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找不到缘由的谋杀(7)

凌浩给的转账记录很详细,不光有彭高宇的转账记录,甚至连他老婆的转账记录都有。

按照时间来分析,陆琳在这些转账记录里找到了一条很符合买凶杀人的时间线的转账。

但不知道对不对,但也只能用这个去诈一下了。

于是她拿着这些记录,进入了审讯室。

易耳戊看见陆琳进来还没明白怎么回事,陆琳假装压低声音,但实际上声音还是能让不远处彭高宇听到。

“这是彭高宇和他老婆的转账记录,你看这个……”陆琳说话的时候还不忘观察彭高宇的神情。

这个彭高宇在陆琳进来的时候就一直看着陆琳,因此陆琳说的话他也听的清楚。

在听到陆琳拿进来的是他和他老婆的转账记录的时候,他不自觉的动了动脚。

就这个小动作,陆琳就知道这转账记录里确实是有问题,看来真的能用这个诈一下彭高宇了。

易耳戊似乎不明白陆琳将这个转账记录拿进来有什么用,而且陆琳随手指的那个明明就是一个银行代码,和金额什么的都没有关系,所以他一时半会想不出要怎么配合陆琳,所以只能皱着眉头,然后看了一眼彭高宇之后再看向陆琳。

“这一笔的账户,是我们库里记录过的一个……的账户,这比账居然转到这个账号上了,这个彭高宇明显还有问题没有交代。

而且和这个账号有关的,必然是个不小的案子,让他好好说说这笔钱是用来做什么的。”

陆琳说完之后意味深长的又看了一眼彭高宇,那眼神中透露出的是一股浓浓的“你完了”的气息,然后又出了审讯室。

只是她的这个眼神以及她说的话,那最关键的什么账户彭高宇没有听清楚,但也足够他自己脑补了。

聪明人总是在一番脑补之后就能想明白很多东西,但有的时候也会因为脑补过度自己把自己吓的够呛。

比如现在的彭高宇,他就将没听清的话给脑补了出来,然后就开上自己一通分析,在确定镜查使其实已经知道他买凶杀人的事情之后,他在看易耳戊就觉得易耳戊对他还算好的了,毕竟主动承认的举动有的时候能在量刑时起到一定的作用。

于是当易耳戊再次询问他还有没有没交代的,他权衡了一番利弊之后还是老实的交代了。

“厉害啊,这也能诈出来,我怎么不知道我们系统里有什么账户库什么的。”艾玲玲激动的用肩膀撞了一下陆琳的肩膀。

陆琳被撞的生疼,谈还只能笑呵呵的表示自己瞎说的。

一切都是为了破案嘛,当然她也是在赌,赌这个彭高宇是用转账的方式给杀手钱的。

还好她赌对了,不然还得另外想别的办法。

只是现在彭高宇招供了,但杀手的问题还没解决。

不过彭高宇说他只付给杀手定金,说是等他们将人杀了之后在付尾款。

但杀手这几天一直坚持说人已经杀了,而他今天还看见徐洪祥发朋友圈呢,所以他一直觉得杀手们忽悠他,因此一直坚持没有给后面那部分钱。

但他有害怕杀手拿不到钱对他不利,所以这几天他都在银行里躲着,毕竟银行的安保系统还是很强大的。

他在等徐洪祥回来,然后好拍照给杀手,告诉他们忽悠是没有用的,只能先杀人才行。

可他都没等到徐洪祥回来,等来的确实镜查使,被抓的时候他觉得不用在担心杀手了,也算是放心了些,同时杀手也没有杀死徐洪祥,这时候他甚至在想他这样是不是应该算作杀人未遂。

“杀手没有说谎,他们确实是杀人了,就在三天前,而且是按照你给的照片杀的人,所以伱这个到底要怎么算那可就不是我们镜查使说了算了。

不过你买凶杀人这事却是事实,这一点你是躲不掉的。”

易耳戊说的那叫一个平淡,只是他这么平淡的说,听他这话的彭高宇却不能平静了。

“什么?已经杀了,不可能啊,不可能啊,我今天还看见行长发朋友圈的啊,怎么可能就死了。

难道死的不是行长?

那谁死了?

我知道了,他们要么是还接了别的单,要么就是杀错人了。

镜查使同志啊,这可和我没关系啊,我只是让他们杀行长啊,但行长没死啊,你们可不能把他们杀的其他人都扣在我头上啊。”

彭高宇一下就想明白了这杀手杀的应该是另外的人,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就被查到自己的头上来了,但不管杀了谁,他都得将这个扣在自己头上的帽子给摘了才行。

“这个,因为你提供的照片,所以他死了,这事就算你想洗清关系都不可能了,因为照片是你提供的。”易耳戊可不会给他推卸责任的机会,直接将龚立全的给了彭高宇,彭高宇看着照片上的人也愣住了。

一个和徐洪祥长的极像的人死了,那只能是因为自己找的杀手的缘故了,难怪杀手们会觉得他不想付尾款,难怪杀手们一直坚持说他们已经办了事了,也难怪杀手已经杀了人他还能看见徐洪祥的朋友圈。

所以的一切都是因为自己提供了一张照片,这确实是怎么说都和自己有关系了。

“不是啊,镜查使同志,我只是想……”彭高宇还想解释一下,但话到嘴边又觉得说什么都无用了,现在与其解释,不如问问又没有什么办法立功啥的,也能让之后量刑的时候起点作用。

“镜查使同志,你看我还有机会吗?我立功,我坦白,我配合,你看我还有什机会吗?”彭高宇问了两次他还有机会吗,由此可见他的迫切。

易耳戊他们等的就是他的这种配合,于是易耳戊让他将两个杀手约出来。

“镜查使同志,我都是电话和转账交易的,我怎么约啊?”这个将人约出来的事情让彭高宇很是为难,他是真的不知道要怎么约,虽然说他买凶杀人了,但到现在为止他都没有见过两个杀手的。

这个问题确实是不好办,但很快陆琳就想到了办法,通过外面的话筒对审讯室里的易耳戊支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