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阁楼里的编织袋(3)

死者为男性,身高1.76米,年龄在25-35岁之间,无钝器伤,因此具体死因还要进一步的调查。

“这么年轻就死了,家里人难道都没发现吗?”陆琳一听死者只有25-35岁,这么年轻,那家里应该是有父母在的吧,就算没有父母,朋友、同学也应该发现异常才是啊。

“这就是问题所在啊,法医说这人死了大概有5-10年,这一个人消失了这么久这么可能不被发现。

我已经让人在查最近十年的失踪案了,希望能从这里面找到点线索吧。”

凌浩的安排其实陆琳想要做的,这到让陆琳觉得这个NPC还挺不错的,这些基础的动作都直接做了,也就不用她去一步步的安排。

当然这也可能是这游戏是超真实的缘故,这凌浩的角色是她的同事,自然不能什么都不做的。

而且这户籍所那边的消息也来的快,表示已经将十五年内的失踪人口都汇总了。

排除了女性、身高、年龄不符的人之外,还剩下三人。

而这三人中有一人已经确定死亡,一人因为犯案被抓,只剩下最后一人有可能是死者了。

虽然只有一个人了,但也是一个线索,所以陆琳自然要和这个失踪案的报案人联系一下了。

只是报案的时间太长,留下的座机电话已经不在使用了,陆琳只能根据报案人的地址跑一趟了。

可谁想到等她和凌浩到了之后,开门的人正是那个失踪人口。

经过一番简单的询问之后才知道是当年镜查局的同事的失误,居然没有将这个失踪案给销案。

“是不是很挫败,不过不要灰心,这案子属于成年旧案,很多线索都没有了,只能慢慢的查。”凌浩居然在安慰陆琳,这倒是让陆琳忍不住的再次感叹这个NPC的智能。

只是查了这么久却一无所获,这让陆琳自然是有些灰心的,于是准备退出游戏休息休息。

可是这个时候她才发现她找不到存档的地方,也找不到退出的地方。

一开始她只是觉得这个游戏超真实,加上案子发生的突然,她都没来得及研究一下这个游戏就直接进入了破案的过程,这让她一直都没注意到这个情况。

这可让她有些不知所措了,甚至有些紧张和害怕了。

这是游戏的BUG还是说她其实已经穿越了?

要知道这个什么M城她可一点都不熟悉啊,不光不熟悉甚至都没有一个落脚的地方。

这一旦天黑她该怎么办?

不可能睡在镜查局吧。

而且最主要的不是落脚地,而是她到底要怎么才能出这个游戏?

虽然她喜欢玩这种推理游戏,不代表她愿意玩个游戏就把自己搭进来啊。

所以她现在真的手足无措了。

“六零,你怎么了?”还好这个时候凌浩看出了她的无措,以为她对案件如此认真,认真的有些魔怔了。

而他对陆琳的称呼让陆琳反应过来,这人是NPC,而且叫的是自己的ID,想来他应该知道要如何退出游戏才对。

“我要怎么退出?”陆琳也没和凌浩客气,直接的问出了她心中的疑问。

凌浩听见这个问题先是一愣,然后微微的皱眉,最后才惊奇的看着陆琳。

“你是第一次?”这答非所问的回答,让陆琳也皱起了眉头,觉得这人脑子有病,怎么突然问到自己的第一次去了。

怎么说这NPC也是镜查使才对,不至于对她耍流氓才对。

不过很快她就明白对方问的第一次指的是什么了。

还好她还算理智,没有直接就给凌浩一脚,而是“乖巧”的点了点头。

“将案子破了就自动退出了。”凌浩看她真的是第一次,于是也认真的回答起来。

“那一直不破呢?”陆琳一下就想到问题所在了,这要退出就得破案,如果不破那就不能退出,那一直破不了会不会就在这里待下去了。

“如你所想。”凌浩这话直接让陆琳愣住了。

然后定在原地好好的观察了自己一番,确定自己身上真的没有退出的东西。

就连跟着她一起进入游戏的手机在上面也找不到那个游戏APP 了。

“有什么好纠结的呢,不就是要求破案嘛,破了不就好了,放心有我在。”凌浩拍了拍陆琳的肩膀,想要用这样的方式让陆琳放宽心。

也不知道这NPC是有什么魔力还是有什么设定,被他这样一拍陆琳好像真的想通了。

既来之则安之嘛,不就是破案嘛,一个游戏的案子能有多难。

这种游戏的案子都得带有BUG的,所以她相信自己现在只是路线没走对,等路线走对了那破案也就不远了。

想通之后,她就开始关心起在游戏的休息和吃饭的问题了。

没想到这超真实的游戏里真的什么都很真实,休息当然是有宿舍的,而吃饭那就看你自己想在什么地方吃了。

路边那么多的餐馆,加上镜查局里还有食堂,这些都是可供选择的。

当然也是要花钱的,只是这里的钱都是虚拟货币,陆琳看了看自己带进来的手机里的余额显示是有1000元的。

有钱就行,吃住不担心了,她现在只用好好的想想案子的问题就行了。

毕竟早点出去才是王道。

刚才拜访了失踪人口,发现这条路错了,那就得重新找线了,但现在能想到的地方都已经排除了,就连中介那边也已经询问过了。

全都是错的,那现在只能去寻找新的证据或者线索了。

果然,等他们回到镜查局的时候,法医那边又来消息了。

尸体的信息之前已经说了,现在说的是从尸体身上携带的东西里得到的信息。

一小摞看起来像名片的东西,经过技术部门的分离确定是名片,但因为摞在一起,因此能得到的信息很少。

勉强能看出这一摞名片都是一个人的,而名字可能是叫“曹凯康”。

或者那个“康”字也有可能是“唐”、“庸”这样的字。

因为一摞名片都是这一个人的,那么陆琳可以合理的怀疑这死者有可能就是叫这个名字。

既然又来了一条新线索,那就让户籍部门查一查名字了。

除了名片之外还有一些衣服的纤维以及一双皮鞋。

只是这些东西是不是能辅助锁定死者那就只能在进一步的查了。

一些破布都已经看不出颜色了,陆琳自然是不抱希望了。

但即便不报希望也要查啊,万一呢。

事情安排完了之后就又是等,于是她就去看了看自己的宿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