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阁楼里的编织袋(10)

被陆琳警告之后,李艳芳也不说谎了,甚至是不说话了。

感觉是要用这样的态度让自己熬过二十四小时。

陆琳没有办法,只能先将她凉到这里,然后和凌浩出了审讯室。

“浩哥,现在这个情况可以搜她家吗?

最好是搜她父母家,曹凯康死的时候她还没嫁人,而且尸体就在隔壁,想来在那边分尸的可能性很大。

只是这过了十年了,也不知道能不能找到证据。”

陆琳一出审讯室就询问凌浩现在能不能搜李艳芳的家。

“当然可以,我以为你抓到她的时候就要搜她家呢,结果你现在才想到。”凌浩说话间就将搜查令给拿了出来,看来是早就准备好了的。

【仙人板板,你早就准备好了却不给我,这不有病嘛。

果然是NPC一点都不智能。】

陆琳内心吐槽,但表面还是欢喜的对凌浩表示感谢,顺便让凌浩带着她去搜查一下李艳芳出嫁前的家。

有搜查令即便老李都不明白发生什么事了,也只能跑回来给陆琳他们开门。

重点搜查的就是李艳芳的房间,虽然说她已经很久没有回来住了,但这屋子看的出平时还是有打扫的。

桌子上也就只有薄薄的一层灰,明显是这段时间老李他们没住在这里的缘故。

陆琳看着这样的情况,内心也很忐忑,这要是找不到证据,就算内心已经很肯定凶手就是李艳芳,但没有证据也无法定罪。

她是不是就会因为这个原因永远的困在这游戏里了。

【不能如此悲观,既然搜查令都得到了,这只是个游戏,那必然能在这里搜到的,只要认真找就行。

认真!冷静!】

在内心给自己打气之后陆琳开始认真的在屋里找寻着。

曹凯康一个成年男人,要将他分尸必然是要有一个宽阔的地方。

这房间不大,所以能躺下一个人的地方并不多,所以只要仔细一定能找到证据。

而一个成年男人被分尸的话,必然会有很多血,就算经过了清洗,应该还是能找到血的。

哪怕是缝隙里的一点点血,只要找到就好了,一定能找到,一定。

陆琳也不管地上脏不脏,反正就一直趴在地上寻找那些地缝,或者是容易被忽略的角落。

还别说,真的是认真找就能找到想要的,在靠近床脚的位置好巧不巧的就有一个地缝,而将床移开之后就能完全的看出这个地缝里有一处的颜色和别的不一样。

而且在鲁米诺测试下显示蓝色的光,这就代表这里有血迹。

用镊子在里面掏了掏,原本是想掏出点血泥回去做简单,不过这一掏不但有血迹还有一个砂砾大小的东西,陆琳并不知道这是什么,但装到证物袋里查一查也就知道了。

随后又在别的地方找到了一些有血迹反应的地方。

虽然这些地方并不多,但只要这些血迹中有和曹凯康DNA相符合的血迹的话,就能让李艳芳认罪了。

很快DNA的结果就出来了,这些血迹都是曹凯康的,不光血迹,就连陆琳找到的那颗砂砾大小的东西也是曹凯康的骨头渣。

有了这个就更加能够说明曹凯康就是被李艳芳在家里分尸的,不然怎么会出现骨头渣呢。

带着这份证据,陆琳再次来审问李艳芳了。

这次的审问可就不是询问曹凯康下落的审问的,而是正儿八经对她杀人的事情进行审问了。

一开始李艳芳自然还保持着不回答的态度,但在陆琳拿出DNA鉴定报告的时候,她就算再想编故事已经都不可能了。

还好她也算明白自己的处境,所以很快就认罪了。

在她认罪的那一瞬间,陆琳的视线里就出现了退出游戏的选项了。

看见这个选项,陆琳毫不犹豫的选了确定,接着就是一阵白光,接着在看她已经重新回到了自己的出租屋。

看看时间,从她进入游戏到出来实际也就花了一个半小时,并没有像游戏里那样过去了三天那么久。

既然出来了,那就准备卸载这游戏了。

“确定卸载《超真实探案游戏》吗?您还有余额未提现,卸载后余额将无法体现。”

就在点击了卸载之后,手机突然弹出了这样一个提示,看见“余额”两字,陆琳就犹豫了,虽然她不知道这余额是哪里来的,但想到在游戏里她的手机里还有几百块钱呢,便认为这应该就是所谓的余额。

虽然不确定剩的那几百块能提现出多少,但就算是几毛钱那也是钱嘛。

于是陆琳就因为“余额”两字暂时放弃了卸载这游戏的打算。

再次打开APP,这里面的界面已经和她第一次进入的时候不一样了。

之前只有一个“进入游戏”的选项,但现在多了“案件档案”、“论坛交流”、“个人信息”、“退出游戏”这几个选项。

而案件档案、论坛交流、个人信息的上面都有一个小红点,这明显是有新信息的提示。

点开案件档案,里面就只有一个档案,那就是《阁楼里的编织袋》的档案,打开之后就能看见整个案件的情况。

因为刚刚才将这个案件破了,陆琳其实心里还是有些好奇李艳芳到底为什么要将曹凯康杀害并分尸,只是刚才她直接选择了退出游戏,因此并没有听到李艳芳的自述,这时候倒是可以看看。

原来李艳芳在十年前和曹凯康谈着恋爱,只是因为她和小混混谈恋爱,不光父母反对,身边的朋友也总有些看不起她。

因此她就接受了父母的建议和张成奇相亲了。

张成奇和曹凯康对她其实都挺好,只是因为两人的背景不同,学识不同,因此给李艳芳带来了两种完全不同的体验。

她很享受这个感觉,于是瞒着两人脚踏两只船。

但因为父母催促结婚,张成奇的条件又那么好,于是在结婚对象上她自然是选择了张成奇,只是当时的她瞒着曹凯康,但不知道曹凯康是怎么就知道她拍婚纱照的事情,于是就去大闹了一番。

之后曹凯康就总是骚扰她,让她渐渐对曹凯康感觉到了厌烦,在一次争吵过后她就动了杀心。

随后就假借道歉的为由将曹凯康叫到家里来灌醉了,然后用电线将其勒死并分尸。

接着就给曹凯康的父母演了一出戏,算是安抚住他们让他们没有报失踪。

为什么将尸体扔在隔壁阁楼?一是她知道隔壁的人几乎不用那个阁楼,二是因为他们家附近那条哑巴河在十年前就是个臭水沟,完全能掩盖住尸体的腐烂味。

至于给曹家买东西,也是制造曹凯康没有死的假象。

就这样相安无事了十年,但最终还是被发现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