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离去与预料之外

  • 遮天之帝迦
  • 奥利安费
  • 2250字
  • 2022-04-23 18:00:09

西宁城。

城北的院落中。

一棵枣树扎根在院中,枝繁叶茂,苍劲有力。

而树荫下,顾迦坐在编制精美的藤椅上,拿起旁边石桌上的梨子,手中光华一闪,只见他手里那个梨子的表皮突然完整脱落,一点果肉都没伤到。

他将手中的雪白果肉递给一旁有些惊奇的老人,问道:“这里生活应该还可以吧?”

王伯立刻接过,看着顾迦,欣慰的点了点头:“挺好的...比在山里头好。”

他闻言露出了微笑,自己也从桌上拿起了一个梨,没有削皮,只是用神力清洁了一遍,然后一口咬下。

这个梨足有他两个拳头大,皮薄肉脆,汁水饱满,味道清甜,是在地球上的时候都没有吃过的好货。

王伯也笑了,两个人没说话,开始咔嚓咔嚓吃梨。

过了一会儿,他丢掉手中的梨核,终于轻叹一声:“顾迦娃儿,你要走了吗?”

顾迦点点头:“嗯,修行上遇到瓶颈了,晋国太小,终究还是要离开的...而且世界很大,我想去看看。”

“这次来只是想来看看你们过得怎么样,你们过得还可以,那我就放心了。”

——那颗源与灵果的生命精气,在顾迦突破至命泉以后就基本上消耗得差不多了。

虽然不知道荒古圣体的诅咒在同时拥有霸体血脉的自己身上是否还存在,可庞大的资源消耗已经初步体现出来,让他感觉今后的道途并不乐观。

“嗯。”

老人略有些惆怅,更多的却是欣喜与祝福:“顾迦娃儿,你心肠好,一定会有好报,老天爷会保佑你的。”

“好人会有好报么...?”

顾迦想起遮天世界的风格,只是笑了笑,没有接话,而是换了个话题,问道:“我听说村长一个月前已经去世了?”

王伯叹了口气,点了点头:“嗯,他先走一步了,也算喜丧吧。”

顾迦无言。

经过他调理,村长本不应该这么快的离开人世。

恐怕是因为大仇得报,他的心气已泄,心中再也没有执念。

活着没意义,不如归去。

看着略有些失落的顾迦,王伯反而反过来安慰他:“娃儿,你已经是修行者了,没必要太伤心,我听说修行者要视他人生死如常,斩断因果,才能得道成仙...”

“那可不行啊。”

顾迦摇了摇头,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眼中泛起金芒点点:“如果哪天我视他人生死如常了,那么我就已经不再是我,说明我已经死了。”

王伯愣了一下,想到了半年多以前发生的事,同样露出了笑容:“也是啊。”

二人就一直这么聊了不少东西,直到天完全的黑了下来,城中各家各户点亮了灯火与烛火为止。

“王伯,我走了。”

一直坐到傍晚,他终于站起身,走到庭院门口告别。

“嗯。”王伯点点头,“顾迦娃儿,保重。”

顾迦没有回头,而是踏着平整的青石砖,离开了这座院落。

他没有急着离开这里,而是先找了一次西宁知府,让他带着自己去了城外的墓地。

不知不觉,顾迦仅仅是闭关了一次,这片凡人的国度便又已经到了春天。

能看到这处坟地周围树木枝繁叶茂,一片生机勃勃的景像,但这里却长眠着再也不会苏醒的人。

顾迦从旁边摘了一朵粉红色的花,放在了村长的青石雕琢的墓碑前。

毫无疑问,村长算是他的贵人。

没有那颗拳头大小的源以及村长讲的故事,他一个人是什么都做不到的。

若是没有击杀陆文宇踏上修行路,这个时候顾迦或许也能够有别的机缘开始修炼,亦或者他已经放弃底线开始杀人延寿,当然也有可能会坚守到底,老死在哪个犄角旮旯。

但总之,无论怎么样,故事也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知府看了看顾迦,说道:“这位老伯下辈子一定可以投胎去一个好人家的。”

“轮回啊...”

顾迦没有朝着知府解释这个世界的残酷——这个宇宙中,凡人死了就是死了,化作一抔黄土,没有轮回的资格,只有立足于最顶上的寥寥几个人才有那个能力与手段一探轮回大秘。

但不知为何,听到这个词,他的心竟然被微微的触动了,就像听到了某个非常非常熟悉,日夜相处的事物似的。

但思考了一会儿,他没有想起任何东西,只能作罢。

他转过头对着一旁恭敬的知府说道:“我这一走,恐怕也不会再回来了。”

大腹便便满脸福相的知府以为他要说什么敲打的言论,神色一肃,准备应下。

可没想到顾迦的话和他想象中完全不同。

顾迦说道:“你有什么事可以和我说一下,若是不耽搁时间,那么我就顺手帮你做了。”

知府瞪大眼睛,很意外的样子:“您...”

“我终究是相信这个世界与人为善是有用的。”顾迦看向天边,“暴力和威胁可以很简单的解决很多东西,但我不喜欢。”

他缓缓道:“我更喜欢让别人记得我的好,从心底感激我,去主动完成对我的承诺。”

知府微怔。

随后,他的脸上露出了由衷的钦佩神色。

他郑重的思考了一会儿,良久以后才抬起头:“我那次子,一心向仙...”

顾迦挑了挑眉:“是要我传他修行法门?”

“不,犬子已经拜入修行者门下了。”

出乎他的意料,知府摇了摇头:“数个月前,国都来了许多位修行者,在晋国招收弟子,不分贵贱,国主甚至将为首那位奉为国师。”

“半年以前?”

顾迦愣了一下,似乎想起了什么,微微皱眉。

“是的,半年前,就在您上次离开后不久,我才得知的消息。”知府点了点头,继续说道,“犬子一直都痴迷仙人那些长生不死,飞天遁地,移山填海的传说。”

“再加上您上次施法后,他看到我变得年轻了许多后,一直在埋怨我为什么没有给他牵线搭桥...正好没过多久,这件事就从国都传来,他便对我软磨硬泡,我最终忍不住便答应了。”

“可除去上次与我说已拜入仙门以外,这几个月一直杳无音信,我寄信询问也不曾回复。”

“我听说修行者横跨晋国只需一两天,若是您顺路的话,能否帮在下携书一封,交于犬子?”

顾迦思考了一下,问道:“你知道那些修行者来自哪个门派么?为首的是谁?”

“自然知晓。”

知府一副如数家珍的样子道:“他们自称来自清阳洞天,那个被奉为国师的修行者,叫做阴流道人。”

话音刚落。

知府忽然看到,眼前这个身穿白袍,看起来出尘如同谪仙的年轻修行者脸色一下子变了,就像听到了什么非常不好的事一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