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大啖食粮之时已至

  • 遮天之帝迦
  • 奥利安费
  • 2944字
  • 2022-05-06 14:39:30

毫无疑问。

在这一刻,顾迦的道,他的器,乃至他的心灵,他的思想,都被某种冰冷霸道至极的魔性入侵了。

但这不是功法自发做到的。

至少人道领域中,没有任何一本功法能够做到仅靠阅读经文,不进行任何修行就能完全侵蚀一位帝经修行者,就算是吞天魔功也不行。

更何况他一直在抵抗其中的吞噬欲。

真正不知不觉侵蚀顾迦的深渊...其实来自他自己。

那周身流淌,最近却一直未曾有过动静的霸体血脉。

不。

甚至算不上入侵。

因为那是他的本性。

是名为顾迦的存在本就拥有着的,天生地养的本质。

学习吞天魔功只是个引子,将他血脉中不可思议的魔性牵引了出来罢了。

那股魔性绝不是普通霸体血脉应该拥有的,其中似乎隐藏着什么极为恐怖的东西...或许也暗示着顾迦血脉的来源绝不平凡。

顾迦的双眼已经被活跃无比的紫色所占据。

如渊似海般的饥饿感与冰冷淹没了他的神智,让他双眸中金色的火焰摇摇欲坠,即将被吞没。

他艰难道:“为...什么..”

【为什么?我真的不知道么?】

熟悉至极,却又显得陌生的声音在心头响起。

那竟是...顾迦自己的声音。

【最清楚这一切的是我自己才对。】

顾迦的思维越来越缓慢,越来越困难:“我...?”

【吞天经这种吞噬生灵可以加速修行的魔功,才是最适合拥有杀戮系统的我的功法】

【和叶天帝相比,我没有吃过九妙不死药,没有万物母气,也没有九龙拉棺提供的那数百个能够演化修补仙域的古字,更没有真身实为帝尊成仙鼎碎片的绿铜块。】

【从最初的起点上我就已经输了。】

【体质方面胜过对方又如何?没有后台,没有资源,特殊体质成长得也极为艰难。】

那声音带着无比蛊惑的味道,传入他的心灵深处:【但只要修行吞天魔功,一切问题都不复存在。】

【只要吞噬所见的全部生命,我就能极速变强。】

【原著中一切所知可以给我带来我想要的全部,而杀戮系统更是可以给我提供无穷无尽的寿命。】

【那还有什么理由要拒绝拥抱这股魔性呢?】

“不...对...”

顾迦冷漠的脸上忽然露出了痛苦之色,挣扎道:“我...是...”

他的眼底,那被紫光即将压制的点点金芒在他的眼眶中跳动了两下,转眼间竟然又有了再度扩散的趋势。

然而。

下一刻他周身紫光再度暴涨,将他的神智再度打入浑噩。

【轮海篇至强的道经带来的道基虽然珍贵,但在这一切的面前其实也不算什么,今后有大把的机会去弥补,及时放下,才能拥抱更伟大,也是更正确的道路。】

【因此,我毋需畏惧黑暗】

那个声音宛若一个充满了诱惑力的说客一般,将最后的话语传入他的脑海。

【大啖食粮之刻已至。】

就像被无尽的海洋淹没,又像是被迫陷入了最深的沉睡。

顾迦双眼中最后一抹金色的光辉如同风中残烛一般,很快的熄灭了。

没过多久。

大殿中,一双修长有力的臂膀从内部突破光茧,将其一分为二。

只见顾迦赤着上身,宛若神魔般从中走出。

明明血气澎湃,肉身强大到不可思议,可那对暗紫色眼眸却无比的空洞,却充满了令人不寒而栗的魔性,仿佛能够吞噬人的心神。

丝丝缕缕的紫黑色神光从他的天灵盖中冲出,在其头顶上方沉浮的神光棒处纠缠交织,隐约铸成一尊宝瓶的形状,如紫色墨玉一般晶莹。

它古朴而自然,样式并不繁奥,给人以大道至简的感觉,像是道的载体,神秘莫测。

顾迦头顶大道宝瓶,缓步走到鼎前,将手放了上去。

之前还晦涩无比的鼎纹忽然亮了起来,魔性的红光再度亮起。

顾迦明明是第一次使用这尊他人的灵器,却如驱臂使,仿佛他才是这尊鼎的真正主人般。

这很正常,因为他用的是最纯正的吞天经玄法。

下一刻。

他冷漠地以命令语气开口道:“补完万化圣决上篇。”

刹那间,系统中的杀戮点再次扣去接近三百。

没有任何外泄气机,但顾迦整个人的气质仿佛都变得晦涩与高深,就像是瞬间将这门堪与九秘一较高下的禁忌秘术尽数掌握般。

仅仅闭目数十息后,他便立刻睁开双眼,当场开始施展这门能够化尽一切的绝世秘术。

只见顾迦的指尖在虚空中以令人感到头晕目眩的轨迹划动,神力残留于空气中,组合成了繁复而瑰丽的紫色发光道纹。

道纹密密麻麻,遍布周身空间,顾迦于胸前合印,再高举过顶,以双手做大道宝瓶印,瓶口位于双手相结处,恰好与头顶的宝瓶虚影重合。

他猛然瞪眼,夺目神辉从双眸中喷勃而出,仿若两道利剑,旋即舌绽莲花,口含天宪,低喝道:

“迦!”

刹那间,无穷无尽的吸力陡然出现,鼎中神液浮起,然后开始鲸吞般灌入神光棒构筑的大道宝瓶虚影中。

而那尊红色人形也不由自主的飞了过来,整个人大字形停在虚空中,贴近大道宝瓶,那效力堪比稀世宝药的红色血肉在一点点被万化圣决的法门化开。不由得发出了痛苦的哀嚎。

炼化特殊体质,正是吞天经,以及万化圣决的拿手好戏。

而顾迦平静地操纵着这一切。

那块红色的血肉在进入宝瓶后,化为了条条瀑布般的生命精气垂落到他的身上,丝丝缕缕皆是流光溢彩,被他的圣霸引擎——也就是苦海秘境疯狂的吞噬与吸收。

仅仅是吞噬了指节大的一小块血肉。

他体内源于吞天魔功,令人发指的饥渴感便开始缓解,修为开始攀升。

可那双空洞而霸道的紫色双眸却没有半点波动,仿佛根本就没有停止的意思。

眨眼间,就有更多属于那人形大药的血肉,经络...乃至于骨骼与内脏,碎裂成了最小的渣滓,被大道宝瓶贪婪地吮吸与汲取。

而对方也在这种宛若凌迟般的剥离与折磨中逐渐不成人形。

这是顾迦曾经绝不能原谅的行为...却也是如今的他毫不在意的。

他往日遵守的底线,在这一刻显得那么的可笑。

——放下无用的人性吧,大啖食粮之刻已至。

苦海中,顾迦修行道经轮海篇而苦修出的绝世道基正缓慢而坚决的改易。

神液疯狂灌入,消化,化为修为攀升的养料。

他的虚弱与伤势在开始运转吞天魔功的瞬间便已经修补完成,而外界的巨量生命精气,药力源源不断地灌入他的体内,让他可以毫无保留与后顾之忧,直接进行极速修行。

苦海被继续开辟,海眼处的神力源泉变得愈发空洞,就像一个能够吞噬一切的可怕黑洞似的,充满了不祥的感觉。

他的修为开始在命泉阶段极速冲刺,朝着神桥境界狂奔而去。

但绝大部分的生命精气,乃至于血色人形被分解所提供的巨量灵性与源力,药力则开始储存在圣霸引擎所在的苦海异空间中。

被魔性掌控的顾迦极端理智,自然清晰的计算出,自己一时半会绝不可能消耗掉如此多的资源。

轰隆!!!

圣霸引擎高亢的嗡鸣声中,紫色、黑色、红色混杂的光辉冲天而起,将宫殿的顶部直接击穿,随后化为一道房屋粗细的恢宏光柱,将天与地链接。

所有晋都的城民都不安的看向王宫的上方,那道与蓝天颜色截然不同的光柱。

但他们并不知道。

晋都各处,各处被封印的阵眼,同样开始缓缓激活了。

这意味着晋都大阵即将启动。

因为被体内魔性操控后,顾迦的目标早已不再是原来那个。

新的目标已然确立。

第一。

炼化与储存血色人形的全部生命精气,留待以后修行之用。

第二。

在修行的同时发动大阵,杀掉全城所有的凡人来获取杀戮点。

根据吞天魔功中的信息,他能够确定,这尊血色人形确实是某种人造的特殊体质——甚至他现在已经学会了如何使用晋都大阵,以及人液的提纯方法。

然而顾迦的修为太低,不够完成这尊特殊体质的炼制,就算强行发动,恐怕也就只能白白浪费这一城凡人的“素材”。

但换个思路。

晋都大阵本身就具有杀死范围内凡人的效果。

就算不去考虑人液,血石的收获,这也意味着,能够通过杀戮系统直接获取超过一百万的杀戮点,相当于超过两千年的寿元,以及任何残缺帝经秘术都可以随意补完的权利。

何乐而不为呢?

最后...只要在那人到来之前,离开这里就好。

光柱映照下,顾迦那张脸冷漠宛若雕塑,似乎陷入了最深沉的入定。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