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阁楼里的编织袋(6)

到了铁门槛,因为曹凯康的母亲只给了大概的地址,因此他们先和负责这一片的镜查使了解一下情况。

这个镜查使很热情即便他没有听过李艳芳的名字也没在常住人口中查到,但既然说是铁门槛的人那去问问那些常年住在这里的人应该能够问到。

这不在一群跳广场舞的大妈中就有人知道这个李艳芳。

“艳芳嘛,老李家闺女,不过她不住这了,嫁人后就不住这了。”有个老太太一听李艳芳的名字就表示自己认识。

“对对对,老李家的闺女就叫这个名。”其他的老太太也都围了过来,认识李艳芳的人都表示这名字就是他们嘴里说的老李家的闺女。

但人一多就有点控制不住这些人的思维散发,这不陆琳还没来得及问下一个问题,这些人就先自顾自的聊了起来。

“镜查使问这做什么啊?难道这老李家的闺女和那阁楼里的尸体有关?”

“这么说还真有可能,那老李家不就在那发现尸体的隔壁嘛。”

“不是吧!艳芳那姑娘看起来挺好的啊,不至于杀人吧。”

“那你说镜查使找她做什么?”

……

这些老太太七嘴八舌的,陆琳很害怕他们瞎猜让这李艳芳跑了,特别是在听说这李艳芳的家就在发现尸体那户人家的隔壁,那她的嫌疑可就越来越大了,这就更不能让她跑了。

“各位姐姐,你们就别猜了,我们只是找她了解一些情况。”陆琳急忙解释,好让这些“热心”的老太太们别再瞎猜了。

“只是了解情况啊,我就说嘛,艳芳那孩子从小就乖,这长大了也是个好孩子,虽然已经嫁人了,但隔三差五还是会来看老李他们老两口的。

她那两个儿子也教的很好,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是杀人犯嘛。”

“对对对,她那两个儿子嘴可甜了,每次看见我都知道打招呼,比我那孙子可强太多了。”

“你那孙子还不是伱惯的。”

“说的好像你不惯你孙子似的。”

……

这些老太太说着说着就偏楼了,这样也好,只要不在说案子的事情陆琳就放心了,和这些老太太道谢之后就离开了。

到了老李家门口,敲门却没有人应答,看来屋里是没有人,和凌浩对视一眼之后,陆琳决定既然都走到这来了,那就再去案发现场看看了,反正就在隔壁。

案发现场现在还被警戒线拦着的,陆琳和凌浩两人直接上了阁楼。

上次来没有注意,这次因为怀疑隔壁的李艳芳,那陆琳就特别的注意了这边的阁楼和隔壁的阁楼的情况。

两个阁楼之间虽然说是分开的,但一个成年人想要从这个阁楼垮到那个阁楼去还真是轻松。

不过看那阁楼的四周也布满了灰尘,想来也是很久没有人上来过了。

站在阁楼的边缘,也能看见隔壁的院落,里面的花草什么的长势很好,但没有听见有人说话的声音,这也证实了隔壁现在没人在家。

“浩哥,你说会是这个李艳芳吗?”陆琳没有见到李艳芳,也没见到李艳芳的家人,这想要退出游戏的想法似乎又要往后延了,这让她内心那叫一个憋屈,居然开始找这NPC聊天了。

“不知道,等找到证据再说吧。”凌浩淡淡的回答,然后率先下了楼。

陆琳也知道凌浩说的没错,只能撇撇嘴,然后跟着下楼了。

那个负责这片的镜查使刚才并没有跟着他们进案发现场,而是在和一旁下棋的大爷聊天,这时候看见陆琳他们下来了,又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

“刚才我问了一下那些大爷,说是老李他们这几天都不在,说是发现尸体有点吓人,被他们女儿,也就是你们要找的那根李艳芳接到她家去住了。

这是老李的电话,如果有什么要询问的,可以让他们直接到镜查局去,相信他们还是愿意配合的。”

这个镜查使将他了解到的电话递给了凌浩,凌浩又递给了陆琳,让她记下。

陆琳着急啊,这有了电话,那直接就打了过去。

电话接通之后,是一个大爷接的,一番对话知道这就是大爷大妈口里的老李,也就是李艳芳的父亲。

陆琳在电话里说想要从他们那里了解一下情况,虽然说可以让他们到镜查局去,但陆琳觉得还是直接上门的好,这样还有可能直接和李艳芳对上。

老李一听是调查阁楼案的镜查使,很是配合的将李艳芳家的地址告诉了陆琳。

有了新的地址,凌浩这个司机就继续载着陆琳往新的目的地出发。

到了李艳芳家,开门的就是老李,不过李艳芳和她丈夫孩子都不在,家里现在只有老李和他的妻子。

没见到李艳芳虽然有点可惜,但陆琳来都来了,自然也是不可能没见到人就什么都不问了,于是就询问了关于李艳芳和我曹凯康的事情。

“曹凯康?”老李对这个名字有些熟悉,但一时半会又想不起是谁了。

“芳儿以前是不是有个朋友就姓曹啊?”老李没想起,但老太太似乎想到了,只是老太太说的是朋友,而不是男朋友,更不是未婚夫,这和曹凯康家说的情况就有点不一样了,也不知道老太太想到的人是不是就是曹凯康。

“朋友?哦,想起了,是有这么个人,好像就叫什么曹凯康,只是他们已经很久没有联系了啊,镜查使同志这么想起问这个了?”老李算是想起了曹凯康,但这说话的神情不难看出他对曹凯康可没有什么好印象。

“听说他和你女儿谈过恋爱,属于那种结婚的状态了,后来是因为什么原因分手的啊?”陆琳没有回答老李的问题,而是继续询问老李,想要从老李这里旁敲侧击的了解一下曹凯康和李艳芳的情况。

“你是听谁说的啊,没有的事,那个小子和我们家门不当户不对的,我女儿怎么可能会想要嫁给她嘛。

你们没见过我女婿,那可是大公司的老板。

虽然他们结婚的时候他那公司才刚刚起步,但也是个有正经职业的人,这样的人和一个小混混,傻子都知道该怎么选吧。”

老李一听陆琳说李艳芳和曹凯康谈过恋爱,立马就反驳了,只是他这反驳的状态让陆琳更加确定这李艳芳和曹凯康之间有过什么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