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秸秆地里的火焰(4)

这个板车的主人的各种状态都表明了他不可能是凶手,但陆琳还是询问了他的不在场证明。

当然这人昨天晚上到今天早上都一直在家,家里人都能作证。

这一点陆琳和凌浩两人也都觉得他没有说谎,但还是留了他的联系电话,让他随时保持电话的畅通,并且最近不要出远门。

如果镜查局后续需要他配合要随传随到。

这人自然是连连点头表示绝对配合,不过就他那急切的表现就知道他可不希望再次被找了,那板车他是不打算要了的。

凌浩叫来NPC将这个板车给带走了,然后两人又在附近看了看,确定没有发现第二辆可疑的板车后才驱车回了镜查局。

回来的时候法医那边已经出报告了,不得不说这游戏里的法医速度就是快。

死者女,年龄在18-22岁之间,死亡时间15-16天之间,全身多处击打伤,死因是内脏衰竭。

“什么?不是昨天死的?”陆琳一听死了十多天了,这可就夸张了。

这可有点颠覆大家的认知了,怎么会有人将一个死了十多天的人放了那么久之后才焚尸呢?

这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至于死因是内脏衰竭,法医说这是被打的,也就是说这姑娘在被打之后并没有马上死亡,而是因为内脏衰竭一点一点的死去的。

这死之前她到底是清醒的还是已经昏迷了,如果是昏迷了还好,但如果是清醒的,是不是就一直感受着自己生命的流失,直到自己慢慢变冷,这得多无助和害怕啊。

【仙人板板,到底是怎样一个人,才能做出这样的事来!】

陆琳看着验尸报告,这眉头都快皱一块了,很替死者不值。

还好这只是游戏,并不是现实。

短暂的感叹之后,还是得继续查看线索,现在现场的线索算是都带回来了,那想要进一步的调查,就只能从这已知的线索中寻找突破口了。

“这头发是紫色的?能确定是死者的吗?”陆琳看到几根紫色的头发,这个头发也是从现场带回来的,这是死者已经被烧成那样了,这头发居然还在,甚至还能看出紫色来,这不得不让陆琳怀疑这到底是不是死者的。

“在发现尸体的不远处,也就是车轮印的边上,有极大可能是死者的,正在做DNA鉴定,估计下午就能出结果。”凌浩并没有将话说死,但这发现头发的位置就很能说明问题。

这头发出现在林伟才的地里,而林伟才两口子她都见过,并没有紫色的头发,那就只能是别人的了。

要么是死者的,要么就是凶手的,但不管是哪一个,都一定和本案有关,这么有标志性的发色,想来在合兴村那里随便问问就能知道谁家女孩子顶了一头的紫发吧。

“呵呵,浩哥,可能又要麻烦你送我去一趟合兴村了。”陆琳自从知道凌浩不是真的NPC之后,对他的态度自然就不可能再像对待NPC那样了。

“走吧,不过这驾照的事情你得上点心。”凌浩对于陆琳的请求是不会拒绝的,但还是提醒陆琳应该去搞个驾照。

“放心放心,出去就去报名去。

对了,我先让人查一查有没有人报过失踪,这花样少女死了十多天了,家里人应该是报过案的。”

陆琳这边安排完之后就和凌浩又去了合兴村,在路上的时候就接到之前拜托查失踪人口的镜查使的电话,并更没有附和死者年龄的报案。

“仙人板板,你们这游戏里的人都不喜欢报案的吗?

上次那个死者死了十年都没人报案,这次这个死了十多天也没有人报案,真是见了鬼了。”

陆琳挂了电话之后就忍不住的吐槽,她在这游戏里除了之前那个求助的案子,这还只是她的第二个案子,结果两个案子的死者都是死了一段时间了,却没有任何人报失踪,这能不吐槽嘛。

“有的时候不报失踪其实也是一条线索。”凌浩看了一眼陆琳,虽然在公司的规定里,他是不能在玩家游戏的时候提醒的。

但他说的这话其实也不算是提醒吧,毕竟这次这个案件他还没看出这不报失踪和线索有直接的关联。

陆琳想了想也是,上次那个不报失踪不就是因为凶手一直在给两位老人寄东西嘛,这不就是线索嘛。

只是不知道这次这个不报失踪是不是也是线索。

很快两人又到了合兴村,林伟才正在地里烧他们那片田剩下的秸秆,当然案发的地方他是不敢动的,毕竟还有镜查使在看着呢。

只是林伟才看见陆琳就紧张,以为陆琳又怀疑他了呢,但他也不敢转身跑啊,毕竟人家是镜查使,自己要是跑了,那不更让人怀疑了。

“镜查使同志,伱怎么又来了啊?”林伟才小心的询问。

“你紧张什么啊,问你点事,你们村子里有没有人的头发是紫色的,那怕是挑染的也行。”陆琳看这林伟才就没啥好态度,谁让他打女人。

“这……我不清楚啊,我是有媳妇的人呢,没事看别的女人做什么啊。”林伟才想都没想就直接说不清楚了,说话的时候还特别的看了一眼远处也在烧秸秆的匡淑艳,确定她没有听见陆琳的问题才算放心。

陆琳看他这表现都想笑,这么害怕媳妇的一个人今天早上到底是怎么想的就敢打人了呢,而且还把匡淑艳的脸打成那样。

当然这和案子没有关系,而且匡淑艳还去镜查局备过案了,自然是有负责这种事情的镜查使来管。

她现在得找到那个有紫色头发的人才行。

“那你们合兴村的发廊在什么地方?”陆琳想了想,这紫色的头发必然是染的,那么问发廊相对来说应该比问村民来的快。

“这个我知道,就在那边,看见那个花被子了没,就是在那个巷子里面,走过去就看见了。”林伟才热情的给陆琳指路,这感觉就像是希望陆琳快点过去,可别再和他说话了,他害怕。

“好了,你忙你的吧。”陆琳对于林伟才那迫切的状态也没在意,反正问到发廊的位置后她也是要离开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