双翼的狼妈妈闻声立刻冲到了凡心的面前,接着用羽翼不断轻柔地擦拭凡心的泪水。

然而凡心仍旧在哭泣,就像要耗尽自己的生命一样在哭泣。

第一次面对如此场景让狼妈妈不知所措地甩动尾巴。

好在一位身披光芒的女性同样的走入了树洞里,站到了凡心的面前。

“诶?妈妈?是妈妈吗?”

长相和修女一模一样的女性摇了摇头,那头红色的长发也随即飘荡在了凡心的眼前。

“我是露娜的姐姐,索拉。”

听到索拉的回答,凡心再一次哭泣了起来,哭的索拉皱起了眉头。

“哭什么呢死小鬼!你这样爱哭的孩子妹妹还能爱着你吗?”

“你,你说什么?”

“光哭有什么用,别忘了露娜是为了你才死去的!

你想要做的事情露娜已经为你开辟了道路。

难道你要跪在这条道路的起点一直哭泣,将露娜所做过的事情全都否定吗?”

索拉越说越激动,导致树洞内的温度也越来越高,让凡心那被冻透了的内心也开始升温。

“你不是要去外头见识见识这是世界吗!你难道不应该带着露娜的本质一同走向终点吗?你一点都不想找回自己的弟弟妹妹吗?”

“...”

“你不想提露娜报仇吗?”

“想!我想啊!”

“那你还哭什么,站起来走出这个树洞!”

索拉用身上霞光的光衣拭去了凡心的泪水,拉着凡心走向了树洞之外。

在遥远的地平面上,初生的阳光划破笼罩着世界的黑暗。

万千光芒将一个五彩斑斓的世界送入了凡心的双眼里。

无数漂浮在天空的岛屿和舰船正同白云移动遨游。

巨大机械构成的四脚生物驮着巨大的都市在地面上行走。

蓝色的河流在黄褐色的大地上画出美丽的符号。

青翠的山丘和草原上,河流与天空中,万物都在迎接新生的太阳。

“这就是露娜用生命送给你的,看到这副景象还能停下你的脚步吗?”

“...”

凡心没有说话,因为眼前的庞大景色实在超乎了他的想象,洗涤了他那渺小的悲伤情感。

就像吸收完眼前的这一切后,凡心缓缓地合上了自己的双眼。

接着就像有人用双手轻轻地推了一下凡心的后背一样,凡心踏出了那个小小的树洞。

雏鸟第一次飞行在了这片辽阔无垠的大地之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