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拟态忍法

一解散,川田就立刻离开了死亡森林,返回孤儿院之中,毕竟川田的封印卷轴之中还有一个假死的香磷。

虽然陷入假死后多封印两天也没什么关系,但是川田还是第一时间返回了孤儿院。

“欢迎回来。”

川田刚走进孤儿院,一直留意门口的贺子就发现了川田。

“川田哥哥!!”

和子等不够年龄上忍校的孩子立刻跑了过来,将川田围了起来,而川田看到这一幕也是笑了笑。

“好了好了,我身上脏,要先去洗个澡。”

“对了,贺子,这是香磷,以后是我们孤儿院的人,你先带她去洗个澡,换身衣服。”

川田揉了揉和子等人的脑袋,然后走到贺子身边,将封印的封印卷轴之中的香磷放了出来,然后为香磷解除假死状态并唤醒。

做完这一些,川田才返回自己的房间洗澡,而香磷迷迷糊糊的醒来,然后迷迷糊糊的被贺子拉走。

等到川田洗完澡出来时,香磷已经不见了,而贺子正端着热好的饭菜出来。

川田笑了笑,然后不紧不慢的吃了起来,又过了一会,香磷穿着贺子的衣服走了出来,也加入了吃饭。

“贺子,等下去帮香磷买些衣服,你的她穿起来有些大。”

“嗯。”

“还要,最近香磷你暂时待在孤儿院里,暂时不要出去,等中忍选拔考试过后再说。”

“我知道了。”

川田看着香磷身上略显宽松的衣服,转头对着贺子说了一句,然后又对香磷吩咐了一句。

毕竟这中忍选拔考试还没有结束,要是意外遇上草忍的人,处理起来也是个麻烦。

毕竟猿飞这种赢了还得赔款的火影,到时候还不知道会帮谁,当然,要是换个火影来,川田直接就敢怼上去。

“嗯?有个朋友来了,我出去一下。”

川田还没吃完,就感觉兜出现在孤儿院外,川田放下碗筷走了出去,来到孤儿院外的一颗大树下。

“感觉如何?”

“很好。”

兜由衷的说了一句,在之前放弃中忍考试之后,多年的习惯使得兜直接来到孤儿院观察、打探情报。

了解到现在的孤儿院不仅一些地方翻新了,而且生活水平也提高了,甚至还有九个适龄孩子上了忍校。

虽然兜以前在孤儿院时有着野乃宇从根获得的资金,但是当时孤儿院的人比现在多了不知道多少,所以整体上反而没有现在孤儿院过得好。

“但这只是表面,在以前,孤儿院可不止有十五个人,我可不希望某天突然听到有人消失的消息。”

穿越来的这段时间,川田已经将孤儿院当成了自己的家,所以对于经常从孤儿院以及周边村子掳走孤儿、孩子进行残酷训练的团藏没有半毛钱好感。

而兜作为曾经的亲身经历者,自然也知道川田说的是什么意思,也比川田更了解根和团藏。

“你太弱了。”

“这个你不用管,给我个影分身带路,一个月后,你们做你们的事,我做我的事,我可不希望以后重演你和野乃宇的故事。”

兜听到川田的话,低头看了一会川田,虽然不知道川田有什么手段,但是这对自己也没有什么损失。

当然,也可能是兜的潜意识影响,所以最后兜还是把一个影分身交给川田。

“在给我点能让人抽搐、身体僵硬、无法凝聚查克拉之类,让人无法自杀、行动的东西。”

川田用封印卷轴将兜的影分身封印之后,又向兜讨要了一些毒药,主要是用来对付团藏的伊邪那岐。

毕竟这伊邪那岐濒死时就会触发回档,川田可不想和团藏拖那么久,直接上毒,让团藏没机会施展伊邪那岐,或者施展后防止团藏自杀。

而作为间谍的兜,身上自然少不了毒药这种东西,随手就掏出几瓶符合条件的毒药,并把药效说明和解药一并交给川田。

随后兜直接离开,而川田也返回孤儿院继续吃饭。

吃过饭,川田就到医院开始上班,毕竟前期准备已经完成了,要是一个月后实力不够,那岂不是很尴尬?

而刚开始治疗了几位普通病患,小李和凯就走了进来。

“嗯?已经醒了吗?来,坐,我再给你检查一下。”

看到小李和凯进来,川田招呼小李坐下,然后开始为小李仔细检查了一下。

“嗯,没有遗漏,恢复的很好,这段时间做做恢复训练,如果没有出现问题,就可以恢复原来的训练强度了。”

“谢谢川田医生,要不是你,小李就毁了。”

“这没什么,不过我对小李施展的八门遁甲挺感兴趣的,有机会可以近距离观摩一下吗?”

“观摩?要不我直接教给川田医生吧?”

“这怎么好意思。”

“这没什么,我之前听卡卡西说川田医生主攻医疗忍术,正好可以学习八门遁甲提高保命能力。”

“而且之前我就察觉到了,川田医生的身体强度不比小李差多少,施展前三门应该没有问题。”

这凯就是实在,听到川田对八门遁甲感兴趣,直接就要教给川田。

毕竟这八门遁甲是凯的父亲教给他的,也没有啥不能外传的限制,否则卡卡西也不可能学到凯的八门遁甲。

只是八门遁甲本身就对学习者的身体强度有着苛刻的要求,再加上专攻体术的忍者稀少无比和八门遁甲名声不显,所以才没有什么人学会。

凯当场就掏出一个卷轴开始为川田讲解八门遁甲,而没一会川田就学会了八门遁甲,毕竟这玩意的学习难度不高,只是对施术者的身体强度要求无比苛刻。

如果身体无法承受八门遁甲施展后的压力,可能刚施展八门遁甲,自己就会直接被狂暴的查克拉撑爆。

“真是个实在人。”

看着离去的凯和小李,川田有些感慨,然后继续开始接待病患。

就这样,白天川田承包整个医院的病患,不断刷着医疗任务累计查克拉、自由属性点和自由熟练点。

而晚上,川田则是继续研究眼睛改造工程,偶尔去找卡卡西探查一下写轮眼的细胞结构,就这样过了十天,川田终于在第十天晚上成功改造了左眼。

“拟态忍法·三勾玉写轮眼!”

一颗偏向蓝色的三勾玉写轮眼出现在川田的左眼,一瞬间,川田感觉左眼的世界慢了下来。

周围的一切都清晰可见,而且还可以看到旁边正在训练的石仓体内的查克拉流动。

“难怪卡卡西开启写轮眼后要闭上右眼,这两只眼看见的不一样也是难受。”

视力的提升和查克拉的观察,都代表着川田这只眼睛成功改造成了写轮眼,就是不知道和真正的写轮眼比起来如何?

好奇的观察了一会,川田就散去了拟态忍法,虽然川田通过拟态忍法模拟的写轮眼没有对身体造成什么负担,但是维持拟态忍法的查克拉消耗可是不少。

也就是普通病患的医疗任务可以为川田累计查克拉,否则川田施展写轮眼之后,不会比卡卡西好到哪里去。

稍微休息一下,川田开始改造右眼,因为有着左眼的成功经验,所以失败几次之后,川田成功开启了右眼写轮眼。

“可惜了,没办法开发出神威,这算是拟态忍法的一个缺点吧。”

“明天就去刺激刺激卡卡西,让他开发出神威后再抄过来。”

“话说,盗版神威后,是自己单独开辟一处神威空间?还是和卡卡西、带土共用一处神威空间?”

因为川田的写轮眼是盗版的,所以没有正版写轮眼的潜力,一旦尝试改变写轮眼的细胞结构,就会导致写轮眼的崩溃,压根无法开启万花筒。

第二天,川田直接找上了正在训练佐助的卡卡西,直接开启两只三勾玉写轮眼,直接把卡卡西和佐助吓傻了。

卡卡西虽然很配合川田,但是认为川田不可能成功,只是觉得不能打击自己学生的积极性,结果没想到川田直接顶着两只写轮眼来找自己,比自己还多了一只。

而佐助更是傻眼,这段时间跟着卡卡西,一边学习着千鸟,一边跟着卡卡西学习写轮眼的运用。

没办法,被自己哥哥灭族,开眼时间太短,没人教导,写轮眼的运用还不如一个外人。

这段时间里,佐助也明白了自己这一族写轮眼的特殊性,原本还在以写轮眼为傲,结果转眼川田居然自己就研究出来了。

“别这样看着我,你们对写轮眼比较熟悉,帮我测试一下我这个写轮眼有正版的多少能力。”

说到正事,卡卡西和佐助开始对川田进行测试和对比,最后得出结论,川田的这双盗版写轮眼,在洞察力上不属于正版。

虽然同样可以看穿查克拉流动,但是在复制忍术方面稍微弱于正版。

卡卡西、佐助看一遍就能复制,而川田可能需要两三遍,虽然只是差了一两遍,但是在实战中的危险程度就低多了。

“没关系,反正我一个医疗忍者,用不上太强。”

对于这一点,川田不太在意,毕竟这个写轮眼的复制能力,川田本就不是打算用在战斗上,而是在学习忍术上。

自己的医疗系统虽然偏心医疗忍术,但是也有着自由熟练点可以提升其他忍术的熟练度,只要学会忍术,川田就能迅速提升实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