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毕业考试

因为有着医疗系统存在,医疗忍术根本就不用修炼,毕竟自己辛辛苦苦修炼一整天,提升的熟练度还不如去治疗几个病患来的快。

而除了作为医疗忍术的掌仙术以外,川田就只会原身留下的三身术了。

在原身留下的熟练级基础上,川田将这三个月获得的少量自由熟练点都加在了三身术上,毕竟除此之外川田也不会任何忍术了。

再加上川田每天努力修炼,才在三个月的时间里将熟练级的三身术修炼到了精通级。

就在川田修炼的时候,和子跑了进来,看着屋子里的三个川田,和子呆了一下。

川田见到闯进来的和子,笑了笑,然后解除两个分身。

“和子,什么事啊?”

川田抱过和子,伸手捏了捏和子肉呼呼的脸。

“川田哥哥,鸣人哥哥找你。”

“鸣人啊,这么晚了来找我干嘛?”

三个月前,川田穿越而来,发现自己和鸣人同一届时有些吃惊,然后就是选择交好鸣人,毕竟作为火影的两大挂比之一,交好只有好处。

虽然原身原本有些疏远鸣人,但是鸣人并不在意,很快就和川田成为了好朋友,而且在川田的影响下,孤儿院里的人也接受了鸣人。

导致孤儿院成为了鸣人第二个“家”,平时没什么事就往孤儿院跑,当然,川田也会带着鸣人在孤儿院之中修炼。

只不过除了变身术以外,替身术和分身术鸣人好像没什么天赋,虽然比原本只能分出一个废物分身强一些,但也只能保持一个正常分身,达不到其他人的好几个分身。

“鸣人,吃了没?要不要煮点饭给你吃?”

“不用,刚才伊鲁卡老师请我吃拉面了。”

“伊鲁卡老师请你?你又做什么事了?”

“呃……就是给火影岩稍微装饰了一下,不过伊鲁卡老师不是很喜欢。”

跟川田混久了,鸣人也学会语言的艺术了,只不过性格原本那样洒脱。

“找我什么事?这么晚了?明天可是还要毕业考试。”

“嘻嘻,吃得有点撑,过来走走。”

“那正好,跟我一起来修炼吧。”

川田拉着鸣人就在院子里开始修炼,当然,主要还是指点鸣人修炼分身术,变身术鸣人已经很熟练了,而替身术和分身术之中,川田还是觉得分身术作为毕业考试的可能性比替身术会高一些。

虽然川田分身术只有精通级,但是来指点还没有开挂的鸣人还是很轻松的。

不过鸣人不是这种能够安心修炼的人,至少现在还不是,否则也不会天天逃课,整天被伊鲁卡抓了。

在被川田拉着修炼一会后,鸣人找了个理由直接开溜了,而川田摇了摇头,继续自己的修炼。

第二天一早,川田早早来到教室等待,伊鲁卡踩着点进入教室。

“那么,接下来开始毕业考试,等下叫到名字的到隔壁教室来。”

“然后,这次的题目是分身之术。”

在简单鼓励了两句后,伊鲁卡直接步入主题,而听到题目是分身术后,川田明显看到坐在自己左前方的鸣人直接萎了。

然后伊鲁卡点了一个同学的名,和这名同学一起前往隔壁教室,没一会,这名同学拿着护额高兴的回来了。

“川田,下一个到你了。”

“我吗?这么快。”

听到声音的川田起身前往隔壁教室,只见空荡的教室里摆着一张桌子,桌子后面坐着伊鲁卡和一位白发老师。

这个应该就是帮鸣人第一次开挂的水木了吧?

“川田,开始施展分身之术。”

就在川田思考的时候,伊鲁卡开口催促。

“好的,分身之术。”

回过神来,川田开始施展分身之术,一下子五个能够自由行动的分身出现在教室之中。

“非常好,五个分身,合格。”

看到出现的五个分身,伊鲁卡满意的点了点头,毕竟这已经可以说是同班里最好的了。

而旁边的水木也没有说什么,像川田这样的忍者,压根不需要冒险去偷封印之书,从一开始,水木的目标就是一直吊车尾的鸣人。

所以川田轻轻松松的通过毕业考试,拿到护额后就返回教室叫下一个同学来进行考试。

随后一个个同学前往隔壁进行毕业考试,然后一个个都兴高采烈的拿着护额回来,很快就到了鸣人。

没一会,鸣人失落的走了回来,喊了下一个同学的名字后,就趴在了桌上,而川田看着失落的鸣人,自然知道这是毕业考试不合格了。

不过川田也没有多说什么,一方面是现在还是上课时间,下课后再安慰鸣人,另一方面,没通过考试才能开挂,估计晚上就会去偷封印之书了。

而且到时候伊鲁卡还会被大号手里剑扎一下,虽然有些不好,但是川田觉得挺不错的,毕竟伤得越重,触发的医疗任务的奖励就越高。

鸣人偷到封印之书后应该是在木叶外或者后山的森林木屋边,自己又不知道地点,而且没有合适的理由在晚上进入森林,那就只有受伤的伊鲁卡适合自己了。

伊鲁卡又不是医疗忍者,带回鸣人后估计就得去医院治疗,自己只要去医院守株待兔就可以了,反正有着医疗系统的自己更欢迎伊鲁卡。

又过了一会,毕业考试才结束,班上除了鸣人以外,所有人都通过了毕业考试。

伊鲁卡回到教室又说了几句后,就让大家离开了,今天放大家一天假,明天拍照登记忍者登录书,后天再来分班,分配带队老师。

大家兴高采烈的离开教室,教室外已经有家长在等待,除了鸣人以及佐助这两个孤儿。

没错,川田虽然也是孤儿,但是贺子带着和子来了,所以单独一个人的人就剩下鸣人和佐助了。

就在川田和贺子说了几句话后,就发现鸣人已经不见,应该已经被水木带走了。

川田没有在说什么,和贺子、和子一起离开忍校,路上顺便买了一些食材,准备中午在孤儿院好好庆祝一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