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第一场考试

鸣人根据号码牌找到座位,只不过到现在还是一脸懵逼,完全没有想到居然还有笔试,转头呆呆的看向位于自己身后的川田。

川田看着懵逼的鸣人,没有开口说话,只是做了几个手势让鸣人安心呆着,毕竟这问卷不重要,哪怕交白卷也没有关系。

至于最后一题,川田完全不担心鸣人会放弃,不说原本的鸣人如何,现在被卡卡西心理辅导过的鸣人,哪怕真的啥也不会,也能理直气壮的大声喊出来。

“第一场考试,有几个非常重要的规则,之后我不会回答你们的任何问题,所以现在给我听好了。”

“首先,第一条规则,你们所有人,考试一开始就有十分,笔试总共十题,每题一分,然后考试采取减分形式,每错一题扣一分。”

“第二条规则,是否合格是按照小队三人的总成绩来判断。”

“第三条规则,考试之中如果出现作弊以及类似作弊的行为,一旦被监考发现,该次行为将扣两分。”

“另外,如果小队之中有人获得零分,小队三人将同时被判定为不合格,将被直接淘汰。”

“也就是说,可能考试还没有结束,就有人不得不退出考试。”

“凡是可耻作弊的家伙,都是在自取灭亡。”

“好歹也是想要成为中忍的人,既然是忍者,就像个优秀的忍者一样去考试。”

“最后一题将在四十五分钟之后出题,接下来,考试开始。”

伊比喜说完考试规则,然后就直接宣布考试开始,随后教室内的所有人都拿起桌上反盖着的问卷开始作答。

只不过这场考试的问题都是超纲题,除了学霸以外,几乎没几个会的,而川田原身虽然不是学霸,但也非常努力,所以川田虽然没办法全部解答,但是也能看懂一两道题。

因为知道这次考试的安排,所以川田不紧不慢的做题,压根就没想去作弊,而其他人就没有这种心态了,一番观察后,开始各显神通。

哪怕是佐助也开着二勾玉写轮眼模仿动作,至于为什么原本连一勾玉都没完全掌握的佐助能够掌握二勾玉,则是因为在上个月的内卷之中,输给了鸣人几次。

输给川田,佐助还没话说,但是被鸣人赢了几次后,佐助直接怒开二勾玉,并且还完全掌握了二勾玉。

当时看见佐助怒开二勾玉,川田都傻了,鼬将灭族过程在佐助脑袋之中来回放了好几次之后才勉强开启一勾玉

现在输给鸣人就直接怒开二勾玉,还完全掌握了,真是为宇智波一族感到不值。

整个考场之中没有存在作弊行为的,估计就只有不在意的川田、看完题目一脸懵逼的鸣人、学霸人设的雏田、开小号的大蛇丸、兜,以及两个知道全部答案的内应了。

一时之间,考场之中各种忍术、作弊技巧不断施展,不断有人被淘汰。

就在鸣人纠结要不要进行作弊时,四十五分钟过去了,伊比喜开始宣布第十题。

“时间到,下面开始宣布第十题。”

“在此之前,关于第十题,要追加一个小条件。”

“那么我来说明一下,接下来绝望的规则。”

“首先,你们要选择是否对第十个问题进行回答。”

“如果不选择回答,那么考生将会直接被判定为零分,也就是不合格,当然,作为同伴的两人也将会被一起淘汰。”

“当然,如果选择答题,但是却没有答对的话,那么答题者,今后将永远被剥夺参加中忍选拔考试的资格,所有忍村都一样。”

伊比喜说完,整个教室的人都吵闹了起来,只不过伊比喜只是笑笑不在意,并且还嘲讽众人运气不好。

“那么,开始吧,这个第十题,选择不回答的人请举手,监考确认号码后,就请从这里离开。”

“混蛋,即便是一辈子当个下忍,我也要参加,我可是要成为火影的男人,怎么可能临阵脱逃!!”

伊比喜刚说完,鸣人就直接骂了起来,就好像写白卷的人不是自己一样,而骂完之后,鸣人虽然心虚没有把握,但是却一脸豪横。

而在鸣人的影响下,原本几个准备离开的人也被带动了起来,选择了留下。

“再问一遍,这是堵上你们人生的选择,要放弃的话就趁现在。”

“贯彻自己说过的话,这就是我的忍道!!”

对于伊比喜的提问,很勇的鸣人虽然还是心虚,但还是理直气壮的怼了一句回去。

不过虽然鸣人的打断缓解了不少紧张感,但是在伊比喜的眼神和不断制造的压力下,还是有一两个人撑不住,然后选择了放弃。

又过了一会,确定没有人愿意放弃后,伊比喜在和监考交流了一下眼神之后,最后还是让留下的人通过这次考试。

“你们的决心很好,那么,留在这里的九十三个人,我判定你们第一场考试为合格。”

“哈?不是要回答第十题吗?”

听到伊比喜的话,鸣人呆了一下,然后就是疑惑。

“哈哈,这东西从来都没有,或者说你们刚才的二选一就是第十题。”

“等一下,那之前的九道题算什么?不是完全没用吗?”

手鞠听到伊比喜的话,整个人都不爽了,毕竟自己刚才紧张的要死,结果现在居然啥都不是。

“也不是完全没用,前九道题已经完成了考试的目的。”

“就是为了测试你们每个人的情报收集能力,来监考的都是上忍之中挑选出来的精英,你们不会以为他们没有发现你们的行为吧?比如那个玩人偶的家伙。”

“所谓的五次失误也是为了排除一些情报收集能力差的家伙。”

……

伊比喜对着众人解释一下,然后又露出头上的伤疤,直接镇住了全场,只不过手鞠还是有些无法接受。

“但是,总觉得最后一题有的让人无法接受。”

对于手鞠的问题,伊比喜笑呵呵的解释了一下,这些所有人都没有疑惑了。

而就在这时,一个人影从窗户闯进来,两把苦无将一张布挂起。

“现在可不是高兴的时候,我是第二场的考官御手洗红豆。”

“接下来,下一场考试,跟我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