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秸秆地里的火焰(1)

终于到家了,陆琳迫不及待的进入了游戏。

熟悉的白光过后,她就已经在游戏里的办公桌前了。

没过一会,就感觉凌浩出现,然后就带着她往案发现场走了。

“在M市边的合兴村烧秸秆的时候在地里发现了一具烧焦的尸体,我们现在过去看看。”凌浩简单的说了一下案子的初步情况,就没有在说别的了。

这一路上陆琳也不可能什么话都不说,刚好她现在单独和凌浩在一起,那就顺便问问凌浩关于进入游戏公司工作的事情。

“是有这个说法,不过招的人少,这不是谁一个人说了算的,具体看什么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案子破的多了,那自然就能提现出你的优点来,这样被招进公司的机会也就大一些。

当然这期间你要自我提升才是,比如最简单的驾照,你的人物设定里好像就没有这一条。

是伱现实中就不会还是说忘记填了?”

凌浩的回答感觉很官方的样子,不给你确切的说法,但也不否定,完全就是那种有希望,只是不知道是对你有希望还是对其他人。

因此这自我提升上就很重要了。

至于驾照,陆琳自身就没有,当初是觉得自己不可能买得起车的,所以这考驾照的事情根本就没考虑过。

但现在凌浩提到了,加上自己又有钱了,考个驾照确实是势在必行的。

俗话说技多不压身嘛,至于以后还有提升什么,那就一步步的来,相信会有很多东西让自己去提升的。

突然觉得玩这个游戏还让自己有了一点小目标,这种感觉还真是不错。

说话间,两人就到了案发地,越过警戒线就看见了案发现场。

这时候一个镜查使看见陆琳他们之后就跑了过来将事情的具体情况告诉给陆琳。

因为要保护环境,因此这燃烧秸秆是明令禁止的,但也不是完全的禁止,在每年的这个时候会有三天是统一烧秸秆的日子,刚好今天就是这三天中的第二天,所以大家看见火的时候也没太在意。

只是随着燃烧的时间越来越久,但并没有看见这火附近的人,大家才感觉到了奇怪,于是就有人跑过来想要帮忙看着火,毕竟不能让火这样不受控制的燃烧不是。

但当人走进之后才发现火里有东西,看着就像个人一样,虽然害怕,但还是招呼附近地里的人一起来将这边的火扑灭了,这才确定火里确实是有人,然后就报警了。

陆琳远远的看着那烧焦的人形物体,这身体本能的就有点受不了了,只能不断的给自己心里暗示。

【这是游戏,这是游戏,这是游戏,都是假的,都是假的,都是假的。】

或许心里暗示起到作用了,反正她那本能反应好了很多,也就能上前看看情况了。

有法医正在对尸体进行初步的检查,现在能确定的是死者是名女性,死之前应该是受到过殴打或撞击,这头部有明显的外伤,至于其他的得等回去进一步检查之后才知道了。

对此陆琳也没什么想说的,毕竟这个她也不懂,法医说什么就是什么,她只用在这个现场进行一番搜查,从中找到破案的关键点。

当然痕迹科的人也是会在这里搜索证据的,所以她还要负责走访附近的人。

首先想到的就是这片地的主人,既然利用他们烧秸秆的时间,那很有可能就和他有关。

刚想到这,就看见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跌跌撞撞的跑了过来,看见镜查使问的第一个问题就是这死的人是不是个女人。

得到肯定答复之后就大声的哭了出来。

“哎呀我说媳妇啊,我们就是吵个架你就一声不吭的走了,留下我一个人在这世上要怎么活啊。

媳妇啊,我错了啊,我再也不赌钱了啊,你快回来吧。”

陆琳一听他这话,就感觉有戏,这人和媳妇吵架了,那很有可能就冲动的将媳妇打死了,然后为了掩人耳目就将人烧了,不然怎么只确定了性别就决定死的是他媳妇了呢。

“这人是谁啊?”低声问了一下凌浩,得知这人就是这片地的主人,这让陆琳对他又多了一分怀疑。

但同时也是因为这片地是他家的,这又让陆琳有些犹豫,真的有人会在自己家的地盘上毁尸灭迹吗?

似乎又不太可能啊。

但现在这人既然有动机,那还是询问询问的好。

“你叫什么名字?你怎么知道那就是你媳妇的?”

“我叫林伟才,我媳妇叫匡淑艳,我今早刚和我媳妇吵完架,这会儿就说我家地里发现了烧焦的尸体,这不是我媳妇是谁?”林伟才摸了一把脸,像是在抹脸上的泪水,但陆琳其实并没有看见他有眼泪。

“吵架?因为什么事吵架,你动手了吗?”陆琳接着问。

“还能因为什么啊,我就是昨天晚上去打了个通宵的牌,稍微输了些,她就吵吵起来了。

男人嘛偶尔打打小牌也没啥不是,也不知道她怎么就反应那么大。

大吵大闹不说,还骂的十分难听。

我一时没忍住就打了她一巴掌,这下她就不干了,就要还手打我。

这我能惯着啊,自己就揍了她几拳她才老实。

然后我就不管她了,就去睡觉了,毕竟昨天晚上打了一晚上的牌嘛。

可谁知道我还没睡醒就被人叫醒了,说我家地里有尸体了,我一想不会是我媳妇吧,她被打了心里不舒服就自·杀了。

所以我急忙赶过来,一问你们,果然是个女的。

哎呀!我的媳妇啊!”

林伟才的话让陆琳眉头紧皱,虽然说他这样说的话也是无法确定死者就是他媳妇匡淑艳,但他这个人因为媳妇不让他打牌就动手打女人,真的是恶心到了极点。

恶心归恶心,该问的还得继续问,因为林伟才说他动手了,而尸体上刚好也有殴打伤,所以这些伤其实也能帮忙确认死者到底是不是匡淑艳的。

“你当时用什么东西打的你媳妇,有没有打她的头?”

“没用东西,就用拳头揍的,当时在气头上也没注意打到哪里了,应该有头吧。

镜查使同志,你这样问,不会是怀疑我杀了我媳妇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