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强杀彼岸(5k5)

  • 遮天之帝迦
  • 奥利安费
  • 5519字
  • 2022-04-30 18:00:09

晋都。

从空中开始传来那炸雷般的声响后,短时间内,这里的地面上已经近乎空无一人。

所有人都躲进了自己的家中,亦或者是就近的建筑物中。

他们甚至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修行者们突然打了起来。

但他们至少清楚的知道了一件事。

作为凡人,他们就连活下去都需要期望修行者的施舍,毕竟若是在地面上动手,这样的声势,这一城人恐怕没过多久就要死伤惨重。

此刻,一间普通的民宅中。

面容寻常的妇人紧紧的抱着自己的孩子蜷缩在窗边,门已经严严实实的锁死,就仿佛这种行为能够给他们提供些许安全感似的。

而这天真无邪的男孩却背着母亲偷偷的睁开眼睛,从窗户的缝隙朝外看去。

刹那间,他愣住了。

这双清澈的瞳孔中,倒映着他此生难忘的画面。

那是好几颗异色的流星在高空中纠缠,碰撞,又分开,时而扩散出漫天星尘,时而又喷薄出数道炫丽而危险的红色极光。

孩子紧张无比地看着这一幕。

时间流逝。

几颗流星在无数次碰撞分开后,最后只剩下了一颗。

那充斥着紫金色,仿佛披戴星云般旋转王冠的流星。

而这一刻。

从地面上升起的醒目璀璨至极的赤红色流星,像是姗姗来迟一般,终于迎上了对方。

...

寒冷的高空中。

阴流道人脚踏虚空,赤红色遁光不稳定地爆闪,面色铁青看着眼前的身影。

对方的面目被神力所遮盖,模糊至极,唯有那双熠熠生辉的异色眸子极为清晰,露出了一种令人生畏的压迫感。

然而,阴流道人的视线只是死死地盯着对方手中。

因为...对方的指尖,赫然拽着两颗面色惊恐的头颅的发梢。

神桥修士的生命力强大,光是头颅也可以存活一段时间,而他们看到了自己师尊的到来,露出了惊喜的神色,似乎看到了希望。

但阴流道人知道,自己这两个弟子已经没救了。

因为他们的身体已经毁掉了,而轮海秘境的修士还没有强大到只剩脑袋就可以再生身体的地步。

但至少...他们还剩下了脑袋,可以苟延残喘一段时间。

然而剩下不见踪影的四个神桥,恐怕就连脑袋都没剩下

“你!!”

阴流道人怎么也没想到,短短的时间中,他门下的六位神桥修士已经被全部击毙,就连他一向淡漠的道心都波澜起伏,额头青筋暴跳,厉喝道:“你究竟是谁?!”

——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为什么这种时候,会有人无冤无仇之下突然对自己下手。

要知道,自从接下上宗大人的任务后,他一向警觉,就连对凡人也不会竭泽而渔,而是辗转各国收割部分。

什么时候被这种修行者盯上的?

“我?”

层层叠叠,如洪钟大吕般的声音从那尊紫金人形口中传出:“只是一个路过的散修而已——”

下一刻,他瞬间朝着阴流道人丢出手中的物事,口中暴喝。

“给我记住了!!”

等下,对方的修为...

“命泉?!”

阴流道人先是一愣,感应到对方的苦海中没有天脉后,露出了不敢置信的神色。

命泉?

命泉能杀神桥修士如杀鸡?

命泉敢挑衅彼岸?

下一刻,他想到了什么,眸中忽然露出了贪婪的神色:“你是某种特殊体质?!”

若是将其拿下...

思索至此,阴流道人没有任何犹豫的袖袍一甩,只见两颗头颅在绝望中立刻化为齑粉,纷纷扬扬,洒落而下。

而这一瞬间。

紫金人形。

也就是顾迦。

已经化为流光,迅疾到了极点,欺进他的身前。

然而阴流道人却丝毫不慌,整个人以更快的速度朝着旁边躲避,甚至还有功夫冷笑:“你我相差两个境界,便是天与地的差别。”

“就算你有特殊体质也无用,这是铁律,无法违背。”

顾迦沉默不语,没有任何退缩的意思,身躯在空中划过弧线,如羚羊挂角般无迹可寻。

阴流道人冷哼一声:“徒劳。”

刹那间,他苍老双眸中有魔性的光辉流动,两道如血般的光辉射出,璀璨夺目,瞬息间跨越数十米的距离,朝着顾迦的四肢洞穿而去。

他并不打算夺走顾迦的性命,而是想要将他制服镇压,因此没有全力出手。

然而顾迦瞬间左手握住头顶沉浮的神光棒,随后在身前用力一扫。

只听铛铛两声,两道神力便被拍开,在空中水晶般炸裂。

“什么?”

阴流道人有些吃惊。

彼岸修士作为轮海秘境的最后一个境界,哪怕只是普通的催动神力,威力也不可与神桥修士同日而语。

但对方只是命泉,却能够轻易的防住,这无疑是非常不凡的表现。

只看到握住了神光棒的顾迦光芒大盛,整个人周身回荡着的轰鸣声分贝再度拔高,金色漏斗再度凝实两分,将周遭的元气精气全部撕扯而入。

然后,他握紧右拳,以更快了两分的速度朝着阴流道人电射而去。

阴流道人没有再退,只是双眸微咪,冷哼出声。

刹那间,道袍飘动,一面古朴的圆形铜镜自他的苦海中高高冲起,上方有隐约有道纹痕迹流转。

铜镜一晃,便有眩目血光自中冲出,在天穹上交织成大片血色天幕,阻挡在他的身前,瞬间隔断在顾迦与他中间。

咚!

顾迦如山岳般沉重霸道的右拳呼啸着砸在了上面。

紫金双色宛若一圈圈波纹般在空气中扩散而出,但那光幕却纹丝不动,就像是坚不可摧似的。

不仅如此,还有血光如附骨之疽,顺着接触点反冲而上,像是锁链般纠缠粘住了他的手臂,动弹不得。

见状,阴流道人露出嘲弄的冷笑。

只见铜镜再度闪烁,天空中的血幕极速弯曲,收束,最终包裹成一个直径十几丈的圆球形状,要将顾迦彻底束缚在内。

“不自量力。”

他双手一合,那血色圆球立刻开始响起骇人的研磨之声,开始一块一块不规则的分割旋转,就像是要将其中的顾迦彻底磨灭似的。

刹那间,巨大的压力压迫在顾迦身上,让他全身上下骨骼传来噼里啪啦的爆响,就连皮肤都开始开裂,渗出其中透着紫金色的血光。

然而。

下一刻,阴流道人那张皱纹密布的老脸忽然一怔。

镜光形成的圆球突然卡顿住了,不再动弹。

因为...

不知何时,顾迦虽然全身浴血,但神光棒此刻已经放大到和人一样高,屹立于他的背后,九个古字疯狂闪烁,散布出永恒而刹那的气息,就像是一根撑起天穹的巨柱,强行定住了那种外来的压力。

紧接着,阴流道人听到有什么声音从其中传了出来。

轰隆隆隆隆。

仅仅是一瞬间,球中便开始嗡鸣大作,并且越来越强,越来越快。

那是圣霸引擎愈发刺耳疯狂的咆哮,嘶吼!

轰隆一声,球中的顾迦猛然将手从血色束缚中挣脱,不信邪般再度出拳,以某种令人惊惧的力量轰击在球体内壁。

咚。

血光试图再度蔓延而上,这一次却被轻易震开。

咚咚。

咚咚咚咚咚——

顾迦的每一拳都仿佛散发出一种连虚空都能够撼动的可怕气息,连续不断地轰击在血幕上。

随着他的出拳,他全身神力光芒愈发的刺眼夺目,就像是煌煌大日一般。

唯独双拳上...那紫金色光芒开始逐渐的模糊了,像是要是彻底湮灭融合在一起似的。

然后。

竟然出现了一丝纯粹的白光。

“!”

顾迦自己的双眼中都露出了惊讶的神色,但旋即他便明显感觉到了不同。

轰隆隆!!

血幕在他覆盖白光的拳下,明显开始有了不堪重负的迹象。

这种光是如此的纯粹与可怕,是某种不可思议的质变,将他的双拳衬托得仿佛能够击穿天与地一般。

在阴流道人的视角中,只见密密麻麻的炽白色拳印在短时间内便打得圆球激烈形变,鼓起,甚至已经透过血色圆球,映照到外面。

看起来被突破只是时间问题。

而此刻的阴流道人同样早已收起了轻视的神色,变得凝重起来,但眼中的火热贪婪之色却更盛:“这种肉身,这种体质!”

——那面镜子是灵宝,但同样是他的唯一的“器”。

以神纹锻造而成的“器”的形状,与外在灵宝的形状相同,二者祭炼在一起,形神皆备,才会发挥出最强大的威力,可以称为【本命法宝】,【本命灵宝】。

换句话说,阴流道人动用其他灵宝,威力都是不如这面镜子的。

而顾迦竟然可以以低两个境界之身,抵挡,乃至突破他本命法宝的全力绞杀...

想到这,他袖袍鼓动,连续从苦海中祭出四件形态各异的灵宝,晶莹闪闪,亮如血玉。

他神泉中的神力全力投入其中,令其苏醒过来,血光冲天,宛若数条数十丈长,无比威严强大的血色蛟龙一般,在自己周身盘旋,随时可以做出最强一击。

这还不算完。

阴流道人将铜镜召回胸前,随后双手开始在虚空中划动,神力以一种莫名而高深的轨迹运转,散播出魔性的道韵。

他强行离开大阵枢纽之时,为了保护阵眼正常运行本就消耗了不小的神力,加之年事已高,血气衰败,因此神力运转间明显有些力不从心,整个人的脸色像是被抽干一样苍白起来。

那张皱纹密布的脸被红色的遁光映照着,就像是厉鬼一样可怖。

但付出这样的代价,他将要使用的玄法必然也无比恐怖。

某种可怕的气机在他的周身浮现,就像是要化尽世间一切生灵般,那红色的神力汇聚在一起,凝聚在他的胸前镜中,连周围的虚空都要沸腾了。

阴流道人口中发出了如枯木般干枯刺耳的声音,幽幽道:

“老朽从大人的鼎上参悟而出的禁忌杀伐之术,就先拿你试试手好了。”

——阴流道人能在残酷的修行界中活到今天,没有像野狗一样被人打死在路边,还能当上上宗大人的忠犬,原因其实有很多。

但其中肯定不包括毫无理由的妄尊自大这一条。

狮子搏兔亦用全力,而顾迦在他面前显然不是什么“兔”,而是一头已经露出峥嵘之势的幼龙!

仅仅数息后。

咔拉一声。

醒目的裂纹在血色圆球上出现,其中有着白光透出。

裂纹极速蔓延,化为了蛛网般的形状,覆盖住了整个圆球。

最终...它骤然爆碎。

而同一时间,伴随着圣霸引擎响彻云霄的轰鸣咆哮,一双炽白色的拳头从破碎化光的血色光芒中打了出来。

一尊璀璨到不可直视的紫金圣霸之体从中探出,全身上下透出远超命泉境界应有的气机,以两只闪耀着不可思议白光的拳头,正面迎上了四条咆哮而来的血色怒龙。

转眼间,激烈的交锋再度展开。

四条怒龙的真身竟是刀枪剑戟四把凶猛的兵器,其势极其的猛烈,围绕着顾迦疯狂劈杀,铿锵而有力,仿佛要刺破苍穹一般。

叮铛!

顾迦黑发乱舞,浴血奋战,整个人像是发狂了一般,那充斥着炽白色的拳头竟然能够毫不退缩地与四件兵器硬碰硬,硬生生的将其击退,想要找机会绕开他们,去干扰后方正在蓄势的阴流道人。

然而下一刻,似乎被猜透了想法,那四件兵器当即爆发,从四面朝着顾迦劈来。

他双拳格开两把,用神光棒挡住一把,却噗嗤一声,被另外最后一把血迹斑斑的长戟划中腹部。

刹那间,只见顾迦坚韧无比的躯体都被硬生生划开了数寸深的口子,最深处甚至能够看到其中蠕动的内脏。

然而仅仅一息不到的时间,他腹部那夸张的伤口立刻如时光倒流般再度收束,愈合。

而趁此机会,那杆长戟已经被他握在手上,以巨力束缚住,旋即臂膀发力在身周一扫,叮叮当当的将其他三条血色长龙击退。

随后,胸中燃烧至巅峰的战意促使他再度发出了惊天动地的怒吼:

“迦!!!”

这一刻,就连在远处蓄势的阴流道人,都露出一丝惊惧之色。

这到底是什么体质?

以命泉之身对抗彼岸,还能够占据上风么?

然而就在这一刻,阴流道人忽然发觉了一件事情。

虽然顾迦拳头上的炽白色光芒没有变弱,但覆盖在体表的神力已经明显黯淡下去,越来越少了。

不然以他的躯体强度,不应当会如此轻易的出现这么大的伤口。

——顾迦毕竟是在越级挑战。

为了维持巅峰战力,每一分每一秒在极力压榨他体内并不算太充裕的神力。

更别提他只是初入命泉罢了,并非已经能够朝着神桥境界冲刺的命泉巅峰。

“果不其然,你也已经快到极限了。”

脸色苍白的阴流道人冷笑一声,手中动作骤然一停。

他已经蓄势完毕。

只见那面古朴铜镜在他的胸前悬停,镜面中闪烁着骇人的红光,散发着将一切化为腐朽的气息。

他参悟出来的这一式,神力的积累速度属实是有些缓慢了,毕竟这本就不是给轮海修士使用的杀伐大术,就是残篇都几乎要将他榨干。

但同样的,威力也绝不会令人失望。

阴流道人确定,这一招绝对可以将顾迦彻底打到失去战斗能力,乃至于杀死他。

——活的特殊体质当然最好,但死的也不是不行!

下一刻,四件兵器忽然黯淡了下去,就像是阴流道人已经无力他顾一般,被顾迦随手拍飞。

但他心中没有半点喜悦的神情,反而心中警兆大作,看向了阴流道人。

极端危险的气息充斥在他的神识中。

那是被锁定的感觉。

他已经没有办法,也来不及躲开了。

阴流道人暴喝一声:“死吧!”

话音刚落,房屋般粗大的血色光束带着贯穿苍穹的气势从铜镜中冲出,带着化尽一切的气息,浩浩荡荡冲击向顾迦。

刹那间,那人高的神光棒及时挡在他的身前,九个古字勉力抵挡着血色洪流,终究因神力差距过大,瞬息间便沾染上了斑驳腐朽的痕迹。

仅仅是一息。

在阴流道人那双浑浊的眸子注视下,顾迦的防御被摧枯拉朽地击溃,那血色洪流趁虚而入,将其吞没。

就连圣霸引擎的声音都逐渐停歇。

阴流道人兴奋道:“此术威力果然不凡!他死定了!”

从远处看去,这骇人的镜光洪流就像是刻印在苍天之上的赤色伤痕一般,妖异至极,仿佛要滴下血似的,足足蔓延出去近十里。

阴流道人感受着体内神力的极速流逝,干枯的脸上却露出了掩盖不了的爽快之色。

一息,两息....足足持续了十息,直到体内的神力已经见底,他才缓缓停下这门杀伐之术,光束逐渐缩小,收拢。

然后。

他骤然瞪大眼睛,露出了不敢置信的神情。

旋即,竟然化为了浓浓的悲痛。

因为阴流道人眼前看到的并不是顾迦的尸体,而是一尊斑驳腐朽,大约三米高的古钟。

这口大钟已经被这一击毁得差不多,但钟体却依旧顽强地屹立在那里,直到此刻才彻底片片碎裂剥落。

露出了其中,全身皮肤都被融化一层,宛若厉鬼般狰狞可怖的顾迦。

他全身上下的神力都被化尽了,就连圣霸引擎形成的精气漩涡都被彻底打散。

而腹中那些灵药更是已经消化得连渣都不剩,无法提供任何帮助。

苦海疼痛欲裂——这是维持超越极限战力的副作用——就连圣霸引擎的嗡鸣声都明显有些中气不足。

而阴流道人在短暂的愣神后,又露出恨极的表情,那镜子又冲天而起,开始酝酿红光。

虽然同样极为中气不足的样子,但他毕竟是彼岸修士,神力远比顾迦充裕,因此还有出手的能力。

....这明明是前所未有的绝境。

可顾迦血肉模糊的面孔上镶嵌的双眸依旧璀璨如同日月,保持着坚定至不可想象的战意,以及对于胜利的自信。

就仿佛已经将其牢牢握在掌中无法逃脱。

顾迦嘴角微微翘起。

——他确实一点神力都无了。

——但他顾迦...

——既是荒古圣体,也是苍天霸体!

刹那间。

他的右手确实的握住了什么。

那是已经变回短棒大小,通体斑驳腐朽痕迹遍布的神光棒。

然后,他以气吞山河之势,将其拼尽全力投掷出去。

只见壮烈的白色冲击波闪过。

那根已经黯淡无比的神光棒被投掷而出,以绝无可能反应过来的速度,提前命中了阴流道人脐下三寸。

将对方的动作,神力运转,连同思考彻底打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