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寒门状元

天符五十三年,朝野上下万众瞩目的科举落下帷幕。

今年的科举,才子云集。

有阳山书院山长、大儒王林甫悉心教导的学生宋功文。

有丞相司马眕最得意的后辈司马博彦。

有一门三状元,书香门第之家清源王家的麒麟子王琰。

还有文圣后人孔德祥。

随着老一辈隐退,这四人也被好事者称为新晋的大周四大才子。

礼部南院之外,有一堵高大三丈的墙。

放榜之时,中举学子的名字,便写在此处。

此时,无数好事的盛京百姓,还有一些准备榜下捉婿的富家翁,都围在榜下,等待着放榜。

有不少参与这次科举的学子,都挤不进去。

李青便是其中之一。

他站在外围,脸色凝重,袖子下面的拳头捏紧。

大周帝国文风鼎盛,读书人的竞争力非常大。

两世为人,再加上这一世所付出的努力,他并不担心有人跟他竞争。

院试、乡试,他都力压那些天之骄子,高中案首和解元。

可会试不一样,全国学子集中在一起。

这里面不乏世家子弟。

大周帝国的世家,已成尾大不掉之势。

往届的科举,中进士的学子几乎九成九出自世家。

“立功、立德、立言,不入朝堂,很难做到。”

“寒窗苦读十几载,能否逆天改命就看这一次了。”

李青喃喃自语。

在这个高武近乎仙侠的世界,没有实力只能任人宰割。

偏偏他根本找不到能传他修行之法的人。

无奈之下,李青只能走科举之路,老老实实的做个普通人。

好在当他开始读圣贤书之后,一些异常之事发生了。

他体内慢慢的凝聚了一种“气”。

随着他读书越多,对一些道理越有感悟,体内的“气”就越来越庞大。

从最初的一缕,到粗如手指,再到如今形成一道气柱。

自身的体魄也随之变强,头脑也更加清晰。

体内的“气”,不知是才气,还是浩然正气。

但李青知道,读书是自己唯一能够改变命运的机会。

并且他得知,这个世界的其他读书人,甚至是大儒,都无法通过读书养“气”。

只有他是特殊的。

立功、立德、立言,是读书人心中的三不朽。

想要更进一步,想要获得更强大的力量。

进入朝堂是最好的选择。

“来了,礼部的官吏出来了。”

随着礼部大门打开,四名官吏拿着榜单走了出来。

人群当中,顿时爆发出了一阵欢呼。

不少考生的紧张之情也瞬间加重。

一个个目不转睛的盯着墙面上金色的榜单,期盼着自己的名字能够被写上去。

“清源王薪!”

随着一名官吏的唱榜声传出,另一名榜吏立马提笔在金榜最下面的位置写上了王薪二字。

“最后一名?我怎么是最后一名?这下老爷子非得打死我不可。”

人群当中,一名相貌年轻,约莫十七八岁的锦袍男子哭丧着一张脸,脸色十分难看。

旁人要是登科及第,非得开心的跳起来不可。

他倒好,居然哭丧着一张脸。

“你年纪尚小,第一次参加科举能及第便算极好。老爷子那边,下手应该不会太重。”

王薪身旁,一位和他长相有三四分相似的男子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

正是清源王家的麒麟子王琰,也是王薪的族兄。

“老爷子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他才不会管我是第几次参加科举呢。他只在乎会不会给他丢脸。四哥,回头你可一定要在老爷子面前给我求情啊。”

王薪说着说着,忽然眼睛一亮,嬉笑起来,“如果四哥你能高中会元,甚至在殿试中摘得状元,说不定老爷子一开心就不会跟我计较了。”

王琰摇了摇头,道:“若是往年我自信能三元及第,但今年不好说。宋功文、司马博彦还有那孔德祥,都是有真才实学。”

“承州李谦!”

“龙阳伍子瞻!”

“荆南黄郜!”

随着一道道唱榜声传来,及第的学子们激动的狂喜落泪,落榜的学子难掩悲戚。

李青的脸色,也越来越凝重。

榜单之上,鲜有寒门子弟!

若说寒门子弟比不过世家子弟,这一点李青也承认。

毕竟世家子弟有名师教导,不用被生活上的琐事牵扯,更不用为了买不起书而发愁。

但二者之间的及第比例,不应该这么夸张!

至少李青认识的几位寒门书生,的的确确有真才实学,却一位都没有出现在榜单上。

当太阳已经高高挂起,唱榜也终于进入到了尾声。

榜吏对着人群说道:“接下来,是第五名到第一名的及第名单。”

原本吵闹喧哗的人群,立马安静了下来,屏住呼吸等待着接下来的榜单。

“此次会试第五名……”唱榜官吏看着一个个迫不及待的围观百姓和学子,在吊足了胃口之后,终于大声喊道:“司马博彦!”

声音落下,旁边的榜吏提笔,一笔一划的写下司马博彦四个字。

“司马博彦,这是丞相的孙子。”

“恭喜司马公子,司马家即将迎来三代同朝为官的时代了。”

被众人夸赞的司马博彦,并没有高中第五名的那种喜悦,而是冷着一张脸,默不作声的离开。

“第四名,阳山宋功文!”

距离李青不远处,一位白衣男子拱手回应人群的庆贺。

只是他的脸色也不是很好看。

第四名,远远没有达到他的预期。

对于会元,他并没有强求。

他从一开始,就是奔着前三甲而来。

可没想到连前三都没能进去。

“接下来宣布此次会试的前三甲。第三名,清源王琰!”

前三甲的榜单公布,比之之前更加浓重。

一队穿着喜庆的官差,在旁边敲锣打鼓。

“糟糕!四哥你没能高中会元,这下我彻底完了!”

王琰身旁,王薪满脸悲伤。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四哥不是中了三甲,而是落榜了。

“你啊……”

面对这个行事十分跳脱的族弟,王琰有点哭笑不得。

“不过接下来就只有两个名额了,孔德祥不可能落榜,肯定要么高中会元,要么第二。只是另一个人会是谁呢?”

王琰皱眉沉思,记忆中能争夺三甲之人,全都已经在榜单其他位置上。

他实在想不出来,究竟有谁能够力压他和宋功文、司马博彦。

听到王琰这番话,围观看热闹的百姓们,还有在场没有离去的学子们也反应了过来。

是啊,能够争夺三甲之人,就是新晋四大才子啊!

可现在四大才子已经有三人公布了排名,只剩最后一位孔德祥。

那究竟是谁把四大才子中的三人给压下去了?

“莫非是此前落榜好几次的举人,厚积薄发之下冲进了前二?”

“有道理,落榜好几次的举人突然高中会元,这样的案例在大周历史上也发生过几次。”

“那种案例毕竟是少数,我猜测可能是哪个大儒嫡传学生,悄悄参加了今年的科举。”

“就是不知道孔德祥能否夺魁。”

“文圣后裔只要参与科举,成绩就差不了。也是我大周诞生状元最多的家族,依我看无论是落榜好几次的举人厚积薄发,还是哪位大儒的嫡传学生,可能都要屈居孔德祥之下。”

百姓们你一言我一言,讨论的好不热闹。

诸多学子,无论是落榜的还是及第的,也同样想知道这第一名和第二名究竟是谁。

当气氛烘托到位之后,唱榜官吏开始唱榜。

“第二名,鲁州孔德祥!”

第二名的榜单一宣布,人群再次哗然。

“还真不是孔德祥!”

“没想到四大才子,竟然无一人夺魁!”

“力压四大才子,会元究竟是谁?”

人群中,一名温文尔雅,有古之君子之风的男子,听到自己并非会元,也没有表现的很诧异。

反而是脸色如常,波澜不惊的接受了。

似乎对于有人压他一头,并不感觉奇怪。

“孔兄,究竟是谁能力压我们四人高中会元?你肯定知道一些什么。”

没有杀进三甲,仅仅取得第四名成绩的宋功文来到孔德祥身边。

孔德祥笑了笑,不着痕迹的瞄了一眼没能挤进人群中的李青,道:“宋兄勿需着急,这不是马上就要宣布会元吗?”

宋功文很在意究竟是谁把他挤出了前三甲,而孔德祥明明知道一些信息,偏偏又不肯说,这让他心中急得就像猫绕一般。

“会是我吗?”

李青从所未有的紧张了起来。

结合大周帝国世家把持朝政的国情,他并不认为自己能够高中会元。

但他同样不认为以自己的才学会落榜。

然而,事实就是要么高中会元一步登天,要么名落孙山黯淡离场。

“诸位肃静!”

唱榜官吏开口,待人群重新安静下来之后,笑呵呵的说道:

“今年会试榜首,究竟会花落谁家呢?”

“高中会元,必将青史留名。”

“下面,就是见证我大周第一百二十八位会元诞生的时候了!”

唱榜官吏深吸了一口气,举起手中榜单,声音无比洪亮的念道:

“本次科举高中会元者——临平府李青!”

“噼里啪啦!”

“噼里啪啦!”

随着唱榜官吏话音落下,旁边一队穿着喜庆的官差敲锣打鼓,并点燃爆竹为会元进行庆贺。

榜吏也仔仔细细、认认真真的将李青两个大字,写在了礼部南院墙壁的金榜最上面。

一切尘埃落定。

现场开始人声鼎沸,无数人心中都有一个疑问,李青是谁?

“李青,临平府的李青我知道!他连中茂才、解元,是个很有学问之人。只是没想到他竟然还高中了会元!”

突然,有一个同为临平府的学子大声喊道。

声音中充满了不敢置信和骄傲。

百姓和其他学子闻言,一个个感到不可思议。

“临平府?那不是大周边境一个穷乡僻壤的地方吗,听说那里读书人都没有几个,居然出了一位会元!”

“这李青不会是承州李家人吧?可也没听说过承州李家在临平府也有分支啊。”

“李谦,今科会元是你们承州李家人吗?”

在所有百姓和学子心中,寒门子弟能够及第便算到头了。

至于会元,甚至是三甲,都想都不用想。

从大周立国以来,都没有出现过寒门会元!

大家下意识的就把李青和承州李家联系在一起。

因为只有这样,才符合他们的认知观。

甚至有人直接拉着李谦开始打听了起来。

被人群围住的李谦苦笑着摇了摇头,“诸位,我也不知这李青是否是我承州李家的分支。不如你们直接去询问他本人好了。”

同为李姓,人家李青高中会元,他却是倒数第二名。

丢人,太丢人了!

这样的对比之下,他只想赶紧溜之大吉。

人群之外,李青愣在当场。

一股巨大的幸福感将他淹没。

但同时,他心中也有一个疑惑:“世家向来打压寒门子弟,怎么会让一个寒门学子高中会元?”

“李兄,实至名归,恭喜你高中会元!其实从第三名的名单出来开始,我就知道没有悬念,你定是第一。才学经典,文章治世,我都不如你。”

文圣后裔孔德祥来到李青身旁,笑呵呵的恭贺。

“孔兄客气了。”

李青回了孔德祥一礼。

高中会元,入朝为官不在话下。

立德、立功、立言,他心中的抱负终于能够得以施展。

“走,今日状元楼,我做东!虽然会试被你比下去了,但殿试时的状元我也想争一争。宋兄,一起去状元楼吗?”孔德祥说道。

尽管与李青相识才不过一个月时间,两人学问交流也只有区区三五次。

但孔德祥心中却很佩服李青。

当然佩服归佩服,对于状元他还是想要争一争。

相较于孔德祥的豁达,一旁的宋功文却十分不甘。

“李兄,你是否出自承州李家?”

李青摇头道:“只是恰好同姓,我只是一介寒门,与承州李家并无关系。”

得到这个回答,宋功文心中更加不甘心了。

要是被世家子弟压了一筹便算了,可区区一个寒门,竟然夺魁了?

“宋兄,你到底去还是不去?”

孔德祥心中显然没有世家寒门区分。

受文圣有教无类的思想影响,他交朋友只看对方的品德、学识,从不在乎出身。

“我就不去了,还得回去好好准备殿试。”宋功文说着,眼睛看向李青,“殿试由陛下亲自主持,和会试的规则截然不同。这便是自古以来三元及第之人少之又少的原因。我们殿试之时,再一较高下。”

说罢,转身就走。

“这莫名的敌意,是来自世家的傲慢吗?”

李青心中虽然对宋功文的傲慢不屑,但也不得不承认他说的是事实。

能否被点为状元,还得看殿试之事的发挥,得看你是不是皇帝想要的那个人。

甚至即便皇帝对你很满意,也要权衡利弊,要权衡朝堂大臣们的想法,要权衡世家望族的反应。

身为皇帝,有时候也会被掣肘。

“李青李会元在那!”

“在哪?在哪?”

“快,就在前方,孔公子身旁的就是,赶紧去沾沾喜庆!”

“同去同去!”

忽然,人群中有人认出了李青。

霎时间,无数百姓和学子,乌压压的向他冲过来。

“李兄,赶紧走!”

孔德祥一把拉住李青就跑。

这要是被人群给围起来了,没个一时半会根本脱不了身。

与此此时,礼部斜对面街道上,一家酒楼雅间。

一位锦衣华服的中年男子握着酒杯,透过窗户看向正在奔跑的孔德祥和李青。

“临平府李青,寒门会元。很好,就是你了!”

他一口饮尽杯中酒,一边走出雅间,一边说道:“去,将李青请来府上。”

中年男子身旁一位管家打扮的老者躬身道:“是,王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