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引子

我叫张夏津。

我是唯一一个被张家将所有身份资料毁掉的孩子,只有在18岁后才可恢复。

因为,

我是即将被培养成下一代起灵的孩子。

我的妈妈是东北张家本家人,爸爸则是九门之首张大佛爷的儿子,我体内拥有前所未有纯度高于百分之九十五的麒麟血!

但在张家有个规则,那就是张家人如果有拥有高于百分之九十五的麒麟血,无论男女,本家旁支都定然要成为下一代起灵的首选。

我也是一样,我的爷爷就是张启山,他和奶奶尹新月费劲苦心的隐藏我的身份信息,但还是在我1岁半那年被张家本家发现了,那时正是张起灵来找我爷爷合作的时候,发现了我,以张家族长的身份将我带回了本家。

在张家,在我3岁可以走路的时候,就被带走去练习平衡力,缩骨功,那时我根本不知道是什么,只知道疼的不行,明天都可能哭晕过去或者疼晕过去的风险。

在我4岁的时候已经有了记忆和理智,张家人的智商在4,5岁的时候就可以达到普通的聪明孩子的13,4岁的智商,因此,在我知道后,练习平衡、缩骨、发丘指的时候不在哭闹。

可能是不在感觉到疼痛感了吧。

在我16岁时,我终于可以去上学了,我被送到了黎簇,苏万,沈琼他们所在的高中,他们说,这是族长的意思,在那之前,族长带我见过了九门的所有人。

那也是我第一次在这个世界上暴露我的名字,当时我的身份资料已经被张家改成了,

姓名:吴夏津

年龄:16

家庭:无

身份信息:孤儿,从小父母双亡......

把我的户口暂时迁到了吴家,族长去守门前告诉我,不用担心,到时候十年过去了,我的户口回迁回的我家,那时就再也不用隐藏了!

我在吴家,看到了吴邪这么多年的变化,以前的天真无邪不见了,只剩下一个心狠手辣,毫不留情的邪帝!

我去了十一仓,和日山爷爷以前去祭拜了我的爷爷奶奶,我清晰的记得那是我这么多年来出来刚到张家的那一年外第一次哭的那么凶,在张家和外界断了联系,甚至当时回去见到爸爸妈妈的时候都互不相识。

学校开学的时候,吴邪告诉我,一定要和他们仨搞好关系,但量力而行。

好巧不巧,我们四个刚好一个班,不知道是不是吴邪他们搞的鬼。

我和沈琼去的晚,那时黎簇和苏万已经蹲过好几次级了,一直在高三徘徊,考不上大学。

他们两个太单纯,学习不好,很容易交朋友,苏万喜欢沈琼,黎簇好像喜欢那个叫郑什么的身边的那个女孩,我和他们不熟,但那个女孩和我们也是一个班的。

反正我看得出那女孩喜欢黎簇,黎簇到时没什么反应,反倒老是嫖我,愿意和我说话,大概就是他说十句我最多说五句,他老嫌弃我话少。

我想,我还话说吗?比族长强多了!从小在张家根本用不着说话。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