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友善背后的陷阱(1)

熟悉的白光,陆琳再次进入了游戏。

又是办公室,这次她特别的看了看今天办公室里都有谁,虽然都不认识,但好歹也要记住人家的脸吧。

如果可能还可以去打个招呼什么的,不过这会不太可能,凌浩已经在叫她了。

车上,凌浩没有着急说案子,而是询问陆琳学车的情况。

得知陆琳已经考过科目二了,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让她争取之后的科目都要一次过,这样节约时间一些。

从凌浩的话中,陆琳总感觉凌浩对她考驾照这点有些着急,虽然她不好问为什么,但希望一次过的想法她自己也是有的。

说完驾照的事情,凌浩才开始和陆琳讲起这次案子的情况。

M市最近在创建卫生城市,有一些常年都没有清理的河道这次也成了重点关注的对象。

因此在清理河道的时候发现了一具高度腐烂的女尸。

陆琳一听高度腐烂,这还没见到尸体头皮就已经在发麻了。

“不用紧张,做好防护就行,也不用你去验尸,你只要确定一下尸体的情况也就可以了。

但作为镜查使,该有的胆量还是应该要有的。

不过你应该是第一次看见这样的尸体,所以会有一些不适也是正常的。

这个给伱,到时候在鼻子下抹点,会好很多。

不过你要劲量学会适应,不然有些时候气味也是线索的,你要是用了这个闻不到,那就错失线索了。”

凌浩递给了陆琳一瓶风油精,虽然说是让她用,但又说了用了后可能会丢失掉什么东西。

整的陆琳拿着风油精都不知道应该是摸还是不摸了。

不过这个犹豫在到了河道边看见尸体的那一刻她就后悔了。

真的不应该逞强的,应该先抹点风油精的,现在好了,不光有视觉的冲击,还有气味的冲击,让她的胃现在是翻江倒海的。

还好风油精一直在手里,急忙补救还算是来得及。

【仙人板板,这游戏太不人性化了,这个画面怎么也该有个马赛克什么的吧。

虽然说是超真实的,但这也未免太真实了些,吓死我了!】

短暂的调节之后,在风油精的帮助下陆琳也算是稍微的缓和好了些。

这时候法医那边也已经完成了初步的检查,尸体已经被装进了裹尸袋里带走了,陆琳也可以开始正式的工作了。

“有没有身份信息什么的?”发现尸体首先就是寻找尸源,不过这一次因为尸体是全身赤(裸)的,因此根本就没有找到任何的身份信息。

现场也进行了打捞,不过并没有找到衣物等东西,所以尸源还得从另外的方向寻找。

“死亡时间能不能确定?”

“只能大概估计在20-30天左右,这个要经过进一步的检查才能知道。

由于这条河的缘故,所以这个时间范围有些广。”

法医NPC现在没有办法给出详细的死亡时间,但现在给的这个时间也是能说明这人已经死了很久了。

“这么久了,这附近的人都没注意到吗?这味道可不是一般的臭的啊。”陆琳对尸体的臭味还是心有余悸。

“这条河就是个臭水沟,一般人都不会在这附近溜达的,如果不是清理河道说不定都发现不了。

我记得你的第一案好像也是在一条河,当时的凶手不就是利用了河道的臭气掩盖了尸体的味道嘛。”

凌浩的话让陆琳想起了之前的案子,但因为那个案子的间隔有十年,当初的臭水沟已经经过和河道改制变的很干净了,所以她对这个掩盖臭气的方式没有那么的印象深刻。

不过她相信,经过了这次,她一定会牢牢记住这点的。

“好像也是,但不管如何,还是先到附近问问吧,先找到尸源才是最主要的。”陆琳说着就准备和凌浩到附近去问问,只是凌浩却有些为难了。

不过他也只是稍微的皱了皱眉头,最后还是和陆琳一起在附近走访了一番。

附近住的人对于这条河可都没有好印象,臭气熏天的,几乎没有人愿意靠近,也因为这个原因,他们并没有注意过有什么人往河里抛过尸。

“看来我们这样找有些大海捞针了,不然我们先回去,从失踪人口上看看。”凌浩看了看时间,提出了回去的想法,这已经是凌浩今天第三次看时间了,虽然是第一次提出回去,但陆琳大概能猜到凌浩应该还有什么事要做。

想了想确实这样问也不一定有结果,陆琳也觉得应该回去看看了。

凌浩将陆琳送到镜查局门口之后只让陆琳自己下车了,看的出来他这是有事。

“一会如果你要出去就给我打电话,如果不着急就等等我,如果着急的话就看看办公室里有没有其他人,让他们帮帮忙,别一个人行动知道吗?”凌浩走之前特别的叮嘱陆琳,陆琳只能点点头,然后让他快去忙别的事。

进了镜查局,陆琳并没有着急回办公室,而是先去了法医那边,想要确定一下死者的具体情况,然后才好查有没有失踪的人口。

虽然法医现在还在进行验尸,不过基本的信息是能给的了。

死者为女性,年龄18-20岁之间,右脚踝有骨折后愈合的痕迹。

有了这几条也就能去查查失踪人口这边有没有附和条件的了。

陆琳经过了几次人失踪了都不报案的情况,这次她都有点没有信心了。

不过这次她运气不错,居然找到了几个附和性别和年龄的报案。

电话联系了报案人之后,又有一个名叫徐莎莎的人确实是在小时候有过右脚踝骨折的情况。

这三条都附和的情况,陆琳也能初步认定这个失踪的徐莎莎很有可能就是死者了。

让报案人到镜查局来了一趟,报案人是徐莎莎的父母,正合适能通过DNA来确定徐莎莎和死者是不是同一人。

在等待DNA结果的时候,徐莎莎的父母内心很忐忑,一心想要找到自己的女儿,但又十分的希望这个人并不是自己的女儿。

可当DNA的结果出来的时候,虽然陆琳不忍心,但还是要告诉对方结果。

当结果告知对方之后,徐莎莎的母亲直接瘫软在地上,哭的那叫一个撕心裂肺,而徐莎莎的父亲虽然没有哭出声来,但那眼泪也是默默的流了出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