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家中的新成员

街角一家宠物店,里面有售各种宠物用品。

下午三点,打着伞,霖欣然带着咖啡走进店里。

“你好,欢迎光临。”一个年轻的女店员很热情,快步走到她身边。

“有什么我可以帮助您的吗?”

“是这样,我打算养一只猫,想看看有什么必需品。”说着,她拍拍肩膀上躁动不安的咖啡。

店员似乎被这只猫萌化了,随即把脸凑上去。

“您家里是什么都没有吗?”

“是的,连猫粮都没有。”

“顺带提醒您一下,一套完备的用品会消费很多,您确定您可以接受。”

“价钱不是问题,我只希望她用起来舒服。”

店员点点头,随后带她来到食品区。架子上摆满了各种猫粮,幼猫食用奶粉,营养膏,等等。霖欣然看着,心里挺满意。

“幼猫要到一个月左右才能吃猫粮,所以建议到后期再买猫粮。”

“那奶粉多少钱。”

“1000克装的是每袋128元,500克装是每袋78元,买5000克送两个奶瓶。”

“那就帮我拿10包500克的,奶瓶单独买,另外准备两个备用奶嘴。”

“好的,那么消费是912元。”

“去看一下生活用品吧。”

跟着店员,她们来到一个大一点的房间,里面大多是纸箱子,不知道装了什么。

“猫床的价位在320到2700,您需要什么价位的?”

“2000出头就可以,但是安全系数一定要高,舒适度也不能差。”

“这里还有一些其他用品。”

“我来看看……饮水杯一个就够了,食盆中号的拿两个,猫砂拿一袋最大的,就这些。”

店员拿着手机,一边记录,一边取货。

计算机上的数字跳动许久。

“那么一共是3450元,算上刚才的,就是4362元。如果以后有其他需要,欢迎随时光临……”

转眼已经三点半。

打开家里的大门,咖啡便兴奋地冲了进去,一股脑跳上了沙发,玩弄着毛茸茸的垫子。

霖欣然整理出来一个不用的空卧室,铺上柔软洁白的毛毯。中间留出一块空地,放上食盆和饮水杯。

猫床放在了墙角,紧邻着猫砂盆。

热腾腾的水冲在杯子里,倒入几勺奶粉,变得纯白。饥饿的咖啡仰在霖欣然怀中,几乎是用四肢抱住奶瓶在吮吸。短短五分钟,一瓶两百毫升的奶粉就见底了。吃饱的咖啡被抱去,躺在猫床上,很快便睡着了。

空虚的房子,因为她的到来,又有了生机。

……

两块新鲜牛排在煎锅上滋滋作响,空气中弥漫着黄油的香味。放在柜子里,多年未用过的桌布,终于铺在了餐桌上。高脚杯,红酒,空心粉,沙拉。

今天把姜颜约到家里来,是有原因的。她比霖欣然早来公司半年,霖欣然到上海工作的6个多月里,她是除了媛媛之外,与自己关系最好的同龄人。一个二十多平方米的办公室,一共就她们两个人,可以说是朝夕相处了。现在媛媛走了,她更加需要一个好友的关怀。

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已经多久没有那么隆重的吃过饭了。

咖啡一觉醒来,掂着小碎步走到霖欣然身边,蹭她的脚踝。霖欣然把她抱到桌上,咖啡看着一大桌子菜,喵喵叫个不停。

时钟整点报时:

“现在是BJ时间,2032年4月17日,18点整。”

敲门声响起,姜颜到了。

“第一次来家里,怎么还带水果?”霖欣然觉得有些见外。

“总不能空着手来吧。”说着,姜颜把一箱黄桃放在鞋架上,弯腰换拖鞋。

桌子上的咖啡似乎对这个客人很欢迎,翘着尾巴,对着她叫了几声。姜颜抬头看看它,脸上的惊喜早已经抑制不住。

“您怎么没告诉我,你还养了猫啊!”姜颜立马走到桌前,弯腰看着咖啡。“我最喜欢小猫了,好可爱啊!”

“其实……她两小时前才到我家,我还没来得及告诉你。”

“我能抱抱她吗?”

“当然。”

咖啡像一条小毛巾,搭在姜颜的肩膀上。霖欣然带着她,走进了客厅。

“哇塞,你家好大啊。”姜颜四处看一下,有些惊讶。

“还好吧,就140平方米。”

“现在上海的房子一平方米至少有18万吧(2032年),你自己买的?”

“我爸爸留给我的。”霖欣然看看她。“当时买的时候可能便宜一些。”

“本来以为挺了解你的,没想到同事半年了,都没发现你这么有钱。”

“你这样说,我都不好意思了。”霖欣然走到姜颜身后,推着她到餐桌前。“一路上过来,辛苦你了,坐下吧。”

“好的,低调小姐。”姜颜用开玩笑的语气说。

“尝尝我做的牛排。”

霖欣然把一份牛排端到她面前,姜颜看着她,笑一笑,切一块,放进嘴里。

“蛮不错的。”她细细品味。“你是跟谁学的?”

“我一个朋友。”霖欣然愣了一下说到。“他是上海人,我高中时候认识的。”

“你从小就住在上海吗?”

“不,其实我老家在武汉,我妈妈和弟弟都住在那里。”

“但……你的高中是在上海读的?”

“因为我爸爸在上海。”

姜颜听了,满脸问号。

“哦……我都没和你说过,我其实是重组家庭,不过我爸爸四年前就已经不在了,我现在一个人住。”

“那你在上海应该有很多朋友吧?”

“嗯……本来还挺多的,但是这两年他们都去别的地方了,这边上还真没什么朋友。”

姜颜忽然神神秘秘地把脸凑上来。

“你……有男朋友吗?”

“没……没有啊,怎么了。”

“那秦墨是谁?”

“什么?……你怎么知道他的?”霖欣然有点惊讶。

“你办公桌上的那张照片,背面有他的名字。”

“他就是我高中时候认识的一个朋友。”

“那他现在在哪?”

“我……不知道。”霖欣然忽然安静,伴随着沉默。“但他,已经不在上海了。”

姜颜没有太在意,有泪在她眼睛里打转。

……

晚上八点半,雨停了。

——连续五十个小时不断的雨,终于停了。

江边的路灯散发着淡淡的光亮,咖啡熟睡在霖欣然的肩膀上,两个人沿着护栏散步。

“你说,今年这天气还真是奇怪,才四月份就下了那么久一场雨。”姜颜低头看看护栏之下,长江水比平时高出一米多,还有小浪不停地拍打着岩石。

“天要下雨,就像人要离开一样,拦不住的。”

“你怎么忽然懂哲理了?”

两人看一眼,笑了起来。

“明天就礼拜一了,你说的新同事,应该快到上海了吧?”霖欣然忽然想起这事。

“你说游美曦吗?她大概已经在飞机上了。”姜颜抬头看看天空,若有所思。“她说自己明天七点到公司。”

“又是一个高学历同事,你不会有压力吧?”

“我能有什么压力,再高的学历,她不过是个新同事,还不得多请教我。”

“行,你最大。”

两个朋友一边调侃着,一边迈开脚步。不知不觉,已经走出了很长一段距离。

黑夜之下,江水似乎把什么东西冲到了岸边。

霖欣然不经意地扫视江岸,有所察觉。

“小颜,你看看那里。”霖欣然看到了什么。“什么东西?”

“好像……是一条鱼,大概已经死了吧。”

“这么大一条鱼啊……要不,过去看看?”说着,她把咖啡递给姜颜。

“不要吧,太危险了。”

但是霖欣然已经把半个身体翻到了护栏外面,好像被什么东西吸引了一样。

“欣然,那样太危险了!”犹豫了许久,姜颜也跟着她翻过护栏。

“你干什么呀,这太危险了。”姜颜小心翼翼地抱着咖啡,来到她身边。

两人看着地上很大的一块物体,一言不发。

霖欣然扳着一边把他翻过来,一张肿胀的人脸出现在两人面前。

“啊!”

两人惊叫着后退。

“这……是一个人?”姜颜的声音在颤抖。

霖欣然再次上前,仔细观察他的脸。

可能是因为在水里泡了太久,全身的皮肤都已经肿得发白,根本看不出他的面貌。

霖欣然看着他,只是觉得熟悉。

“欣然,我们快走吧……我们可以报警的。”

“等一下。”

说着,她伸出手摸了摸他的脸。一块腐烂的皮质脱离,露出金属结构。

“他是……机器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