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找不到缘由的谋杀(6)

“是有这么一个人,是我们银行的副行长,叫彭高宇。”徐洪祥说出这个人的时候在场的人都觉得有戏。

“副行长”就这职位就是那种能拿出钱来买凶的感觉。

“为什么怀疑他?”陆琳虽然心中已经觉得很有可能就是这个彭高宇了,但还是要知道这徐洪祥怀疑这个彭高宇的理由,这样也方便调查。

“我发现他可能挪用了我们银行里的钱,初步发现有五百万左右,但证据还不是很明显,所以我暂时没往上报。

而且我感觉他好像发现了我在查他,只是这次出来开了三天会不知道他有没有将证据都消灭了。”

徐洪祥将自己为什么怀疑彭高宇的原因说了出来,这下大家都觉得这次稳了,终于是找对了方向。

于是兵分两路,一部分人将徐洪祥先带到镜查局里做一个正式点的笔录,当然主要是先暂时保护起来。

另一部分就去银行会一会那位副行长。

陆琳没有主动说去哪边,不过因为她在这次的破案中总是能找到关键的点,易耳戊自然是希望能带着陆琳一起的。

其他人也没什么意见,反正都是来帮忙的,去什么地方都一样。

等到了银行,门口的保安就认出了陆琳,毕竟今天刚见过。

“镜查使同志你们又来了啊,这次又是因为什么事啊?见到我们行长了吗?”保安很热情,但从他的话中就陆琳就觉得有点不妙,这保安已经知道他们去找过徐洪祥了,那是不是说副行长彭高宇也知道了。

他会不会提前跑了?

【仙人板板哟,当时怎么就忘记了让人留在银行附近看着点呢?

经验不足!经验不足啊!】

虽然陆琳有些懊悔,但现在还是只能祈祷这副行长没有跑。

或者是没有想到镜查使找徐洪祥是因为他买凶杀人的事。

“没见着,这不才想起,这事或许问你们副行长也行。

不知道你们副行长在不在啊?”

陆琳一边问,一边祈祷这个副行长一定要在才行。

“没见着啊,那没事,我们副行长在的。

这几天副行长好像再查什么账,天天都在,甚至都通宵在行里,很辛苦的。

刚才还让我给他送了几桶泡面进去,看样子还要奋战好几个通宵吧。”

保安一边给陆琳他们带路,一边给陆琳他们炫耀他们这位副行长有多敬业。

只是他的这些话在陆琳他们听起来可就不是敬业了。

假设徐洪祥说的是真的,这个彭高宇挪用了公款,那他现在每天晚上做的事情必然就是在消灭证据。

但银行账面上的证据并不是那么好消的,修改一处就要连带着修改很多处。

这事他又不可能交给别人去做,也就只能趁着徐洪祥开会的这几天通宵的将这账面抹平。

当陆琳他们看见这个彭高宇的时候,他的状态确实很不好。

黑眼圈深的就像熊猫,那头发也跟鸡窝差不多,只是这时候的他并没有像保安说的那样看账本,而是在接电话。

但看见有人来了又急急忙忙的将电话给挂了,然后招呼保安带着陆琳他们进了他的办公室。

保安简单的说了一下陆琳他们的身份,陆琳也一直在观察着这个彭高宇的状态。

在听到保安说他们是镜查使的时候,彭高宇的神情明显是有了变化的。

他们进来之前也就是他挂断电话的那瞬间他的情绪有紧张、害怕、焦虑和着急,而在知道他们是镜查使之后他的这些情绪明显减少了,还增加了释怀和安心。

这些情绪组合在一起那可就有的说了,不过陆琳没有去详细猜测彭高宇是怎么想的,毕竟还有两个职业杀手在外面蠢蠢欲动呢。

“伱们还是找来了,人果然是不能贪啊。”彭高宇一边说出这话,一边将自己的双手并在一起让离他最近的易耳戊将他拷上。

易耳戊看他这么主动,也就不客气了,直接将人带回了镜查局。

在审讯室里,审讯的事情就是易耳戊的事情了,不过陆琳他们在外还是能听见审讯的类容的。

易耳戊在经过了简单的身份确认之后就开始让彭高宇自己交代了。

彭高宇也知道,自己主动交代比被问出来要好很多,于是噼里啪啦的就将自己怎么挪用公款的事情全都交代了。

从最开始几万几万的小数额,因为数额不大,倒是很容易就被他动动手脚的平了账。

但也因为这个原因,让他有了一种需要钱就直接从银行里拿的习惯。

这次他需要一笔大额的钱,于是毫不犹豫的就挪用了五百万。

这一次次的挪用公款其中的金额累计起来可都要接近千万了,让在审讯室外听着审讯的人那叫一个唏嘘啊。

他们玩个游戏,那么费脑,还有可能出不来,最多也就几万块的收入,这人随便动动手指就将几百万的钱划拉到了自己的账上,这能不让人唏嘘嘛。

只是他就说了自己挪用公款的事情,对于买凶杀人的事情半点都没说。

这可不是易耳戊想要的,他这次的案件又不是经济案,他的案件是凶杀案,这里把经济案实锤了,但凶杀案一点动静都没说这不是坑人嘛。

凶杀案不破他们这群人可都退出不了游戏啊。

“交代完了?”易耳戊冷冷的看着彭高宇,这是在给彭高宇施压。

可这彭高宇似乎一点都不打算交代别的了,看样子他心里必然是有个算盘的,估计是觉得挪用公款比买凶杀人要好些吧。

但他这样可就在坑他们这些玩家了,两个杀手抓不到,那他们就要在这游戏里继续待着了。

“他这样不行啊,我们得想个办法让他开口才好。

这个混蛋看起来很配合,实际上还是隐瞒了自己的罪行。

他难道以为他不说我们就拿他没办法吗?”

艾玲玲很不淡定,不光是他,其他人也都有些毛躁了,但现在所有的一切都是他们的推测,连证据都没有,真的是拿这个彭高宇没有办法。

“诈一下他,他不是只说经济上的问题嘛,想来给杀手付钱的应该也是有记录的,就用这个诈。

我先去找浩哥弄一份他的转账清单来。”陆琳说着就给凌浩打电话了,这也是她在这次游戏里第一次给凌浩电话,谁让这次游戏的主要人物现在还在审讯室里审问彭高宇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