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秸秆地里的火焰(2)

林伟才这个时候才反映过来,陆琳这样问是在怀疑他,于是紧张的看着陆琳,就害怕从陆琳这位镜查使的神情中看见一丝对他的怀疑。

“只是例行询问,你如实回答就是了,到底有没有打头,确定没有用工具吗?”陆琳可不会给他看出任何情绪的机会,而是继续询问。

“确定没用工具啊,那是我媳妇啊,那工具打,我还是人吗?

至于打没打到头我就真不记得了,应该是没有的。”

林伟才说这话的时候还不忘观察陆琳的神情,只是陆琳看他的神情就没变过,一直都是用一种看渣男的神情看着他的。

林伟才还想解释解释,但陆琳根本就不给他机会,而是继续询问他关于她媳妇的一些特征,这样也好进一步的确定死者是不是匡淑艳。

然而这个林伟才根本就想不起自己的媳妇有什么特征,不管出门的时候穿的什么衣服,有没有带什么饰品之类的都不知道。

就这完全能看出他真的一点都不关心自己的媳妇,因此刚才他哭的那么伤心必然也就都是装的了,毕竟刚才也只是在干嚎,一滴泪都没有。

陆琳见从他这暂时问不出什么来,于是准备去询问一下最早发现尸体的那几个人。

只是这还没走两步就看见一个女人从人群中走来,这脸肿的老高,一看就知道是被人打了。

女人来到林伟才身边,一巴掌就拍在了林伟才的后脑勺上。

“你嚎什么嚎,老娘还没死你就嚎上了,那死的是伱的谁啊,嚎的这么伤心!”

看着这女人的这一巴掌,陆琳都愣神了。

【仙人板板,好豪放的女的,刚才还因为这个男人的渣男行进有点影响心情,现在看着这女的一巴掌,莫名有点爽呢。】

“媳妇!媳妇啊!我以为那个人是你,还好,还好,不是你,不是你。”林伟才看了一眼打自己的人先是震惊,接着又开始嚎了。

“我看你是希望我死吧,还动手打我,老娘已经去镜查局备案了,你下次再敢打我就让镜查使带你进局子里好好的住两天。”匡淑艳的这话是让林伟才没想到的,一想到要进局子一下子就老实多了,也不嚎了,只是老老实实的在匡淑艳的身边,然后和匡淑艳一起看自己家田里的热闹。

不过他们两口子是没事了,但因为匡淑艳的出现直接宣布陆琳的调查方向错了。

死的人到底是谁现在又成了个迷,看来还得重新再调查了。

而对林伟才的询问又要从另外一个方向开始了。

“镜查使同志,我媳妇没死,你看你是不是怀疑错我了。”林伟才看刚刚已经离开的陆琳又回来了,急忙拉着自己的媳妇告诉陆琳他没有杀他媳妇。

陆琳也没搭他这茬,而是有开始了对他们两口子的询问。

“案发时你们两个在哪里?”

“不是吧,镜查使同志,你还在怀疑我啊,我媳妇都没事了,怎么可能是我嘛。”林伟才激动啊,刚才以为死的是自己媳妇被这个镜查使怀疑,现在都已经确定不是他媳妇了,怎么还被这个镜查使怀疑。

啪——

“镜查使同志问什么你就答什么好了,是不是你干的镜查使同志会判断,你瞎嚎什么?”匡淑艳说话的同时又拍了林伟才的后脑一下,这声音打的陆琳似乎都能感觉到疼。

“镜查使同志不好意思,我家老头就是这毛病,欠收拾。

我先说我把,上午和他打了一架,你看看他这拳头全往我脸上招呼,我现在顶个猪头脸走哪都招人笑话。

打完架后我原本想着去药店买点药擦一擦,结果我和药店的人说是我家老头打的我,人家就建议我去镜查局被个案,这样能约束他这个死人以后不打我了。

我一想这是个办法啊,所以我又去了镜查局,在那边镜查使们给我做了个什么伤情鉴定,还备了案,说过会还要来调查情况。

这不刚回来就看见我家老头在田里嚎丧了。”

匡淑艳的话都是能够得到证实的,所以她是没有作案时间的。

而林伟才又听到匡淑艳说去镜查局备案了,这心里还是有些害怕的,于是这个时候表现的很听匡淑艳的话,老老实实的回答起陆琳的问题来。

“我这不是和媳妇打了一架嘛,然后因为一晚上没睡,就直接睡了。”林伟才说到这就有些害怕,因为媳妇当时不在家,他可就没有证人证明他在家了啊。

“有人证明吗?”看吧,陆琳果然会询问有没有人证明这是。

可惜他们两口子平时家里就两个人了,孩子去城里读书了,自然也不可能在家,所以林伟才说的在家里睡觉确实就没有人证明了。

这可急坏了林伟才,无助的看着自己的媳妇。

“我走的时候他确实是睡着了。”匡淑艳虽然也想帮忙证明,但她已经说了她出门了,所以也就只能证明她出门的时候那一点点的时间。

对此陆琳也没有再深究,反正就是没有不在场证明嘛,很正常的事情,她还要问下一个问题呢。

“你们家地的秸秆原本是准备什么时候烧的?”

“原本是准备今天的,但这混蛋昨天晚上打牌打了个通宵,就没烧,谁知道我们没烧还给了其他人作恶的机会。”匡淑艳说到这个的时候那叫一个气。

“有谁知道你们家今天烧秸秆吗?”

“不是只能这三天烧嘛,昨天没烧那不就只能今天或者明天了嘛。”

好吧,陆琳感觉自己问了个废话,不过她一点都不表现出来,继续问其他的问题。

“你们家平时和邻里的关系如何?”

“还算不错吧,都是几十年的老邻居,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能有什么矛盾嘛。”匡淑艳想都没想就这样说了,林伟才也是相同的说法,但这一点陆琳也不可能只听他们两夫妻的,她还要去询问其他人,就像是她也准备从这两人口中得知这附近的人家中有没有谁是和谁有矛盾的。

不过这个问题两人的答案也是一致的,都是没听过谁家和谁有矛盾。

看来这两口子这里是询问不到什么有用的消息了,那就去问问别的人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