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他母亲的邀请

雅达告诉霖欣然,机器人可以在未来三个星期内完成。成品作为实验机器人,可以送给她,前提是她要提交试用报告,说明机器人的实用性和改进空间。

游美曦将机器人的外形模版制作完成,和真人没有区别。

放眼整个上海,持续了十几天的雨终于停息,尽管空气中依旧有雨水和泥土的味道,但是上海这座城市,已经换了新面貌。阳光明媚,万里无云。

2032年5月1日,上午7:00。

霖欣然侧躺在床上,睁开眼。阳光撒进卧室,撒到她洁白的睡裙上。暖暖的,像是被什么东西触摸。

蓬乱着头,她走到镜子前。

镜子里的人显现出焕然的生机。身体线条显露出来,眼神不再空洞。

培根在煎锅上滋滋作响,面包机传来“叮”的响声。洗衣机的声音,窗外的交通,屋内的早间播报。这是如往常一样的生活,不一样的,是人。

咖啡长大了不少,现在已经有四斤多重。应为养的好,毛色鲜亮,身材匀称。霖欣然对她宠爱有加。

“喂,哪位?”

“霖欣然吗?我是何静。”

“阿姨好。你找我有事吗?”

“我知道,今天周日,你应该有空吧?”

“是。”

“是这样,明天是秦墨外婆的生日,她住在老家,离这里很远。我今晚就要坐火车回去,不知道你有没有空。其实……她老人家一直想见见你。”

“当然有空,我很乐意去。”

“太好了,那……就是今晚9:00的火车,你准备一下,来家里吃晚饭吧。”

“嗯。”

秦墨妈妈的老家离上海很远,坐高铁要9个多小时。当年何静来上海读大学,结婚工作后很少回去。秦墨外公在秦墨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

外婆身体硬朗些,如今已经是80岁的高龄。

何静还有一个弟弟,大学毕业后就回了老家,开网店,还做了一个庄园,收入可观。弟弟一家三口和外婆住在一起,那是一套乡下的独栋别墅,很大。

秦墨小时候大多住在上海奶奶家,但在假期也常会回外婆家住几天。那一家人特别喜欢秦墨,尤其是外婆,真的是含在嘴里都怕化了。秦墨在那里有单独的一间房,尽管他一共才住过几天,但这间房却一直留着,而且天天打扫,就连秦墨死后都一样。

她与秦墨的妹妹秦雨却只见过一面,那是在秦雨的满月宴上。第一面,也是最后一面。

——那年,秦雨的突然离去,是这一大家子人最大的伤疤。

霖欣然知道何静是什么意思。虽然她和秦墨没有结婚育子,但是她戴着秦墨留下的婚戒。在许多人眼中,甚至包括她自己眼中,她和秦墨早已经是一家人。在外婆的这个年纪,对生活已经没有什么意愿了。见一面自己的“孙媳”,大概是这一生最大的,也是最后的愿望。

霖欣然早已经暗下决心,要给她老人家留下一个好印象。

一上午,光是换衣服就占据了大部分时间。

白色显得太庄重,红色显得太张扬。橙色会显得不沉稳,绿色又太过于简朴。

为了见这一面,她这个“孙媳”还真是费了不少心思。

……

下午4:00,她带着咖啡来到秦墨家里。

“现在回想起来,那个地方真的是很美。”何静无限感怀。“只可惜,秦墨在的时候没有多回去看看。”

“那里是个村庄吗?”霖欣然问。

“要说是村庄也可以,因为那里原来就是农村,而且挺大的。”秦瀚东把蒲公英抱在怀里。“后来,许多人都走了,剩下不到50户,生活水平却相当的高。相信我,那里和普通的村庄不一样。房子围湖而建,景色宜人,就像是从日本动漫里走出来的一样。”

“行了,大文学家。”何静怼道。“其实你不用说得那么玄幻,等欣然到了那里,她会体会到的。”

“您和阿姨平常都不回去吗?”霖欣然问。

“工作忙的时候,过年都不能回家陪陪秦墨,你也知道。外婆那里就更加没时间了。”

“秦墨离开后,我们把工作辞去。现在有时间,却不合适了。尤其是刚开始的那几年。”秦瀚东脸上阴沉沉的。

“秦墨的离开,对你,对我们,对外婆,对这个家,都是一道永远不会愈合的伤口。外婆一定还没走出来,这几年,听说她都没个笑脸。”

“我们是后来才告诉她你和秦墨的关系。”何静看向霖欣然。“可能是因为我当初表达的不到位,也可能是因为外婆的理解,总之,她到现在还一直以为你和秦墨已经是……那种关系……”

霖欣然满脸疑惑。

“怎么和你说呢……你应该了解,我希望你不要介意。”

“当然不会。”霖欣然赶忙答道。

“自从我们和外婆提到你,她就常常给我们打电话,聊天,比平时频繁了许多。她不明说,但每次都有提到你。昨天她终于袒露,我说我会回去给她过生日,她求我一定要带上你,想见你一面。当时太晚了,我就没找你。”

“这样啊……”霖欣然若有所思。

“今天早上我告诉她,你答应了要去。她在电话里就高兴的不行,秦墨舅舅说,她乐了一整天。”

“秦墨还有个舅舅?他怎么从来都没和我说过?”

“就是何静阿姨的弟弟。”秦瀚东说。“这些年,他们一家三口和外婆住在一起。”

“一家三口?”

“是的,实际上,秦墨还有一个表妹,和他们住在一起。”

霖欣然似乎对这很感兴趣。

“她叫徐慧,比秦墨小很多。”何静继续说。“她现在在当地读初中,听说学习成绩蛮不错的。但是一晃已经快要十年没见过她了,上次见到实在秦墨的15岁生日上,当时她才六岁多。老实说,我们都不了解她现在长什么样了。”

“慧慧就是平时话不太多,也不太擅长和身边的人交往。”秦瀚东补充道。“但是她对秦墨这个大哥哥还是挺热情的,她还很小的时候,只要和秦墨见面,就一天到晚跟在他后面,秦墨小学时还一直叫她口香糖呢。”

大家都被逗笑了。

“我现在还真的挺激动的,想要快点到那里去。”霖欣然说。

“真的,谢谢你。我开始以为你不会答应的。”何静看看她。

“就算是为秦墨,我也应该要尽这个礼数。更何况,您都开口了。现在我在上海没有什么家人,你们就是我的父母,您的任何请求,我都会尽全力做到。”

那一晚,霖欣然和何静夜晚出发,去了火车站。秦瀚东留在家里,照顾家里的几只宠物。然而他之所以没去,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原因,他和何静的家人有矛盾。从很早开始就这样了。

……

“喂,是游美曦吗?”

“欣然姐,你找我有事吗?”

“刚刚打姜颜的电话打不通,就来找你了。我现在在火车上,可能要出去几天。想请你帮忙和雅达说一声。”

“其实雅达也有给你放一段时间假的打算,毕竟前一段时间你太累了,她肯定会同意的。”

“哦,那就好。”

“还有别的事吗?”

“你也知道,秦墨已经开始复原了。我只是希望,我不在的几天,你和小颜可以多关注一下。我不希望这个机器人出任何问题,你也明白我什么意思。”

“当然,你放心吧。”

“同事这么久,都没有好好关照过你,等我有时间,一起吃个饭吧。”

“好啊,我随时都可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