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秸秆地里的火焰(3)

陆琳刚才就准备去询问发现尸体的几人,结果被匡淑艳的突然出现打断了,不过都是要询问的人早点问谁晚点问谁没多大区别。

发现尸体的一共有三个人,两女一男,三人虽然不是一家人,但是三人今天是一起到的地里。

因此来的时候他们就看见了林伟才家的地已经在烧了。

“当时就有火了?那看见里面有人了吗?”

“隔得远没注意,但这几天少秸秆的多,所以我们没在意,他们家的秸秆原本就没烧,所以今天烧也很正常。”一个圆脸的女人回想了一下当时的情况,并没注意到火里有没有人。

其他两人同样想了想,好像也都没注意到。

“按照规定燃烧秸秆的时候一定要有人看着,你发现又火却没有人看着不觉得奇怪吗?”

“这没什么奇怪的,虽然说规定是这样规定的,但人也会出现三急的情况嘛,所以有的时候会去跑跑三急,邻里之间也会相互帮忙看着一下。

所以当时看见没人还以为他们家的人上厕所去了。

都是后来我看一直都没人回来才好心的过去帮忙看着一点,谁知就看见那火里有人了。

可吓死我了。”

男人说到这的时候还不忘用夸张的表情表示今天他被吓的有多厉害。

可惜陆琳不关心他被吓的有多惨,只关心他们来的时候是只有林伟才家有火还是说其他地方也有火。

“其他地方肯定也有啊,这只给三天的时间像我们地小的一天就烧完了,那些地大的人家可不就要烧很久嘛。

所以有些人会烧个通宵,有些人会一大早就来,我们算是来的晚的了。

只是来的时候其实也没几家在烧,除了这林伟才家,就好像那边有几个火堆。”

短发的女人指了指远处,那边现在都还有烟,想来还在烧着。

只是这距离这么远,估计就算是有人在也不一定会注意到这边的情况。

但既然有人在田里该问的还是得问。

和这三人这里了解了基本情况之后,就去刚才短发女人指的地方去问问,虽然没抱什么希望。

结果这没报希望,地方居然还有了一点线索。

这边烧火的人说他们确实看见有人从林伟才家田的方向往反方向走,而且还推着个空的板车。

只是这个人是不是就是凶手他们就不知道,毕竟只看见了往回走的人,并没有看见去的。

而且这农村地区推板车也是很正常的,而且对方也只是从林伟才家的地那个方向来的,到底是不是从林伟才家的地里出来的他们也不敢保证。

同时因为当时天还没亮,加上他们这边有火因此看不清远处黑暗的地方。

所以只知道有人和板车,因为听见了板车的声音和看见了人影,至于人是男是女目击者就说不清了。

但不管如何这也是目前最有可能的情况,特别是板车的出现,这直接能够证明林伟才家的地不是第一案发现场了。

回到林伟才家地里,痕迹科的人差不多已经将现场的各种证据都收集的差不多了,各种小标签都出现在地上,这也让陆琳很快就发现了这地里的一排车轮印。

这排车轮印刚好和目击证人说的板车对上了,那接下来只用到板车或许就能知道谁是凶手了。

所以她和凌浩两人决定先去找板车,至于法医的验收报告,这一时半会也出不来,她也就不跟着回市里的镜查局了。

寻找板车,首先是按照车轮印,但也只能在地里的时候看见车轮印,当到了正路上,也只有一小段距离因为带着地里的泥土而留下印子,之后的路上都没有印子了。

不过也就这一小段距离,刚好和证人说的方向一致,这也算了有了个初步的方向吧。

还好这条路岔道不多,很快他们就在池塘边看见了一片很湿的地方。

这里又发现了板车的车轮印,这次是直接进入了村子里。

顺着这个方向刚进入村子就听见有个男人在骂人。

“踏马的哪个龟儿子的用了老子的板车给老子弄的这么湿呱呱的,老子还怎么拉货。

踏马你要做好事也踏马也给老子洗干净啊,整的全踏马的是水草,一看就晓得是用的河水。

老子这个板车是用来拉面粉的啊,面粉懂不懂,那是吃的,吃的,踏马的!”

骂人的男人一边骂一边在用清水重新洗自己的板车。

陆琳远远的听到他这一口一个“踏马的”就知道要完。

现在看着这人还在用清水洗那就更是无奈了。

和凌浩对视了一眼之后还是急忙上前阻止了对方继续清洗板车的举动。

“你们是镜查使,哎呀,伱们来的正好,你们来看看我这个板车,你们说说是哪个杀千刀的看我不顺眼故意用这河水恶心我啊。

你们可要把他抓住,不然我今天的损失找谁要去。”

男人倒是确实停下了手中洗板车的动作,但似乎还没搞清楚状况,还在想着谁陪他这一天的误工费呢。

陆琳只能再次耐心的和对方说了一下他们的目的。

“什么!你们说我这板车可能拉过死人?镜查使同志这可不兴乱说的啊。

我这可是拉面粉的车,这要是被人知道我的板车拉过死人,我这生意可就没发做了。”

男人虽然嘴里说着不相信的话,但已经将手里洗车的布丢在了板车上,甚至还不着声色的往外挪了挪,让自己尽量离那个板车远一点。

“我们只是怀疑,所以可能要将你这车带到局里去检查检查,如果没问题我们在给你送回来。”陆琳看着他挪动步子就想笑,但她现在是镜查使,所以还是应该做一个专业的演员。

“应该的应该,你们拿着就是,不用还回来了,我刚好想买辆新的,对,刚好想买辆新的,哈哈,哈哈哈。”男人笑的很尴尬,那尽量挤出来的那点勇气,随着他自己的尬笑,好像都快笑没了。

甚至开始有点着急的催促陆琳他们将这疑似拉过死人的板车给拉走,好让他眼不见为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