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死去的生日

客厅里亮着灯,餐桌变成了临时的手术台。

两个人把机器人带到家里,清理干净身上腐烂的皮肤和组织,仅剩下机械的骨架和里面的主机。机器人平躺着,目光暗淡,空洞,像极了电影《终结者》里的场面。

“这个机器人身上没有品牌名称和任何设备或组织名称,要么是试验品,要么是私人制造的。”姜颜一边脱掉手套,一边细心分析。

“我很好奇,他皮肤溃烂之前是什么样子。”霖欣然坐在一旁的椅子上。

“他现在已经关机了,我不知道是因为电池耗尽还是主机进水。”

“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处理呢?”

“不管怎么看,他的制造水平绝对是一流的,市面上很少见到这样的货色。要我说,把他送到雅达那里,也许她可以试着修复。”

“就按你说的做。”霖欣然从椅子上站起来。“明天一早就把他送到公司去。现在时间不早了,你就在我家凑合着过一晚吧。”

简单的洗漱过后,熄灯。

霖欣然进卧室前看了机器人一眼,却没有注意到他眼睛里的微微光亮。

一个模糊的影像,却有着熟悉的身影。

之后,消失。

……

4月18日,上午6:00。

机器人被装在一个不透明的大箱子里,装进后备箱,送往公司。

不必说,昨晚两人都没睡好,甚至有些提心吊胆的。毕竟客厅的桌上躺着一个半死不活的大型机器。

因为时间太早,公司里基本没人。

一路上,霖欣然看到许多办公室都空了,那无疑是裁员的结果。雅达正常要7:00才到公司,办公室秘书把箱子放进了储藏室。姜颜已经在电话上通知了雅达,她表示很有兴趣。

醒来没有见过清晨的公司。

姜颜打算去楼下街边解决早餐,霖欣然让她带一份汤包,自己去了办公室。

如往常一样,开灯,开空调,整理文件,打扫卫生。

她正坐在电脑前浏览文件,听到身后传来敲门声。

“进来吧。”霖欣然以为是姜颜到了。

一个背着背包,拖着行李箱的女生走进来。两个人都没有说话,气氛忽然安静。

“请问,你是霖欣然吗?”

霖欣然转过头,看到一个陌生的面孔。咋着马尾辫,带着鸭舌帽,中等身材,看上去很年轻,一副标准的大学生们相貌。

“我是。”霖欣然方向手头的工作,微笑着走上前。

“你好,我叫游美曦,是实习生,今天第一天来公司。”

霖欣然愣了一会儿。

姜颜口中的同事,和她当初想象的完全不同。不像大多数高学历的大学生,她没有厚重的镜片,疲乏的眼神,或是消瘦的生体。眼前这个女生,身上洋溢着一种青春,一种阳光。

“欢迎。”霖欣然笑一笑,和她握了手。

“对不起,我以前没有任何的工作经验。”游美曦的语气很谦逊。“今后这几个月,还请多多关照。”

……

上午8:00左右,霖欣然接到一个电话。

“喂,你好。”

“霖欣然吗?”电话里一个熟悉的声音。

“是我,请问你是……”

“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

“卿!”霖欣然恍然大悟。“不是,你怎么……”

“我刚回国,在上海接受理疗。现在有半个月的假。”

“你找我有事吗?”

“希望不会打扰到你,你应该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吧?我没有其他意思,如果你需要,我可以带你去一下。”

“去什么?”

“他的墓地。”

霖欣然愣住了。

她从抽屉翻出一本电子日历。4月18日,确实标注了一个星号。点开,背景是一片雨景。备注文字:秦墨,这次要几个蛋糕?

这是秦墨真正的生日。

“……我知道了,我会请假的。”霖欣然又接起电话。“你现在在哪里?我去找你。”

“你在你家楼下等我就行,高涵洋也在。”

……

一辆红色的越野车,乘着雨水来到楼下。

驾驶位上走下一个高大的男人,身高接近两米,穿着白色卫衣,身材健硕。卿摘下墨镜,撑起伞,走到霖欣然身边。后座的窗户缓缓落下,高涵洋微笑着看着她。

“快上车吧。”

雨滴落在头顶的车顶上,发出声响。汽车开出了市区,驶向郊野。

“媛媛和小钰有和你说过这件事吗?”卿问。

“没有。”霖欣然回答。“因为担心我难过,关于秦墨的事情她们都很少提到。”

“秦墨离开以后,我每年都来看他。有几次带着媛媛和小钰,高涵洋就去年缺席了一次,因为比赛缘故。”

“小钰说你现在在军队里。”

“是。我前天晚上才离开中东。我们营救一个华裔富商和他的员工,可惜只带出来他一个人。”

“那……你跟小钰的事情呢?”

卿开启自动驾驶,之后驾驶座被推倒后面来。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也许就像高涵洋和媛媛一样,现在还太早了。”

“准确的说,我们都还没有立足,也没有足够的经验和能力,因此我们都在打拼。”高涵洋说。“媛媛和小钰去了英国,我在CBA,卿在部队。而对你而言,在上海工作,生活,也是一种打拼。”

“只是,你现在的形式比我们任何一个都要难很多。”卿补充道。

“如果秦墨还活着,他会去哪里打拼呢……”

“你在哪里,他就在哪里。”

城郊一片墓地,早已经被雨水湿透。

站在墓碑前的人,也湿了眼眶。

……

平台上躺着一个机器人,头被拆了下来,一动不动。

“这台机器真的special,因为他的思维不受主机控制,而是直接接到头部。”雅达的中文并不是很标准,习惯夹杂一些英语,但是看得出来,她很严肃。包括姜颜和游美曦在内的四名工作人员围着机器人,忙个不停。

“我想你不会猜到的。”游美曦抱着一份资料走到雅达面前。

“what’s that?”

“他的头部有一个成型的大脑,看起来不太像是人类的。初步判断,来自某种哺乳动物,是用打印机合成的,而且可以接收视觉,听觉,还有独立的语言中枢。”游美曦说。“这让我想起了论文里提到的人造人。”

“的确有这种可能。”姜颜说。“我昨天发现他的时候,他的身上有泡烂的皮质结构。制造者想要向百分百的人类靠近,因此那层皮质容易损坏。我的判断,他应该已经在水里泡了超过72个小时。”

“你能找到他是哪里生产的吗?”雅达看着游美曦问道。

“他身上的所有零件都没有标注品牌或者型号,准确的说,根本连文字都没有。”游美曦说。“两种可能,要么是私人定制,要求对外保密;要么就是军用的。”

“按你的说法,这两种情况都有绝对的保密性,且成本极高,怎么会丢弃在水里呢?”

“也许不是被丢弃,而是他自己逃跑。”

“如果要你guess,你觉得他会是哪里生产的?”

“最大的可能性是在内陆地区,长江沿岸的任何地区都有可能。实验室一定是紧邻着长江的,不然他不会跳水逃生。”

雅达看了看机器人,摇摇头。

“虽然我才到中国不久,但我知道,中国内陆对这方面的管控非常严格。要制造这样的机器人,而且没有任何声音,根本做不到。”

“还有一种可能,他是从美洲来的。”姜颜说。

“That’s impossible.”雅达很快否定。“穿过太平洋?in three days ?”

“他的颈部传导神经是后期损坏的,我判断是海洋生物造成。”姜颜说。“而且他不一定是被水冲过来的,假如他跳水逃离,肯定会游一段距离,直到电池耗尽或者部件损坏。对一个机器人来说,游泳速度达到轮船的三倍都不足为奇。”

“OK,姜,我们保留你的想法,但是现在这不是问题的关键。我们应该尽快把他修复好,不管是因为电池泄漏,还是spare parts的损坏,我希望他能正常开机。”

“我想我已经知道怎么打开他了。”游美曦说。“他的电量还有百分之493/500,传导神经的损坏也不是关键问题。只是大脑内部的控制器损坏,可能撞到过硬物。只要做一个简单的开颅手术,他就能重新开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