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异常体质

  • 遮天之帝迦
  • 奥利安费
  • 2601字
  • 2022-04-11 19:00:17

说起来,顾迦这个现代人,究竟是怎么判断这个世界有所谓的天地灵气的?

其实很简单。

他是带着肉身穿越到这个世界,而不是魂穿。

从系统上体质那栏的三个问号,以及只有26岁的寿元大限也能够看出来,他的体质其实是异于常人的。

而来到这个世界,就仿佛激活了他身体的特质...或者说,本来应有的面貌。

穿越过来后,每一天过去,顾迦的身体素质与精神都在飞速的增强,全身上下都像从冬眠中苏醒了似的。

自来到这个世界开始,他便一直浸泡在肉眼看不见,却明显能够感觉到暖洋洋的气息中,自己的身体似乎正在以一种非常简单粗暴的方式,吸引,乃至于掠夺四面八方的气息投入,改善自己的体质。

随之而来的。

还有脐下三寸处不知为何,隐隐约约出现的痛苦感觉。

当然,目前来看,这绝对是利大于弊的。

第一天,在青山村的所有人中,他都算得上手无缚鸡之力,只能吃白饭。

可第二天之后,他便已经赶上了这个世界普通壮年的劳动力,能够帮王伯干活了——这个世界的普通人完全不是地球上能比的,人人健步如飞,身体素质堪比前世的奥运冠军。

第三天开始,就连单手握持光刀刃就有一米多长的厚背柴刀,对他来说都感觉不到丝毫的吃力。

而这种蜕变足足发生了十天才停止。

虽然说越后面提升越小,但目前的程度已经足够夸张,就连顾迦自己都不知道,现在自己的身体到底有多么强大,甚至常常会有一种自己能够翻江倒海,掀动山峰的错觉。

当然,他也知道这仅仅是错觉而已。

唯一能够证明他力量的,唯有五天前,他第一次鼓起勇气偷偷出村,测试杀戮点获取的时候,就在慌乱中一拳打死了某只吊睛白额,足有两丈长的不幸老虎。

.....

半晌。

躁动停歇。

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中,鲜血浸润了周围的泥土与枯枝,树干与石头上尽是飞散的血迹,而野兽的尸体混合着开膛破肚与死亡后各种难闻的气味,散落得到处都是。

一个全身是血的青年提着满是豁口的柴刀,走向山林的更深处。

毫无疑问,这是顾迦。

尽管全身浴血,但他的身上毫无伤痕,这意味着所有的血都来自于来自于刚刚的那些野兽。

“这附近的野兽应该都死完了,短时间内不会来了吧?”

顾迦转头看了看,确认没有动物再继续靠近,心下微微一松。

——毕竟山林中,动物的密度是有限的。

很简单的道理,地盘的大小代表着食物的多寡,同样意味着能够养活多少动物。

现在他已经杀了那么多,附近应该是快没有这种不畏死亡的野兽了。

但旋即,顾迦又摇了摇头,为自己还固定在前世地球人的思维中而反思:“不能这么想,不怕死,还有不同种族的野兽一起进攻人类这种违反生物本能的事都出来了,而且这个世界有修行者...不好说,真不好说。”

浓厚的腥臭味传入鼻尖,顾迦一咬牙:“味道太重了,这衣服不能留。”

撕拉一声撕掉上衣,那不知何时而变得完美与匀称的上半身暴露在空气中,而他脚下的皮靴因为过于用力的踩踏同样已经彻底炸开,只剩个底。

但不知为何,那些锋利的石头与灌木,甚至无法在他白皙匀称的双腿上留下任何的划伤,仿佛这并非是人体,而是坚硬的玉石制成似的。

“必须赶紧上路,不能浪费时间。”

虽然只剩下残破的裤子内裤以及手中的柴刀,顾迦并没有矫情到在乎这些,而是继续沿着山林中的道路前进。

十几天时间,不仅够他的身体吸收灵气来一个大蜕变,同样足够他认清现实,并且思考对策。

寿命快到大限,那么肯定得想办法延寿。

但无论用什么方法延寿,只要不想尝试杀人加点,那寿命肯定不是坐在村里会从天上掉下来的,不管是去找这个世界的修炼者还是碰运气,总之必须离开这里。

青山村离最近的城池「西宁城」约几十里之遥,以当地人的脚程来说不算太远,但对现在这危机四伏的森林中居住的人来说实在是可望而不可即。

顾迦敢出门都已经是靠着寿命不多酝酿出来的狠劲疯劲了。

至于体质特殊...

他娘的,看过极○天魔没?看过永○,○王没?

如果真的是那种凡人如草芥的世界,那么他就算能单手轻松举起数千斤巨石,也就是个小型车床的水准,对于真正的超凡者来说,他这种水平完全就是个送菜的。

但让顾迦看着自己面板上的寿命一天天减少等死毫无疑问更加折磨,所以他不准备直接头铁的横穿森林,而是折中一下。

先调查。

看一下周边的山林,这吃人的森林究竟是怎么回事。

如果条件允许,那么就去二十里外的清河村看看情况。

青山村还在,那么那里多半也会有活人,可能会有新的情报。

顾迦赤脚踏在一块石头上,整个人像猎豹一般窜了出去——这是为了不踩在草丛中踩到什么恶心的东西——如同一道影子黑暗的森林中前进。

这问号一般的体质给予了他夜视的能力,让他可以清晰的看清前方的道路。

五里。

七里。

十里。

十二里。

脱掉衣服似乎没有起到什么作用,第二波野兽的袭击不期而至。

五分钟后,他踏着血肉再次离开了现场,左边臂膀处倒是多了个湿漉漉的超大犬兽牙印,但根本没咬穿表皮,只是有点发红。

那是一头灰狼所留,同样彰显了他作为现代人战斗经验的不足。

“靠恁娘,吓了一跳,还好我皮是真硬。”

脚下生风的顾迦骂了一句。

也许是这一口让他清醒了过来,亦或者是寿命给他的压力实在是过大,就算是杀了两波怪,可自己发狠出村探索的疯劲与生撕狮虎的兴奋感已经逐渐消退。

在寂静无声的黑暗山林中奔行,反而让顾迦能够集中精神,彻底地熟悉蜕变过后的身体。

对他而言,刚刚的两场“运动”只能算是一场小型的热身,完全不能让顾迦感觉疲倦,倒是觉得通体舒泰,浑身上下精力澎湃与充沛,神觉也越发的敏锐,仿佛体内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精气神一般。

这体质着实是神奇,若不是顶在头上的催命符实在太要命,自己恐怕早已兴奋得与孩童无异了。

顾迦旋即开始思考整件事:“目前看来,所谓吃人的森林,就是因为这些野兽悍不畏死,很有可能是被什么东西影响了,从而袭击进入森林的人类...”

他微微皱眉,发现了不合理之处。

“但好像也说不通,这儿的老练猎人能驱如臂使的使用百斤重的工具,虽然远不如我,但全力以赴下也不算太弱,再加上森林中隐蔽,狩猎的经验,那么只要发现不对立刻撤退,其实有机会逃得一命的,为什么一个都没回来?只是单纯的运气不好?”

“现在的森林和半年前比起来,是有什么区别吗?”

“如果这些野兽真的有操控者,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这有什么好处?”

疑惑被不停地提出,可并没有任何一个能够得到解决。

黑暗中,顾迦的身影并没有停滞,只是想到了最关键的部分,眼神不由得眯了起来。

“最坏的情况,假定真的有幕后黑手主动捕猎人类,并且还没离开的话...”

“我杀了那么多野兽,是否已经出现在了那家伙的视野里?”

与此同时。

山崖的另一侧,暗淡无星光的夜幕下。

似乎有什么东西振翅的声音传来,在黑夜中陡然划过一道闪电般的影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