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背后的阴谋
  • 遮天之帝迦
  • 奥利安费
  • 2122字
  • 2022-04-25 19:00:20

在顾迦以这种姿态现身之后,两个士兵就彻底失去了任何的骨气与勇气,竹筒倒豆子一般将一切都交代了出来。

作为凡人,他们知道的也不多,只能说个大概。

一切确实源于半年前降临的清阳洞天众修士。

挑选门人弟子一事确实有发生过。

但早在最开始的暗地里,那些修士便开始以神通玄法,在城池的各个角落修建了一个个的池子,也就是眼前这个布满了道纹的血池。

这些来自清阳洞天的修士花费不菲的代价,使用种种凡人听都没听说过的神材去构筑池子,再花费精力铭刻道纹。

而他们作为知情者,得到了晋王的直接命令。

——无条件配合清阳洞天修士的计划,想办法向其中投入活人,但尽量隐蔽。

为了激励士兵们的积极性,每一个投入的活人都明码标价,只要留下耳朵之类的证据,就可去王宫领赏。

有的士兵无法接受,选择不去做,可也有如他们两个一般如鱼得水,大发横财的。

也就是从那几个月开始,无数来自晋国各地,求仙问道的人们,都遭遇了毒手。

...因为外地人消失了,是没人会发现的。

而最终遇难的人数可能有千人左右。

当然,里面还有很多肮脏的交易与阴暗的诡计,闻之令人发指,就连顾迦听了都无法保持平静。

但他听完后平定了一下心绪,终究没有立刻格杀这两个士兵,而是冷漠地问道。

“所以说,你们称自己认识林风...是在骗我?”

顾迦毕竟还没有忘记,自己是受西宁城知府所托,过来送信的。

那士兵颤抖着思考一会儿,抬起头挣扎道:“大人!小的确实不认识您口中的林风...”

顾迦叹了口气,抬起手,决定一巴掌打死眼前这两个货色:“要你们何用?”

士兵语气惶恐而急迫:“但,但是!您说过他被清阳洞天招收了对吧!”

那双臂完好的士兵急迫的指了指池中扭曲而痛苦的雕像。

他说道:“我当初见过这个人!他就是那几十个之一!”

顾迦看向那几乎通体灰白色的,只余下一点点微不可察红意的雕像,皱了皱眉:“什么?”

“我,我当初亲眼看到他被选中,带进王宫开始修行的,结果几个月以后就变成了这幅样子一动不动摆在这边,全身都像是红色的水晶似的。”

“只是又过了几个月,他身上的颜色越来越淡,才变得像雕像一样!”

顾迦眼神一凝。

他明白对方的意思了。

这种池子整个晋都的各个角落都有。

而这个池子中,就摆放着一个...不幸被清阳洞天看上的人。

难道说。

那些被选中的人,都已经变成了这副摸样,在城市的各个角落的血池中无声的哀嚎?

如果是这样的话,林风恐怕也已经...

想到这,顾迦目绽冷电,看向这两人。

能知道的已经知道了,更深层次的东西,也不是这些士兵能够接触的。

而他们的所作所为.....

“不!不要杀我!”

看到顾迦双眼中的冰冷神辉,那个士兵直接跪了下来,痛哭流涕:“我,我可以帮您引荐清阳洞天的大人!我还有用!”

另一个手臂断裂的士兵也咬牙爬了起来,跪在地上连连哀求:“上仙!我家里还有老婆孩子,他们不能没有我啊!!”

然而顾迦只是伸出了手,握在两人的脖子上,将他们小鸡仔一般提起。

他看着这两个人喘不过气来的样子,死命的抓着自己的手,双脚踢打在自己身上,却无法撼动自己身上笼罩的神辉哪怕一丝一毫。

“你们在谋害那些人换取钱财的时候,有没有过怜悯之心?有没有想过他们家中也有孤苦老幼等待他们归去?”

顾迦平静的看着对方,淡淡道:“我不喜欢杀人,但很抱歉,我没有资格替那些人原谅你们。”

“所以,我只能送你们去见他们了。”

咔。

下一刻,二人的脖子歪曲成了一个诡异的弧度,眼睛爆突,随后几秒钟便失去了最后一丝生机。

然后...

顾迦自己的眼睛同样也瞪大了。

【欺凌弱小,获取杀戮点二】

他终于知道,之前因为自己的克制而没能得知的东西。

原来杀死一个凡人...就能获得一点杀戮点啊。

可旋即,某种异常别扭的感觉涌上心头。

这杀戮系统的标价邪性至极。

一百五十个凡人便等于帝经的一个秘境篇章。

这他妈的...真的是能够划等号的东西么?

而且。

他再次凝视向寿元那一栏,仿佛要验证什么似的。

【剩余寿元:十年四个月十五天零二个时辰】

杀戮点减一。

而寿元的变化与过去一致。

变成了十年四个月十六天零二个时辰。

一点换一天,没有变化。

可他自己的修为与战力变化却已经天上地下,几近脱胎换骨了。

如今的他,举手投足之间,究竟能够杀戮多少凡人?

而这一城百万人...

眼底紫芒细微地翻涌着,顾迦沉默了一下,旋即微微运转道经,将心中的悸动压了下去。

旋即,他身上神辉消散,看着自己手中两个士兵已经不再动弹的尸体,说道:“我是人,和你们不一样。”

下一刻,他将两具尸体丢进那红水晶一般的池中。

只听令人悚然的哧哧声响起,两具尸体上的血肉内脏骨架飞快的被消融,化为了红色的涓涓细流,渗进了遍布头骨的池底,而衣物,随身物品与内脏间的秽物,则像是被蒸发了一般不见踪影。

只留下了两个新鲜的雪白头骨,颅腔内也什么都没剩下,唯有两个空洞仿佛注视着顾迦。

空气中,那种病态的麝香与腥臭,似乎又强烈了一丝。

“呵...也是个邪性玩意。”

顾迦确定,自己感受到了一股微弱的神力波动。

也就是说,这玩意算是灵宝?还是说一件器?

他心中甚至微微升起了一股用自己肉身测试一下这玩意腐蚀力度与运作方式的冲动,但仔细思考一下便放下心思了。

这种程度的神力波动,就算是自己只用纯粹的肉身去对抗,它都绝对不可能腐蚀得动的。

甚至连磨砺的效果都不可能有。

“所以,我这信应该烧了么?”

顾迦看着手中的包裹,叹了口气,旋即转过身看向后方的台阶。

“偷听了那么久,也该出来看看了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