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潜伏的危险

“所以说,你是要把它买走对吗?”雅达看着眼前的这个白发少年,面无表情。

“是这样。”那个少年舔舔嘴唇,似乎已经做好了为这件事情大费口舌的准备。

“那我真的是无能为力了。”雅达很淡定的说。

“雅达小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虽然他是我们公司加工后的产品,但是他并不归我们所有。”

“那么,他到底归谁呢?”

“或许你应该看看它现在的主人。就是他身旁的这位小姐。”说着雅达指了指霖欣然。

“这位是……”

“她就是机器人现在的拥有者,他们是彼此的爱人。另外,我再提醒你一句。那个机器人现在已经有了自己的身份自己的名字。他和普通人一样,你们谁都没有强买强卖的权力。”

“身份?”

“你可能还不知道。现在中国内陆,机器人是可以办理身份证的。”雅达说。“当然,如果你们达成了协议,双方都自愿的情况下,你完全可以带他离开。”

“既然是这样,那我想,就没你什么事了。”说着,少年站起来。走到秦墨面前。

“怎么样,可以和我出去谈一谈吗?”他看这两个人。

“对不起。我的上司找我有话说。”霖欣然回答。“你有什么,想交代的就这些跟他交代清楚吧。”

她看看秦墨,秦墨点点头。

“那好吧,你们尽快。”

说着,少年拉着秦墨走出办公室,在门外大厅的沙发上坐下。跟他来的一些人全部被他支走了,这里只有他们两个人。

“秦墨,你还记得我吗?”他坐在对面问道。

秦墨看着他,摇了摇头。

……

办公室里只剩下雅达和霖欣然两个人。

“雅达,刚才那些人是什么来头?”

“不出意外的话,他们就是秦墨最初的发明者。”雅达回答。“机器人发明出来以后发生了事故,就是有独立思想的机器人逃跑了。”

“他们是来把秦墨要回去的吗?”

“没错,其实很早以前我只有想到这个,万一机器人真正的主人找回了该怎么办。好在我们的机器人已经上市了,就算被他们要回去也没有威胁。”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真的要把秦墨给他们吗?”

“我刚才已经交代的很清楚了,现在题目不归我们公司所有。他现在是你的husband,他要去要留完,全是由你来决定。虽然说机器人有自己的思想,但多少还是被TRC禁锢的。”

“那么你的意见呢,如果他一定要带秦墨走,我到底应不应该答应他?”

“其实从我们见秦墨的第一面开始,一直到现在,他都不属于我们。”雅达说。“现在和期末几乎完全一样的机器人已经全面上市,可是那个白头发小子还是不远万里的跑到中国来,找我们要回机器人原版。这就足以说明这个机器人对他的重要性,还有他的目的并不简单。”

“他能做出这个样子的机器人,实力肯定也不容小觑。如果他真的非要带机器人走。这凭我,恐怕是拦不住的。”霖欣然有些失落的说。

“如果非要站在我的角度,我希望你可以留在公司,也不要让秦墨离开。但如果是迫不得已,你还是应该注重一些更重要的东西。就算你们跟他走了,我也不会有任何的想法。你们为我做的已经够多了。”

这个时候,办公室的门再次打开。

那个白发少年走了进来。

“怎么样了,秦墨怎么说?”雅达站起来。

“说了一大堆客套话,没有一点重要信息。总的就是,他要做药流由不得他自。还得看看他的老婆大人。”

说着,白发少年走到霖欣然面前。

“我不是很了解,你和那个叫秦墨的少年的经历。但是我知道,你和他或许都很舍不得离开上海。”白发少年表现得非常有礼貌。

“所以呢,你想说什么?”霖欣然冷冷的问。

“你们现在是合法的夫妻,我当然不能把你们拆开。”少年说。“所以说,我想和你谈一笔交易。”

“你出多少钱,我都不会把他卖给你的。你这个想法也太幼稚了。”

“请不要误会我的意思。我是想说,你们和我一起走。”

“一……一起?”霖欣然看看雅达,还真的被她猜中了。

“没错,你们两个跟我一起去加拿大。我完全可以给你安排住处,一定是一流的豪华别墅。如果有必要的话,你们的亲人也可以一起来。”

“你花了这么大的代价肯定不只是让秦墨和我换个地方住吧。”

“当然,让你们去加拿大是有用处的。”少年继续说。“其实很简单,让秦墨每天来我们的公司上班,我们需要依靠它进行我们的实验。不过你放心,我们绝对不会破坏它本身,所有的实验都是绝对安全的。如果你不愿意,你也可以来我们公司上班。你居然在这样子的公司里面,当技术人员能力肯定也不差的。我可以给你开很高的工资,折合成人民币大概是每年八千万。”

“不好意思,我关心的不是钱。对我而言,这种东西只要够花就可以。可是你却要我换一个国家,换一个生活环境。你凭什么以为我会答应你?单单只是巨额的工资,不会之所动的。”

白发少年愣了一愣,然后笑笑。

“小姐,你真是让我意外。”他说。“我没想到,还有人可以拒绝金钱。既然你现在都这么说了,我也没什么其他的东西可以作为交换。但是这不意味着我就死心了,这样吧,你来定条件。如果我能做到的,那么交易就继续进行。你不着急回答我,未来一个礼拜都会在上海。”

“对不起,我什么都不需要。我只希望你不要来打扰我们的生活。”

“没有人是什么都不需要的,人的欲望,我了解。”白发少年一点都不慌,嘴角微微上扬。“我说了,未来一个礼拜我都会在上海。你回去好好想想。这么和你说吧,只要是金钱能够解决的事情,我都能办到。”

说完,他离开了办公室。

……

然而,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霖欣然都没有联系他。这件事情渐渐的淡忘,那点威胁也渐渐被人忽视。

其实秦墨在见到白发少年的第一面时,就已经有了那种感觉——那是第一次见到赵磊时产生的感觉。

随之而来的,还有危险的预感。

尽管如此,没人能想到,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面都是风平浪静。白发少年根本没有出现,一切都很正常。

直到那天夜晚。

秦墨消失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