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退役的女特种兵

4月19日,黄昏。

细密的雨水不停地下,沾染了霖欣然蓬松的刘海。

“我和高涵洋过几天就要走的,你不必这么客气。”

“没关系,就当是我替秦墨招待你们。”霖欣然说。“这家餐馆我常来,菜不错的,别嫌档次低。”

一个大包厢,总共坐了三人。从卿和高涵洋身上,能感受到高中时候的那种气氛。就有一种感觉,只要他们在,秦墨就在。这也是霖欣然唯一的感怀。

“你见过雅达了吗?”卿忽然问。

“啊……是的。”霖欣然差点忘了这事。

“我也是才知道,她来了中国。要不是她姐姐告诉我,我离开上海都不会知道的。”

“你们是朋友吗?”

“是战友。”

“现在她都离开部队了,就当是朋友吧。”高涵洋补充道。

“我真是一点也看不出来,她竟然是退役的特种兵。你也知道,她那么瘦,而且看上去非常文雅。”

“如果谁都能看出来,就不会去当特种兵了。”

“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是三个月前,我和我的小队去红海东岸的地区,追击一伙毒贩。雅达和她的孪生姐姐雅塔作为外援,一起参加这次任务。那是我进部队后的第一仗,虽然她们两个都比我年轻,但是已经在部队待过两年多了。”

“你们是初次见面?”

“是。”

“然后呢?”

“本来,一切任务都很顺利。我们击毙了四个毒贩,截获了4千克可卡因。雅达和几个人追击另一车逃犯,结果中了埋伏。”卿的表情很凝重。“三个人牺牲了,一个人丢了一条胳膊,雅达的下肢受了重伤,医生说,她再也不能参加任何战斗,也不能长途走路,于是她提前退役,一个人回了英国。”

霖欣然脸上写满了震惊。

“现在她的伤还没好透呢。每走一步都会感到疼痛。”卿说。“但是以我对她的了解,她是绝对不会表现出来的。”

“你们的工作确实危险。”

“现在的世界上有很多的青年都在军队里,每个人都有牺牲的风险。但我知道,他们都是自愿的。不是为了战争,而是为了和平。就算没有参军的,也大多像高涵洋这样,从事着同样光荣且有意义的事业。”

“进了部队,你有想过后果吗?”

“我知道,小钰是我最大的羁绊,但我还是义无反顾。”卿很认真的说。

“为什么?”

“因为,这是我自己的选择。”

……

晚上7:30。

姜颜和游美曦离开公司,带着TRC原图和存档到了霖欣然家。三个人打算连夜把TRC编辑好,本来是有一周的时间,但是霖欣然希望能快一点。

门打开,屋子里一片漆黑。三个人走进来,换上拖鞋,打开灯。咖啡迈着小碎步从房间里跑出来,本想跟霖欣然撒娇的,看到那么多人,也就收敛了。

喂完奶,咖啡趴在沙发上,静静的看着她们。

“我还没有告诉雅达我的计划,她不知道我要做谁的TRC。”

“我已经把外形模版塑造好了。”游美曦抱着一台笔记本电脑,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我的专业现在也派不上用场,你最好能给我看几张他的照片,我提前做起来。”

“这次算我拜托你了。”霖欣然说。“我没有亲眼见过你的成品。不是质疑你的实力,但是我希望他能和真人一摸一样。”

“上次你怎么不告诉我,这个叫秦墨的男孩已经死了?”姜颜的语气显得小心谨慎。

“对不起,小颜。”霖欣然沉默片刻。“我只是……太放不下那段过往了。”

“我要道歉,上次我问你男朋友的事情,实在是太冒犯了。”姜颜满怀歉意。“你放心,我会尽全力帮你还原的。”

TRC的本体仍在公司,只需要把信息转到电脑里,完成对接,TRC就可以正常发挥作用。这种技术比较新颖,步骤复杂,且风险极大。一旦有任何遗漏的信息,类似基本的意念控制,机器人可能会完全失控。如果有多余的垃圾信息,机器人有感染机械病毒的风险,如果秦墨体内有隐藏的攻击系统,就会酿成悲剧。

霖欣然的心理压力巨大。

当雅达说出这个想法,她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秦墨。但是从内心出发,她有许多顾虑。一个机器人,不管怎样高级,终究和人类有区别。然而她只希望能尽可能的接近真人,以弥补自己心里的遗憾。

现在看来,也许这个想法有些仓猝。

秦墨会接受自己吗?自己能接受秦墨吗?机器人究竟可不可靠,他的到来会造成怎样的影响?还有秦墨父母,他们知道了,会有怎样的反应。

“我们之前从来没有做过这类产品,需要慢慢来。”姜颜说。“这样,现在先把简单的框架打好吧。”

“嗯。”

“性别和姓名就不用了。他的出生地?还有出生年月?”

“2006年4月18日,出生在上海。”

“你能简要概述他的童年经历吗?要真实,准确。”

“他小时候父母不在身边,和爷爷奶奶一起住在上海北郊的独栋别墅。爷爷在他4岁那年病逝,奶奶非常疼爱他。”霖欣然仔细的回忆。“我只知道这些,他没和我说细节。”

“有这些就够了,他肯定也记不清小时候了。”

“他是独生子女?”

“不,他有一个妹妹。但……”

“怎么了?”

“他的妹妹和我长得一模一样,我担心……他会认错。”

“什么!?”游美曦和姜颜异口同声,咖啡都惊的从沙发上弹起。

“长得一样?这……怎么可能?”

“是真的,我见过照片。”

“那……还要写进去吗?”

霖欣然低头不语,之后点点头。

“继续吧,他之后的经历。”

“父母把他送到市中心上小学,那时候家里有一个保姆。他不太擅长交朋友,童年时期性格比较孤僻。9岁那年,父母唯一一次带着他和妹妹出去旅游,去的是海南。遭遇车祸,妹妹秦雨身亡,秦墨受了重伤。”

两个人看向她,什么都没说。

“初中,保姆离开家,他独自一人生活。惠珍阿姨常来家里看他,一日三餐在学校解决。那三年里,他认识了朋友卿和高涵洋,开始接触篮球。他开始习惯一个人生活。”

说着说着,霖欣然的话里开始带有重音。

“他跟着霖老师学吉他,两个人情同父子。”

“这个霖老师是谁?”

“他叫霖凡,是我爸,也是他的吉他老师。”

游美曦和姜颜互相看一眼,摸不着头脑。而霖欣然已经进入角色。

“高中,他参加了学校的篮球队,卿是他的同班同学。高一升高二的一场比赛,他因为打人被禁赛半年。高二那年,也就是2023年寒假,他在武汉返上海的高铁上遇到一个叫霖欣然的女孩。”

霖欣然的眼睛已经微红。

“她因为家庭矛盾,离开母亲和继父,去上海找生父霖凡。在事情发展得最困难的时候,他伸出援手,收留了这个女孩,帮她和生父相见。之后,他和这个女孩同居了两年多。”

游美曦放下电脑,姜颜也全神贯注地听霖欣然讲话。她们都能感觉到,霖欣然的情绪在颤抖。

随后,霖欣然叙述了那些年的事情,从2023年冬天一直到秦墨结束高考的这段过往。其中包括两个人彼此之间情感的产生和发展,秦墨对自己的关照,还有情感上挫折。那些年,那些事,那些人,仿佛就在眼前,每一个细节都那么清晰,每一件往事都那么美好,有那么感伤。

默默的,泪水从霖欣然眼角滑落。

“……那个夏天,本是他对女孩告白的时刻。但是病情阻止了他,他依然瞒着女孩。他说服女孩离开上海,回归自己的生活。霖老师已经是癌症晚期,之后不久就离开了。于此同时,秦墨的病情也在恶化,但是千里之外的女孩毫不知情。医生说他可以活半年,但他硬是坚持到写完那封写了几十遍的告别信。2026年初,他在上海的一家医院去世。”

姜颜把叙述的大纲保存到电脑中,用手揉了揉眼窝。

“好了。我们……来把细节填充一下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