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神光棒(下)

  • 遮天之帝迦
  • 奥利安费
  • 2891字
  • 2022-05-07 14:25:16

那九个古字铭刻在巨柱上后,忽然大放光芒,开始共鸣。

那宛若星辰般的九个古字仿佛携带着天地间的道与理,开始不断的变化,交织出种种异象,有时一片混沌,有时分开清浊,就像是在阐释着道经中生死阴阳的极尽奥义一般。

阴阳轮转,宇宙生灭,繁盛到枯寂,一切的一切都在永劫的循环与回归。

永远与须臾的界限开始模糊,像是化为了刹那的永恒。

于是苦海都被这股异象镇压得不再活泼,浪涛定格,旋转近乎微不可察,就连紫金闪电都停滞在半空中,就像无数条在琥珀中凝固的华美结晶枝杈。

看起来效果很好。

但顾迦还没有来得及开始欣喜,就听到了什么东西破碎的嘎吱嘎吱声。

他立刻反应过来。

作为九个古字载体的巨棒,是首当其冲被镇压的。

足足三十六根神纹组成的棒子都没能够抵抗住这种被镇压的趋势,就像是不堪重负要碎裂一般,上面开始产生一条一条惊心动魄的裂缝。

而苦海的凝固则同样开始无力维持,就像是坚冰上扩散开来的裂痕,无法阻挠下方双色苦海的旋转。

“卧槽,因为棒型太菜了所以顶不住这几个古字吗?还是说我修为太低了?”

顾迦大惊失色,立刻调动神力开始维持它的形态,低吼道:“给我顶住啊!”

刹那间,那巨柱得到了神辉支持,整个开始散发出绚烂至极的光芒,裂纹不再蔓延,甚至于开始缓慢的弥合。

它似乎得到了一丝喘息之机。

但转眼间又有了新的异变。

在顾迦见鬼的眼神中,那通天彻地的巨棒...在内外两种压力的作用下,开始压缩变小。

苦海上,那股弥漫着永恒刹那意味的镇压力度逐渐减轻,圣霸引擎的旋转开始重启。

只是浪涛冲刷间,无论是那种暴戾狂躁,还是侵蚀,似乎比起刚才要轻上许多。

顾迦眼睁睁的看着那巨棒从一开始的通天彻地,逐渐的被压缩,压缩,再压缩。

最后,轰隆一声,一切的变化终于停止了。

放眼望去,苦海似乎平静了许多。

圣体与霸体的苦海仍旧在冲突,可两种能量溢散湮灭发出的纯粹白光几乎消失不见,圣霸引擎的旋转速度也下降了几成。

而这并非永久的变化,若是将镇压于此的器从海眼中拔出,或者调出体外,那么整座苦海便会再度进入战斗模式,重新回归过去的惊涛骇浪。

这代表着,这件器的初步祭炼与启动,已经达到了开始构想的效果。

可...

顾迦有些欲哭无泪的看着自己的苦海底部。

那根棍子杵在生命之轮的上方,变得很小很小,仔细看去,上面的九个古字倒是还在,弥漫着近道的韵味,但整根棍子变得非常短,两端甚至因为被压缩而变得粗了一圈出来。

这已经称不上定海神针了,只能说是一根短棒。

九个古字闪烁了一下,便很快的隐没了,只留下这根紫金神辉闪烁的短棒。

顾迦眼中仿佛失去了高光,喃喃道:“我的金箍棒...”

然而下一刻,他忽然感觉到了什么,怔然了。

——在刚才的过程中,古字的镇压,神纹的纠缠似乎产生了某种奇妙的反应,而短棍捅进海眼的这一瞬,让他清楚的察觉到了命泉境界屏障的松动。

他意识到,突破的契机已至。

下一刻,他鼓起精神调动神力,圣霸引擎重新运转起来,越转越快。

没过多久,山腹中海啸般的嗡鸣出现,惊雷不绝于耳,几乎能够将人震聋。

然后是一声巨大的爆炸声。

轰!!

一股强大的气息冲霄而起,整座青山都在摇动,上方薄薄的穹顶被掀飞冲开,紫金光芒照射进夜空,无比灿烂。

而其中那道金红与紫色交织的人形全身散发着璀璨的光芒,一双眼中的神光仿佛都要将天空都给刺破。

只见他苦海海眼的底部,终于出现了一口泉眼,从伤痕累累的生命之轮中涌出了汩汩神泉,其上缠绕着迷蒙的生命精气。

自此,神力源源不绝。

他一跃而起,化作神虹一飞冲天,越飞越高,再也没有了过去的后继无力。

海潮般澎湃的生命精气随着神泉的开凿蔓延到了全身上下,令他那本就超越境界的肉躯变得越发无暇,滚滚血气如狼烟一般升起,伴随着神力在体表燃烧的璀璨双色光焰,让他看起来并不像是人族,而是流淌着无比尊贵血脉的存在。

苦海内的景象投影在他的身体周围,让他整个人就像被紫金汪洋笼罩一般,能够看到那根神光闪烁的短棒浸泡在神泉中沉浮,神异非常。

他在天空中自由自在的飞行着,划着灿烂的轨迹,肆意享受着征服天空的快感。

很久以后,顾迦终于悬浮在千丈的高空中不再移动,仿佛天空中一颗耀眼的星辰,从这个角度看去,夜幕中的整座青山就像匍匐在自己脚下的仆人一样,是那么的低矮。

地平线在他的眼中依旧是如此的笔直,看不出半点的弧度,而他就这么一直在空中眺望,等待着什么。

直到良久以后。

大地渐渐苏醒,一丝晨光打破了夜的寂静。

炽热的心在顾迦的胸腔中有力的跳动,就像那要喷薄欲出的豪情与激动。

他向着地平线上缓缓升起的太阳伸出了右手,就像是要抓住什么一般。

——————

在突破神泉境界以后,顾迦祭炼那口钟与那把法剑便变得水到渠成了。

先用神力抹去原主痕迹,再祭炼一下,最终收入苦海,就是这么简单。

而这也意味着,这两件武器的控制权已经变成了顾迦。

他尝试了一下,结果那把法剑的威力属实是乏善可陈,和他徒手不运转任何玄法,普通的调动神力发射是差不多的,唯一的优点大概是操纵距离比较远,可以达到数百米。

....但如今的他若是真正全力以赴,一步跨出,不用神力光靠肉身力量,也可以念动之间瞬息跨越数百米的距离。

因此这口剑就显得很鸡肋了。

倒是那口钟颇有些神异。

顾迦仗着参悟道经轮海篇小有成就,研究了半天上面的道纹,硬是看明白了点东西——这玩意似乎可以操纵野兽的行为,而且并不怎么消耗使用者的神力,似乎更类似于催眠与改变思维的样子。

陆文宇大概就是以此来给整座青山的野兽下达命令的,然后再让那头巨鹰来时刻监视青山,保证没有人会离开这座森林。

但从村民们没反应来看,这个功能大概对人不管用,或者用处不大。

至于威力,他自觉用起来比陆文宇手中还强——青山周围的像是剃头一样消失的树林就是受害者。

然后就是非常重要的...顾迦自己的那根短棒了。

它似乎认准了海眼中央的神泉这个地方,就在泉眼上方一动不动,接受命泉宝液的滋养,而那九个古字隐约浮现,能够随着顾迦的心念压制整个苦海的转动。

若是调动出来,也可以握在手上,变成一根一尺长一寸多粗,通体紫金神辉流转的棒状兵器。

灌注神力后一棒子敲出去的威力,甚至还要比那口钟更强。

而在突破命泉,以及他自己器的初步成型,镇压苦海后,最大的好处便呈现出来了。

【剩余寿元:十年四个月十七天零五个时辰】

他一下子有了十年可活,终于初步的脱离了短命鬼的称号...才怪。

命泉修士活不到一百二那都绝对不算寿终正寝的,而他只能活到三十多,还是属于早夭。

但再怎么样,一时半会是不用担心老死了。

因此他心情大好,看着那根短棒的时候也没觉得有多不顺眼,反而自我安慰道:“以后多祭炼祭炼,你一定会变长的!”

“至于名字...我看你神光闪烁,又是短棒模样。”顾迦思考了一会儿,忽然露出了微笑。

“就叫你神光棒吧。”

命名似乎冥冥中触动了什么,棒体上的九个古字带着神辉一闪而过,似乎有朦胧的灵性在其中浸润。

他心中也很清楚的知晓,若是自己以后在修行路上行走的足够远,并且他允许的话,那么神光棒也会孕育出属于它自己的灵魂——也就是所谓的神祇。

而那尊神祇未来是什么样子,性格如何,都将取决于他本人的修行与经历。

做完这一切,顾迦飞上天空,最后看了一眼这座青山,这片森林,无声的点了点头。

这是他在这个世界的起点,而如今他就要离开这里,扬帆起航了。

随后,他化作一颗金紫双色的流星,飞向远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