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金钱背后的抉择(7)

陆琳和艾玲玲两人在讨论魏佳德的时候,朱书瑶的妹妹朱乐瑶被带回了镜查局。

陆琳这次都没有让艾玲玲邀请自己,她就主动的和艾玲玲一起去审问朱乐瑶了。

朱乐瑶坐在审讯的椅子上,虽然一句话没说,但从她的眼神中看的出有很浓的悲伤情绪。

同时在看见艾玲玲和陆琳两人进到审讯室的时候她的神情中又带着一丝不满。

“知道我们为什么将你带到这来吗?”艾玲玲也不知道是不是没有看出朱乐瑶眼神中的不满,直接就开始询问了。

“知道,不就是砸了人玻璃嘛。”朱乐瑶满不在乎,而且直接就承认了她扔石头的事情。

“只是砸玻璃这么简单吗?这个是你扔进去的吧。”艾玲玲将那张威胁纸条亮了出来。

朱乐瑶也就看了一眼就承认了。

“为什么要威胁魏佳德?”

“威胁?呵呵,你说为什么?

伱们镜查使无能,让杀害我姐姐的凶手一直逍遥法外,这么还不让我吓吓他了?

不就是收了他的钱嘛,他那点手段谁不知道啊。

你们这些镜查使,就是这替有钱人办事的。

我姐姐都死了,你们不抓凶手,我就扔个石头,你看看这才过了多久,你们就把我给抓来了。

有钱能使鬼推磨,这话说的一点没错。

你们开个价吧,要多少钱你们才能将魏佳德这个杀人凶手给抓起来。”

朱乐瑶说到这的时候明显神情有些暗淡,不过很快她这种暗淡就变成了更强烈的不满。

“办案讲究证据,现在证据不足,根本就不可能定罪。

我们不能为了快速破案而随便抓人不是。

你说魏佳德是杀害你姐姐的凶手,你是不是有什么证据没有提供给我们。

只要是能证明魏佳德是凶手的证据,确认是真实的我们自然是会将他绳之以法的。”

陆琳可不接朱乐瑶这钱不钱的话题,而是好奇她为什么那么确定魏佳德就是凶手。

“证据!证据不是靠你们找吗,我要有证据不早给你们了。

反正我姐死之前和我说了,如果她出什么事,一定就是魏佳德干的,你们围着魏佳德好好查查就知道了。”

朱乐瑶倒是想提供证据,但她当时在学校,什么都不知道。

而且警察都找不到证据,她又怎么可能找的到。

但她坚信,姐姐的死一定是和魏佳德有关系的。

“你姐姐有没有说过为什么一定就是魏佳德?”

“还能为什么,姐姐之前借给他三百万创业,现在我们家公司有困难了,自然就让他还,可他居然不承认那是借的,非说是我姐姐赠与他的。

这不就是不想还嘛。

为了不还钱,就杀害我姐姐,他那样的人应该做的出来这样的事。

毕竟三百万也不是小数目,一些家庭可能一辈子都挣不到这么多呢。”

朱乐瑶说的这些陆琳他们其实已经知道了,但这也不能证明魏佳德就是凶手,反倒是让陆琳更加肯定自己的想法了。

对朱乐瑶的审问也就没有那么重要了,因为朱乐瑶确实是拿石头砸了魏佳德的窗户,因此艾玲玲觉得还是应该给她一点教训,于是也没说放她走的事情,而是让她继续在审讯室里待着。

陆琳准备回到会议室的时候将自己的想法和大家说说,结果刚进入会议室单艾琪就一脸不爽的看着他们,特别是对艾玲玲这个求助者更是表现的很不满意。

“你们两个跑哪里去了,我们看完那些证据了,还是觉得这个魏佳德的嫌疑很大,反正他就在镜查局里,我们再审问一番吧。”

单艾琪虽然是在用商量的口吻,但说完这话的时候她就已经往门外走了。

“刚才我们得到了一些别的证据,我有一些想法和大家说说,大家看看有没有这个可能性。”陆琳看单艾琪这样就懒得理她,而是直接忽视她的提议和会议室的其他人说话。

易耳戊原本也是觉得在没有新证据的情况下就去审问魏佳德必然是得不到什么好结果的,只是之前陆琳他们不在的时候也没想到别的什么办法,所以才会同意单艾琪的提议。

但现在陆琳说有新的证据了,那自然是要听听陆琳的想法咯。

在场的人不光易耳戊是这样想的,其他人也是这样想的,所以单艾琪走到门口,看没人跟着她,又只能顺从大家的想法了。

陆琳让艾玲玲将之前拿走的水果刀,以及自己的拍的照片拿给大家看。

趁着大家看的时候她就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这个刀是抵着墙的,这个印子就能说明,加上刀进入身体的角度,我现在就只想到了一种刺入的方法。”

说到这的时候陆琳就将自己的左手背在了身后,然后慢慢的往墙边靠,等靠近墙的时候她就停了下来。

她的这个动作大家明白她这个动作的意思了。

所以人都吃惊的看着陆琳,感觉她这个想法有点夸张了。

“还能这样?她为什么这么做啊?”易耳戊虽然在问,但已经在思考陆琳这个想法的可能性了。

“有可能,太有可能,这样的话很多东西都能解释的通了,只是这个游戏里有这样的死法吗?”司伞在思考过后觉得陆琳这个想法太有可能了,但由于这是游戏,他反正从玩游戏到现在没有遇见过这种案件,所以他有些不敢确定这个死法·会不会在游戏里出现。

“我之前也怀疑过,但我们这个游戏是超真实的,也就是那种无限接近于现实的游戏。

现实里会发生的事情,这里都会发生,因此这种死法也一定会出现的。

不光这种死法,说不定以后还会出现意外或者别的非谋杀案件,所以我觉得我们是可以将这次这个案件进行这样的推论的。

毕竟只有这样的推论才能将这个案件所有的证据都串联起来。”

陆琳的说法确实是点醒了大家,所有人都局限这是个游戏了,忘记了这个游戏的一个超真实的设定,因此才一直在寻找凶手。

艾玲玲最为激动,自己在这里困了这么多天,现在终于有希望出去了,急忙将陆琳的推论告诉了她这个镜查局的局长。

当她说出朱书瑶是自·杀的这个结论的时候,陆琳他们同时退出了游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