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金钱背后的抉择(3)

“虽然凶器上没有指纹,但他没有不在场证明,甚至自己都承认了案发那个时间段就在现场,凶手肯定就是他了,何必在费事去查什么凶器上的指纹啊,这样只能把自己带入死胡同里。

要不这样,我们分成两队,一队提审那个魏佳德,一队查别的线索怎么样?

我想审魏佳德。”

单艾琪觉得陆琳想太多了,同时觉得其他人也会和她一样觉得陆琳想太多,所以准备和陆琳分开,让陆琳一个人去研究什么指纹,她和其他人轮番审问魏佳德,相信很快就能有结果了。

可是她没想到,自己的这个提议确实得到了大家的赞同,但愿意和她一起审问魏佳德的人居然一个都没有,所有人都想要再去调查一下再做决定。

“你们……”单艾琪对于大家的选择很吃惊,再看看艾玲玲,发现她好像根本就没有考虑过自己的提议一样,这可就让她气不打一处来了。

她可是来帮忙的,这个求助的人就算不赞同自己的提议,那也不能完全无视她吧。

可现在所有人都不打算审问魏佳德,那就说明大家的想法都和陆琳一样想要查查别的线索,因此她虽然心里开始对艾玲玲和陆琳两人不满,但也不好表露出来,起码她自己觉得将情绪隐藏的很好。

“我们去看看现场吧。”陆琳假装没看出单艾琪情绪,然后让艾玲玲带大家去看看现场。

艾玲玲原本就是要带大家去的,甚至车都准备好了,刚才因为在给大家介绍案情,加上有个单艾琪这个新手在,所以稍微的耽误了一下,现在陆琳提起了,自然是招呼大家一起上车去案发现场了。

被害者所住的小区是个高档小区,听艾玲玲介绍,这里的房价算是W市第一梯队的了。

能在这个小区住的人非富即贵,这也说明了朱书瑶也算是有钱人。

“报案的就是朱书瑶对门的邻居,因为看见朱书瑶家门没关,好奇的走来一看就发现朱书瑶趴在地上,背上插着一把刀,吓的急忙报警了。”到了朱书瑶的家门口的时候,艾玲玲就开上给大家再次详细的说了这报案的经过。

同时大家也都做好了准备进入到了朱书瑶的家。

地上自然是没有尸体的,但有一个人形的图案,这样能表明当时朱书瑶趴着的位置。

“头对着门的?”陆琳看着这图形很是奇怪。

假如魏佳德说的是真话,他只在门口待过,那么就不可能造成死者这个方向的死法。

“这很奇怪吗?”单艾琪并没发现奇怪的点在哪里。

“确实奇怪,那个魏佳德的鞋印到什么地方就没有了?”易耳戊虽然接了单艾琪的话,但没有给她解释,只是询问艾玲玲魏佳德鞋印问题。

“只到这里,这里之后就没有鞋印了,也没有袜印和脚印。”艾玲玲知道易耳戊这样问的目的,于是将袜印和脚印的情况都说了出来。

但这样的情况就有极大的可能说明魏佳德说的是真的,他确实只在门口站了一会,根本就没有进屋里来。

而朱书瑶的死法的方向就很奇怪了,除非她在中刀之后,往前跑了一段距离,然后再转身又往门口的方向去,然后才因为体力不支的情况下倒地。

但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呢?完全没有必要啊!

陆琳眉头微皱,实在是看不懂这死者方向的问题。

当然其他人也看不懂,只能继续根据这个疑问继续猜想。

“有没有可能当时屋子里还有另外一个人?”说话的这位名叫司伞,是和他们同行的一个这次新认识的朋友。

他提出的这个问题确实也是有可能发生的,既然魏佳德没有进来,那么就先暂时排除他的嫌疑,往别的方向思考。

“我当时也这样想过,但整个房间,除了门口有魏佳德的鞋印之外,就再没也有发现任何其他非朱书瑶的痕迹了。

我甚至连墙缝这些不容易注意到的地方都仔细检查过,根本找不出别的任何一个人的痕迹了。”

说到这艾玲玲也很无语,她也是怀疑过其他人的,但她相信不可能有凶手能将自己的痕迹完完全全的都弄走的。

特别是在还要留下朱书瑶的痕迹的情况下。

“这么干净的吗?”陆琳也不相信会有人在不留下任何痕迹的情况下作案,所以这个案子就现在所了解的情况看来,真的是太诡异了。

“既然只有魏佳德的痕迹那说来说去还就只有他有嫌疑了,虽然我不知道你们觉得这尸体的方向有什么奇怪的地方,但现在所有的证据都在说魏佳德是凶手,那他就只能是凶手。”单艾琪根本就不明白这几个人到底在想什么,现在线索这么明显了,为什么还要查,把人抓起来打一顿,不信他不招。

“不对,我觉得这样明显的证据来证明凶手就是魏佳德,未免有些刻意了。

对了,玲玲你之前说是在什么地方看见朱书瑶和魏佳德的合照的。”

陆琳打量了一下这房间的格局,发现没有什么地方是用来放合照的,但艾玲玲之前明明说了在屋子里发现了合照的。

“就这里,靠着这个花盆放了一个这么大的相框,里面就放在他们两人的合照。”艾玲玲指了一下电视柜上的一株多肉植物,同时还给大家比划了一下相框的大小。

看她比划的大小,大概有十寸照片那么大,这么大的相框已经能将多肉植物完完全全的挡住了。

一般人会这样去将两个东西这样摆放吗?

理论上来说应该是不会的,毕竟分开放又能看见照片,又能看见多肉植物。

但从电视柜上原本有的东西来看,这个位置放多肉植物是没有问题的,但放相框就有些突兀了。

陆琳端起了多肉植物,看见这花盆低在电视柜上留下了一个痕迹,那就说明这个位置一直放的就是这个多肉植物。

至于那多出来的相框,明显就是刚摆上去不久的,甚至都没有想过移动一下多肉植物。

而假设魏佳德就是凶手,看见这里有自己的照片,难道不会为了避免嫌疑将照片拿走吗?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