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北斗 东荒

  • 遮天之帝迦
  • 奥利安费
  • 2496字
  • 2022-04-13 19:00:14

唳!!!

一声禽类的刺耳厉啸打破了夜的寂静。

老人被这声音惊醒,从炕上慢慢睁开眼睛,看向纸糊的窗外。

天色还是黑的,而这一声鸣叫消散后,山林中再次回归了寂静。

可他心中却隐隐约约的泛起某种不安。

继续入睡已经做不到,王伯在被褥中躺了一会儿,最终还是爬了起来,走出屋门。

在院落中活动几下,王伯忽然发现了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顾迦那间屋子的门...竟然半开着。

老人心中没来由的一紧。

他走了过去,试探性的看向房间内部,忽然一个激灵——此刻,房中已然空无一人,本该在里面睡觉的顾迦不知何时消失不见。

他张了张嘴,随后快步离开房间,走到了院子的门口。

就连摆放在门口的柴刀也已经不翼而飞。

老人怔住了。

他还极清楚的记得,与自己儿子半年前自说自话离开青山村,消失在山林内的时候...

那一幕,与现在的一模一样。

难道说...

但很快,他便回过神来,站在庭院门口,睁大眼睛,从村东看向村西,企图找到青年的身影,喝道:“顾迦娃儿?顾迦娃儿?”

他心里还抱着一丝侥幸:万一顾迦只是出去砍树了呢?

王伯一边走动,一边在村中喊了很久。

直到他的声音变得沙哑,直到天色开始蒙蒙亮,直到村民们都麻木的从屋中出来,沉默地望着他,村中都没有任何的回应。

老人孤立无援地站在村中。

皱纹密布的脸上,终于露出了茫然而悲凉的神色。

然而。

就在这时。

年轻的声音忽然从林中传出:“王伯。”

这声音有力而沉稳,传得极远,所有听到这声音的人都愣住了,不约而同的转头,看向那从林道中走进村子的身影。

那是一个光着上半身的短发青年。

他一只手拖着数千斤重大野猪的后腿,肩膀上还扛着大鸟的尸体,全身就像在鲜血中沐浴过似的,满是凝结的血块,仿若蛮荒中走出的勇士。

——这个村中现在唯一的年轻人,顾迦。

他走到村口,放下野猪和肩膀上的巨鹰:“我回来了。”

.......

整个青山村几十号老人通通聚集在了村口。

已经古稀之年的老村长也前来了,虽然背脊不负年轻时的挺直,却像是根钉子一般站在人群最前方,安静地听着顾迦的话。

“基本情况就是这样。”

他以这句话结束了长达十几分钟的讲述。

——没错,他一路杀出去的经历,以及击毙巨鹰之后的谈话,人液什么的,只要村民们听得懂的都说了。

虽然说听起来很扯淡。

但他早已想到这一点,讲话的同时右手一直都抬着那只轿车大小的大野猪,时不时地稍微将其抛起几十厘米,接了两下,看起来极有视觉冲击力。

最后,顾迦砰的一下把野猪的尸体丢到地上,掀起一阵烟尘。

烟尘消散后,他开始总结:“总的来说,动物暴动并不是森林吃人的主要原因。”

他看向了地上,那除去头部以外,全身都还算得上完好无损的巨鹰尸体:“真正的罪魁祸首,是这头已经踏上修行之路的鹰妖,以及它背后那个叫做陆文宇的修士。”

“我侥幸把这家伙杀了,带回来给你们看看,你们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吧。”

村民们死气沉沉的眼神开始逐渐变化,光芒开始从他们眼中出现。

尽管大多数都是仇恨,愤怒,悲伤的目光...却比之前麻木的样子,更像是活着的人。

然后,人群中终于出现了一个打破这片沉默的人。

“我的儿啊!!”

一位老太哭嚎着扑了上来,随后咬紧牙关,用手中的菜刀拼命地在巨鹰的尸体上劈砍。

刀刃砍在金属质地的羽毛上,火花四溢。

随后人群似乎终于被点燃,哭泣声,咒骂声此起彼,而王伯则站在他的身旁,同样泪流满面。

顾迦看着他们,眼神复杂。

——很难想象他们这一年时光是怎么过来的,从最开始的不信邪头铁,到半年前的彻底绝望,失去出村的勇气。

失去亲人,失去自由,最终只能在这等死。

想想就觉得...令人喘不过气来。

王伯擦了擦泪水,搀扶着顾迦的手臂,有些语无伦次道:“娃儿,谢谢你、谢谢你能给小也报仇...”

“没事,这是我应该做的。”

王伯上下打量着满身是血的顾迦:“你受伤重不重?我给你去拿草药...”

顾迦摇了摇头,微笑着撒了个小谎:“我那么厉害,没有受伤,没事的。”

受伤自然是受了,依靠周身吸收灵气的漩涡全部快速长好了而已,而血液中的紫色与金色光点也在长时间暴露在空气中后逐渐暗淡下去。

只是这些没必要和王伯说罢了,只能徒增担忧。

——哦,对了。

以这个世界的风格来说,或许称其为【精气】更加合适。

就在这时。

沉默到现在的老村长,走到了两人的面前。

他显然也并不平静,轻咳了两下才说道:“谢谢你,年轻人...顾迦,你是叫这个名字吧?”

顾迦点了点头,忽然说道:“村长。”

“你也有一些事想单独对老头子说?”

老村长说道:“那正好,来我的院子里吧。”

说完,他转过身,朝着村东最外侧的那间院子走去。

顾迦想了想,转头说道:“王伯,你先回去吧,这头野猪想吃就吃,大家也压抑得太久了,吃点好的庆祝一下也好。”

王伯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说完,他也不顾自己身上的血污没擦掉,便径直走向村长的院落。

......

顾迦跟着老人有些佝偻的背影,一起走进了村东的那间房。

村长的院子与其他老人居住的并没有什么区别,都是有些破旧的样子。

王伯曾经与顾迦说过,村长是这个村中见识最广的人,曾经游历外面的大好河山,最后在青山村中定居,而今已古稀之年——在这个世界,凡人古稀绝对算得上少见了,就连王伯这样才五十多岁的人都已经白发苍苍了,可见其长寿。

外面的声音略有些嘈杂,叮叮当当的,也不知道村民们在对那两个玩意做什么,院落中倒是显得安静不少。

顾迦看着村长,最终决定先开口:“村长。”

“这里,名字叫做什么?我知道这里是青山,旁边的城叫做西宁城。”

他越说越激动:“那么这座西宁城是属于哪个国家的?这个国家,又是哪个地方的?”

村长十分意外:“你...竟然这都不知道么?”

顾迦叹息一声:“我生活在很远很远的地方,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来到了这方天地,来到了你们的村子中。”

“好吧,虽然很不可思议,但你连妖兽都可杀,想必出身也绝不平凡,老朽也不多问了。”

村长抬起手,指了指自己的脚下。

“这里是晋地,东西一千三百里,南北一千八百里的小国,北边的大国是魏境,那里比这个地方要繁荣许多,也要大得多。”

顾迦点了点头。

“可若是说更大点的话...”

村长似乎是陷入了思考:“我曾经在古籍上看到过,我们生活的这片大地上,如同我们这样的国家宛若过江之鲫,多如牛毛。”

“至于名字,我得想一想...”

顾迦双目炯炯的望着他,期待着最后的答案。

过了数十息,村长眼睛微睁:“想起来了。”

“这片大地,叫做东荒。”

“北斗星,东荒。”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