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悚然

  • 遮天之帝迦
  • 奥利安费
  • 2542字
  • 2022-04-26 18:00:12

话音刚落。

一个畏畏缩缩的身影踩着楼梯走了下来。

毫无疑问,就是刚才在酒楼中提醒顾迦不要喝酒的那个人。

这是一个大约二十岁上下的瘦弱青年,穿着不起眼的灰色布衣,整个人身上似乎充斥着酒的味道,宛若一个醉醺醺的酒鬼。

可顾迦却能够很轻易地闻出来,那是酒液撒在身上故意造成的假象。

而这人的皮肉看起来也很细嫩,就像从小娇生惯养似的,脸上的神情看起来异常的不安。

他走到此处,刚想开口说话,但旋即看到了顾迦身后血池中的骇人景象,整个人吓得跳了起来,脸色发白,浑身发抖:“这,这是!!”

顾迦并没有出言安慰,只是整个人迈出一步,足下生辉,凭空立于空中,朝着血池中央的扭曲雕像飞去。

然后,一只手抚摸在了对方的额头上。

神力在其中微微扫过,探测出了其中的情况。

人类的身体结构还好好地存在于这具雕像中,可也仅仅是结构罢了,已然没有了任何的生命迹象。

他已经彻底死了,值得在意的,恐怕只有雕像的脐下三寸之处。

——对方的苦海有被开辟过的迹象。

严格来说,这人生前也算是一个修行者了...只不过是一个最蹩脚的修行者。

那帮修士,先将这些人培养成苦海境界的修士,然后再以某种手段残害...究竟想做什么?

真的只是单纯的提炼更高级的人液吗?

顾迦想不通。

他看着这个人的样子,微微的叹了口气,伸出手合上对方的双眼,随后终于回过头,看着那个呆呆的望着自己的青年,说道:

“先上去再说吧。”

随后,顾迦和那个失魂落魄的年轻人沿着阶梯走了上去,来到了昏暗的小巷中。

也就是这时,那个年轻人像是终于回过神来了一般,低声道:“大人,请问您是...”

“我?”

顾迦挑了挑眉,随意道:“一个路过的修士罢了,和清阳洞天那帮人不是一路的。”

“...不是问这个。”

“?”

年轻人有点畏惧的挠了挠头,却还是硬着头皮开口了。

“我听到了你们刚才说的话,您是从西宁城来的吧?”他苦笑着说道,“在下林风,西宁城知府的儿子。”

顾迦闻言,低下头看着自己怀中的包裹。

随后,心中缓缓升起一个问号。

他快速的左右看了看,轻声道:“您和我来吧,这儿终究不是安稳的地方。”

.......

城南的某个旅馆。

二楼,简朴的客房中。

那个自称林风的年轻人关上门,终于松了口气,给顾迦泡了壶茶,然后二人在桌子前面对面的坐下。

他开口道:“大人,您应该就是给我父延寿的那位修行者吧?”

顾迦颔首。

这句话出来,对方的身份就没有什么可质疑的了。

对于知府来说,延寿这件事是绝密中的绝密,只有最亲密的人能够知晓。

他拿出包裹中的手信,递给对方:“此乃你父托我送来的信件。”

林风接过此信,打开粗略的看了一遍,没过多久,他的脸上就露出了深深的悔意与愧疚。

他目含泪光,口中喃喃道:“父亲,我不该如此任性的...”

旋即,林风转头望向顾迦——只见对方正平静的望着他,似乎正在等待他说出一切。

他苦笑一声:“大人,其实不是什么很长的故事。”

“半年前我从西宁城来到晋都,参加了清阳洞天的入门考验。”

他回想着当时的情况,继续说道。

“其实,我没有通过。”

顾迦无言。

——其实这才是正常情况。

修行之路岂是一般人能踏上的?正常来说,东荒能见到的再菜的修士都至少是凡人百里挑一,甚至是千里挑一的程度。

“我当时异常的不甘心,于是骗了父亲,写信告诉他我已通过,自己打算呆在这里继续想办法,让修行者将我收入门墙。”

“其实当初像我这样的人并不少,我等来自晋国各地的落选者报团取暖,聚集在一起,想要等待可能的下一次考验。”

“可我没想到...这是他们设下的陷阱!”

说到这里,林风的脸上露出了恐惧的表情,声音也高了起来:“几个月前的一次宴会上,所有人都被迷晕了,随后不知所踪,只有我因为临时察觉不对而逃离了。”

他干涩道:“现在想来,他们...恐怕也已经化为了那池底的枯骨...”

“也就是从那时候,我才发现...我可能,已经害死了几位给我送信的信使。”

“这几个月我没有回去,一方面是无颜面对父母,一方面是无法坐视这些人残害旁人的行为。”

林风低下头,有些惭愧地道:“可我查了那么久,得到的消息,还没有您略施小计来得多。”

顾迦沉默一下,微微叹道:“已是不易了。”

“你是怎么发现我的?按照他们的说法,城中有几十处血池,你怎的就偏偏能够碰上我,只是单纯的巧合么?”

林风摇了摇头,回答道:“并非如此。”

“其实,城中如那血池一般的地方,近几个月来已经逐渐在关闭,封锁了。”

“望岳酒楼后方的那处,恐怕是目前还开着的最后一处了,因此我最近才在那等待,尽量想办法提醒那些上当受骗的人。”

顾迦闻言,愣了一下。

——绝大多数血池已经关闭了?

什么意思?

联想到两个士兵的话语。

“大人不是说了么?这几天过后,再给这里送新鲜的活人已经无用了,也没有奖励可领。”

这几天过后...清阳洞天的修士,就要带着提炼出的产物,离开了么?

对于这个尽是凡人的晋都而言...恐怕已经是最好的结局了。

——不对。

就在这个瞬间。

顾迦脑海中忽然警钟大作,圣血与霸血的本源似乎都微微沸腾了,整个人有些不受控制,应激般绽放出了些微的神辉,让眼前的林风露出了震惊的表情。

不知为何。

此刻,某种不安到极致的感觉如芒在背一般,涌上顾迦的心头。

等等...

识海中骤然闪过了刚才血池壁上铭刻着的晦涩难言,却仿佛带着某种魔性的道纹。

道经的经文如同星河一般在心间流淌,尽全力解析其中的精义,却像是碰到了难啃的骨头一般,进度缓慢。

这是什么概念?

用道经,也就是道德天尊的帝经自带的推算之法,去解析一个几乎只能炼化凡人的东西。

然后得出的结果是解析不动...这只能用荒谬来形容。

那个血池的材料大概率不是什么特别珍贵的神材,关键是上面的道纹。

那种魔性,那种气势...绝对不可能是单纯的炼制人液。

而它的数量一共有几十个,遍布全城。

沟通,燃烧,纯化....

顾迦全力推演,神泉中的神力开始沸腾,嗡鸣声近乎压抑不住的在这间客房中响起,紫金色光芒明灭不定地闪烁。

解析进度缓缓提升。

如果不是有神光棒镇压,恐怕异象已经照耀得小半座城都能够看到了。

半晌后。

轰隆一声,宛若闪电在心头划过。

终于,其上的奥秘在顾迦的心间被解开了。

那个血池的真正功能....

依然是炼化生命。

但并不是仅仅局限于池子内部,而是扩散出去,大范围的炼化,传输,与提纯!

这意味着——

那血池,岂不是...像是一个个遍布晋都的阵眼....

而晋都,几乎整个都笼罩在其中!

而同一时间,顾迦听到了某个声音响起,旋即几乎震惊到无法拿捏住自己的情绪。

因为他听到了耳边系统响起的提示。

【检测到《吞天经轮海篇》·残缺,是否消耗杀戮点补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