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01我要报警
  • 举一反三式爱你
  • 吃嗯CHen
  • 3181字
  • 2022-05-20 18:44:57

天色灰暗,一点也不见午后该有的明媚样子,凛冽的冷风吹到脸上,像刀割一样。光秃秃的树立在风里勉强坚持着,路上行人少的可怜。

她不由打了个寒战,嗔怪的看向身边同行的人:“看看你挑的鬼天气,冷的要命。”

男人笑得很温柔,牵着她的手揣进自己兜里,然后缓缓靠近她,使彼此的呼吸暧昧的交织在一起:“我也没想到午后还能这样冷,下次不会了。”

——

鸦青色的天空飘着点小雪,路两旁的常青树已经积了一层薄薄的霜。一下出租车,冷气就迎面涌遍全身,乔苒哈出一口白气,又缩着脖子裹了裹身上的棉服,疾步往马路对面的市公安局走去。

警局建在旧市中心,一幢蓝白色的小楼带了个挺大的院子用来停车。除了一个节假日也算不上人多的商场建在对面,两侧都是五六层楼的旧式小区和一道道深窄的巷子。天阴沉沉的,雪越下越大,乔苒过了马路突然停下脚步向身后望了望。

没有人。

她于是又转过身加快脚步跨进了警局的大门,直至推门进了室内,迎面袭来的暖风才让她稍显僵硬的姿势松懈下来。

“你好,请问你找……”乔苒闻声看去,一个穿着制服男警察正站在楼梯上看着她,似乎正要从楼上走下来。

“我要报警。”乔苒紧走了两步迎上去,一开口全是哈出的白气。

“二楼登记处,正对楼梯口上楼就能看到。”男警察点了点头,侧身让出大半楼梯示意乔苒上楼,笑容亲和的问道:“是什么地方遇到困难了吗?”

乔苒点点头站在第一级台阶下抬头注视着他:“是这样的,我看到了今早报道的凶杀案,有一些线索提供。”

男警察笑意一顿。

“就是关于西江公园的那件凶杀案。”乔苒察觉到他的表情,补充道。

然后她就看见对方表情突然严肃起来,看着她说:“跟我来。”

乔苒跟着他拐进走廊尽头的一间屋子,进屋之前看到门口挂着刑侦队的牌子。

打开门,屋子里还坐着三个人,看着都挺年轻,其中一个听见开门声抬起头略显诧异:“何关?不是让你小子先去热车,怎么回来了?”

“刚下楼遇见这姑娘。”叫何关的警察走进去从柜子里拿了个一次性纸杯接了半杯水递给乔苒,又搬了张椅子让乔苒坐下,“随口问了几句,结果她说她有昨儿那桩案子的线索提供。”这次屋里剩下两个男人也抬起头看着乔苒。

乔苒听话的坐下,把杯子放在一旁的桌子上道了声谢谢,又侧身从包里拿出手机和一本叫《记疑实录》的书,翻开封面,指着扉页作者的照片道:“我叫乔苒,是这本书的作者,今天报道出来的凶杀案跟我书里面一个故事几乎一模一样,而且这本书一开始从网络连载的时候我就经常收到一些莫名其妙的消息。”

说着又打开手机的相册往前划了划递给离得最近的何关:“就像这种,后面还有十几张截图也是。”

何关拿起手机前前后后看了两张,喊了句老大就把手机递给了坐在最里面的男人。乔苒的视线随着他的动作也转向里面坐着的男人,对方似乎已经将她打量个遍,平静的收回目光接过何关递过来的手机。

乔苒这才注意到屋子里的另外三个人都穿着一致的警服,只有他穿着一件烟灰色的高领毛衣,袖口被抻到了手肘处,二十几岁的年纪,肤色白皙,五官分明,眉目清隽,挺帅的。

乔苒目光停在这人脸上,自觉不大礼貌,只得又看向他身后墙上挂的锦旗,过了几秒又挪向窗外,何关察觉到乔苒似乎有些拘束,主动介绍道:“乔小姐,不要担心,我们组长尽管看起来年轻,但已经是犯罪学专家了,经手的案件并不少,还是公安大学特聘教授,西江公园的案子归到了我们组,有什么线索只管说。”

乔苒一怔,压低声音:“这么年轻的特聘教授啊,不会是江淮晏教授吧?”

听她这么问,倒是何关沉默了片刻,乔苒以为是什么不方便说的话题,轻轻咳了一声,解释道:“不好意思,因为我刚好是公安大学毕业的,学校里这么年轻的教授我只听说过江老师。”

何关面露惊讶,点了点头还没来得及说什么,江淮晏就已经走到跟前,声音在耳旁响起:“所以你认为给你发信息的人是在模仿你的书进行犯罪。”他的嗓音清润,没什么起伏。

信息里的内容来自于同一串乱码昵称,前几次留言还算正常,大都是表示喜欢以资鼓励,到后面却有些细思极恐:

“写的真好,足够专业,几乎可以用作实战教材。”

“怎么没有按时更新?不写完凶手这样做的原因让我感到困扰。”

“这样卡文你不怕被惩罚吗?”

“这一章真精彩,不知道有一天会不会因为写的过于精彩被叫到警察局喝茶。”

“两天没更新了,想被寄刀片吗?”

“我知道你的地址,别让我不高兴。”

乔苒摇了摇头:“比起模仿,更像是表演。开始没觉得奇怪,寄刀片这种话很常见,一般做于读者催更的调侃,但是后面那些就不像催更了,现在再看起来更像是命令,好像是在命令我为他写剧本……不过后来直到出版发行也没出现什么问题,时间长了就没放在心上了。”

说着又从包里拿出一个小巧方正的饰品盒交到江淮晏手上:“还有这个,今天上午在家看到新闻报道的时候,有人按门铃,因为我是独居,开门前习惯先通过猫眼确认,但是没人,我又等了一会开门就只看到门口放了这个。”

乔苒又想起上午骤然响起的门铃声,感到一股凉意从脚下侵袭上来,索性捧起还冒着热气的水杯暖手。

盒子里躺着一只树脂材质的耳坠,复古白色的铃兰花瓣上染了血迹一样的深红色。

“子尧。”

江淮晏看了一眼就把盒子盖好交给了旁边一直没出声的娃娃脸警察,目光落在《记疑实录》上,他拿起书通过目录翻到乔苒说的章节,手指微微摩挲着纸张。

娃娃脸的祝子尧拿了盒子就出去了,乔苒目送他开门出去又关门。

“你认为盒子里的和案件有关系?”语气淡淡的。

乔苒闻声抬头,却见江淮晏捧着书正看着自己,神色也淡淡的。

与他对视一眼,乔苒把目光移开:“我没看过现场照片,但是小说里面的死者确实丢失了一只耳坠。”是凶手抛尸途中不慎丢失的,也是后期警方掌握的重要物证。乔苒想到或许成为重要物证的东西被人莫名送到手上,眉眼间显出些忧色,但是很快又强迫自己恢复平静。

江淮晏回到自己桌上取了一打照片,坐到乔苒对面,从中挑出一张放到乔苒面前,乔苒低头看着照片,是一张侧脸的特写,受害人面容平和,耳朵上挂着一只一模一样的白色铃兰花。

江淮晏看着她,又找出一张正脸照:“认识她吗?”

乔苒摇头。

江淮晏再次抽出一张照片,这次是一张完整的现场照,一个上半身穿着冲锋衣的女人躺在一处高地的岩壁缝隙里,她裸露在外面的腿,匀称流畅,双脚被一根登山绳捆住,没有穿鞋。

乔苒思考了片刻说:“是一个户外爱好者或者健身爱好者?”

“猜的?”江淮晏快速扫她一眼,声音依旧清润低沉,没什么起伏。

“不算是。”这次乔苒回答的很快:“书里面死掉的就是一个健身爱好者,而这张照片里。”她伸出手点了点女人的腿:“即便她已经死了…具体多久我不清楚,但是她腿部匀称、肌肉线条流畅明显,看起来或许也是一个健身爱好者,又或许是常年从事户外运动,因此有随身携带登山绳的习惯。”乔苒的手指从腿上挪到脚踝处的登山绳上。

“也许登山绳是凶手带来的。”江淮晏把照片收回来。

“也许是,我过来只是提供一些我知道的线索。”乔苒目光坦然清亮,不在意的朝他微笑。

江淮晏收好照片放回原处,端起桌上的水杯抿了一口,与乔苒四目相对:“基本了解了,接下来还要麻烦乔小姐去跟何关做一份详细的笔录。”

乔苒表示理解,何关也从椅子上站起来:“乔小姐,这边。”

乔苒跟着他到另一间房间,进屋后何关同之前一样给乔苒接了杯热水,在她对面坐下。这间屋子明显比刚刚的办公室要冷一些,乔苒下意识把脸凑近了冒着热气的纸杯。

注意到她的动作,何关将空调调高了两度:“乔小姐,首先自我介绍一下……”

……

笔录的问询都是刁钻反复的,除了之前已经主动告知的内容,还包括她的个人信息、材料来源、有关环境等许多客观情况。乔苒把知道的一一交代清楚,又签名按了指印,已经大半天时间过去。

何关最后整理好记录低头看了一眼手表:“谢谢配合乔小姐,很抱歉占用了这么长时间,也感谢乔小姐今天能够过来,提供的线索很重要。”

乔苒笑答:“没关系,我也是出于自我保护。”她已经考虑去住几天酒店了。

何关笑着夸赞了她的警惕性和专业性并把她一路送到门口,最后嘱咐她手机保持畅通,暂时不要离市。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