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阁楼里的编织袋(7)

老李见陆琳似乎还有些不相信他的话,于是看了一眼自己的妻子,想要老太太也来说一下李艳芳和曹凯康之间的情况。

“是啊,镜查使同志,你们可不能听别人乱说,这可是坏我们女儿名声的,而且要是让女婿听见了那可要影响他们两口子的感情了。

也不知道是哪些黑心肝的,胡乱编排我们女儿。”

老太太的话也是反驳的,这话里话外都是在和曹凯康撇清关系,但也能听出他们对曹凯康这个人还是了解的,不然也不会绝对曹凯康和她们女儿在一起会有不好的口碑传出。

“两位不要激动,我们也只是听说的,所以来确认一下,当然就算李艳芳和曹凯康没有过情侣关系,也曾经是朋友,想来对曹凯康也是有一定了解的。

我们也只是问一些简单的问题,了解一下情况而已。”

陆琳见这老两口护犊子心切,也不想和这两人多说什么,反正都到了李艳芳的家了,在这里等一等她,直接和她对话好了。

早点解决案子,她好早点退出去卸载这APP。

“她能知道什么情况啊,都那么久没见的了,你们要问的话就只能再等等,这个时候应该在学校接两个孩子放学。

老婆子去给两位镜查使同志倒杯水喝。”

老李虽然很不愿意让陆琳他们询问李艳芳关于曹凯康的事情,但镜查使已经来了,那就不可能见不到人就走的,虽然他们刚才的电话明明说是找自己的。

还好就在老太太去倒水的时候,李艳芳就带着两个孩子回来了。

看见陆琳和凌浩的时候她先是一愣,然后让两个孩子先回自己屋,然后带着疑问的神情看向了老李老两口。

“这两位是镜查使同志,来找你了解点情况。”老李简单的介绍了一下陆琳两人,然后白了李艳芳一眼就不在说话了。

陆琳和凌浩两人在李艳芳进屋之后就一直在观察她,从她看见他们再听到他们是镜查使之后的表现都看在眼里。

虽然她有控制自己的情绪,但并不是专业的演员,还是被陆琳看出了她的紧张。

“伱好,我们是M城的镜查使,这是我们的证件,今天来是想找你了解一些关于曹凯康的情况。”陆琳可不管你紧张不紧张,只要能破案,你最好紧张的立马认罪才是最好的。

虽然现在还没有实质性的证据,但这只是个游戏,相信凶手认罪了就算是破案了吧。

“好的,两位问吧。”李艳芳看都没看陆琳拿出来的证件,虽然也有这样的人,但这李艳芳给陆琳的感觉却是害怕看见证件是真实的,所以不如不看。

【好个仙人板板,就你这害怕的样,要说你没问题谁信啊。】陆琳内心其实在狂喜因为她相信自己应该是找到关键点了,不管这个李艳芳是不是凶手,她必然都知道点什么的。

因此她自然要好好的询问一番了,能从这里面找到破案的关键就更好了。

“你和曹凯康是什么关系?”这个问题虽然老李老两口都咬定是没有关系的,但她还是要问问,有时候关系不一样,那可能发生的事情就会不一样的。

“他是我的前男友。”李艳芳并没有和老李他们一样隐瞒和曹凯康谈过恋爱的事实。

“你瞎说什么啊,那样一个混混怎么会是你的前男友,这话要是被女婿知道了,那该多伤他的心啊。”老李一直在一旁,自然能听到李艳芳的答案,只是陆琳没想到这老头在李艳芳自己都承认的情况下还不承认。

“奇哥知道他的,十年前我们拍婚纱照的时候,他到影楼来找我们麻烦,那时候奇哥就知道他了。”

李艳芳说这话的时候故意看了陆琳他们一眼,虽然很隐蔽,但一直看着的她的陆琳还是注意到了这个眼神。

只是陆琳不知道这个眼神是什么意思,但却让另外一个人出现在了陆琳的推理视线里。

李艳芳拍婚纱照的时候曹凯康出现过,按照曹凯康父母的意思,李艳芳是在曹凯康离开之后才和现在这个叫张成奇的人结婚的。

那这时间就和曹凯康父母说的有些不同了,难道说这里面还有什么事情不成。

当然现在她是不会表露出任何怀疑的神情的,而是继续询问李艳芳。

“既然是前男友,那你们是什么时候分手的呢?”陆琳这个问题看起来有些八卦,但既然已经发现时间线上有问题了,那就要先确定时间点。

“因为我父母一直不同意我和曹凯康的交往,虽然当时我很爱他,但父母不同意我也没有办法,只能和他提出分手,但是他不愿意,一直纠缠我,最后没有办法我只能说我有新男朋友了。

刚好父母那时候介绍奇哥给我,我就告诉他奇哥是我的男朋友。

当然奇哥人很好,对我也照顾有加,这一对比,奇哥可就比曹凯康好太多了,为了自己的幸福我自然是要选择奇哥的。

只是这事曹凯康一直气不过,也不知道他是从什么地方听到我和奇哥拍婚纱照的事情的,居然来大闹了一场,还好奇哥大气并没有和他计较,只是从那之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了。

想来应该是死心了吧。”

李艳芳将自己和曹凯康怎么分手的情况说了一下,只是这里面的内容又和曹凯康父母说的不一样,陆琳看着李艳芳,想要从她的神情中看出点什么,可惜她没有学过微表情,加上李艳芳说的时候很认真,看起来不像是编的。

但如果她说的是真的,那曹凯康父母说的就有可能是假的了,可想到曹凯康父母那状态,陆琳还是倾向于相信那老两口的话。

“那你知道曹凯康是什么时候离开M市的吗?”陆琳这样问是想要再验证一下李艳芳说的话中的真假。

“具体时间记不得了,大概是我和奇哥举办婚礼前一个多月吧。

当时走的时候还挺气人的,说我是因为看上奇哥的钱才和他分手的,他要去外地打工。

但曹叔身体一直不好,我劝他不要去,留下来还能照顾曹叔。而且M市又不是没有工作可以做,可他就是不听,怎么劝都劝不住,再后来我就没见过他了。”

李艳芳说到这里的情况又和曹凯康父母说的差不多了,这也能说明她就是最后一个见到曹凯康的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