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夜色中消失的门卫(6)

等区域确定好之后,就只能祈祷蛙人们真的能从这片水域中找到点什么才好。

因为河水不算清澈,因此蛙人在河里待了很长的时间,不过上来的时候确实带了东西上来。

首先上来的就是一只手臂,有了这只手臂,都不用陆琳在说什么,蛙人们都知道要继续了。

凌浩也快速的通知法医,告诉他们来活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从水里捞出来的尸块越来越多,法医一来就开上忙碌,很快就在地上摆出了一个大概的人形。

只是有些地方还是缺失了,不知道是没找到,还是已经被河里的水生动物给吃了。

不过缺失的部分不多,还是能确定是一个完整的人的。

在衣服口袋里找到了身份证,已经能够证实这就是李健国了。

“仙人板板啊,这得多狠的心才能对这样一个老人下得去手啊!”陆琳眉头紧皱,因为她实在是不明白凶手的想法。

现在已知的几个嫌疑人,能有体力将一个成人进行分尸和抛尸的,也就只有李晓波了,但李晓波给人的感觉不太像是会对李健国动手的人。

别的不说,就陆琳他们偷听到的李晓波和王玉兰吵架的类容就能听出李晓波是真的将这位继父当做父亲来尊敬和喜爱的。

要知道那时候李晓波并不知道他们会出现在门口,因此这说出来的话明显也就不可能是事先准备好的。

加上后来询问他话的时候,他表现出来的也是对李健国的喜爱,而对他亲身父亲反倒是带着很深的恨意。

因此陆琳的心里对李晓波的怀疑明显是很少的。

难道说这里面还有什么人是自己没有想到的?

可李健国的社会关系很简单,到底是怎样的人才会对他抱有这样大的恨意呢。

陆琳在思考的同时,那边蛙人差不多已经将所有的尸块都找到了,看他们的样子应该是准备收工了。

处于礼貌,他们自然是要来和陆琳说一声的。

陆琳原本准备习惯性的点头让他们走的,但看着那被分割的乱七八糟的尸块她脑子里突然觉得好像少了点什么。

“不对,凶器!

既然凶手能将尸块扔进河里,那凶器有没有可能也顺手扔进河里了。

毕竟带血的凶器拿在手上很不方便。

最主要的是能将尸体弄成这样,必然不可能是匕首之类的小东西,所以我认为凶手很有可能将凶器扔进了河里。”

陆琳的分析很有道理,原本准备离开的蛙人,就又下水了。

这次的目标是凶器,而大部分的凶器都是金属的,所以带上专业的工具很快就在水里找到了一把斧子。

经过鲁米诺试剂的检查,这斧子上可是带有打量的血迹的。

很明显这就是凶器了。

而这个斧头和一般的斧头又不太一样,看起来像是有很多功能的一种斧头。

陆琳有手机拍照在网上查询了一番,发现这种斧头一般是野外露营的时候的常用的一种多功能斧头。

换而言之就是这个斧头属于驴友专用的,这是不是就能表明凶手很有可能就是一个驴友。

可一个驴友和李健国能有什么交集呢?看来还得问问他的家人了。

回到镜查局,通知李晓波来认尸的时候,陆琳顺便就问了李晓波这个问题,只是得到的答案是李健国完全就不可能和什么驴友有关系。

不光是他这样说,王玉兰也是这样说的,王玉兰甚至都不知道什么是驴友,这也算是变相的证明了李健国应该确实和驴友没有什么关系。

这下好了,好不容找到了凶器以为有了新线索,可惜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头绪,甚至还将案子弄的更迷茫了。

陆琳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无奈的看着自己手里现有的证据和口供。

这次这个案子调查了这么久居然只有这点证据,最主要的是到现在连嫌疑人都没有方向。

【仙人板板,一定还有什么东西被我遗漏了,不然不可能推不出来的。

这个游戏虽然标榜着超真实,但绝对不可能出现破不了的案的,看来还得去现场再看看。】

陆琳站起来就准备叫上凌浩一起去案发现场,可凌浩这会居然不在。

作为她的专属司机他居然会有不在的情况,这还是第一次遇见。

当然凌浩毕竟不是真的NPC,他要负责的事情说不定很多,因此他现在或许又去了哪个城市去做迎新的工作了吧。

难怪之前凌浩会让她去学车,原来是有原因的啊。

可是现在她的司机不见了,她也不可能找个NPC送自己过去吧,毕竟现在是下班时间了,这NPC们似乎都下班不见了。

【算了,打车过去吧,反正这里超真实,应该能在路上找到出租车的。】

陆琳也没给凌浩打电话,自己做了决定之后就出了镜查局。

还别说这游戏里真的能打到出租车,而且着出租车司机和现实中的一些出租车司机一样,很喜欢和乘客聊天。

“美女从镜查局出来,应该是个镜查使吧,你们镜查使这晚上都下班点了还要出任务啊?

真是辛苦!

不过有你们在我们这些小老百姓也能安心的生活。

说起来美女是去调查工地的案子吧。

那栋烂尾楼也是厉害,一直都有闹鬼的传言,现在好了真死人了,这下那些喜欢探险的人估计要更疯狂了。”

出租车司机真的是城市里的消息得知最快的,在陆琳说了要去的地址之后,这司机就很自然的想到了李健国的案子,甚至还想和陆琳聊上一聊。

“应该没有哪个新闻报道说那里死人了吧,你怎么说那里死人了?

伱说的探险又是怎么回事?”

陆琳从司机的话中一下抓住了两个重点,虽然说并不是怀疑司机就是凶手,但他的话中确实让陆琳察觉到了一些她所遗漏的东西。

“没死吗?我听说很大一片血迹啊,那么多血我还以为人死了呢。

至于探险,其实就是一些小年轻们的玩法,我也是之前载过一对小年轻,他们就是去那工地探险的。

说是听说那里闹鬼,所以就去玩玩,有的时候还会在那里住上一夜。

真不知道他们这些孩子是怎么想的。”

司机的话让陆琳似乎又找到了新的想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